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一直以痛来评价和描述自己的人...实际上他根本不了解什么是痛苦,反而那种陷在痛楚折磨中...却又不知道要怎么去形容这种痛的人...才是真正了解痛楚的人...」

“这句话...仿佛好像又是谁和我说过的...对吧?...”虽然许次的梦象让川奇若隐若现地想想起什么事情...但是然而每次都在已经要想起来之时从梦里回到了现实...

「呼!...呼...」

川奇被一股虚脱感惊醒回到了现实中,发现自己昨晚既然与莉雅一同睡着在了男子宿舍的屋顶上。

躺在川奇一旁早已睁眼醒来的莉雅望着才刚刚不知被什么惊醒的川奇,嘴里轻轻小声地说出了一句...

「早安呢 ~川奇...」

听见莉雅迎面送自己启晨的那一句“早安”川奇心里又感到一万个幸福在乱乱碰撞般的从原本的盘坐姿势躺会到了莉雅的身旁。

「呃..那个...难道我们昨天一直都睡在这里吗?...」

对于川奇这种几乎上根本没有过与女生接触得那么亲密的经历的鲜肉处男来说川奇的心里要是用十万个“特”兴奋都形容不完的呢。

「没错啊,可惜的是我都还没来得急睡就已经早上了呢。」

听见莉雅的可惜的叹息,川奇也跟随着莉雅一同道出可惜的叹息。

「嗯...还真是...可惜啊...」

就在莉雅想了想发现有什么不对劲时..

「唔...诶?不对啊川奇...你的可惜是用在哪里的可惜?」

「呃...没什么...」

“那当然是可惜昨晚顾着睡觉没陪到妳啊...傻瓜...”川奇心里如此自己为自己感到可惜的自以为不满道。

「诶,对了,莉雅...妳在想什么啊?想得那么魂不守舍的...」

川奇见到一脸忧愁看似有着什么不解烦恼的莉雅,出自满是疑问的问道。

「我...」

「嗯?」

莉雅原本想强颜假装的毫无一事,但是被川奇那一脸“早就看穿妳有事”的脸给击败了,于是便道出自己心里深处所处的烦恼给好奇的川奇知道。

「川奇你知道“假天使魔方”的预言吗?」

「假天使...魔方?...预言?」

就这样一答一问的对话成了莉雅和川奇倾述的开端。

「在我还小的时候...妈妈总和我说一些未来即将要发生的事...那也就是预言...母亲和我说过的...时代改革...和政格变天或是什么世纪大屠杀的都发生过了...还有包括川奇所处的...」

虽然抱着这种随时会被川奇反感的风险..但是莉雅还是依旧把自己想表达的表达了出来。

「“死岛”那件事...」

听见对于自己最为敏感字眼之一的这两个字“死岛”后川奇仿佛再次陷入了自己的沉思。

「是..这样吗...」

沉思了一会儿的川奇也终重整心情地看向于同自己一般若有所思的莉雅说。

「那么把这事说来听听,虽然我是不怎么相信预言这种东西就是了...但是..也许..我会对预言什么的感兴趣也说不定呢?」

听见川奇这么说,莉雅顿时也就松了一口气。

「呼...那么我开始说了哦?」

原本不怎么想听的川奇现在也露出了非常百般愿意舒尔垂听的样子出来。

「说吧说吧。」

「虽然不是记得很清楚了..但是对于妈妈对这件事的描述我还是有些深深难忘的...妈妈和我说过如果我手上这三枚戒指的颜色越来越明显的话...即将就会再有一次时空与时空之间的碰撞...然而在这段混乱与动荡的期间..会有一名自称是天使的假圣人带领着一群邪物来到人间慢慢侵蚀人间的每一寸角落...」

「诶...等一下...妳所谓时空与时空的碰撞是什么意思啊?真的听不明白诶...」

难得这位从来不向任何人提问的川奇既然把自己第一次向别人提问的机会献给了莉雅,随之莉雅也提到了以前上课时妈妈们在课堂上所说过的知识重复一遍给川奇听。

「妈妈们不是有和我们说过..妖鬼层面上来说其实是另一个时空的生物和产物吗?...」

「是有这么说没错啦...」

两人互望并沉默了一会,就在这时迟钝的川奇才突然间恍然大悟。

「...所以!妳的意思是说!如果妖鬼是另一个时空的产物那么!也就是说!有另一个时空的存在!对吧?!」

莉雅看见了这个终于把这些自己一番苦心学习的知识领悟了的川奇于是便点了点头。

「没错。」

捂着嘴角边的川奇安抚了自己那上下不立的思绪仔细想了想还是感觉有着那么一丝不想相信的想法。

「但是这也是妈妈们的推测罢了..不是吗?」

「起初我也不怎么相信这回事...但是就在上次因为无聊所以自己跑去图书库翻了翻基本有关时空的书时...才发现...原来时空与时空之间的碰撞和穿越是有可能的。」

「比如说呢?」

莉雅使用了模拟景象魔法摆在川奇的眼前一边说一边模拟着时空变化的状况。

「时空会穿梭在一起的愿意很简单那就是“我在”的时空与另一个“他在”的时空的时空跑道扭曲或是刚好靠近到了在一起所以才会形成时空容易进行穿梭的契机,这位被称为时空穿越,再来如果说到“他在”和“我在”的时空论的话,我们又有另一个必须了解到的就是“平行时空”的存在,简单来说平行时空就是意义上的同样一个世界不同的时空有着两个同样或是接近的人但是却不一定有同样性格的人存在的称义,然而为什么会出现有着平行时空的这个论的存在呢,那是因为曾有很多人梦见或是偶然的预想到了另一个自己在另一个时空的互动和事情,这议论上就被称为是“时空空间灵魂交换”,然而经过仔细的研究和分析调查后才发现“时空空间灵魂交换”就是指两个时空不同的人梦到对方已经有所经历的事,或是未来即将会经历的事。」

听完了莉雅的一番详细的解释,虽然川奇已经有所了解但是脸上却浮现除了另一种不解的无言面。

「话说...莉雅妳到底是几时研究了这么多这种事啊...我怎么都不知道啊...」

「那是当然的咯,毕竟这些都是在川奇不陪我和不理我的时候去学的嘛...所以可想而知川奇你是多么的无情呢!哼!」

面对川奇的吐槽,莉雅也没有默默不吭声,而是反驳回去了一波简直让川奇毫无有再次反驳的理由啊...

「这还真是..对不起啊...哈哈哈..」

「哦对了,还有..」

莉雅摘下了自己左手上的那三枚分别不同颜色的戒指。

莉雅其中两个放在了自己左侧一旁而将其中的另一个放在了自己的右侧一旁,随着莉雅弹了一声响指过后,这三枚戒指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竖立了起来左侧的两枚戒指开始王右侧方寻转去,而右侧的戒指则是往了左侧寻转了过去,不过了一会儿这两枚戒指开始与那从右侧转来的戒指屡次碰撞在一起...一次次的一次次的...突然间这枚独行的戒指也随同了这两枚往右转去的戒指一同寻转去改变了自己的轨迹...原本三枚用着不同轨迹寻转的戒指就在短短的时间里变为了同一个寻转轨道中。

「你看,这就是带向的原理,这种原理不仅仅能用在现在人与人之间还能用在现在政变的情形,这种现象简单来说就是反映了如果只有一个人和其他人做的事情不一样的话..那么自然的他就会被其他人排斥为“异类”,然而那一个与其他人不一样的“异类”也会发现自己的不一样所在,他也会了解自己因为与其他人的“不一样”而让自己难以融入大众,所以随之他也会跟随着大众的脚步走向同样的轨迹,至少这样...就不会被当成异类了...」

说到这里,莉雅的声量开始慢慢地调低了...仿佛自己也曾体会和经历过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似的沉溺于若有所思的状态里。

「...莉雅?怎么了吗?」

「啊!没什么没什么...所以这也就说通了,其实在这个宇宙的所有时空里不仅仅只有存在一到两个的平行时空,然而还有更多的“他在”和“你在”的平行时空所在,而这也并不代表着每个世界的你都是那么无能的..」

听见莉雅的这句话,川奇内心莫名地感觉突然间中了一万吨伤害的致命伤...

「所以妳这是转一个弯来骂我无能咯?...」

「虽然在这个世界的你没有任何像是超级能力的东西但是在另一个时空的你不一定没有哦。」

莉雅虽然没有正面回应川奇的吐槽..但是感觉上更像是默认了...

「哦...诶...等一下?妳刚刚是不是说我在这个时空里没能力啊?」

仔细思考了一下,川奇注意听到了莉雅口中描述的在这个世界自己有些和梦境里的自己有些不一样...

「嗯,对啊。」

「这...这怎么...」

不敢相信事实的川奇一句说话都说得满口是顿言了。

「但是在上千百万的平行时空里的你未必会没有一个是有超能力的你噢!」

“所以...也就是说,我梦的那些并不是梦...而实际上是另一个空间的我经历过..或是即将经历的事!那么在另一个时空里的我还蛮有意思的嘛...”川奇此时内心的潜台词是这样的。

「...然而这种存在大量量子空间的时空同时碰撞在一起的迹象也叫做“缠空风暴论”...喂!川奇!你有没有在听的啊!」

就在川奇还在自己的思考中继续进行分析和思考时,在面前的莉雅已经沉浸在自己拼命解说的时间里继续对眼前这心不留神的川奇进行了大量的解说时才发现原来川奇根本没留神在听自己解说。

「嗯?!」

莉雅倘若一句眼串心死般地看着还不在状况内的川奇深深叹了一口气。

「唉..果然都没在听嘛...唉...害我浪费口水了...」

「啊..哈哈啊哈..」

两人尴尬地互望了对方一眼。

「其实就在昨天...我就想把这些告诉川奇你了...结果你既然比我还早就睡了!!」

「唉呀...对不起嘛...毕竟在梦里的我累得已经快不行了嘛...」

面对莉雅不奈之何的发言,川奇也只道出自己万不得己的愿意和样子来进行表达。

「其实..我想告诉川奇那些你在梦里所经历的一切可能都不是一场梦噢...」

「听妳刚刚那么一说我也这么觉得了...这有可能就是妳所说的..」

随着两人对话越来越深入,两人的话题和默契也因此越来越投机。

「“时空空间灵魂交换”!」

「“时空空间灵魂交换”!」

「喂 ——你们两个在上面干什么啊?————再不去集合就要出列惩罚了噢————」

在男宿舍楼下的训练官传来了响亮的呼喊声。

「嘻嘻嘻!走吧川奇!~」

莉雅很爽朗地拉起了正在躺卧在屋顶上的川奇的手。

「诶?」

「再不走就要迟到了噢!!————」

随着莉雅对川奇的大声而清晰的呼喊下,莉雅也拉着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川奇直接往楼下跳去。

「啊!!!————」

“就在这一刻...我仿佛想起了在梦里第一次带着莉雅跨越这里的感觉..”川奇回想起了在梦里第一次带着莉雅骑着赫隆越过哈拉比特国都的时候...

......

「抓稳咯!」

当时的我就好像都一直在忙着逃跑..好像都没顾常人理解地直接冲向了墙壁。

「@……!¥!」“喂!...你在干什么啊?!?!”

看见莉雅还以为自己就要与墙壁对撞的表情我还真有些想忍不住笑呢,但是对于这份新来的力量我是非常有信心的...赫隆踩着了我刚刚抛出在粘墙上的火焰一路向上奔跑着的时候我莫名的有种“我做到了!”的感觉呢...但是为了耍帅的我还真是一时半会儿没敢说出来呢。

身后的莉雅看着我骑着马爬到了墙上的最高端后然后突然选择了直接从这个近乎八十多米的城墙往下跳时,不知道她当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呢,想想应该会很有趣吧。

「@(!*@…@!!!!」“喂!!!你又要做什么啊!!!!”

跳下来的过程中,川奇直接将自己的刀把以直线的往地面抛弃,刀把直立地插在了地面,随着刀把插入地面时地面的地心引力像是突然停止运作似的,让川奇莉雅和骏马轻浮慢慢的落到地面,所以才没让这一行人没受伤。

就这样川奇和莉雅骑着马离开了哈拉比特国都,骑着马踏上了这条不归旅。

「嗒——」

「好了,妳可以说话了。」

「啊..呼..」

被我封着嘴巴的莉雅终于开起了嘴巴呼出了第一口气...但是当时的我想也知道一定会被她埋怨到十万八千里的..但是我还是接受了啊。

「你这人啊!自己擅自封人家的嘴巴不给人说话就算了!你居然还去偷马?!还从一个八十多米处的城墙跳下来?!你到底要不要命啊!?喂!说话啊!」

虽然那家伙一天到晚的就只会罗里吧嗦的..但是..想必我已经早已习惯不能没有她的声音。

......

“然而在是莉雅教会了我什么是人间的道理和温情...虽然这里的莉雅让我感觉到了和梦里莉雅有着不同的一面..不对..与其说是不同的一面倒不如说更像是我才正要刚要了解莉雅真正的那一面..一直都是我在不付给莉雅任何机会展现的保护着她..其实原本的莉雅并没有我想象得那么懦弱...她不但强悍..不但不屈不折...还肯努力上进..这种..仿佛就是一只潜在海里许久的鱼..终于有一次的机会跳出了水面...看见了那新的一片...天空!”川奇眼看着这个宛如已经和当时的情景互换角色现在正在拖着自己在街道上奔跑着的莉雅心理如此的想着。

“无论是哪一个世纪..哪一个时空..哪一个世界..甚至这可能根本就是不同的世纪和时空以及世界...但只要有莉雅的存在就已经很满足了..是吗?..“反正只要对爱的人付出就已经很足够了..就算很累就算很辛苦...就算伤痕累累...”可能...这就是“爱”吧。”川奇瞬间明白了当时在梦里莉雅对自己所说的话。

就在这时,跑在自己前面的莉雅头也没回地一边跑一边说了这句话,瞬间打断了正在沉默着的川奇的思绪。

「喂喂,怎么感觉这次是我变成了川奇的导师呢,果然上了一课吧?~」

听见莉雅说出怎么让人发科打趣的话,跟在莉雅身后的川奇顿时大笑了起来。

「什么嘛哈哈哈,就只是这一次就那么骄傲吗?真是自满呢。」

难得看见川奇大笑的莉雅突然愣着了一会儿便继续把握机会的说。

「因为..难得川奇这么用心的在听我说话嘛...所以不自满一下怎么行呢,对吧?」

「...怎么听妳说这句话,好似在嘲讽我都一直没听别人说话..又好似称赞我从来没给妳过机会发言啊...真是的..哈哈哈哈哈。」

川奇脸上露出的那一片充满光亮的笑容,让这个基本上只看过川奇那张死鱼脸的莉雅惊讶了一会儿变笑着说道。

「川奇啊,你笑了呢 ~」

「我当然会笑啊,我又不是什么天天挂着死鱼脸的人..更何况在我面前有着这么一位」

听见川奇这么破着自己梗,莉雅突然偷笑了起来便用着那种不明的讽刺表情来对着川奇。

「怎么了?一直用着这么奇怪的表情看着我..」

「...没什么啊,就觉得川奇笑起来..挺帅的。」

为了不让川奇尴尬莉雅只好转移话题的这么说到。

「是..这样吗?」

“一直以来还真是给妳添麻烦了..对不起,莉雅。”看着还正在拖拉着自己奔向集合处的莉雅的背影,川奇也同时正在默默地对莉雅悔过自忏到。

转眼间,就在川奇还没回过神的当儿莉雅和川奇一句带着急促的呼吸声侥幸的感到了台上训练官说话的前一秒。

「好了!都到齐了吗!」

就在训练官吐出那让人耳熟的响亮声音时,刚刚就位的莉雅已经摆出了若无其事般的姿态稳稳的站在了川奇的右前方。

「到!」

大家一直而整齐的声音是见证在这里的每个成员在早晨还生存着的证明,但是对川奇而言今天却是一个非凡至极般的早晨。

“站在莉雅的背后..还真是第一次呢...而且..这种感觉也还都是第一次呢...是嫉妒?..还是羡慕..还是感到安全...自己都不知道了呢...可能我对莉雅的了解..也不过百分之..一吧。”这还是一直小瞧莉雅的川奇第一次感受到莉雅的不一般。

在训练官发言说词完后,大家都准备解散的那一会儿时,莉雅像往常一般地向着川奇走来,虽然这种举动是川奇平常都随意可见的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莉雅的这个举动却成了川奇心跳加速的理由,迎面而来的莉雅主动向川奇提出“晚上我去找你好不好”的提议...

听见能和莉雅多相处,川奇更是没有理由拒绝了对吧?所以便是很轻易的就答应了。

然而这种和莉雅早出晚归轻松愉快的安宁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很久,毕竟蜉蝣再美丽也只活不过一天之久这道理还是现实的。

(蜉蝣:世界上壽命最短的動物,從出生到死亡壽命不足二十四小時,是最原始的有翅昆蟲,和蜻蜓目可同分為古翅次綱。)

从他人口中所得知川奇和莉雅有常常来往这个消息的学长威廉就想长红了眼般,好似被邪恶的愤怒遮蒙了双眼所以就决定在这个原本大家都带着愉快心情来一起打扫训练营的大扫除日子向川奇示威。

「喂,小子。」

就在川奇和莉雅都在一边愉快畅谈一边愉快地清理着墙上时..突然间从川奇的背后传来了一段听上去就能感觉到非常有杀气的声音。

这段声音让在宿舍里都在打扫的大伙们都收起了声音偷偷望了过来,然而转过头一看,竟是一位已充满敌意的学长和身边时常都跟随在身旁的伙伴们的身影。

「敢不敢来场单挑。」

威廉嘴里就像含着了怨恨般的对着川奇说到。

「我..」

「我只要答案,敢?或不敢?」

不仅仅被怨恨冲昏了脑袋还被所谓的邪恶的渴望遮盖了双耳的威廉似乎根本不想听见其他的任何答案。

川奇看了莉雅一眼再望向威廉学长,好似已经明白了威廉学长的理由,所以便很是直接地回答到了威廉学长说。

「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