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这里吗?”

“嗯”

夏诗和林飞两人站在一层出租屋的门前,锈迹斑斑的防盗门挡在了两人面前,而夏诗则是一手提着一个豪华包装的点心盒,另一只手拿着手机,视线不停的在门牌号和在手机上的照片比对

“虽说应该是没错啦...但是我也是第一次来她家...”

“是么,要敲门吗”

“嗯,试试吧”

林飞伸出手正要接触到门的一瞬间,夏诗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一把叫住了他

“额...那个麻烦...轻一点”

“嗯”

「砰!砰!」

老旧器械的声音沉重的响起,虽然有控制过力道,不过声音依旧响亮,就连准备好的夏诗也是被稍微吓了一跳

但声音过后,门后并未传来任何动静,周围任一片死寂,夏诗疑惑的又转过头看了看手机

“奇怪,应该没错啊,这个点怎么会不在家呢”

她侧过头看了看外面的天空,暮色已经降下,已经快临近傍晚了,这个点除非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不然应该早就已经在家了

“奇怪...喂!秦...唔!?”

正在夏诗准备试着朝门内呼喊的时候,林飞突然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皮质手套将她的嘴紧紧封住,发不出半点声音

“你没发现我们刚才一路过来的时候都没有什么人吗”

林飞一边说着一边看着一脸惊恐的夏诗,伸出手轻轻的指了指侧墙的角落,又将食指放在自己的面甲前,摇了摇头

“唔...”

夏诗愣了一下,也侧过视线看向那个角落,隐隐约约看见了一个人的身影,然后又看向林飞

“别出声,等下别回头,一直往楼道跑,到门口等我”

“....唔”

她神情复杂的看向林飞,而他将声音压低,看向夏诗

“立刻走”

他放开了捂住她的嘴,而夏诗看着林飞,仅仅迟疑了一秒,就立刻迈开双腿头也不回的朝着楼梯跑了过去

而林飞则迅速的伸出右手拔出了腰间的短剑,架在了自己身前,身体半弓着,将左手的小臂横着挡在了自己面前

“出来”

“呵呵,有点本事,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随着嘲弄的声音响起,一名与林飞一样是黑色服装的男子缓缓的从角落走了出来

血红的瞳孔,血红的长发甚至连手上的指甲都是血红,而他身上穿的衣服也并不是黑色,借着夜幕的余晖,他身上那暗红色的长袍再加上他那苍白的皮肤,将他装扮成了一副活死人的模样

而那人除了刚才说的那句话,并没有说下一句,他所站的位置也瞬间就消失了

[磅!]

没有任何的预兆,林飞的右手手臂瞬间炸起了一声金属的爆响,衣服外套瞬间的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利爪口子,里面的链甲也裸露在了外面

而之后他迅速的向后跃起,将自己的后背靠在了一面墙上,继续将剑架在自己身前,继续冷静的寻找着敌人的身影

“看来,你早有准备啊,那就好,不小心死了的话就没办法了啊哈哈哈哈!”

刺耳的话语在四周响起,完全没有办法辨别是从哪个位置传过来的,而林飞并没有丝毫的慌张,继续做着防御姿态

[砰!滋——!]

而随之到来的下一击则是从他的左腿小腿上直接炸开,不过腿上并没有装备上链甲,只是将比普通的金属稍微坚硬一点的铁皮套上了而已

而这一击,也是将他左腿小腿的裤子大大的撕开了一个口子,而没有了外套的支撑,铁皮直直的飞了出去,在地上远远的划出了一条直线,一路上发出滋滋的声音,停下后,上面有一道深深的爪痕

“看来你的龟壳已经没有办法再保护你喽!”

巨大而刺耳的喊叫声在四周响起,而林飞并没有任何的还手方式,就那么直直的紧靠着墙壁,继续睁大了双眼,隔着面甲试图寻找敌人的身影

“你知道我身上的这件袍子吗?它原来是白色的,后来,哦!看来我应该不需要说明了吧哈哈哈!”

声音依旧没有停下,伴随着更加刺耳的大笑,不停的刺激着林飞的耳膜,令他感到阵阵眩晕感,但他现在根本没有办法去捂住耳朵,一旦放下了现在唯一作为防御的武器,等待他的,只有必定的死亡

“万物皆有破绽,无论是你,我,他,世界,就算是这颗星球都会有,而你,必须要抓住这破绽,哪怕只有一次机会,你也得像敌人棺材板上的钉子一样,要么死死的钉住,要么就静静的等待,记住,永远不要停止你的思考”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想起这句师傅对他的这句教诲,不过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轻声自言自语道

“等待...思考...”

「哐!」

下一击,直接在面甲上狠狠的炸开,这使他的重心稍有不稳,迅速的将左脚抵住了墙壁,站稳后快速的恢复了防御姿势,但他明显的有些疲劳了

「噗!」

这一次攻击,则是瞄准了他没有任何防护的左腿小腿,血液瞬间从深深的爪痕上如流水般流下,蔓延到了地面,将墙角染的血红,他摇晃了一下,再次踩住了墙角,以支架的形式迫使自己站立

「砰!磅!滋~~!」

一击又一击,不停的从他身上各个部位炸开,好几次险些倒下,但每次都迅速的站稳了脚,仿佛是为了折磨他一般,那人并没有直接攻击他的要害部位,而是瞄准了他脸上的面甲不断的猛击

「哐!哐!哐!」

一下又一下不止的在他面甲上炸开,面甲也早已布满了爪痕,灰色外套也被撕扯的七零八落,身上的多出不深不浅的伤痕,小腿上的血液也在不止的流着,他很清楚,如果不快点结束战斗,自己也会死在这里

而面对着“看不见的敌人”他根本没有办法还击,只能“等待”,等待着敌人露出破绽的那一刻

[可要是没有破绽呢]

[那就制造破绽]

“制造破绽...”

林飞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上握着的短剑缓缓放下,背也不再靠着墙壁,缓缓的向前走了两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嗯?放弃挣扎了?明明一次哀嚎都没有听到,真是没意思啊”

那名神明的男子看见林飞异常的举动后便停止了攻击,在远处隐蔽的角落静悄悄的看着他

而这时,林飞则向自己内心的某个人发起了对话

“怨”

“干什么?”

脑子里那个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这次主动问话的是林飞自己而已

“给我十秒,你的力量”

“呵,凭什么,烧光你的灵魂对我自己没有任何好处,除非你愿意我使用那个灵魂”

“代价,之后我会给你十分钟的自由活动”

那声音虽然一开始明显的说出绝不妥协这样的语气,可当林飞说了这句话后便突然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便又试探性的问向了林飞

“你说真的?十分钟?”

“嗯,我不食言”

“我考虑一下....”

“十五分钟”

“成交!成交!反悔无效的啊!?”

“嗯”

那男子停止了攻击,站在远处看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林飞,心底微微泛起了疑惑

“什么情况?应该没死啊?不可能就这样死了吧,boss可是叫我要带活着的人回去的啊...”

他又转念想了想

“万一被偷袭怎么办?还是小心点,过去先砍掉他的一只手一只脚好了,毕竟也只是活着就行”

男子将红袍收紧,一步一步的警惕着朝他走去,随着慢慢的接近,他的心情也是更加疑惑

“奇怪,这个人不是“黑骑士”级别的吗?那应该有跟我对抗的力量啊?而且,他刚才也没有展现过自己的异能...”

最终,他站在了离林飞仅仅一尺的距离,他疑惑的上下打量着林飞

“他的身体状态最多算个高阶士兵长的实力,这样的家伙是会拥有“黑骑士”称号的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指合并在了一起,指尖上锋利而血红的指甲缓缓的融合到了一起,变成了一把暗红色的剑尖

而男子瞄准了他的手臂,慢慢举起,正准备砍下去的那一刻,突然停住了

他缓缓的抬起头看向了林飞的脸,只见漆黑的面甲上充满了深浅不一的爪痕,但却仍然顽强的“附着”在林飞的脸上

他疑惑的伸出手试图去摘掉面甲

“我看看长什么...唔!”

但就在他手接触到面甲的一瞬间,扑面而来的恐怖气息让他瞬间感到了窒息感,他惊恐的以最快的速度跳到了远处,警惕的看着一动不动的林飞

“这是什么情....!”

他没有反应过来,恐怖的寒意直逼脊梁,因为就在刚才他眨眼的一瞬间,林飞刚刚所站的位置,已经没有了人影,就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

“这...!”

大颗大颗的冷汗从他苍白的额头留下,滴落在地面,他完全没有搞清楚现在这样的情况

「十...九...」

低沉而微弱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浓重的杀气,在四周不停的回响

「咔嚓!」

随着如同利刃斩断了钢铁的声音,红袍男子旁边的窗户被竖着光滑的切开,而自己的左肩,从肩膀处,连着自己的红袍也连着整条手臂也和玻璃一样,瞬间分离成了两个部分

「啪嗒」

断手掉落在地面上的声音刺激着男子的声音,他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慢慢的低下头

“唔...啊啊啊——!”

刺耳的尖叫声从他的喉咙发出,周围的玻璃瞬间支离破碎,如同碎冰一般纷纷掉落在地面上

“啊啊——哈...哈...”

他伸出右手捂住自己已经没有了肢体的一直血流不止的左肩,痛苦的嘶喊着,声音直穿人们的耳膜

「八...七...六...」

声音再次响起,男子听后本能的再次拉起长袍裹住了自己的身体,连同被砍断的肩膀一起,缩成一团

“这到底...到底是什么情况!突然一下就....唔”

现在被恐惧包围着的他,整个人都在不止的发颤,周围深邃而恐怖的杀气压的他喘不过气,他不停的张望着四周,想试图寻找这该死的声音来源是哪里来的,但就跟刚才林飞的处境一样,什么都没有

「五...四...三...」

而声音依旧不紧不慢的进行着死亡的倒计时,面对着迟迟未发起的进攻,男子的心被恐惧包裹的越来越深,就如同待宰的羔羊

“该死!你他妈给我滚出来!”

他突然愤怒的大吼起来,将自己的右手的指甲凝聚成剑尖,疯狂的在自己的四周乱砍起来,一瞬间,四周的墙壁,地面,护栏,门,全部像切豆腐一样四分五裂,碎屑飞扬,水泥渣,玻璃碎片,断掉的铁栏杆,在周围不停的飞起

「三...二...」

而声音依旧没有停止,男子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脖子被死神用镰刀抵住,正准备着倒计时的结束来收割他的灵魂

他突然停止了挥舞手上的血剑,扑通一声双膝跪在了满是水泥屑和满是坑坑洼洼的地面上,单手撑着地面,将自己额头一次一次的疯狂撞向地面,嘴里语无伦次的哭喊着

“对不起!对不起!大人!老大!爷爷!我有眼不识泰山,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了,求你放了我吧!”

说完又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撞击声大大的炸裂开来,地面上甚至被他磕出了一个小小的坑洞

但,这本是一场被逆转的毫无悬念的死斗,却出现了一个逆转全局的以外

“林飞!你.....!”

女性的声音带着微微的急促声,喊出了他的名字

男子突然爬起,张开了红袍,如同利剑一般毫不犹豫的向声音来源冲去,周围空气甚至发起了丝丝爆音

「一!」

低沉的嘶喊,倒计时已经结束

[如果有一天,让你代替别人去死,你能做到吗]

[做不到]

“去死吧!”

男子抬起手,狠狠的向前挥去,手上的暗红色剑尖发出恐怖的锋芒,力量大的如同能够斩断一切

[为什么?如果是重要的人呢?]

[仅仅是因为想救就去救,说到底作为感情来行事就是错误的,而我,不需要情感]

「噗!」

血液浓重的血腥味飘散在空气中,空中漫舞着血色

[但,我会去尝试]

血,染红了夕阳,将整片天空染的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