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那是这边的问题啊……”

艰难地将抗议般的言语从自己的嘴巴中发出,全身的肌肉像是要僵直在一起似的。体温变得要燃烧起来一样地滚烫,想要将话题往自己的疑问上纠正,可是对此刻的叶雨恒来说显得有些许无力。

“嗯——痛痛痛。啊、嗯,没事。关于那个回答,陪我去买些东西,买完再说好不好呀~”

身体紧紧地接触在一起,感受着从自己胸部传来叶雨恒手臂的触感。明明是自己所做出的行为,可丝莉娅那俏美的脸蛋的羞红并不输于叶雨恒赤红。

灼热的情绪令丝莉娅无法好好地控制好自己的舌头,牙齿不小心地咬在自己的香舌之上。疼痛令她发出了悲鸣,并不想让叶雨恒察觉到自己脸上的表情,丝莉娅迅速地并强硬地把话题延续下去。

“啊、嗯。好、好的……”

大脑的温度升至了临界点,在炽烈高温的影响之下思考能力被剥夺开来。未能够察觉到丝莉娅话语中巧妙的言辞,叶雨恒他僵硬地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呼~~那么赶在电影开始之前,跑去把东西买了吧。”

像是将压在身上那不可见的重担卸下一样,松开了搂抱着叶雨恒手臂的双手,确认到他那粗壮的手臂从自己胸部上脱离开来之后,确认到叶雨恒并没有发现到自己变得面红耳赤,丝莉娅她暗暗地松了口气。

心脏以快要爆炸般地跳跃着,血液流淌的速度在加速。升温的身体,勾起了丝莉娅身体的本能。金色的右瞳闪烁着渴望血液的赤红,原本显得有些许尖锐的虎牙,此刻更是变得如野兽捕食前的獠牙般锋利。

走在了叶雨恒的身前,丝莉娅的身体因渴望鲜血而产生的变化,并没有暴露在叶雨恒的眼前。

调整着自己那边的紊乱的气息,将自身的吸血冲动与害羞而变得滚烫的体温压抑下去。在短暂的调整过后,重新展露出那小恶魔似的恶作剧微笑,丝莉娅她又再重新牵起了叶雨恒的手。

“其实,我可以说是吸血鬼,但也可以说不是吸血鬼哦~”

“誒?!你说什么?!”

突如其来的发言,令叶雨恒对自己的听觉感官产生了怀疑。诧异的叫鸣从他的嘴巴冲出,瞪大的眼眸显得难以置信地看向丝莉娅。

“到了哦~我想在这里买些几件,亲爱的你也帮我挑下吧~”

“等等——”

无视了叶雨恒的诧异,没有继续回答下去的打算,拉着叶雨恒右手的丝莉娅,将他往自己想要买的东西的店内带去。

比起从丝莉娅樱唇中得到的话语,眼前的店铺更是令叶雨恒感到惊愕。抗议的哀鸣还未从自己的嘴中冲出,叶雨恒他便已经被丝莉娅拖入到身前这理应只属于女性的店铺。

心脏躁动的声响逼入到自己的鼓膜当中,急剧上升的体温让叶雨恒误认为自己能够吐出火团来。双手紧握到了极限,从肌肤中渗出的汗水濡湿了叶雨恒身上的衬衣。

为什么……要把我拉倒这种店里面啊……

苦闷的疑问在自己的内心中滋生,视线落在了挑选着自己喜爱之物的丝莉娅身上。身处在不属于自己的世界中,心脏鼓动的轰鸣蒙蔽了叶雨恒的听觉,外界的声音难以传递到他的耳边。星芒在背般的感觉,令他的面容扭曲在了一起。。

僵直着身子的叶雨恒像是准备从这家店内溜走一样,忘记了被莉娅拉到这家店的理由。往后退却数步,拖沓着自己步伐的叶雨恒正下定决心要溜出店外的瞬间,丝莉娅切断了他的妄想。

“嘻嘻~~亲爱的,你觉得这套怎么样?!我穿的话好不好看啊~~”

叶雨恒那副窘迫的模样令丝莉娅由衷的感觉到欢悦,恶作剧得逞般的满足微笑在丝莉娅那绯色的樱唇上描绘。单纯地想要叶雨恒因自己而更加狼狈,在内心中那调皮的想法推动下,丝莉娅朝叶雨恒逼近了一步。

忘记了早上因自己的恶作剧而自爆的结果,手上拿着经由自己精心挑选过的物品,丝莉娅她使坏般地询问起了叶雨恒的建议。

“这、这种东西别问我啊!”

视线聚焦到了丝莉娅拿在手中之物,那是包裹着名为梦想的宝物的宝箱——纯黑的蕾丝边胸罩与内裤。

染上红炎般的高温,当叶雨恒确认到丝莉娅手中的胸罩与内以后,如同触电般的迅速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开来。进而映入到眼帘中的景色,却是一张只穿着着胸罩与内衣的模特照片。

声音变得像是在电视台中以变声器匿名举报一样怪异,燥红着脸的叶雨恒并不想在此过多地牵扯下去。

“说什么呢~这可是你老婆要穿的东西哦~你就不想看吗~”

“不、不用了。”

诱惑的发言在叶雨恒的耳边响起,来自丝莉娅小嘴的吐息,令到面红耳赤的他变得更加地滚烫。艰难地作出违心的发言,完全被掌控起来的叶雨恒,似乎并未发现到丝莉娅对自己的反应流露出满足的笑意。

“哦~这样啊~这么不想看吗?那意思是我没有魅力咯?”

凝聚在脸颊的温度在逐渐升温,意识到了自己所作所为的丝莉娅脸蛋开始变得通红。但她却没有就此选择放弃,而是捉住叶雨恒话语中的微妙用词,加大力道地发起了近乎自爆般的猛攻。

“啊、不、不是啦!”

“那究竟是还是不是啊?”

即希望叶雨恒说出肯定的话语来证明自己的魅力,但同时丝莉娅亦不希望叶雨恒说出想要看自己的内衣姿态,而使到自己不知道如何是好。

矛盾的感情在丝莉娅的内心中肆虐,已经开始因自己一时贪玩的冲动而感觉到后悔。明明能够在这里以巧妙的言语搪塞过去的她,却在意着叶雨恒心中的想法而要强地继续下去。

“不、不是啦……那、那个很、很有魅力的……”

“啊、嗯……谢谢啊……”

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赞美,从叶雨恒的嘴中蹿腾出来。不知道该做出何种反应才好,面红耳赤的丝莉娅垂下了脑袋,以蚊蝇振翼般的声音说出了道谢的话语。

二人的目光不敢有任何的接触,时间如同停滞了一样,于内衣店中沉默地垂下脑袋的二人,被异样的气氛所笼罩。

没有做出任何的说明,丝莉娅她拉起了叶雨恒的右手。带领着叶雨恒往更衣室方向走去,羞红着脸的丝莉娅认为不应该再这样呆站下去。

“那、那我去试穿一下!亲、亲爱的你就在这里等我一下!”

“啊、嗯……”

只想让自己高温运载的大脑冷静下来,叶雨恒根本没有注意到丝莉娅已经和自己落入到同一频道当中。乖巧地听从着丝莉娅的指挥,他没有多说什么地便停留在了女性内衣店的更衣室前。

等等——

稳定下来的心脏速率又再急速飙升,突然意识到自己身处的环境,叶雨恒刚松懈下来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

站立在女性内衣店的更衣室前的叶雨恒,担心着自己会被当作痴汉一样。腰杆如同松树一样地挺直,脑袋却垂下让自己的目光看向那洁白的地板。

“对、对了……刚刚你问了我问题,我也问个问题可以吗?”

进入到更衣室中的丝莉娅并未第一时间试穿拿进来的内衣,用自己的小手当作扇子般往自己那燥红的脸颊扇着风。脸上的表情完全地松懈下来,丝莉娅她转而询问起了叶雨恒。

“嗯,可以啊。”

丝莉娅的声音透过更衣室的帘纱传到了叶雨恒的耳膜中,视线仍聚焦在那什么都没有的地板之上,他点了点头没有多想便答应了丝莉娅。

“那个……嗯……就是你有没有和别的女生谈过恋爱?或者是在谈……”

声音中似乎失去了往时的调皮的与魅惑,声吻中似乎掺杂了一丝不安。在更衣室的帘子遮挡下,令到叶雨恒无法确认到此刻丝莉娅的表情。

“没有哦~明明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却突然结婚了呢。话说你还没有解释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啊”

没有过多地猜测丝莉娅发问的意图,泄出苦涩自嘲般的笑容,叶雨恒他单纯地将自己的情况说出。

“啊、嗯……我会说明清楚的……”

音调提高了些许,刚才那显得有些许低沉的声音就像是幻觉一样,即使是迟钝的叶雨恒,现在也能够通过声音听出丝莉娅的情绪得到一定的恢复。

“那像今天这样,和女孩子一起逛街也是第一次吗?”

刚才的不安被吹散,此刻的发言比起提问更像是在寻求肯定一样。丝莉娅的声音,与像是衣服脱落的窸窸窣窣声一同钻入到叶雨恒的鼓膜内。

“啊、嗯……有过几次吧……”

愚钝的大脑未能为叶雨恒提供出正确的答案,联想到任务成功的酒会后,与回家顺路的队长宣琴的数次散步,没有过多思考的他,将那种连约会都不算上的情况与现在等同在一起。

回答从叶雨恒的嘴中脱出的刹那,更衣室中丝莉娅的时间像是停止了一样,没有再发出丝毫的声音。

“誒?这样啊?!”

与刚才完全一样的话语,却以截然相反的口吻说出。像是藏匿着炽烈红炎一样,丝莉娅那显得有些简洁过头的言语扎入到了叶雨恒的耳膜中。

誒?!她是不是有些生气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读懂了丝莉娅的情绪,却没有明白到她的想法。不安于叶雨恒的内心中升腾,皱起眉来的他,却在拼命思考着那显而易见的答案。

二人的对话出现了停滞,在数十秒过后,丝莉娅的声音再一次从帘子的后面传出。

“亲爱的,进来一下可以吗?”

“誒?有什么事吗?就在外面说不行吗?”

讶异的惊叫从叶雨恒的嘴中脱出,丝莉娅的要求如同巨锤撼击着他的心中。双手紧握至了极限,在指甲嵌入到手心的微痛刺激下,叶雨恒他才觉得有些许好过。

“好了啦,你进来就是了。”

“好、好吧。打、打扰了。”

催促的声响从帘子内传出,无法确认到更衣室内丝莉娅的情况,红着脸的叶雨恒显得不知所措地挠了挠后脑。紧张地咽下了叩唾液后,他绷紧着神经地将手伸向了那更衣室的帘子。

“呜哦?!”

突如其来的拉力缠上了自己的手臂,未能够立刻作出反应的叶雨恒怪叫声后,被丝莉娅拉入到了更衣室的帘子内。

“啊——”

声音被剥夺。眼睛因身前的景象而瞪大到了极限。

嘴巴长大着,想要说些什么的叶雨恒却发觉自己的喉咙宛如被死死地紧捏着,就连半点的声音都无法发出。

在窄小的更衣室中,纯白光辉的洒落下,是丝莉娅那堪称完美的身体只穿着着那纯黑的蕾丝内衣裤的景象。

由于只穿着着内衣裤的关系,那宛如白雪般的嫩白肌肤完全地裸露在了空气当中。纯黑的胸罩包裹着丝莉娅那压倒性的巨乳,在乳肉压逼而产生的乳沟如同未知的山谷吸引着冒险者一样地吸引着叶雨恒的注意力。

视线不由自主地往下移去,毫无赘肉的光滑平坦小腹展露在大气中,与那纤细的腰肢一同映入到叶雨恒的眼帘中。

漆黑的内裤捆起的蕾丝边,让此刻丝莉娅的性感姿态增添了几分可爱。似乎是感到不安,丝莉娅那双洁白的长腿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未能够理解到丝莉娅的意图,诧异地睁大着自己瞳眸的叶雨恒,惊讶地看向了丝莉娅那染上了粉红的脸蛋。

大概是就连自己都没有想到把叶雨恒拉进来以后该做些什么才好,红着脸的丝莉娅亦出现了短暂的呆滞。

单纯是听到叶雨恒和别的女人有过与自己相似的经历而感到不满,在自己那要强的性格下,丝莉娅期盼着自己的行动能够完全地将其从叶雨恒的心中覆盖过去。

想要去看更多叶雨恒那因为自己而变得羞红的脸蛋,想要成为他的独一无二,希望他只想着关于自己的事情。

嫩白的脸颊已经快要燃烧起来一样地变得赤红,透过更衣室内的等身镜确认到自己所做的事情后,丝莉娅的体温变得像是冬天中的暖水壶一样滚烫。

“我这样穿……好看吗?”

从害羞的停滞中恢复过来,将自己的行动完全地交给了那暴走的大脑。作出提问的丝莉娅,并不希望叶雨恒呆若木鸡地盯视着自己的身体,但又强忍着想要将叶雨恒推出去的冲动。

抱着雨恒的话,他不就看不到我了吗?!

遵从着脑海中冒出的想法,丝莉娅她紧贴到叶雨恒的身上。从自己那大幅度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中反馈回来的触感,是叶雨恒那高温的躯体。

脑部的思考于此刻停止,丝莉娅她因自己的暴走而呆滞了。

丝莉娅那破坏力十足的巨乳挤压在了叶雨恒的胸腔之上,丰满的乳肉在外力的顶压下而产生变形。如同要往外溢出一样地,以极其柔软的触感吞噬着叶雨恒的感官神经。

“啊、嗯……好、好看……”

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好,肌肉完全地绷直着,神经被拉扯到了极限。面对着丝莉娅的搂抱,叶雨恒他呆呆地直立在原地。

丝莉娅那声若蚊蝇的询问,溜进了叶雨恒的耳膜当中。怀抱着总之就是赞美这样并没有任何错误的想法,叶雨恒他肯定了丝莉娅此刻的内衣姿态。

被羞意所点燃的体温,叶雨恒赞美的话语就像是往上浇下的火油一样。

“笨蛋!!!”

华美的面容凝聚着前所未有的高温,急速跃动着的心脏甚至让丝莉娅认为会爆炸一样。嘴角却因为叶雨恒的赞美而不争气地往上勾勒,责骂起叶雨恒的丝莉娅,最终还是将他推出了更衣室。

…★…

夜幕降临,皎洁的月亮取代了沉没的太阳。卷起的夜风,带走了阳光残留在大地上的热气。

发黄的路灯下,让人们的夜间生活得以持续。在马路上行驶的车辆并未得到减少,归家亦或是走在去玩耍道路上的行人,只是比早上少上些许。

在谁都没有注意到的寂静后巷中,交谈着的二人,即使他们的交谈声传出亦很快地被酒吧中吵闹的音乐给盖掉。

“货、货呢?!”

身体瘦削得如同骷髅,血液像是不存在于这个人的身上一样,脸色是惨白得令人感到恐怖。伸出自己那与骨头无异的双手,朝身前染着金发的亚洲男性逼近。

“先把钱给了我再说!行规都不知道的吗?!”

完全没有做生意时面对客户应有的态度,抬起手肘拨开了对方朝自己伸出的双手。毫不在意他因自己的撞击而后退得快要跌倒,不满的叫囔从他的嘴中冲出。

“有、有!等等!”

并无因那名金发男性对自己的粗鲁行为而感到不满,对方的话语冲入到自己的耳膜后才反应过来。瘦弱的躯体在不断地颤抖着,对对方所拥有的药物传来的依赖性在逐渐增强。

手不断地在自己的口袋中翻找着必要的数目,根本连确认都没有去做。将自己全身上下所拥有的钞票全都握在手心中,他将自己那份有些沾染上自己臭味的皱叠钞票递给了身前的男人。

“快、快点给我。”

“等等,我还没点清楚。”

无视了他呻吟般的哀求,金发男性不紧不慢地数着从他手中夺过的钞票。直到确认到金钱的数目后,他才将那叠钞票塞到自己的口袋里。

“来来,这是你要的新货。嗑完,保证你爽上天。”

从另外一边的口袋中掏出一袋装着妖异得像是经过鲜血浸泡一样的药丸,脸上流露出与刚才不同的虚假笑容。在四周张望了一圈,确认到没有人的情况下,他将那袋药丸递给了身前的这名男性。

饥饿的老鼠在确认到食物之后,没有再犹豫地张开了自己的尖牙。

没有再说出过多的发言,那个瘦削得男人一把手地抢过了他手上那袋鲜红的药丸。毫不在意四周围是否有其他人的存在,没有按量服用的打算,他一口气地将那小袋子中的药丸全都吞进了自己的体内。

其他药物所无法带来的冲击,正如同海浪般地袭击着自己的神经。在此之前还如同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大脑,此刻又再重新活跃起来。鲜血的气味随着药物的嗑下,于自己的味蕾中若隐若现。

无暇顾及这种新型药物中的怪异之处,趁着药物的作用在刺激着自己身体的这段期间,那名瘦弱得仍然怀疑是否能够站稳的男人,从后门重新回到了酒吧中。

“这东西感觉有点邪啊。”

对自己的商品产生了怀疑,拿出口袋中剩下的一小袋药丸。在皎洁的月光下倒映出妖异的猩红,散发出与自己一贯卖的药物所没有的气氛,不安的思绪在那个金发男人的心中升腾。

随后不想让自己过多地思考关于这写药物的事情,将其塞回到口袋中的他,正准备前往其他酒吧售卖这些非法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