“诶?啊……嗯嗯……那麻烦遥泠姐了……”

左莉姑且还是停止了没来由的自我厌恶,很听话地点了点头。

“东西在隔间第三层,从左往右第三个工具箱里,看起来比较像是张大型储存卡,有三个孔,上面有Pyth四个字母……”

“啊啊,行。”

不愧是左莉,说明得相当详细,找起来应该很容易吧。

左莉的宿舍和我的值班室在同一层,往返起来一点都不费力,开门之后,姚初芸不在,不过斯蒂兰娜正好呆在寝室里。

看起来斯蒂兰娜也刚回寝室没多久,趁着房间里除了她之外还一个人都没有,空调冷气正绝赞狂飙中。

明明现在秋天都快过一半了,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啊……

“大~姐姐?”

“哦,哦哦没什么,左莉拜托我来找点东西,找完就走,应该没打搅你吧?”

“没有的来着~”

蒂兰坐在她的床沿上,轻轻晃悠着脚丫。

“现在,打搅~没有的来着。三分钟以内,打搅,都是不会的来着。”

“三分钟……?”

“因为之后要睡午觉。”

“……”

嘛,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毕竟是小孩子,小孩子嘛,而且还是这么小小只,这么超级超绝可爱的白毛袖珍小蒂兰,睡个饱饱的午觉才比较健康,我也不能太打搅她了,赶紧把东西找完开溜才是正道。

嘛虽说我这种人尽管不是小孩子也喜欢睡午觉就是了……

“隔间,隔间……应该指的是杂物柜隔间吧?嗯嗯第三层第三个工具箱……”

呃……

当着把左莉描述的那个位置拉开的时候,我发现好像并不存在什么“第三个工具箱”。

“大姐~姐~?”

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发愣,蒂兰轻轻歪了歪头,向我投来疑问。

“呃呃,那个……”

没有办法,我只能看向斯蒂兰娜,很丢人地回应她的疑问。

“那个,蒂兰?左莉说,她在这个地方应该有一个三号工具箱,应该在哪儿?”

“咻……”

斯蒂兰娜眨了眨碧蓝的大眼睛,即刻作答——指向了我和她之间的床位过道。

“这里~”

“这里?”

“昨天的晚上,研究~找我和初芸的做过。”

“诶……”

顺着蒂兰的手指头朝地板看去,这里正躺着一个颇有些尺寸的,方形的…………我硬是愣了好几秒才意识到这玩意儿是个工具箱。

因为工具箱被一堆东西盖住了。

最上面是一条蝴蝶结内裤和一件带褶边和粉红碎花的半杯式胸罩,看罩杯大小应该是左莉自己的。

我为什么特地要强调这一件看起来是“左莉自己”的呢?……因为在这对胸罩内裤的下面是一件超小号的薄纱轻飘飘吊带睡裙,这一件怎么看都是斯蒂兰娜的。除此之外还有更多的衬衣、内衣、内裤、棉袜、丝袜……

掀开这些布料,盖在下面的工具箱本体也是乱糟糟的……

我现在特别想收回几分钟前的“不愧是左莉”那句话。

记忆力超好,擅长说明任务……这些都没问题啦,当然没问题啦,可是这全都白搭啊,因为你压根就没好好收拾嘛!!

“……”

我想之所以当初的寝室霸凌问题迟迟无法破局,有一小部分原因其实是因为左莉这家伙本来就不喜欢打扫吧……

当然我也知道,那种情况下,就算左莉主动打扫,结局多半也只是沦为一个好用的工具人,所以这些都是后话了,不提也罢。

言归正传,除了衬衣和内衣,除了本来就应该出现在工具箱里的工具和零件,工具箱里还有一大堆奇怪的东西,有记号笔,有笔记本,有缠结的电线和大号塑料胶囊……总而言之就是字面意思的“一团糟”。

我努力排除万难,终于从这一团糟里找到了左莉指定的那个长得像芯片的心因配件。

当然,管杀不管埋,我只管把这玩意儿拿出来,至于整理工具箱那就不是我的工作了,而且就算说整理,我也完全不知道这东西原本应该是什么样子。

不过,正在我努力把那枚芯片从工具箱里抽出来的时候,因为实在压得太深的关系,用力过猛,我一个不小心,把刚才提到的那团缠结的电线也给抽开了,电线连接着一颗约莫两个鹌鹑蛋大小的,粉红色的塑料胶囊,也被我一起带出来了。

“啊啊糟糕……”

看起来像是什么精密的器材,要是不小心被我扯坏了就不好了……诶?

电线的另一端忽然缓缓地滑了出来。

那一端原来并不在左莉的工具箱内,而是压在很远的某处,在斯蒂兰娜的床头柜里。

“……诶……”

我定睛端详了一会儿:这是一个遥控器,呈粉红色,掌心大小,带有某种档位的调节功能。

我一下子慌了……

“啊,啊啊啊,这,这,这这这……!?!?”

这东西可不能乱碰!

这不就是我在凤怜月寝室见到过的魔力抑制器吗!

凤怜月是灵能科,斯蒂兰娜也是灵能科,凤怜月靠这个抑制器来控制自己的能力,蒂兰这里竟然也有……

然而问题就是,凤怜月的能力等级只有C级,而现在眼前的斯蒂兰娜却远远强于对方,要是不小心误触误碰了,搞出了点什么岔子,那可就不是之前那样好收场的了!!……

我越往下想越感觉吓得不行,差点又要下意识地把这东西丢脱手,但也就在这个时候……

“大姐姐~”

斯蒂兰娜的声音从耳畔幽幽飘来。

“……表情的来着,很激动~感兴趣?”

“什,什么感兴趣……我感兴趣?”

多亏小蒂兰的声音把我从恐怖的狂想中拉了回来,我两只手哆嗦着,终于把魔力抑制器重新拿稳。

“这、这个东西……不是那个什么……魔力抑制器吗?你……莫非说你的能力也是那种非常依赖抑制器,很容易暴走……”

然而作为对我的回应,蒂兰那边只有长长的一阵沉默。

“唔……~?”

许久之后,蒂兰眨巴着碧蓝色的大眼睛,奇怪地歪了歪脑袋。

“抑……制……器,的来着?不是的?听说过的来着,没有的哦?”

“不,不是抑制器,那是什……”

“……唔……”斯蒂兰娜忽然又沉默了。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只白发小丫头迟疑了好一会儿,眼里透出了一种之前还没见过的,难以置信的表情。

顿了好一会儿之后,斯蒂兰娜才露出正色,两只手各竖起两根手指:

“是玩具。”

“玩具??”

“也就是跳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