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魔族......”

“你是魔族......”

“你是魔族......”

平躺在床上的我耳边一直有奇怪的声音,实在是太烦人,我换了个姿势,侧躺在枕头——

“好痛!我的脸好痛!感觉都失去知觉了,为什么触碰起来就这么疼!”

火辣辣的疼!我被火烧伤了。

只是用手指轻轻地碰了下肿大的脸蛋,疼痛感就像是电流一样穿透我全身,好像莫名有点爽感?

呸呸呸!

可恶一定是之前在老家的岁月天天被青梅竹马的梅莉捆绑play而出现的嗜好,不对,还没出现呢!也完全没有出现。

“你是魔族——你是魔族——你是魔族——你是魔族——你是......”

“我已经醒了。”

“你是魔族......”

“喂!清醒状态的催眠是无效的。”

“戚。”

“你这只黑猫咂什么舌啊!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被粽发的小女孩送到了房间里。”

“粽发的?是不是身高只比我矮一点点,头发的侧面扎着辫子。好疼,你干什么!”

黑猫一屁股坐在我疼痛感还未完全消除的脸侧,顺便还扭了两下。

疼得我直接坐起身,将黑猫抓在手中。

“有张脸摆在你面前,实在抑制不了坐上去的冲动。”

他的声音听着有些兴奋,莫非这就是衫斯的嗜好?

黑猫状态就算了,当他是人型时,也会将自己的臀部压在其他人脸上吗......

唔,有点难以想象,再说行为也太恶劣了!

“为什么表情那么厌恶,你到底在想象些什么?”

“你居然喜欢将屁股贴在人脸上......好恶心!”

“呕——!!!”

“为什么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反应最激烈啊!”

“我只会对你做!”

“喂喂,什么叫做只会和我做,你以为你是美少女吗?我完全没有心动的感觉,甚至有点心肌梗塞。这发言太暧昧了。况且我们是同性,单单‘做’这方面已经足够惊人了,更不用说话语背后的含义.......”

“呕——!!呕!”

“你倒是给我正常点,这些不都是你说的吗?”

啊,心好累,无力吐槽了。

“蹭脸颊是喵咪表示亲密的行为。”

“用屁股蹭吗?”

“喵呜!多亏我,你一瞬间就清醒了,应该感谢我,现在你的时间很珍贵我已经说了吧!”

明明是只被我提在手中的猫咪,却摆出了双手,哦不对,这里说前爪叠在一起,一个非常嚣张的姿势。

“你为什么会变成喵咪?还这么不可爱。”

“不可爱是多余的。我也很疑惑啊!原本我的身体可是魔族选美大赛的亚军,单纯追求我的魔族数量就完全可以绕着魔王城绕三圈。”

黑猫闭着眼睛点点头,仿佛在认同自己所说的话。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本体不是......”

“是高贵的骷髅!”

“......骷髅,是我所知道的骷髅吧?就是一幅好像风一吹就会散架的骨架再加上眼眶中的鬼火......”

“呜喵!什么骨架!那是玉体!凹凸有致的身躯,洁白如玉的外貌,海蓝色的动人瞳孔,还有泛着银白光芒的头部。”

这个人肯定超会忽悠人的,简直和罪恶的推销员一模一样,一步步解除防备,再用自己的谬论将产品推销出去,不顾客户的反应与感情......

反正什么魔族选美大赛,都不是同一个种族,审美差距可想而知。

很有可能他是通过力量强行让观众屈服,很像是衫斯会做的事情。

“真是个人渣骷髅。”

“为什么能得出这样的结论?我可是专一的骷髅。”

这只猫的动作换成叉腰了,得意洋洋的表情......看不下去,我只好把他放到我的膝盖上。

至少这样我的身高就完全就碾压他了。

黑猫站立于被褥之上,昂首挺胸,轻蔑地看着我。

可恶,我怎么可以被一只黑猫轻视,我要反击!

“就你还专一骷髅?说大话好歹准备下。”

“我有过十一次恋爱史。”

你是准备让女友一起去踢女足吗?是魔法足球还是功夫足球?

“打扰一下,请问你的年龄是?”

“你不知道询问一个绅士年龄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吗?”

“不知道,你也不是绅士。”

“别跑题,我是专情优秀完美的魔王军干部——衫斯!如果要谈及我十一次恋爱史,每一次都可以说是波澜壮阔!”

“我更好奇你的女友都是何方神圣。”

“你蠢吗?骷髅的女友当然是骷髅啊!”

“我就知道。”

会对着骷髅的女友吃柠檬的我简直蠢爆了!

“其实骷髅族的寿命是有限的,只要活在这个世界上,磨损就不可避免,无论是美丽的躯体还是灵魂,固然能力的强大会增加寿命,但比起我来说,她们果然不能陪伴我一生,只能一位位变成散落在空中的粉末。”

这只黑猫在抹眼泪,真的在抹眼泪啊!

树立着的尾巴也垂头丧气地软在床单上,嘴巴里轻声念着一大堆我根本不认识的名字。

“曾经你也是人类,为什么审美会差那么多。”

“哼,你根本不知道骷髅的美丽!都说了,我可是魔族选美大赛的亚军,和冠军相比,也只是差了一点点,几千票而已。很正常吧,毕竟第一是魔王。”

“你说出不得了的话啊!”

我已经开始怀疑所谓选美大赛的公平性与正常性了,按照平常蛮野种族的比赛来看,无论何种竞争都会化作最基本力量上的比拼。

原始,实在是太原始了。

“如果当时我的服装再正式一些,差距还会缩小一些。”

“骷髅,穿衣服?暴殄天物!”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居然只是用巨龙皮做的连衣裙来装扮我。”

“......”

槽点太多根本不想吐槽怎么办?

“所以你为什么会变成黑猫?”

“就在选美比赛之后,我马上就收到了第十一次告白,也就是一直持续到现在的伴侣......”

“究竟是谁和我说时间宝贵的!”

“前凸后翘,小鸟依人~”

天哪,谁能来救救我!我现在体验简直就是在听一个基佬谈论同性之间的美好,却没有一星半点的共鸣。

不管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衫斯了,真理奈为什么一回家就要打我一巴掌,疼死了。

不就是帮爱莉固定身体......固定身体,唔......

爱莉的双腿还绕着我的腰。

如果再加上一点点背景设定,比如新婚的丈夫和妻子,妻子在丈夫回来时,穿着围裙在门口迎接,点头哈腰,缓步走到丈夫身边,贴着他的耳畔轻声说道:

“欢迎回来亲爱的~你是要先吃我,先吃我,还是......先吃我呢?”

“当然是先吃你!”

接着我们就会以那种姿势坐到厨房的柜台上——

以上故事纯属单方面虚构。

具体想法早在很久之前,收留我的老爹消失,我寄宿在老家青梅竹马梅莉的家中就尝试过了,结果显而易见,在我近半年的教育之下。

梅莉不仅没有学会这句台词,反而逼着我每次在她出门和回来时,像个热恋的新婚妻子一样说,欢迎回家,与一路顺风~

定位是不是有点颠倒了?可恶的强权!

将话题扳回来,我已经离开老家很久了,也不知道梅莉和威利过得好不好.......

刚才我与爱莉的姿势就如同我形容得爽翻天,哦不糟糕透顶了吗!可惜直到现在我才逐渐体会到当时的美好。

我自豪的下体思考法居然没有发现如此香艳的场景?

可恶!连我自己唯一的自豪点都消失了!

“要说我第十三个伴侣的身体,摸起来是最舒服的——”

衫斯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滔滔不绝地给我灌输着自己的美好生活。

莫非这是他的计策之一?让我感受到魔族的美好,拉我上贼船?

“衫斯,魔族我可以考虑.......”

话音未落,衫斯自豪的笑容逐渐收敛,黑色的竖瞳透露着严肃的气息。

“早就该选择与我一起了。”

“可我也有条件!”

“停。在你说出你的条件前,先让我来告诉你目前紧急情况。”

他纵身一跃,踩在我头顶上。

“你也应该发现了吧?这是那个谁......西亚维?所创造出的空间。”

“是西维娅。”

“对,就是她,现在我们处于的空间就是她使用神刃的能力所创造出来的部分,而且她在使用能力的时候很明显是超负荷状态,具体应该不需要我解释什么了吧?”

“危险吗?”

“很危险,嘛,不过和我关系不大,只要等待她的神力,魔力,生命力都用尽,我们自然而然便能从者密封的空间中走出。”

听到了很不妙的词语,生命力......也就是说继续拖延下去的话,会出现无法弥补的后果吗?

“你不会在骗我吧?”

“是时候放下你无用的警戒心了吧?知道为什么我连魔刃都没拿出,甚至和你一起被困在空间中吗?”

“使劲吹,明明是逃不掉吧!”

“蠢!因为如果你一心想要回去,我也根本拦不住你,我希望你能自愿和我一起回到魔族,所以才采取比较柔和的方式,再说你比较特别,真的很特别!不能伤害到你,不然早就打晕背走了。”

“我很特别?”

“对,珍贵的研究素材。”

研究素材,我不会被抬到充满强光灯的床上,接着被解刨吧?

噫!我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不用害怕,我们魔族的治疗水平很高的,只要不是真的死透了,都没问题。”

“这发言让我更害怕了!我可是超级怕疼的,就比如现在能让我脸上的红肿消失吗?”

“我只是一只黑猫,而且我不会治愈系的魔法,慢慢等吧!”

“那么,我有拯救西维娅的方法吗?”

“......”

“为什么不说话了。”

“实话实说,我也不清楚离开这里的方法,硬要说拯救的方法的话,等她生命力即将消失时强行突破,再使用治疗魔法......”

“你不是不会治愈系的魔法吗?”

“但是我有魔法卷轴!可是.......”

他主动结束了话题。

“把一切都告诉我!不然一切免谈。”

“其实不知道才更好,如果使用那张卷轴的话,如果她还或者,治愈后也只是吊着一口气而已,或者就很勉强了,更别说战斗了;如果没有赶上,生命力完全消失,这张卷轴会让她变成骷髅.......”

“不行!”

“我就知道,我尽量帮忙,能够把你所知道的神刃的信息全部告诉我吗?”

我犹豫了,再怎么说衫斯都是魔族,把勇者的信息告诉他真的好么?

不过回头想想,西维娅根本没有与他正面交锋的资格与实力,透露一些情报没问题的。

“神刃的名称叫做【玛利亚】,能力的话,大概是将想象中的内容显现到现实中,构成像是结界或者领域一类的东西。”

“将想象中的东西具现化到现实吗?真是个可怕的能力。”

衫斯用自己的小爪子捏了捏下巴,黑猫做出人类的动作实在是让人觉得诡异与奇怪。

“你还记得能力消失的条件吗?”

“消失的条件?我只见过一次,那一次是为了扑灭火灾,西维娅通过我召唤除了一大片水,冲完,水就消失了。”

“直接消失了吗?”

“嗯。”

黑猫站起身,像是人类一样低着头以我的膝盖为中心踱步。

许久后才缓缓抬头,但竖瞳依旧在旋转。

“关于神刃或者魔刃的知识你知道多少?”

“女神为了抵御魔族入侵所创造的武器,武器中会有称之为刃灵的灵魂体。魔刃应该与神刃相对?西维娅并没有和我说明过。”

“哼,果然还是那一套说辞,真亏你们过了这么久还对所谓的女神坚信不疑。”

他不就是个魔族的干部吗?居然嘲讽女神。

“很疑惑?等你和我一起去往魔王身边,你就知道女神也不过是披着羊皮的狼,哦不,或者说野狗比较合适?”

“不用你说,我自然会用自己的眼睛看清楚。”

我对女神并没有什么好感。

从半个月前村庄离开时,遭遇最大的危机便是艾丽莎以为自己的姐姐芦花变成圣女,却意外成为神刃的刃灵。

她选择复仇时癫狂的样子,每次回忆总让我不知该如何安慰。

“你知道的内容就仅此而已吗?”

我仔细想了想曾经西维娅与玛利亚对自己的话,的确没有额外内容了,于是我朝着衫斯点点头。

“呵,说到底她们根本不能算是你的伙伴,可能连与你对话都带着一层面纱。”

“啧,趁着本人不在,在背后说坏话,真像你会做的事情。”

无论如何,朝夕相处的伙伴总比刚认识的陌生人可靠的多。

“愚昧!”

“如果最后失败,西维娅出了什么意外,你就别想安心带走我。”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真让人头疼,我好心好意却不领情。”

“所以我怎么才能救出西维娅。”

“完成她的目标。”

“.......?”

“你真的很笨诶,扑灭大火水就会消失。完成那个女人张开结界的目的,结界自然就消失了。”

“不还是一头雾水吗?”

“你不是自我感觉很了解她么?在之前我想要带走你,自己却阻止不了的情况下,她会以什么为任务目标,将我们拖进幻想。”

西维娅哪怕选择可能威胁到自己的方法也要把我们留下的理由是什么?

拖延时间等待外援?

那完全没有必要在最后才使用。

“感觉到奇怪的地方了吗?她把你带进幻想中是为了让你完成某个任务。先前我还考虑是不是消灭我之类的,可惜我的姿态否定了猜想。”

“可是任务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

黑猫蹦哒在我身边,用爪子戳着周围的事物,边发出滋啦滋啦噪耳的响声边开口说着。

“神刃是需要强烈幻想的,能细致到这种程度,与其说是幻想,不如说更像是回忆哪一种类型。”

“和我三年前的记忆有关?”

“没错!也就是说只要顺着记忆重现其中的某个目标,结界就会解除。”

“跳跃幅度有些大......”

“说得简单一些,如果本身就在她回忆中出现过的人,那他就是他自己,就像你还是德奥。但如果并非是她记忆中的角色,那就会像我一样。”

“变成动物?”

“太狭隘了!是不稳定与不确定的生物。”

“但是我失忆了,根本不知道我在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终究还是德奥,而且你没有退路,如果你真的想救西维娅的话——那个叫做玛利亚的刃灵可能会是你的突破口。”

“喂喂,玛利亚是刃灵,我现在可不是铁匠!根本看不见她。”

“铁匠?哦哦,女神那边的说法。安心吧,你现在就是铁匠,我看得出。”

“等下,你的话有漏洞,按照你的说法,我和玛利亚都保持了记忆?那为什么西维娅没有,你看见了吧?完全是两个人!”

“她已经失去意识了,你所见到的只不过是三年前的她而已。”

西维娅的情况很危险......

“那你怎么确定玛利亚肯定就还拥有者记忆呢?”

“你没有别的突破口了。”

“......”

突然,黑猫跃到窗台之上,伸展着身躯做了一次深呼吸,尽管以喵咪的姿态说出深呼吸比较诡异,但幻视成人类,就是一位站着的小人在挺胸深呼吸。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本来还想留下好好陪你聊聊,可惜那个疯婆娘看起来完全不准备放过我。”

“她为什么要追着你不放?”

我也来到窗台,可惜低低的窗口高度并不能让我仔细观察周围。

“嘴里大喊着魔族,你觉得还能因为是什么,换了一副身体,调动神力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隐藏不住自己的气息。”

“那你岂不是很危险!我会不会被传染啊!我可不想被西维娅追着打。”

“喂喂,我说过了吧,你本来就是魔族,气味是肯定有的,只不过没有我明显,她是感受不到的。再说魔族的肉体才没有那么脆弱,从之前的交锋中你难道没有发现,你可以与她平分秋色吗?”

“单方面挨打。”

“那是你太弱了,什么都不会,连抵抗的心理都没,不挨打就奇怪了。”

“就算让我还手,我也不可能对西维娅动手。”

“天真!”

衫斯呵斥了我一声,眼中满是轻蔑。

“唉,如果真的想要拯救些什么,你总要付出些什么,努力提升自己,去寻找玛利亚,她将是你打破这扇大门最关键的钥匙。”

“你要走吗?”

“对,我必须将西维娅引开,绝对不能让她打扰到你的行动。”

“如果被抓住,你岂不是必死无疑。”

“啧啧~你太小看我了吧,我可是连魔刃都没有用过,而且我们还会再相见的,不要想我哟~”

说罢,他便纵身一跃,瞬间消失在我的视野中。

猫咪也能够用类似神刃一样的武器吗?真是方便。

我现在正禁锢在西维娅所创造的空间中,目前可能打破困境成功拯救西维娅的方向只有一个,那便是确确实实地完成她在使用神刃能力时给予我的目标。

再加上衫斯的推理,越是紧密的幻想,所需要的细节越复杂,同时在一瞬间便构造成这么大的空间,只可能是依靠回忆。

可惜我并没有三年前的记忆,按照曾经梅莉与威利的说法,那段时间甚至比我去往德奥村还早得多,毕竟我是在十六岁左右才刚刚来到他们身边。

于是唯一的突破口只有同样拥有记忆的玛利亚了,可惜玛利亚到底在哪里?

她现在正在某个人的手中急切地想要寻找我和西维娅吗?

对了,还有我本身来到这里好像还在做着什么奇怪的任务......

唔啊啊啊啊!想得头疼,所以西维娅到底为什么要付出那么大代价也不肯让我被带走。

算了,暂停一下,无论如何先融入这个家庭才是目前最应该做的事情,还有什么希尔皇家学园,一听就可以打探到不少情报。

打起精神下楼吧!

好!我拍了拍自己的脸蛋打气......

“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