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很陌生,同时也很迷茫。

为何“人”会对这个世界抱有恐惧?之所以如此,原因只有两个。

一,因为这个世界有着强者与弱者之分;二,因为这个世界有着永无止境的边界。

弱者永远处于不清楚自己接下来会迎接什么的立场,而强者则有权利掌握一切局势...

所以只要这世界永远落在强者手上,那这个世界必定会迎向终结。

何为强者?有两种;一种是拥有真正实力的人,一种是能够掌握权威的人。

何为弱者?同样也只有两种;被势力打压抬不起头、防抗而选择降服之人,认为有一丝希望而奋力去反抗最后伤痕累累的人...

许多人说“一件事情的开端,就已经沉淀了一个必定的定局。”

你怎么看待这回事?我很想知道你的答案。处于边缘,还未进入世界之人。

……

「川..奇..川奇。」

我感觉好像听见了哪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自己...当我睁开眼一看,看见的是迎向自己的黑色大刃。

「噗嘟、噗嘟、噗嘟 ———」

这是什么啊?哦!想起来了!这是!…

「嗙!!————」

突然我的体内有一股炽热的力量从内往外爆发出来。

而那样的力量将稳稳站在我面前那个头无比巨大、手持黑色大刃、身穿破烂黑色外套、面目狰狞的光头..唔..这体型根本比我大上好一倍啊!?什么鬼?这样的敌人那里可能敌得过啊!?

「这、这是什么!?这种力量!不可能!!」

不过看起来好像是有可能?算了就这样一股气攻上去吧!不过我手里还没有什么可以用到的武器啊!?

眼看着自己就要错过最佳的进攻时机,突然我的嘴像是不受控制了似地大声喊出了。

「焰赤斩!————」

咦?颈项后的咒纹居然长出了把剑!?

「不可能!你究竟是!?…」

我也知道不可能啊!但是..不管了!

连他都还没有感叹完,我就这样以根本不是人的速度挥完了二十四斩。

「这是什么速度!?不可能!!————————」

这时我才注意到,是我将眼前的这个大块头以几秒之间的时间干掉了。

而且是那种连血都还没来得及喷出的样子,直接倒下。

而从他的那把黑色大刃里内飞出了许多的黑色影子,鬼魂?…呃..灵魂?

不过这些黑色的影子好像并不友善,它们打算就这样以此凝聚成一个实在的个体继续与自己迎战。

谁都能够感受到这样重的杀意,所以我在黑色的影子团还没完全定型之前,将手上的“焰赤斩”丢向了一旁能面照黑色的影子们的镜子上,就此灭除了它们的存在。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必须用这样的方式绝灭它们..我还想问这闪闪发光又..唔?为什么明明闪耀着火光却不烫手呢?真是不解。

总之为什么这把剑会出现在自己的手上,还有我早就注意到了,为什么从他的体内会漂出了一颗全黑色还带有熏熏黑魂的珠子,我好奇的盯着这颗珠子看了好久。

有件事情我想试试。

「回来。」

焰赤斩还真的放富有生命力的快速地飞回来了我的手中。

「原来这一切不只是梦啊...?」

「川..奇?」

在我自言自语时,从身后突然走来了一位少女,她长得很..清秀?不,别刁难我了,我这个真的一点都不会找修辞手法来对一个人的外表评价,总之她很美而且还留有一头红色长发..这样的发质算完美嘛?不管了,总之很香即便她现在的表情像是经历又或者说像是看见了什么超出她所能理解范围的场景一样紧张、畏惧着。

「川奇?你没事吧?刚刚我真的很担心你..只是..我无能..所以..对不起..还有...」

在她说着她的话,我分叉思考着她究竟是谁时,我突然感受到了另一股气息的出现。

迅速的转身,我盖起了她的嘴,并将她拉到了一堵墙壁的后边。

随后的确有一个从破旧的屋顶上翻爬下来穿着黑外套的神秘孩子出现。

他的目标看来是刚刚的那颗黑色珠子,我躲在墙后看着他拿了柱子并试图用力地将珠子捏碎。

这样的举动有什么意义?总之不管了!

身体的一些自然反应促使了我召唤出来了的几颗火球向他轰炸了过去。

但是他的反应似乎很灵敏,还立马原地使用了我第一次看见的像是风元素的盾来格挡住我突然的攻势,看来他也是非凡之类。

原地风遁术后,一下子就给他逃跑了。

「刚刚..的是?」

「我也不知道,不过看上去应该是个元素师或者魔法师之类的吧?」

「不,他身上没有魔法的气息…」

这女的..究竟是谁啊?为什么她会知道他身上有没有魔法气息之类的事啊?难道他也很精通魔法?

「不过,川奇你..真的没事吧?」

我真的想不起来她究竟是谁..已经很努力了。

「没事。」

「真的吗?」

「嗯。」

「真的?」

有够刺激我真在努力的大脑的..明明在努力了,还真是的…我想还是先…

一个响指后,她的嘴巴被我封上了。

咦!?真的可以这样!?还真方便呢..啊啊对不起..我只是想安静点的思考等我思考完了就解开,原谅我..我有点难专注…哈哈。

「好了,跟我走吧。」

「……#@&&¥#¥?」

「你先跟我来。」

总之现在我脑海中印象最记得的就是必须从这里逃出去,还有这少女对我也很重要我也必须带上她,不然…

…...

就这样我带着这少女从刚刚那间貌似是废弃地楼房走出来到了街道上。

但是为什么我会进去到那里呢?而且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火元素..我能操控火元素的话?那是不是说我就是个元素使?不对..这已经不是元素使的级别了,只能说我还是个更强大的存在。

无意识地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封信,我看了看“寻找我,只有你才能改变这些,让我和你从轮回里逃出去。我们都期待你。”这样的字眼。

唔?

「嗒、嗒、嗒。」

几近凌晨的街道上,安静得只能听见我和那少女的脚步声。

「咚哢、咚咙咙、咚哢——」

突然从前面传来了一批批的马蹄声。

骑着马的巡逻骑士们,从我身边路过,看起来像是要前赶刚刚我们掏出来的那座废楼里?为什么啊?难道是我们闯祸了?等一下太多的东西我真的一下子搞不明白啊!?

而且身后的这个少女也好像很紧张,难道刚刚的那些都引起骚乱了?还是说刚刚的那个家伙就是什么重要的人物!?算了不想这些了还是赶紧从这个国都里出去才行。

「你们等一下。」

其中一位身穿铠甲地士兵叫住了我们两人,我转身回应。

「对,你们。」

不知道为什么我莫名的紧张,还很心虚。

「你们刚刚有听见附近的爆炸声吗?」

「@#%...」

「…有。」

果然这种时候还是老实回答才好啊。

「那么你们两个,当时在这附近吗?还是说知道些什么?」

「呃..不在。」

「...好,话说这个女士的嘴怎么了吗?」

糟糕,我竟无言回复。

「啊..没什么。她牙痛得很厉害,所以我们现在要去找医夫。」

不过这样的谎言真的瞒得过去吗?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看着眼前的骑士团们沉默,我越发紧张。感觉到灵魂都脱离了身体了…

「…原来如此,那么两位切记路上小心。」

啊!?我是该“呼”还是该“诶”呢!?

「啊,我们会的。」

和我一说完,他就立马带上了整个骑士团离开了我和少女的视线里。

虽说现在我们应该庆幸自己不是被怀疑的那个,但是现在的我们究竟该怎么出去呢?

望着围绕着这整个国都的高墙,而且出入的大门还牢牢关闭了..这该怎么办?

等到早上才出发?不对,我的预感告诉我现在就必须得出发,但是该怎么做呢?…

……

就这样我跟着意识来到了一个非常大的马房前,老实说从刚刚开始我的身体里就一直感觉自己的体内还住着了另一个人,他总是会在我完全当机的时候出现帮我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解决难题。

但是这会是件好事吗?还是说果然我有人格分裂吗?..不对,这点我还是可以察觉到的,就像现在这样…

「呃..果然上锁了...」

眼前的这马房上厚实的枷锁,眺望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潜入进去。

我好像看见了什么地方可以进去了,果然“百秘必有一疏”呢?不过至少那里不会让马逃得出去就是了,不管了总之进到里面再说吧。

「那个..妳在这里等一下。」

「¥&*@?」

徒手我就爬上了马房上的窗口,潜进到了马房内,我居然有这么厉害的身手?果然我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家伙啊?就连我自己都惊讶。

哪匹马呢?不对,现在又不是选马的时候!果然还是这批吧?看起来他和我很相性,好吧我随便说的,其实我最不会看的就是什么气氛、表情、感觉什么的…

「听得见吗?啊现在妳可以站旁边一点吗?尽量不要靠在门外。」

因为,毕竟我说过的“马儿从这里简单的出不去”那就直接暴力闯出去啊!

「嗙!!————」

大门直接给我用火球炸出了一个巨大的洞,牵着我挑选中还被自己随意命名为“赫隆”的淡灰色马儿,骑在身上的是谁呢?没错就是那个自觉必定是非凡之人的人,刚岛.川奇。

我!

「上来吧!我们刚刚偷了批马要跑了!」

向少女伸出手时,我注意到了她眼神中对我的非凡定义,看来这少女对我而言并不是普通的。

所以我更坚信着要带她一起踏上这样未知的旅途。

「抓稳了,走!」

「#@¥#@?...」

「我不知道妳在说什么,不过先别说话,因为…」

就在我刚刚想了很久究竟该用什么方法出去时,体内的那个“自己”就给了我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再次召唤出闪耀着火光的剑刃,将它拖在地面也就是马的脚步之后,接着摩擦让刀尖的部分产生除了无比刺眼的火花。

没错,因为我只是想耍帅!因为好戏还在后头!不过这样的展开就连我自己都会很想吐嘈。

看火花渐渐渲染到了手中的剑上,我心里也已经准备完毕。

「免压导火术!」

挥起了焰赤斩,而焰赤斩上的火焰则是被我狠狠地抛到了城墙之上,形成了一片火焰同时并列成了一条直线让我们有机会通到了城墙最上方。

偷偷瞄了一眼少女,她好像还在好奇我究竟会做些什么操作,不过肯定让她想都没想到,她即将面对自己前所未见过的体验,又或者说今生唯一的体验。

和我一样!

「抓稳咯!」

毫不顾及常人的理解,我就直接骑着马带着少女冲向了染上了火焰的墙。

「@……!¥!」

我闭紧了双眼,她也是。

因为我们都觉得这再蠢不过了,自己就要与墙壁对撞什么的。

不过这也是我唯一能验证自己非凡之处的一次机会!

要是真能攀岩走壁那不就等于我真的是万能了吗!?

当我整个人已经有躺卧却又依旧抓紧这批马的感觉时,我就立马睁开了眼,因为我知道自己的能力让马儿真得踩在了墙壁上一路向上奔跑着。

但是后面可还有一项试验要进行呢!希望身后的少女还撑得下去呢!

骑着马爬到了墙上的最高端后,我直接从拉马从这个近乎几十多米高的城墙往下跳去。

「@(!*@…@!!!!」

当然这并不是纯粹的作死,跳下来的过程中,我直接将自己的剑笔直的往地面抛去。

剑刃虽然直稳稳地插入地面,但是还没有完!因为我还必须有意识地让插入地面的剑控制引力让它们像是暂时停止运作的方式,安全降落到地面。

果真自己的能力还真得可以让马儿慢慢的降落到地面,这才没有让我们没受伤。

就这样我和这位少女骑着赫隆就此离开了这座名为“哈拉比特国都”之地,踏上了这条寻找信纸之人。

目的我很不明确,终点我也不知道会在那里。但是这想必和我的力量又或者说,和我体内的“这感觉”有关。所以启程这趟旅途必不容辞。

不过至少在这之前,我还是有把“赫隆”悄悄地停留在城门口..至少这是我留下的最后一个痕迹也是我留在这成都的最后一次证明。

我也不想要让他们认为我是一个夜晚偷偷逃出城无耻的小偷什么的…

这,就是我和这个少女所有旅程冒险的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