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Standard Technology Group环球标准科技集团,简称GST,这是由联合政府成立的全球最高级别的科研机构,里面云集了全球顶尖的科研工作者,此时正逢集团的年终总结大会。

会议室并不大,因为这不是什么庆典晚会,也不需要助兴的节目,所有人都神情紧张,会议从早上8点一直开到了凌晨,屋内烟雾缭绕,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气味。

莫河生并不抽烟,他的肺不好,楼下退休的老中医说他有肺热,所以他一直都尽量避免养成那些会刺激肺部的陋习。他把脸上的口罩稍稍拉了一点下来……在这不到二十平米的会议室里,明晃晃的烟头燃烧所产生的火星,让人很难不感到闷热。

他依稀记得,不久之前,那个谁还是头头的时候,开会的时候是禁烟的,那个老家伙经常这样说:“说正事儿呢,这么吞云吐雾的成何体统?”

想着,莫河生瞥了一眼那个正在VR成像仪前手舞足蹈的家伙。在莫河生看来,这个梳着大背头的高大男子就像是个小丑,其肢体动作也常如马戏一般滑稽……虽说此人自以为是个不苟言笑的家伙。

“就像我所说的……”

这个西装革履的家伙挥舞着粗壮的手臂,试图让在场的人们把视线集中于浮在他脑袋瓜上的那几个字母上。每当看到他这个样子,老莫就有种想给他一耳光的冲动。

“人类的未来只有这个,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嘴上说着非凡的话,身体摆着绝群的POSE,台上的男人名叫赫尔曼-约瑟-邓凯尔德,是GST集团首席执行官,也是历届执行官中最年轻的一位。

虽然刚才他气势磅礴地挥手时,手上烟头的烟灰甩了出来,正好甩到了老莫的脸上。不过这个家伙倒是一点都没注意到。

老莫乖乖地又把口罩戴了回去。在这样密闭的空间里,这薄薄的一块棉布和小小的滤器根本无济于事。所以这个口罩一开始就是为了应对那时不时打到脸上的雪茄灰的。

高大男人在讲台前继续忘我地演说着,嘴边不经意的一吸把他从自己的思路中拉了回来。他略带疑惑地看了看手里那空荡荡的烟蒂,摇了摇头,把烟蒂向会议室另一头的垃圾桶扔了过去,也不管有没有扔进去,就从内袋里掏出银闪闪的雪茄盒,然后……又摇了摇头,颇有些为难地四下张望了一下。

“和珅,有眼吗?”高大男子用干瘪的中文说道。

这话是对着老莫说的,老莫真的不喜欢这个家伙把‘河生’念成‘和珅’,但这个家伙每次和自己说话都一定要用他蹩脚的中文,仿佛是为了炫耀他自己懂这么一门语言似的。

“亲爱的赫尔曼教授,你哪一次从我这里要到过烟了?”老莫带着生硬的笑容回应道。

大个子挠了挠脑袋,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但是台下却无人有所表示,纷纷面面相觑,都在等着其他人拿烟出来。

就在这时,从下面递过来了一盒烟,这递烟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老陈。赫尔曼道了句谢,从老陈的手上接过了一整盒烟,非常麻利地从中抖了一根出来,点上,一口气吸掉了大半根,然后又开始了自己的讲述。

老莫狠狠地瞪了老陈一眼,小声嘀咕了一句‘马屁精’。

“你干嘛?”

莫河生装作不经意地附到了老陈身边,小声说道。

“什么干嘛?”

“你知道老子不待见这家伙的。”

“那怎么办?你要干等着他拖时间吗?我他妈今晚有急事。”

“什么事?”

“管你屁事。”

这二人不知不觉又较起劲来,声音稍微有些大了,就连坐在老陈身边的人都不得不斜着眼睛多瞅了他们几眼。

“什么事?”

“管……哎,算了,我要和honey去吃烛光晚餐。”

“不醉心于学术,成天搞这些有的没的”

“咱高兴。”

“等你下了崽,我要做你儿子的干爹。”

“随便随便……”

说着,这二人被前方传来的咳嗽声惊动了,朝着讲台望去,只见赫尔曼大口地咳嗽着。老莫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说话太大声被发现了呢,不过想想看,这的确是自欺欺人。这个男人表演的时候从来不顾忌台下人,不然他就不会把烟灰甩在自己的脸上了。也不会……

想到这里,老莫感到心头升起一股无名火。

赫尔曼咳了有半分多钟,简直要把肺给咳出来,他无节制的烟瘾已经严重地伤害了他的健康,在环球标准科技集团的科研机构里,几乎所有人都很在意健康,但是赫尔曼却是个例外,诸多恶习使他完全不像是一名科研工作者。

赫尔曼咳完,气还没缓过来,立刻又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点了起来,仿佛那是某种兴奋剂一样。他深深吸了一口,感受着弥漫在整个会议室里的浓稠尼古丁,终于恢复了平静。

“我,接下来继续说……”

“这个研究的意义,实际上是防患于未然……也许对于在座的各位来说,一辈子都用不到。当然,我也希望地球文明永远都不需要用到这个系统。”

他撑着一根手指头,在空中小小地转了一圈。

“‘思维社区’,这是我们耗时多年的研究成果,”赫尔曼自信的说道。

“众所周知,今年是公元2039年,我们在虚拟现实领域取得了诸多突破性成就。现在我们有理由相信,这种技术会带给人类更大的福音,‘思维社区’便是这个福音,系统会在人与人的大脑之间建立起一个网孔型网络,所有参与链接的人可以通过我们的的社区进行更深入更直接的交流。”

“原来如此,他还嫌语言交流的效率太低吗?不过这种东西……”

老莫听着赫尔曼的讲述,不由得嘀咕了一声。

“要这样,那昨晚我翘班的事岂不是大家都知道了吗?这什么狗屁?这大烟鬼没睡醒吧?”

“所以我看这计划大概不会被上面批准……真离谱。”

老陈附和道,他们都对这个计划的可行性的产生怀疑,毕竟实用科学向来是没这么夸过海口的。

而赫尔曼在台上,依然没有注意到台下的悄悄话。

“这样一来,人们就能够共享灵感,经验,还有知识,人与人之间将能够零距离的交往,这是很早以前人们对于社会的终极发展所做的预测,现在我们要实现它。”

他继续说道,没有停下自己浮夸的手势。

“当然,我知道各位听着也许会觉得可笑,觉得我是一派胡言。但是,我要告诉你们这个计划有着更深刻的意义,那就是……”

赫尔曼的话还没说完,他就像突然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从地毯上蹦了起来。原来是烟烧到了手指头,烫得他急忙甩掉了两根指头夹着的烟蒂。

这滑稽的姿态引得台下一片哄笑。但第一个笑出声来的人还没从嘴里多吐出几个拟声词,立刻感受到了台上传来的嗔怒目光,惊出了一身冷汗,赶紧闭上了嘴。而其他跟着笑起来的人也同样地慌张噤声。

快活的气氛只在云雾缭绕的会议室里持续了一瞬间,一下子又归于寂静。

赫尔曼四下扫视了,见所有人的目光都恭敬地回到了他的身上,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表情严肃地清了清嗓子,这一本正经的态度,让老莫有些不好的预感。

“不管什么事情,风险与回报总是共存的,越大的风险就包含着越大的收益。”

“那么这个收益是什么?”

“问得好。”

赫尔曼打了一个响指,然后仿佛是在描述一件小事情一样,他一边掏着烟,一边轻描淡写地从口中说出了两个字。

“存续。”

这一句话,一下子又在台下掀起了一阵波澜,只不过这一次人们只敢窃窃私语地发出嘈嘈之音,没有一个人敢把自己的话给说出来。

“存续……”

“没错,这是每一位科研工作者的理想,也是地球文明最迫切需要的理念,现在我们要将这种理念付诸于行动。”

“当然,我说的存续是个广泛的定义,不单单指我们的文明,还包括我们的情感和思维方式等等。把人们的思维储存在这样一个空间之中,以使得人类的……这里我需要用一个形而上学的词汇——灵魂,以使得人类的灵魂能够得以存续。当然,我在前面也已经说过了,这个计划着眼于未来。”

这样说着,只见赫尔曼按着投影的食指猛地一滑,全息投影在半空中旋转着然后进而缓缓地变为了一个泛着水纹,缓缓转动着的球体,在座没有一个人不认识这个球体,那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是我们的所在之处,地球。

“就像大家所知道,此前的气候剧变,各种各样的变化已经将人类的生存空间压缩到了极限,百分之八十的陆地被淹没,愈发严酷的生存环境……但如果就只是这样的话,人类也未必不可能生存下去,我们的祖先用最原始的方式熬过了大冰期,那时的情况比现在要艰苦的多,祖先们没有任何的科技,没有,甚至可能连火都没有。我们与之比较,简直就是在温室里一样。而这就是我最终鼓起勇气要将这个议题提交上来的原因。”

在赫尔曼的话语中,这个缓缓转动的球体突然停了下来,其上泛着的水纹,也从两极的部分开始缓缓的停止了泛动……恍如遭到了冻结一样。

“巨冰期(Big ice age),不好意思,对于我们接下来要面对的东西,我发明了一个新词,因为我们接下来要面对的气候之恶劣,要远远的超过大冰期(Ice age),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表明这种灾难的程度。”

这一下,台下没有人说话了,明明是这样轰动的消息,但是台下却没有一个人作声。因为所有的人都害怕了。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台上这个男人的背景了,邓凯尔德家族是一个做烟草生意起家,而后成为地球最大的科研组织的家族。而作为这个家族的话事人,他在诸多方面都是绝对的权威,而权威,是从来不会拿自己的领域来开玩笑的。

就连平日里总有些嬉皮笑脸的老莫,此时脸色也变的凝重了起来。

房间里窒息一样的安静,没有一个人作声。

“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老莫问道。

“至多……两个世纪吧。”

赫尔曼说道。

他这一句话,并没有让房间里紧绷起来的气氛轻松了下来,相反每个人都更加紧张起来。

“站在一物种的角度上来说,两个世纪不过弹指之间罢了,况且就这个工程的难度来说,两个世纪的时间非常紧迫,在这两个世纪的时间里,我们需要为全球剩下的十亿人制造一个合适的中央网络,设计一台经久耐用的超级服务器,进行一连串为避免可能到来的人祸的社会实验……如果时间充裕,我们还需要制造一台自动化程度极高的仪器维护系统。”

赫尔曼补充道。

“我们将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将人类文明搬到思维社区中,并让其在那里繁衍生息,这是人类文明不得已的进化,也是地球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迁徙’,我们需要各个领域的科学家来参与,所以,我需要在座各位的帮助。”

这样说着,赫尔曼站到了老莫的身边,拍了拍老莫的肩膀。

“我们联合起来,一定能够更好地完成这个项目。”

“你什么意思?你知道我从来不上网,我天天忙于工作的!”

“我想明天你和陈先生可以到我们新成立的科室来上班了,虽然你们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可以学嘛。”

“等等,你什么意思?”

听出了赫尔曼的言外之意,莫河生猛地站了起来。

“那我的天文科呢?前几天我还给上面提交了新的发现……!”

“那个运动方式异常的彗星吗?我知道你不是会在研究上作假的人,但上面的人认为你只是单纯地……调换了一下照片的顺序而已。”

“什么?!”

“再加上你的天文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像样的成果……”

赫尔曼用略带同情的表情看了看他,拍了拍他的肩膀。

“虽然还没来得及通知你,但是这是理事会的决定,抱歉了。”

“几百人的团队,说撤就撤?!”

“就算你的研究是真的,现在我们面临着这样的窘境,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探索宇宙,说到底,这对于我们的生活没有任何的改善和帮助,不过你也可以选择回家祈祷理事会继续资助你。”

话毕,赫尔曼走开了。

莫河生感觉有些眩晕,他退了两步,瘫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谁说了什么话,他都没有听清楚,他的脑子只是单调的重复着刚才赫尔曼的话……

他的天文科已经不存在了。

 

这一震惊的信息将他的思维打入了一种粘稠而失重的空间中,他闭上眼,感觉身体十分沉重,呼吸也变得困难了起来,仿佛是被鬼压床了一样。将他从这种感觉中拉回来的,是一连串噼里啪啦的掌声,项目通过了。此时的莫河生感觉自己的耳朵里不断发出嗡嗡的鸣响,顺带还有周围若隐若现的讪笑声。他猛地捂住耳朵,但这些声音却丝毫没有缩小的迹象,反而愈发刺耳了起来。

“喂。”

突然间,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醒醒,散会了。”

老莫摩挲着胀痛的太阳穴,仰头望去,身边还是那张熟悉又值得信赖的脸。

“谢了,陈阳……”

老莫漫不经心地回应着,一边将两手撑在椅子的把手之上,想要站起来,却感觉浑身乏力,两腿更是麻得难受,于是又只能坐回了位置上,将口罩一扔,大口地在厚重的尼古丁中喘着气。

“怎么了?老毛病又犯了?”

见老莫没有站起来的意思,老陈也随手拉了一张椅子,又和开会时一样在老莫的身边坐了下来。

老莫稍事休息了一会,感觉自己的呼吸平缓了下来,回忆起自己刚才陷入的状态,他觉得自己刚才可能是晕厥了,赫尔曼告诉他天文科废除的事情让他情绪过于激动了,有点脑缺血,造成了血管减压性晕厥,。

他默默地侧首看了一眼讲台上的电子版,那上面还画着像人体神经一样纵横交错的逻辑导图,虽然这图复杂却又繁琐,但是老莫还是一眼就理清了上面所要表达的所有东西,赫尔曼已经将每一步都认真梳理过了,连能挑刺的地方都找不到一点。看来赫尔曼是铁了心想要进行那个史诗级的荒谬计划。

“虚拟现实,互联网,人工智能,现在这些领域还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其中包含的人伦问题也很多,而且还缺乏监管,如果巨冰期真的到来,两个世纪的时间为什么不用来探索新的居住地,外面的世界这么大,他却想把我们都关在笼子里!”莫河生对着陈阳喊道。

老陈沉默了一会说道。

“可是你也不知道宇宙里到底有没有适合我们居住的星球,人类探索了这么多年,我们依然什么都没有找到,赫尔曼的方法也许是最稳妥的,而且老莫,我觉得你对赫尔曼有点……”

“成见?你是想说我对他们邓凯尔德家族有成见对吧。”

“时代不同了,邓凯尔德家族给科学界带来了很多,很多默默无闻的工作者都拿到了资助,不仅仅这些,包括粮食供给,社会治安……这些你必须承认,他们不仅仅带动了科学界的发展,还给了普通民众很多有效的社会保障。老莫,我能理解你的想法,自从他们进入到GST之后,莫家就……”

莫河生咬了咬牙,沉默了,他也知道多说无益,但是出于一名科学家的严谨,他还是拒绝了陈阳。

“我不会加入的,先走了。”

“老莫……”

“世心感冒了,明天我要带她去看医生,科室的交接工作就交给你了,麻烦了。”

说完,老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会议室。

 

时间来到了深夜,莫河生呆坐在电脑前,神情恍惚,往常这个时候,莫河生是要拿起天文望远镜去观测的,而今天他却毫无兴致,他看着墙上挂的照片,那是去世的父亲和爷爷,他们都曾是享誉全球的天文学家,在联合政府内,莫家的名号等于天文学的权威,而现在这一切都被邓凯尔德家族毁了。

他打开了地球社区,这是一个拥有超过20亿人的,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社交平台。他漫无目的地翻阅着,信息爆炸并没有给这个男人带来多少乐趣,相反,这一切让他觉得无所适从。在他的生活中,观测和实验占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则留给了他年幼的女儿。他不停地翻阅,鼠标不停地滑动,他只是想要一点……哪怕只是一点也好,他希望自己也可以适应这个时代。

但遗憾的是,在这茫茫的信息海洋中,他没有找到一颗想要的沙粒。

这时,一条信息推送从屏幕上映入了他的眼帘。

【科学造福人类,GST将要打造一个更加安全,更加迅捷,更加开放的地球社区,让普通民众也能参与到科学事业中来,科学从不应该被垄断。支持我们,共同完成我们所有人的梦想。】其下还配着一张邓凯尔德家族仰望星空的图片,赫尔曼站在这群人的最前面。

一时之间,莫河生有些心酸,自从十年前邓凯尔德家族进入联合政府之后,他们就把各种商业模式和营销手段运用到团队的建设中,他们频繁地出席各种商业活动,甚至是一些娱乐节目,现在他们已经是地球上最富盛名的科学组织,在他们打造的地球社区中,随便一个举动,都会引来至少七位数的回复。他并不太想承认,但他真的有些嫉妒赫尔曼,能有这样一呼百应的号召力和人望。

莫河生动了动手指,他生平头一次在地球社区上发言。

【数周前,我们发现凤凰座内的一个星系周围出现了非常奇妙的景象,一颗彗星行动轨迹令人匪夷所思,它的运动轨迹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在靠近该星系时因为一股神奇的力量而改变了方向,朝着反方向逃走了,这种现象依照现有的科学理论是无法解释的。作为无神论的坚定支持者,我相信自己可以找出答案。】

然而就像他预想的一样,这条信息无人理睬,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张仰望星空的照片,苦笑了。

他才是那个仰望星空的人。

“父亲……”莫河生的身后传来了一句怯懦的问候,“父亲,这是今天的功课,我……”

莫河生转过身,看着眼前的瘦小的女孩,这是他6岁的女儿莫世心,她马上就要面临着GST下属学院的入学考试。

莫河生没有说话,他招了招手,把女儿唤到了自己身边。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她刚出生时的情景,那是毕生难忘的一晚,那一晚他对所有人撒了一个谎,而现在他更加笃定要将这个谎言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