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不高兴……”

左莉鼓起嘴,脸颊开始充气。

“超不高兴,好气,好气好气的!”

“呃……?”

“就是因为在决赛圈的操作问题,差一点就能拿到第一了,最后居然没拿到,超不爽的!”

“你们这个队伍居然也能苟到决赛圈吗……”

啊,不,那个好像不是重点。

游戏嘛,总是有一点点运气成分的。

虽然说庄纤跹爱卖队友,柴璐操作清奇走位迷,蒂兰喜欢炸队友,左莉还是个世纪奇观级的拱墅车神,但是架不住总有一两次能成啊。而且说不定她们正好每个人都扬长避短了呢是吧?

我扫了一眼和左莉一样满脸写着不服,而且就连脸颊鼓气都鼓得和她一模一样的三位美少女,清了清嗓子,决定克服激素异常期内异常旺盛的吐槽欲,姑且沉下心来问问。

“所以说,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还用说嘛。”

庄纤跹抢过话头,轻巧地一哼。

“还不是某些同学枪法神奇走位玄幻,突然冲出来一整套描边枪法都没干掉一个人,自己反而在开阔地带死掉了,形成连锁反应,最后雪崩了呗。”

“什么啊!你这种归因方法!”

左莉顿时不服。

“要说为什么冲,还不是因为你提出的蹲在收缩圈侧面埋伏其他人进圈的策略,结果到头来根本没人从我们身边走,而且补给品也根本不够用嘛!这种时候不冲就只能坐以待毙啦,怎么能算是我的错呢!”

“那也没见过你那么烂的枪法啊,磨叽。”

“唔嗯……”

柴璐也边点头边扳手指。

“我感觉左莉学姐好像是一口气换了三次弹夹,而且还是先发制人的袭击什么的……到头来居然一个都没打倒,我也觉得挺奇怪的……”

“你也别说了。”

庄纤跹露出不屑的表情。

“要不是你切错装备,用斧头砍到了玻尔的脑袋,多浪费一个大药包,我的计划根本就不会有资源不足的问题,你不也是嘛……还是和初中三年一样菜啊。”

“那,那也不是我的错啊!明明是玻尔学姐突然神出鬼没地晃到我的面前的嘛!”

“要追击的来着,不追击就全都跑掉了。”

“呜,哪,哪有你这么追击的啊……我明明就在你的身后啊!”

“必须追击的必须追击,位置已经暴露了的来着。”

“呜……那到底是什么理论嘛……”

就连一贯词浅气轻的斯蒂兰娜都义正言辞地加入战场了……感觉这群家伙的怨念是真的大啊。

如果我没搞错的话,感觉这也是包括我参加游戏的场合在内,她们玩游戏第一次进决赛圈吧……

“啧。”

这样不行,哪有因为一场游戏就伤感情的。

得给她们评评理……不,我得帮她们打个圆场啊。

“呃,咳咳,这个……对待队友不能太苛刻嘛。”

我尴尬地笑了笑,然后伸出手去——好像首先摸谁的脑袋都不太合适,就姑且摸我自己的好了。

“怎么说呢?大家各自都有各自的发挥和状态问题,能够打到决赛圈这个成绩,就已经是大家通力合作超常发挥的结果了,都放宽容一点,不能为了游戏上纲上线嘛。”

“这个道理我当然知道。”

庄纤跹双手抱胸,看起来还是一脸不爽。

“但是,无论换谁都会不甘心吧?那样冲出去就算了,竟然还能人体描边打成那样的,明明只要多打中两枪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个,你还要考虑客观因素嘛,比方说网络因素之类的……”

“诶诶?是的是的,遥泠姐说的这个在理!感觉今天的网络问题很大啊,丢包率超级高的!”

左莉马上积极回应……话说让我来打圆场你就别插嘴啦。

“再比方说……”

♪“~连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噪音污染之类的问题,受到这种东西的影响,不说操作,很多时候人也会分心做出错误的决策吧?”

“诶?”

“喔……”

在左莉感到惊诧的这一会儿,庄纤跹也慢慢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庄纤跹带着凝重的表情,跟着我一起看向窗外。

“是这么回事……现在回想起来,心态受到噪音的影响是挺严重的,很多细节决策上的问题都很大啊,太冲动了。”

“诶诶……”

“咦??”

“唔,咻~?”

左莉、柴璐、斯蒂兰娜,三个人不知怎么地,也马上跟我一起把视线导向窗外,而且没过一会儿,竟然以出乎意料的迅捷速度达成了共识。

“是耶,这个音乐听起来怎么回事啊,确实是很容易让人分心的感觉!”

“嗯……虽说是大妈们跳广场舞的舞曲,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有一种让人专心玩游戏的时候很受干扰的感觉……”

“附议~~扰民的来着~”

“……”

诶诶?

只是姑且提一下这个话题而已,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平心而论,我自己是很讨厌广场舞的那一类人啦,但是让我来评价,也只是觉得这类曲子不太舒服而已,怎么到四位少女的耳朵里,就变得这么严重了?

是因为她们终于找到了游戏失利的统一背锅侠了吗?

还是说,真相比起这个答案更可怕,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代沟”吗??

没过一会儿,四位少女已经达成统一,步调一致地看向了我:

“咻~”蒂兰投来视线。

“庄姐!”柴璐轻言细语。

“就拜托你了,”庄纤跹言辞笃定。

“去和大妈们谈谈吧!”

左莉用力地击掌。

“……呃,呃……??”

等会?

这么说,要我出去找大妈们交涉?

“不、不是……喂!”

怎么说来说去,又变成把我赶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