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因为我的鲁莽,伤到了你的膝盖。”

“嗯......”

“而且还把迪奥绑走了。”

“嗯......”

爱莉真的有在听西维娅说话吗?

低着脑袋口中不断喃喃自语,只有在每次西维娅说完一个段落时才稍微答应一句话。

“爱莉?爱莉?”

“嗯......”

这家伙完全没认真听内容啊!

我们都坐在床边,所以图方便挪动臀部贴在她旁边,在她脑袋旁打了个响指。

本来应该再找一个座椅,摆成三方会谈的样式更有气氛,可惜我房间就一个木椅,我和爱莉只能坐在床边上了。

“啊!”

醒了。

真的就像是如梦初醒,她慌张地打量着四周,面前是西维娅毫无歉意的坐姿。

将椅子反着放置,双手撑在椅背上。

给我认真点啊,混蛋!

我瞪了她一眼,可她不仅没有端正自己的坐姿,而且还晃了起来。

你是哪里来的小朋友吗?不知道乱晃很容易出事吗。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西维娅正在对你道歉,不过你一句都没听进去。”

“我不管了,我已经说完了。”

“太敷衍了!”

“rua!反正我是肯定不会说第二遍了。”

“没关系啦,德奥哥。”

“是迪奥!”

“不要给我瞎纠正啊!只有你一个人的叫法是完全错误的!”

好累啊。

“所以西维娅姐姐为什么要道歉呢?”

“因为这是迪奥的要求。”

不是迪奥是德奥。

“哥?”

到最后还是需要我来总结吗?

“西维娅想要抓一只黑猫,就是你曾经摸过的那一只,结果把你误伤了,而且还把我当做黑猫的同伴......”

“可是德奥哥本来不就认识黑猫先生吗?还会和他说话,语气和老友一样。爱莉我完全听不见黑猫先生的话。”

不,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是老友,尽管很感谢他的留手,但造成目前的状况完全都是他的错!都是衫斯的错!

“咦?迪奥你能听见那家伙的话吗?那只猫我一直觉得很有灵性,下午的时候如果不是我跟着你找到了位置,可能就要被它引开了。它总是吸引我到远离你这边的地方。”

“是......才怪!那是为了减缓爱莉的疼痛感才演出来的。关于黑猫隐匿走开,应该只是巧合。”

衫斯真的在干活啊,我还以为他传达完毕消息就溜了呢。

“哦?”

差点被这种和谐的气氛欺骗了,下意识把面前的西维娅当成熟悉的伙伴。

“哥哥的演技好厉害!如果是在马戏团里的话,肯定就是最引人瞩目的小丑。”

我已经分不清爱莉到底是夸我还是贬我了。

“差不多就是这样,作为赔礼的一部分,迪奥让我和你道歉,误伤了你真的很对不起。”

“再多一点诚意可以吗?”

“.......有理但是我拒绝。”

“德奥哥,这只是误会啦!其实爱莉没关系的,就是膝盖稍微有点疼。”

为什么要给这个屑女人圆场啊,多怨恨她一些不就好了。

“唉——真理奈和爸爸呢?”

“爸爸去学园请能够治疗的人了,真理奈姐姐去拜托警卫处找你.......”

很巧,在路上谈话的内容中我已经知道,我刚刚呆的地方就是所谓的警卫处,某个女人是不是可能也要出现在我家了。

“爱莉,你真的就这么原谅她了吗?”

“可是...这是误会吧?如果不是故意的话,再怎么说也不会有太大怨气的。”

我的妹妹是天使?天使来到我身边。

“是啊是啊,反正不是故意的。”

“喂!你给我态度放好一点!要不是我妹妹宽宏大量,我怎么可能这么简单放过你。”

“连本人都说话了。”

“别把宽容当成纵容啊!”

说起来这家伙是绑架犯啊......我们这么平淡得对待有前科的人真的好吗?

西维娅显得有些没耐心。

“迪奥,我们差不多要做那件事情了吧?”

“对了,因为是误会,所以爱莉你千万不要把绑架的事情说出去......”

“可是真理奈已经去警卫处了。”

“迪奥?我们应该干正事了吧?”

我听见了,真是的,让我先把所有事情安排好再说啊。

“那部分莫妮卡会想办法的。大概......”

“迪奥,你不会故意在无视我当做报复吧?”

“你稍微安静点——”

“我想要尽早做那件事情啊!”

拜托不要说得那么暧昧,万一爱莉理解错了怎么办。

扭头看见爱莉的脸更红了,哦吼,完蛋。

“诶,哥哥姐姐要做.....那种事情啊......那我现在马上出去。”

“等一下爱莉!”

她头也不回得离开了方便。

什么鬼啊!按照西维娅的记忆,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啊!

“好了,碍事的人终于消失了。”

“不要说得像是爱莉被你处理掉了!”

“那,我们可以开始了吧......”

我悄悄站起身,来到门边,一口气打开门,爱莉正贴着门上偷听。

“唔!”

她大概没料到我会直接过来开门,但其实因为地板是木质的,再加上爱莉上下楼梯都有很大的声音,哪怕缓缓的走路也会有声音。

嘛,这也是多亏了这个身体,没经过成人礼加护的觉醒就能拥有这种级别的听力。

所以如果没有声音的话,爱莉绝对还没有走。

“正在偷听吗?”

“不,不是的,只是稍微有点放心不下德奥哥哥,万一又被绑架走了怎么办。”

“不会再绑架他了,这次只是误会。”

完全没有说服力,在未来你还会把我绑起来的,我可以肯定。

“迪奥,再不快点的话,可能就没机会了,我总不可能在晚上翻窗进来。”

“有必要直接把这些说出来吗?”

“西维娅姐姐还会来吗?”

西维娅这家伙,在减少我的退路.......故意告诉爱莉这些内容,从而让我不得不早点与她交换情报。

“我会把门窗锁死的。”

“哼哼,这种小窗户,我一下就能打碎。”

为什么在这种地方觉得自豪啊!我不禁对着西维娅翻了个白眼。

“爱莉也可以留在房间做......做吗?”

这小妮子绝对理解错了什么。

“不可以,这是大人才能做得事情。”

“别拱火!而且你也不是成年人!”

“我们只是聊一些话而已。”

“不可以被爱莉听见吗?”

说实话,是完全不想让爱莉掺进这一脚的,可能会有危险。

“我没问题。”

“诶——!这不是关于你最好的朋友莫妮卡的消息吗?被别人听见没关系吗?”

“只要保证不说出去,别拖了,我害怕莫妮卡很有可能来你家。”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的话。”

“好诶,德奥哥同意了,爱莉也能做只有大人才能做的事情了。”

爱莉突然欢呼起来了,呜哇,看着自己的妹妹被陌生女人骗地稀里糊涂,我好难受。

有空一定要给她上一些防骗防范意识的课。

我闭上眼,整理了一下思路,到底从哪里说比较好,还有要不要多加一些隐藏。

关于莫妮卡的情况我其实也不清楚,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模式的刃灵,或者说人类。

可是我又不能表现出我其实知道的并不多,为了之后的目的,绝对要表现出完全知道的样子。

不确定的消息暂时隐藏好了,还有自己为什么会失忆,以及自己的体质?

不对,想隐瞒体质部分很勉强,莫妮卡也发现了......

好纠结,我本身想的是先整理一下,在晚上再告诉她,但西维娅好着急。

听她的说法,莫妮卡很可能会来,她也不会有机会再进入这个房间了。

作为惯犯受到专门关注是理所当然的啊,再带上她第三公主的身份......

那就这样吧——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西维娅正反向坐在椅子上,在离我非常近的地方看着我。

距离近到连呼吸都能感觉到了。

“有味道,你离我远一点!”

我吓得急忙推开她,爱莉这家伙在干嘛,居然熟视无睹。

刚说完我就发现半蹲在地上,正悄悄将作为往后拉的爱莉......

真是让人头疼的妹妹。

“我还以为你睡着了。”

“咳咳,认真听,下面的话我只说一遍。”

“女神之刃是一种特别的武器,也可能是道具之类的。”

的确单纯说是武器是不完整的,毕竟姆姆和莫妮卡的情况很难说明。

姆姆只是一个手环,而莫妮卡好像本身就和女神之刃有点关系。

想要解释的话感觉好麻烦,毕竟我身上还有一个失忆的设定,算了,破罐子破摔吧......

“很久很久以前,魔族突然出现在世界上,人类无法抵挡强大的魔族,所以把希望寄托在女神身上,女神降世带来了一种专门对抗魔族的道具——”

“骗人。”

“诶?”

西维娅眯着眼睛打断了我。

“爱莉也觉得德奥哥哥说的是假的呢。”

“魔族的消失是因为曾经的勇者鲁卡得到了女神的加护,女神给予人类也不是什么道具或者武器,而是加护本身,这是连小朋友都知道的事情。”

“爱莉知道的也是这样。”

加护的确是女神所带来的恩惠一部分,可是......玛利亚在未来时和我说的又是怎么回事,刃灵又是什么?

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不容许否定,又不是穿越时空,回到了过去。

“在不久的将来,女神之刃就会变成你们之间的常识。”

“你为什么那么笃定?”

“其实,我会做一种预知梦,在梦里我和你一样旅行了,西维娅,你第三王女的身份也是梦中亲口告诉我的。”

现实情况是相反的,不过目前只要让她们能理解我的意思就可以。

西维娅极力想反驳我,可惜第三王女的确是事实。

“诶——!!!西维娅姐姐,你原来是公主吗?”

我与西维娅不约而同露出了不妙的神情,忘记这里还有一个局外人了啊!

“对,说起来还有些害羞呢,我一直把自己当成公主呢。对吧,迪奥。”

“是啊,明明都老大不小了,还总会做这种孩子气的梦。”

“你说谁老大不小了?”

“原来如此,爱莉也曾经幻想过自己是公主!没关系,西维娅姐姐,我不会笑话你的。”

爱莉站起身拍着西维娅的肩膀安慰她,这画面实在是有点搞笑。

“时间不多,我就挑重点说了,女神之刃中会有一位刃灵,类似于幽灵一样的存在,不过说成灵魂会比较容易理解。刃灵的作用是将能量运输到神刃上,大幅度提升女神加护的效果,并且还自带自己的能力。”

“这样说起来,不是没什么值得惊讶的吗?为什么莫妮卡的反应那么夸张。”

“因为她可能就是刃灵......”

“哈?如果我没有理解错,你所说的刃灵和活人的差别很大吧?”

“完全是另一种生物,与幽灵更相近,无法触摸任何物体,不过可以漂浮在空中与我们聊天。”

小小的房间中陷入了沉默。

这也是当然的,知道自己的好朋友突然变成了另一种模样,任谁都会觉得奇怪的。

“神刃的主人使用它的力量时,刃灵便会出现,将神力运输到神刃上,可莫妮卡并没有刃灵。”

并不是藏起来,而是压根就不存在,就像是曾经亚里沙的魔刃,只要开始使用神刃或者魔刃,神力调动起来,哪怕刃灵附身在武器之上,我也可以看见淡淡的能量轮廓。

莫妮卡并不是依靠着刃灵,而是凭借自己的力量强行撕开了现世界与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很莽撞也很危险,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做的人类。

神刃是她腰间挂着的深紫色长剑,刃灵是自己,借用的力量是紫色的雷电。

这是我回忆起莫妮卡拔剑时,能够想到的全部内容了。

“所以莫妮卡这么虚弱的原因就是使用了女神之刃吗?”

“没错。而我个人也有一些特殊,关于这个部分,你如果还记得我们双方的条件的话......”

“小爱莉,我和迪奥哥哥要聊一些其他的东西,你可以先下去吗?”

“太直接了吧,而且她的膝盖还受着伤,我送她下去吧。”

“不要,德奥哥一直有很多事情瞒着我和姐姐,我也想知道!”

西维娅挠了挠后脑勺,毕竟一开始就是她让爱莉留下来的。

“那这样吧,只要你听话的话,一件事,无论什么我都可以帮你。”

“我想留下来听。”

“唯独这个不行!”

“无所谓的吧,反正也没什么好藏的。”

“不行!绝对不行!”

“唉,好吧,爱莉走吧,我送你下去,应该不需要很久。”

等我把一脸不情愿的爱莉送下去,重新回到房间,西维娅坐在我床上。

“椅子太硬了做着不舒服,我要坐床上。”

真任性,这可是我家啊!

“你想要从我这边知道什么呢?我最大的秘密都被你知道了。”

“第三王女?西维娅公主。”

“呜哇,别这样调侃我。”

“我的目的其实很简单,我在寻找一把神刃,她的名字叫做玛利亚,而且她是你未来的伙伴,肯定是近期会出现在你身边的。”

“?”

“我不是已经解释过神刃和刃灵是什么东西了吗?神刃是一把页锤,刃灵就是我的目标——修女玛利亚。”

“大概了解了,可惜我是真的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平时我也更喜欢徒手。说起来这个玛利亚,长什么样?”

“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千万不要惊讶。”

“我不会吃惊的。”

“总结一下就是,暴力,钢板,老流氓。”

这奇妙的断句总觉得是哪里的假面骑X的变身音效。

“嗯???”

我看西维娅是完全不懂诶,没办法只能再加一句。

“和你有点像。”

“...我可以把这句话当做你在骂我吗?是不是因为我之前的道歉没有诚意,所以故意说我坏话?”

“我是认真的!”

“噢噢......”

大概是被我的气势吓到了,刚刚出现的轻松氛围瞬间消失了。

“我说过她是你的伙伴吧,而且绝对在近期会出现在你身边。”

“怎么总觉得,你知道些很奇妙的东西。”

“预知梦啦预知梦。如果不在近期找到玛利亚,你会发生一些很糟糕的事情。”

“和我有关系?”

“唔,也不应该这么说,是另一个西维娅。”

“你越说我越迷糊了啊......”

“总之我要救一个人,目前救她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一柄页锤,页锤里面有一位叫做玛利亚的刃灵,她可以帮到我。”

“所以我需要帮你找这把武器?”

“不仅如此,我说过这是交易情报吧,哪怕你不知道这些,也肯定会找到她的,本质只是时间问题。我想要知道的,是关于你的。”

我上下扫视着西维娅,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西维娅·德奥·希尔。”

“西维娅·希尔,我怎么可能在名字中间加上你的名字,恶心。”

“你为什么不在内城居住,而在这里呢?为什么那么痛恨魔族呢?还有魔族的王到底是什么情况?”

“stop!你的问题太多啦,一个个来!而且你就告诉我一点,却要我回答那么多,不太公平啊!”

“情报只是一小部分,更大的原因是我有办法帮助你的挚友莫妮卡,你还记得今天早上莫妮卡在脱力后稍微接触了我一下就急速回复了吗?”

西维娅站起身来到我面前,仔仔细细地观察着我,难道是想看看我是不是在说谎吗?

“不相信到时候问你的挚友不就好了。”

“我怎么可能问得出!莫妮卡她让我完全忘记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啊。”

“那我去问,你偷听不就好了,反正我说的话全部都是实话。”

“就这么办吧,只要你说的都是真的话,我就把我的故事告诉你听。”

“也不对,这是莫妮卡部分的问题,不是女神之刃的,所以作为前提,你最近出行必须带上我,当然是不改变原本的计划的前提下。”

“什么意思?”

“就是在你做其他事情的时候,让我跟着。”

“你要和我一起进女厕所和浴室吗?”

“偏偏要提这两点!当然不会,只是为了第一时刻发现玛利亚而已,毕竟不能排除你可能多次错过的可能性。”

“尾行?”

“是并肩。”

西维娅扭头看向窗外,突然微笑了起来。

“可以啊!那么你要来我家住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