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左莉下午还有课的缘故,在离开图书馆之后,我和她分开先行回到寝室,机关量尺也姑且交给我保管。

难得清静的早上,我躺在床上,盯着这个咋看之下除了尺寸稍微大一点之外,其他方面和普通的文具没啥区别的“量角器”犯嘀咕。

当然不是在嘀咕这个道具本身的作用,这方面的问题左莉已经现场尝试过了,问题是伴随着这个道具而来的,新的任务。

“奇怪的,传闻啊……”

又是都市传说吗?

某种意义上该说是上个月的麻烦的续集+都市版啊。

话说我明明还记得之前人事老师那个家伙跟我说过,什么类似于“不会再把你卷进去”、“你的利用价值已经到头了”之类的鬼话。

现在看来确实是鬼话啊……

“真是的,好气好气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激素水平还没恢复平稳的关系,感觉稍稍有点忍不住的赌气。

不过话说回来,要说调查,这次该从哪里查起呢?

应该还是先去找找凤怜月这个“联络人”比较好,不过也不清楚现在这个时候她有没有课,在此之前先想点别的好了。

“……”

思绪在记忆中漫无目的地跳动着,忽然让昨天四位少女玩游戏时的情景浮了起来。

比起她们达成共识后的唯一指定背锅侠广场舞大妈,有一个地方反而更让我在意——左莉凑巧提过一句网络质量不好。

在下楼的过程中,我打开自己的手机试了试,确实有这个问题,无论是上传速度还是下载速度都有点怪怪的,而且丢包率也很高。当然,也仅限昨天晚上而已。

网络,电子……

「闪点爆袭」——我实在不能不联想到上个月曾经把我们整得焦头烂额的这个东西,它就是空想奥术的副产物之一。

说不定某个残留物就在我们公寓附近?

这个想法督促着我从床上爬起来,带着机关量尺在整栋楼从下到上走了一遍。

不过无论在哪里,标志着“机关之形”的法术活动的区间都没有魔法反应……反倒是在路过五楼某间宿舍的时候,“通用-近神代”区间的机关石啪啦啪啦地猛跳起来,踹开房门一看,居然是一群学生窝在一起想要搞火锅,而且就是上次想要半夜搞烧烤的那群。

歪打正着。

老规矩,照例没收作案工具,这群不长记性的臭丫头,到底是什么和什么嘛这是。

强烈建议以后给每个宿管员配发一把机关量尺,我认真的。

言归正传,总而言之,转完了整栋公寓,我也没有发现任何和机关之形有关的法术反应。

最后的最后,我停留在了七楼的最后一间寝室门口。

这里是凤怜月的寝室。

不知道凤怜月到底在不在,转都转到这儿了,要不顺带拜访一下她呢?不过看前一天帮她搬东西的时候那么抗拒的模样,好像又有点不太合适……

正当我举棋不定的时候,房门内侧先发出了声音。

“请进喵~”

“诶?”

“是发现了外来者的体液的喵,门没锁,请直接进喵。”

“诶,诶诶……”

隔着门缝都能感觉到外人的靠近,这还真是相当好用的灵能啊。

恭敬不如从命,我赶紧收好量尺推门进屋,然后在凤怜月的指示下把门关上——不过凤怜月并没有看向我,她正在打网络游戏。

“请坐,有话请喵,在听着的喵。”

“呃……”

各种意义上都是个标准的网瘾少女啊。

再者说了,就算你说请坐,可是我看你这宿舍这块,好像也没几块适合人坐的地方啊。

不到十平米的单人房间里,脏乱倒不算多脏,但是东西堆得实在是有够多。

地上没多少地方可以落脚,除了家具之外的地面差不多被各种各样的道具占据着,热水壶,烘干机,冷藏柜,甚至还有烤面包机和看起来像魔法炉子的东西,能落脚的地方反而只剩一条窄窄的走道……感情这家伙平常连饭都在自己寝室解决不成?

至于床上,也差不多被大大小小抱枕形状的东西堆满了,至于抱枕上到底画的些啥,我一开始想凤怜月怎么说也是个女孩子嘛,多半应该是些动漫风格的美少年,所以有点不敢去看,可是当真悄悄看了一眼才发现,好像大部分都是美少女,而且18禁类型的占多数……

这个家伙选抱枕的时候到底在想些什么……

没有办法,我只能勉强把床上的美少女们勉强压了压,在床脚挤出一小片放屁股的空位,小心地坐了下去。

“那个,我是庄遥泠。”

“嗯喵,已经听出来了。”

凤怜月专心地敲打着键盘,点了点头,不过还是没回头。

“已经有什喵发现了喵?请直接说,能听的,在听的喵。”

“诶……”

直接从交接环节跳到“有什么发现”,看来是默认确有其事了啊。

这位凤怜月和学校老师之间的关系可能真不简单。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

“这个,我这不是今天才刚收到消息吗。我也不是真的发现了什么,只是按上面的说法来交接一下……倒不如说,我现在还没有完全搞明白我要去干什么,怎么去做,所以能不能拜托你解释一下?”

“唔……”

凤怜月的声音顿了顿。

“听情报还是能听着的喵,但是边玩边解说就有点难喵了……”

“……”

确实是这个道理。

就算眼前这个网瘾少女再怎么擅长打游戏,也不太可能同时兼容“讲解情况”和“打游戏”两件烧脑的工作。

在稍微顿了一会儿之后,凤怜月轻轻摇晃脑袋,两支小辫跟着晃悠了一阵。

“总之先坐的喵~可以去喵点果汁~”

“哦?”

“顺手的话,拜托顺便把抽湿调一下的喵。”

“……啊啊好的……”

凤怜月不提醒我还没留意,房间里一直有着那股独特的凤怜月的味道,而且因为是封闭空间,好像还显得比平时更浓一点。

说来很奇怪,一般来说,体液的味道变浓之后,无论男生女生,都不会显得太好闻,而凤怜月的味道明明这么浓却还是让人很舒服——不过话是这么说,太湿了果然还是不太好,这也就是她为什么要我开抽湿器的原因了吧。

我一边随口应着,一边小心翼翼地穿过房间里唯一的小道,到冰柜边上拿果汁和纸杯,倒完一杯喝掉之后,开始按凤怜月的要求,更加小心翼翼地搜寻起抽湿器的遥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