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恒没事吧?”

“啊、嗯……没事,还好啦……”

咬着牙,辛辣的疼痛牵扯着叶雨恒脸上的表情。想要露出令丝莉娅感到安心的微笑,可是在他脸上展露出的却是比哭还要难看的表情。

“小心!”

力量像是从叶雨恒的身上抽离开来一样,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支撑,叶雨恒他无力地向前倒去。惊愕的叫鸣从丝莉娅的小嘴冲出,来不及将自己那染血的双手擦干净,向前迈出一步的她,稳住了叶雨恒的身体。

“你现在这个样子还说没事吗?!”

那是在这两天短暂的相处中,未曾见过的表情。

音调不自觉地升高,抓住叶雨恒的手臂无意识地加大了力道。对叶雨恒那逞强的回答感到不满,嗔怒的表情从丝莉娅那美艳的面容上展露。

“真、真的没事啦,回家喝点治疗用的血素就——”

话语未能完全地从自己的嘴中说出,丝莉娅突如其来的行动阻断了自己的发言,双唇与丝莉娅那粉嫩的樱唇紧贴在了一起。

——他们亲吻在了一起。

瞳眸因讶异而睁大到了极限,大脑的运转伴随着丝莉娅这突袭般的行为而停滞下来。未能理解到丝莉娅做出这种事情的意义,呆滞起来的叶雨恒他完全地将自己交给了丝莉娅。

全身的肌肉僵硬着,伤口传来的辛辣刺痛都被忘却在脑海之后。不清楚自己该如何是好的叶雨恒,牙齿被丝莉娅她那粉嫩香舌下所撬开。

如同小蛇一样地出钻入到了叶雨恒的口腔中,人类的本能推动起叶雨恒,像是在给予丝莉娅回应一样地,二人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二人在不知不觉间地紧抱在了一起,弥漫着鲜血腥味的空间被染上了桃红色的气氛。

随着唾液之间的交换,银色的丝线在二人的舌头间拉扯起来。丝莉娅似乎将自己的舌头咬破,血液的腥味传达到了叶雨恒的味蕾之上。

即使理解到一般人吞下吸血鬼的血液就是代表着会被感染成血魔的这一事实,但是叶雨恒却没有就此从丝莉娅的亲吻中分离开来一样的打算。

棕色的瞳孔闪烁着迷醉的光彩,在不知不觉间,叶雨恒他已经完全地沉醉在了与丝莉娅接吻带来的快感中。

随着来自丝莉娅的鲜血与唾液一同于喉咙滑下,如同沐浴在冬日的阳光之下,叶雨恒开始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温热起来。

身体上的伤痕在开始愈合,受损的脏器亦得到了恢复。刚才还存在着的苦痛,此刻却如同幻象一样地消散不见。

舌头间拉起的银色丝线,在丝莉娅和叶雨恒的双唇的分离而拉长到了极限,随即断裂开来。脸颊上染上了桃红色的红晕,他们二人从接吻中分离开来。

身上的伤痕得到愈合,叶雨恒他甚至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理解到了丝莉娅突入亲上来是为了治疗自己的伤势,可是叶雨恒他却没有和丝莉娅对上目光的勇气。

只是把自己的脑袋埋在泥土中就认为其他人看不到自己的鸵鸟,在他人看起来不过是滑稽而又可笑的行动一样。

怎么办?!现在要怎么办?!要说些什么才好啊?!

像是要从这现实中逃离开来一样,将自己的脑袋低垂下来的叶雨恒,认为就这样不去看丝莉娅的面容就能够得到解决。脸颊变得快要燃烧起来一样地滚烫,超负荷运转的大脑根本无法为叶雨恒提供任何的帮助。

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潇洒地抽根烟,然后搂着对方说自己会负责任之类的话语啊?!

冒出电影中经常会出现的景象,对未曾经历过这种事情的叶雨恒来说,成为了最后的信息来源。

“那、那、那、那个!”

鼓起了毕生的勇气,抬起头来的叶雨恒,不自觉地回想起了与丝莉娅香舌的缠绕的感触。脸颊变得像是被熔岩吞噬一样地灼热,发言的音调不自觉地升高。

目光对上了丝莉娅那变得赤红的瞳眸,想要说些什么来打破这份沉默的叶雨恒,却再一次因丝莉娅的行动而停滞下来。

“雨、雨恒,我忍不住了……可、可不可以让我吸一口?”

身体完全瘫软地倒在了叶雨恒的怀中,那压倒性的巨乳顶压在自己胸腔之上。柔软而又充满弹性的奇妙触感,正在蚕食着叶雨恒的意识。

散发出魅惑气息的话语从丝莉娅那樱色的小嘴中吐出,原本金色的右瞳此刻染上了渴血的猩红,左眸却和往时一样是热耀金。根本没有让叶雨恒反应过来,她那堪称绝色的脸蛋再一次往叶雨恒贴近而去,流露出煽情的神情,丝莉娅她向叶雨恒作出了请求。

“可、可以哦……”

愚钝的大脑根本没能够让叶雨恒理解丝莉娅发言的意思,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液,叶雨恒他本能地答应了丝莉娅的请求。

张开了自己那樱色的小嘴,展露出尖锐的虎牙,丝莉娅她一口咬入到了叶雨恒的脖子之上。

“等、等等——”

停滞的大脑现在才开始重新运转起来,现在才理解到了丝莉娅的请求,本能地往后倒退一步的叶雨恒,却被地面上的石块绊了一下。平衡被剥夺,叶雨恒他就这样与丝莉娅搂抱在一起摔倒了在地上。

并未受到干扰的丝莉娅,将自己的虎牙刺破了叶雨恒的肌肤。吸食着于叶雨恒体内流动着的鲜血,血液的味道于丝莉娅的味蕾上绽放。双手不自觉地环抱起叶雨恒的身体,瞳眸中闪烁着妖异的猩红。

疼痛并未如预想中那样地降临到自己的身上,现实更是与此相反,随着血液的流失比刚才的亲吻更为强烈的快感侵蚀起了叶雨恒的大脑。

放弃了思考的叶雨恒,再次沉醉在了由丝莉娅带给自己的欢悦当中。早已忘记了血魔的尸体还倒在不远处,交由自己本能的叶雨恒他像是在回应丝莉娅一样,搂抱起了她那纤细的腰肢。

“谢谢款待。”

松开了咬合在叶雨恒脖子上的利齿,伸出的香舌将沾染在嘴角上的血液舔掉。满足的笑意不受控制地在丝莉娅的面容上勾勒,道谢的话语亦一同在她绯色的小嘴中吐出。

“不用谢——”

“哦?!雨恒你打电话过来,就是叫我来看这种事情吗?!”

意料之外的声音打断了叶雨恒的发言,惊愕地往音源处看去。于夜幕的月光下站立着的正是全副武装赶来的队长——宣琴。

………

……

蝉鸣于窗外传来,深夜的皎月被云层所遮盖,微弱的清风卷动起太阳残留下最后的一丝热量。无声的寂静,随着午夜的来临而降临。

“在大街上把人扑倒,吸血鬼都像你这个真祖一样没脑袋的吗?!”

狞恶的气压从宣琴的身上迸发冲出,缺乏着笑意的冰冷的弧度,在宣琴那冷艳的面容上勾勒。将现场的清理交给鉴证组之后,来到叶雨恒家中的宣琴质问起了丝莉娅。

“是在说谁没有脑袋?这样的发言可以算是外交问题的哦~别以为你是雨恒的上司,就能够随便说话呀~”

那是叶雨恒所未曾见过的风雅微笑,此刻于丝莉娅的嘴角上描绘。对叶雨恒的称呼不知不觉地转变为了名字,面对着宣琴的追问,丝莉娅她转移向她做出了施压。

“誒?!你、你们两个等等?!琴姐和丝莉娅是认识的吗?!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完全没有掌握现状啊?!”

明明是身为这个家中的主人,但叶雨恒却完全地排挤开来。根本没有办法追上二人的对话,情报的缺乏令叶雨恒不禁追问起她们。

“啊?!这吸血鬼还没有和你解释吗?”

“我的名字叫丝莉娅·琉丝缇娅,吸血鬼不是我的名字,人类!”

毫不避忌地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朝宣琴再一次做出自我介绍的丝莉娅,却与宣琴一样地称呼其种族的名字。

“等等?!吸、吸血鬼?!真、真的啊?!”

明明从事着与吸血鬼猎人相似的工作,可是身为吸血鬼的丝莉娅却如此堂堂正正地站立在自己的面前。推测被证实的冲击,与超越常识的现实,令叶雨恒的大脑出现了混乱。

“嗯,本来想和雨、雨恒你说明的。我的确是吸血鬼,而且还是真祖,但同时也是你的妻子哦。”

发言出现了短暂的停滞,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对叶雨恒称呼上的改变。脸颊上浮现起淡淡的红晕,直呼名字的叫法似乎要比先前的叫法让丝莉娅更为在意。

没有要该回来的打算,一瞬的停顿过后,丝莉娅便将自己的身份交代了出来。

“真、真祖?!和被封印在这个人工岛上那个吸血鬼一样?!这、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家里啊?!是我的妻子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谁说你是他的妻子了啊?!你和小雨之间的关系,最多只能够算是保镖和被保护者而已!”

无视了惊愕地瞪大着眼睛的叶雨恒,插入到丝莉娅与他的对话当中,浮现出不忿的表情,宣琴她大声地否认了丝莉娅的说法。

“哦~谁又说我不是他的妻子哦?虽然还没领证,但这不是迟早的事情吗?”

额头与额头顶在了一起,凌厉的目光如同雷电般激励碰撞,丝莉娅并没有承认宣琴那说法的打算。

清血中被称为战鬼的丝莉娅,以及吸血鬼中最上层的存在真祖丝莉娅。战意不断飙升的二人,似乎随时要在此决一死战的打算。

“等等——谁给我解释一下啊?!”

为了防止自己这窄小的家被破坏,怀抱着想要了解真相的好奇心,叶雨恒他插话到了丝莉娅和宣琴之间。

“呼~原本今天想和你说的,但是却因为要开会没找到时间和你交代,是我的失职。”

从与丝莉娅的顶牛中抽身出来,无意识地用手指绕着自己那深黑色的鬓发,宣琴她向叶雨恒解释起来。

“丝莉娅·琉丝缇娅。是世上三名真祖的其中一名,她以及从属她的吸血鬼,决定与我们人类建交并停战。作为人类的代表,叶雨恒你是丝莉娅在这座人工岛上的保镖。她的安全,交由你负责了。”

“?!”

展露着严肃表情的宣琴,做出的发言令到叶雨恒缺乏着实感。但与她的长久交往当中,叶雨恒明白到宣琴并非是会拿这些事情来进行开玩笑的存在。

无言地张大着自己的嘴巴,喉咙却像是被谁紧紧地捏着一样,叶雨恒他没有办法发出半点声音。

“不是保镖哦~雨恒是作为我的丈夫哦~作为证明,婚戒我也有好好地带过来哦~”

将宣琴和叶雨恒隔离开来,怀抱起其手臂的丝莉娅,重申着他们之间关系。

面对着超负荷的数据,电脑的运转被灼热的高温所吞噬。

脑部的思考完全地停止,呆呆地站立在原地的叶雨恒,似乎未能够处理好这突如其来的庞大信息。如同缺失了零件的机械人一样,张大着嘴巴的他一动也不动。

“你还没有解释为什么会当街把小雨给扑倒啊?!要吸血的话,我可是记得我们也有提供血袋给你的啊!”

无暇顾及呆滞的叶雨恒,炽烈的战火于宣琴和丝莉娅之间重燃。

“那是因为我好几天都没有吸血,加上把自己的血作为治疗给雨恒喝了一点才导致陷入到渴血状态。我可是好好的征求过雨恒的意见的!”

“哦?你是说突然袭击小雨,吸他的血是因为你好几天都没吸血进入到了渴血状态,还把自己的血给小雨喝而导致渴血加剧吗?”

仿佛致人于极地般的冰冷气息从宣琴的身上时冲涌奔出,深黑的瞳眸盯视在丝莉娅的身上。双手于胸前交叉环抱的宣琴,将丝莉娅的发言作出了总结之后,再一次朝她作出了质问。

“就是这样,怎么了么?”

那是叶雨恒所未曾见过的风雅微笑,此刻于丝莉娅的嘴角上描绘。面对着来自宣琴的施压,她以不卑不亢的姿态作为回应。

“你以为我会信吗?!普通人喝了吸血鬼的血液,早就被感染变成了血魔了啊!”

纤细的小手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像是要将大气破开一样地拍打在叶雨恒家中的饭桌之上。华美的面容上展露出恶鬼般的怒意,使用出审讯时的常用技能,宣琴她再次朝丝莉娅施下重压。

“哼~之所以一般血素没有办法在雨恒的体内活跃,这就是原因之一啊。雨恒不仅能够承受起普通吸血鬼的血液,甚至活跃地运用起来。”

美艳的面容上展露出胜利者般的笑颜,轻轻地拨动起自己那绚丽的亚麻色的秀发,丝莉娅她说出了撕裂现场气氛的发言。

“什么——”

“哈?!”

难以置信的惊叫从宣琴以及叶雨恒的嘴中冲出,眼眸瞪大到极限的宣琴已经没有办法保持原初的冷艳,像是要洞穿丝莉娅的想法一样,宣琴那质疑的目光穿刺在了丝莉娅的身上。

“雨恒刚才你是喝了我的血吧~身上的伤痊愈了吧?是不是比你喝治愈血素要有效?”

手指抵压在自己那诱人的绯嫩红唇之上,淡淡的绯色红晕不自觉地在丝莉娅那白皙的脸颊上浮现。以甜美的声线作出发言,丝莉娅她将话题抛到了叶雨恒的身上。

“啊、嗯……好、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音量如同蚊蝇振翼一般,浮现出羞意的赤红。大脑的思考陷入到混乱当中,亲吻的回忆被丝莉娅的话语所勾起。失去了与丝莉娅的视线触碰在一起的勇气,低垂下脑袋的叶雨恒肯定了丝莉娅的发言。

“……”

无言地凝视着让气氛染上深红的二人,华美的面容上恢复起以往那冷艳的表情。轻咬着下唇的宣琴,不禁陷入到了思考当中。

“那么上司小姐你现在能回家吗?如果是刚才血魔的事情,让我家老公明天上班再弄可以吗。”

展露出自身獠牙的野兽,在捉住敌人空缺的瞬间发起了猛攻。

嫩白的小手搭在了叶雨恒那靠在桌面上的左手,像是炫耀着自己与叶雨恒无名指上的婚戒一样地晃了晃。缺乏笑意的笑颜在丝莉娅的嘴角上描绘,毫不失礼的逐客令从丝莉娅的小嘴中吐出。

“咕……”

发出动摇的低鸣,纤美的身躯在怒意的驱动下微微地颤抖着。迸发出恶鬼般的杀意,仍保持着礼仪的宣琴她展露出了阴冷的微笑。

“小雨过来,我帮你消毒一下。让只会吸人血的臭虫咬到的伤口就这样放着不管,感染了可就麻烦了。”

没有对丝莉娅的话语作出回应,转而站了起来的宣琴走到了玄关处提起了摆放在鞋柜上方的急救箱。随后坐在了客厅中的沙发之上,无视了丝莉娅的宣琴,流露出甜美笑容的同时却说出了令叶雨恒不禁颤栗起来的话语。

“老公,我们回房间吧。我和你解释一下关于你的身体和血素之间的事情之后,我·们·一·起·睡·觉·吧。至于那不请自来的苍蝇,就随便她在客厅里面乱飞吧。”

作出反击的发言,隐匿着杀意的冰冷弧度在丝莉娅的脸颊上描绘。金色的瞳眸看向了叶雨恒,丝莉娅她将叶雨恒自身的生死选择交回到了叶雨恒自己的身上。

“……”

以无言地作为回应,惊愕地呆站起来的叶雨恒就连目光也不敢和丝莉娅以及宣琴有所接触。

如同进入到临战状态一样地肌肉全身紧绷,心脏快要炸裂一样地急速跃动着的声响灌入到自己的耳膜当中。渴望着能够得到完美的回答,叶雨恒他将生的希望交托在自己那全力运转着的大脑之上。

“老公?怎么还站着?”

“小雨再不过处理,可是会感染的呀。”

逼迫着叶雨恒做出选择的言语,从二人的小嘴中传出。迎面拂来的阴冷恶意,令到叶雨恒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那、那个?琴姐?丝莉娅?要喝咖啡吗?我、我去泡吧?

夹杂在迅虎和猛狮的中间动弹不得,不慎被卷入到二者战斗中的野兔,拼尽自己的全力选择了逃跑。

步伐下意识地往后挪去,生硬地把话题转移开来的叶雨恒,露出声生涩的苦笑。

猛兽之间的对峙,无言地释放出自己的气势而久久不进攻,似乎是想通过自身的威压来让对方区服。

无言的威迫从宣琴以及丝莉娅二人的身上奔涌冲出,沉默笼罩着这原本只属于叶雨恒的单人公寓中,难以想象的阴冷气息于这窄小的空间内卷动。

以男性的身姿来说略显单薄的躯体不受控制地在颤抖着,尽可能不去触碰到巨龙的逆鳞,叶雨恒发言的音调不受控制地升高了些许。

“那就让我——”

“我来就好了,大晚上的来你家做客还要麻烦你帮我泡咖啡就不好了。”

没有让丝莉娅把话语说完整的机会,与上班时候一直扳着的面容不同。此刻勾勒起柔和微小的宣琴,跟在叶雨恒的身旁走入到了厨房当中。

“两颗砂糖对吧?”

“谢谢啊,琴姐你还是清楚我啊。”

早已对叶雨恒的习惯一清二楚的宣琴,打开了厨房中的橱柜,将装着砂糖小罐拿了出来。与作为上司时的严厉所不同,此刻的宣琴对待叶雨恒的态度更像是姐弟。

嘴角不自觉地往上勾勒,感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的叶雨恒,向宣琴说出了道谢的话语。

“呜哦?!作为上司还真是了解部下呢~连部下家里的砂糖放哪里都知道呢~”

别有所指的发言从丝莉娅的小嘴中泄出,不满地将双手交叉搭在胸前,倚靠在厨房的的门框旁。深绿的眼眸盯视在叶雨恒的身上,无言的施压从丝莉娅那纤柔的身子上迸发冲出。

“虽然是上司和部下的关系,但同时也是朋友哦~来朋友家来得多了,就东西放哪里多少就熟悉了。这份友情,可不是像某些臭虫那样横插进来的虚伪之物那样哦。”

毫无笑意的冰冷弧度在宣琴那华美的面容上勾勒,盛放出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到恶鬼般若般的杀意,低着头没有喝丝莉娅有目光接触打算的宣琴,将冲泡好的咖啡递给了叶雨恒。

“哦?!我突然有点口渴,这杯咖啡就由我来喝吧~一直麻烦人家客人也不好,老公~我现在再重新泡过一杯咖啡给你吧~”

描绘出蕴含着怒火的笑容,丝莉娅她穿插在了叶雨恒和宣琴的中间。从宣琴的手上将咖啡夺了过来,又一次地将对叶雨恒的称呼转变回去的丝莉娅,以巧妙的言辞宣示着自己才是这个家里的主人。

“啊、嗯……谢谢啊,咖啡我自己泡就——”

生涩的苦笑于叶雨恒的脸上展露出来,不清楚该如何是好的他,准备再一次说出道谢的话语时,叶雨恒的话音被掐断。

大脑的运转停滞下来,心脏出现了一瞬的停滞。力量从叶雨恒的身上被抽走,瘫跌在地上的他,被黑暗所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