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

【对不起,姐姐的大人,茜娜要先走一步了……呜……】

随着轻微的声响传出,想象中死亡的感觉并没有袭来,微微睁开眼打量了一下,只见那个神秘的鬼畜转校生又变回了一脸面瘫的样子站在原地

‘咦,为什么……阿勒,脖子好了??!’

——————————

毕竟只是教训一下吗,这样就够了

“嘛,总之,茜娜同学,刚才还真是抱歉了,但是也只能怪你自己不好,毕竟‘你已经被我调查的清清楚楚’这种话在某些层面是严重的威胁……所以说,那个,以后还是不要随便说这种话了……”

伸出手,我的本意是拉她起来,但是她看到我的手却恐慌的向后缩了缩,然后……

“呜……

“呜哇哇哇啊啊……

竟然就这么大哭了起来……看来做得确实有些过了吗……总之,这种情况,该怎么办来着?

“弥雅?”

呼唤了一声,米娅自动从待机状态中苏醒了过来

“上午好,主人~”

由于没带AR装置,所以米娅的声音只是从我的微型耳机中传来

“弥雅,把女孩子弄哭了……该怎么办?”

。。。。。。

弥雅那边沉默了一会

“主人,恕我直言,请不要太依赖弥雅!我是定制性高AI战斗补助程序,不是日用百科呢~如果非要让我从战术方面考虑的话我建议对着肩部上来一记手刀……”

“呃……”

那样的话就直接晕了是吧……总之……

“抱歉,弥雅……是我问了奇怪的问题”

“呼……”似乎是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没关系的哦,谁让你是莹呢,这种情况我觉得还是让她先哭一会吧,要不然无法交流呢”

总感觉还是没有消气,但是依然提出了自己的意见,真是可靠呢弥雅……

就按弥雅说的,先让她哭一会把,在这期间……

我转头看了看满眼狼藉的保健室

‘总之大概清理一下吧’

半响后

‘咚,咚咚!’

‘眼前的床看了无论如何也修不好了呢……’

总之虽然尝试了一下,但是都已失败告终,这个样子,就算是想让它没那么明显都做不到了

“要不然就丢出去吧……”

我看着不远处的窗户,陷入了沉思,拟定着计划的可行性。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这时我才想起门好像还是锁着的

‘会是谁呢?’

谨慎的向前走着,顺便屏住呼吸,全神贯注,按照体形来分辨……咦?这个身形是?

打开了门上的锁,一把将门拉开。

“老大!没事吧?听人说你被绑到了保健室?没出什么事吧?”

若燃,首先先谢谢你的关心,但是你是在哪听到这么诡异的传言啊???

“我没事……”

这么说着,但是若燃却在不断的向里面扒着头,你这家伙真的是因为我过来的吗?把我的感动还给我……

“喂,我说啊……”

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若燃好像看到了断裂的床板和角落茜娜的哭声

“我懂得,老大~打扰你了实在抱歉,你继续吧。。”

若燃的脸猥琐的让我想给他来上一拳,而实际上我也这么做了,但是却被他轻松躲掉,然后飞快的逃走了,看来是早有准备吗?!

‘这家伙……’

我有一种感觉,若燃过来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这种感觉很强烈……

‘还真是……’

揉了揉发痛的额头,然后转过身去,总之先把这一档子事解决了吧……

“喂,我说,你也差不多哭够了吧?”有些无语的站在茜娜的身前,看着她抱膝坐在墙角

“哭够了的话……”

“……脚……商……”

??“什么?”由于没有听清,我开口问道

“我说我脚受伤啦!!就在刚才躲避你的死亡一击的时候!!”茜娜突然爆起,大吼大叫到,但是怎么也没了一开始的傲气

“呀嘞呀嘞,是,是……”

无奈的从刚才幸好没有被波及到的医药柜里找出了几瓶消毒、止痛药水,以及一些纱布,走到茜娜的面前蹲了下来,将她的鞋袜脱下,虽然身体还有些颤抖,但是却没有反抗

“扭伤吗?”看着已经肿起来一块的脚踝,我将止疼药膏涂抹在表皮上,然后向某一个方向轻轻的扭动着,最后再用纱布包裹一圈,军用紧急处理扭伤法,使用大成功V

“真是熟练的手法呢……”茜娜在一旁小声的说道“你以前是军人吗?”

其实茜娜本来想问‘你的家人里有谁军人吗?’的。但是一想到那种浓烈的杀气和恐怖的体术格斗,又突然改口……

“茜娜同学,有些事情知道了反而会更危险哦……”

我没有直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再次耐心的给她讲解了一个生存道理

“嘁,神气什么?终有一天我会超过你,然后让你求着我说的……”

“是,是,我等着那一天”为了提早结束这个麻烦不断的闹剧,现在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试试看,能站起来吗?”处理好了这一切,我又将鞋子替她穿上,再次伸出手

虽然颤颤巍巍的,但总归是站起来了

稍微活动了一下,“还真是神奇啊,但是别以为我会就这样放过你,你的秘密,我会一一揭穿的,等着吧,莹同学!”

声情并茂中还跺了一下脚,然后

“啊~!!!疼疼疼,疼疼……”

帅不过3秒,指得就是这个意思吗?

“随你吧,怎么样都行啦,但是在这之前,还能继续上课吗?”

茜娜伸出手,颤抖着捂着腿,把一张纸条递给我

“总,总之……麻烦你把我送到这个地方……”

……还真是麻烦呢,但是总之还是感觉有所愧疚?我竟然张口答应了下来……

之后,在走廊里碰到了若燃,让她帮我请了假之后,我就开始了漫长的旅程……

——————————

大概有30多公里,全程都是背着的,虽然在久经训练的我看来不算什么,但是真的很重……

仔细想想绝对是伺机报复吧……还说什么‘明明是你弄伤的,当然要负起责任来啊!’什么的,

现在我正坐在熟悉的公园长椅上看着残日的斜阳思考着人生,思考着自己为什么会白白走出来回60公里的路

人为何而生,难道活着就注定要面对无尽的苦难和考验吗?生命的意义又是什么?我又该如何去寻找……‘咕~~~’

“啊,肚子饿了”

一声轻微的抗议打断了我的思绪,毕竟从早上之后就没有吃饭嘛,一直到现在,饿也是必然的,总之,先回去吧。

从长椅上站起来,却刚好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咦?”

“啊啦~?”

——————————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

一边将白色的谷物送入嘴中,一边解释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啊~?就这样?我说一下午都没看见人呢,找你一起回来也没找到……”

塔喏米喋喋不休的抱怨到,总之还真是有些抱歉呢

“在某些方面来说也是蛮强的,你……”看起来黑猫十分的无语,这也是必然的嘛,连我自己都对自己有些无语了……

“嘛~不过莹酱还真是列害呢,竟然能打败一个拥有异能的人吗?明明应该只是个普通人吧?”在这个时候,也只有你还能保持乐观了,咲月姐。。

“因为下面的世界很危险,所以学过一点格斗术”将早已经准备好的理由拿出来搪塞过去,总之曾经的事……出于各种原因,还是暂时保密吧。

看起来几个人也没有打算追问下去,都在安静的吃着饭,咲月姐突然说道

“真是辛苦呢~学院生活,突然改变了环境肯定很不适应吧”

当然了,岂止是不适应,整个人都要坏掉了好吗……

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咲月姐,继续吃着我的饭

“要不然……我去想办法把塔喏米换到你的班上吧?怎么样?”咲月姐笑眯眯的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

“喂,咲月姐,不要随随便便的把人家卖出去啊!!!”塔喏米明显是被呛了一下,吐槽到

“啊拉啊拉,有什么不好吗?听说塔喏米酱和同学的关系并不好呢~”

“你,你是怎么知道……不对,你是听谁胡说的,我在班里可是很受欢迎的!!”

“我也通过我的渠道听说了什么哦,塔喏米,有什么事要说出来,我和咲月都可以帮你解决的……”黑猫也在一旁添油加醋到,发生了什么事吗?关于塔喏米的?

“完,完全没什么问题,你们得到的情报肯定是错误的,总,总之,我吃饱了!”说完,塔喏米就端起了盘子,走向了厨房,脸好像有些红……这次估计不是错觉,就算是,也不能不管不顾呢……

“唉~……,真是的”

“啊拉啊拉~”

黑猫和咲月姐几乎异口同声的发出叹息

“麻,莹,总之虽然说这种话不太和时宜,但是总之麻烦你多关照一下塔喏米了……毕竟是打败了年纪top3的存在,应该能应付的了吧,那种事……”

……消息真是灵通啊这个女人

发觉了我在看着她,黑猫急忙解释到

“啊,别误会,没有诚心调查什么的,你看啊,我几乎是不去学校的,所以里面有几个我雇的人替我听课来着,每天晚上把学习的内容发给我,但是有几个家伙总是不停的给我讲一些学校里发生的事,就算我不想听也……”

声音越来越小,看起来她自己也说不下去了呢

“莹酱,黑猫酱是出于好心哦~所以……”

“啊,我知道,抱歉,是我太敏感了,毕竟生活在那种环境中,我知道黑猫没有恶意的,但是这种事情最好不要说给当事人听比较好……我也吃饱了”将我的观点讲述给黑猫,然后我端起碗筷,走向厨房

“啊,对了,塔喏米那边我会稍微关注一下的,所以方便的时候把到底发生了什么告诉我吧”

说完,不再理会低着头沉默不语的黑猫和咲月姐,离开了她们的视线

——————————

夜晚,所有人都吃完饭后,并没有开始一段没头没尾的闲聊,而是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做着自己的事情,将房间的门轻轻的锁上,我低头沉思了一会,然后拿出AR眼睛,在虚拟面板上操作了几下

“弥雅,打开高频段通讯权限,接通上校的联络器……”

“哦,好的,莹”说完,弥雅微微闭上了眼,双手放在头上,持续了一会

Searching for the source

视线中,一块黑色的屏幕出现在墙壁上,上面出现了一条英文,我就这么规范的站在屏幕前,等待着……

不过一会,彩色的画面出现在视野中

“你好,上校,真是好久不见了……”

熟悉的金发御姐慵懒的半椅在沙发上,露出了大片粉嫩的皮肤,明亮的眼睛闪了闪,才说道

“哦呀?我还以为是谁这么晚了还用军用联络频段给我打电话呢,原来是小微莹啊~怎么了,难不成是想我了吗?”

“……我的身份卡里货币数量异常,怎么回事?”没有理会这个女人意义不明的话语,我开门见山的说道

“诶~!?就为了这种事?难道真的不是在学院里受到欺负了来找我哭唧唧吗?”

怎么可能!!!

“哦呀,难道是交到了女朋友急需用钱才来找我的吗?没想到,连小微莹都离我而去了吗?我好伤心……呜~”

“提供,隐瞒虚假信息,下属军有权利将上司告上军事法庭,请您斟酌,上校”看出来她是打算搪塞过去,我不理会她装出来的眼泪,语气平静的说道

“嘛,别这么傲娇吗~小微莹,喜欢少校就直接说出来好拉~”

继续不为所动

“唉……好啦好啦,我说还不行吗,小微莹你还真是一点也没变呢,一样的坏心眼”

随即,少校又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但是我是不会被她的演技所戏弄的,这个女人,虽然看上去十分好懂,但却一直深不可测!

“你身份卡里的货币是由奥尔维伦斯发行,大陆城市通用的米币,总之我们都是这样称呼的……”看着演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少校又一本正经的说道

“如果没记错的话,小微莹你的id卡里面应该有一千五百万左右,这其中,有大概四百五十万是你在这几年中由于良好的表现政府奖励的贡献额,二百万是你行军期间的工资,剩余的九百万,是研究室解散后没有用掉的经费,总之是通过各个渠道获取的,但是由于没有找到什么合法继承者,院长也没有什么遗嘱,所以就按贡献度平分了……”

咦?我行军期间还有工资的吗?这种事我怎么从来不知道?研究院的剩余经费平分?怎么说这也太奇怪了吧……

“关于为什么我行军期间有工资这件事我本人不知道我就不追究了,研究院经费平分?不用交给政方吗?”

“又不全是政府的钱,而且他们又没提,我当然也不可能主动送回去……”

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这样真的好吗?总之这不是我该关心的事情

“也就是说,这里面有六百五十万是我的应得工资,其他的来路不明吗?总之我知道了”

“别,别这样说嘛小微莹,研究院剩余高层可是一致通过哦。我也没什么办法吗……”

“好,那就谢谢少校了,没什么事的话……”

“你好绝情啊小微莹,怎么这样对人家,特地用这种方式联系我就不多说几句吗?”

“抱歉,明天还要上课,总之晚安,少校……”

“等,,等一下!!!!”

看着她急切的眼神,我还是犹豫了一下,先听听她说什么吧

“在奥尔维伦斯还算习惯吗?小微莹?”

呼,总算变得有些正常了吗?

“还好吧,如果不算第一天来了就迷路的话……总之还是十分感谢,少校。”

虽然嘴上什么也没说,但是研究院经费里面肯定有她的暗中插手吧,不管是愧疚也好,还是出于真心也罢,总之我还是有那么一点感动的

“啊拉~是吗,那就好,总之终于看到了呢,这片蓝色的天空~”少校微笑的看着我,或许这个女人当初也有着自己的苦衷吧,不过我也不会蠢到就这样相信她就是了……

‘咦,等下……终有一天,要带你去看看蓝色的天空……这句话我在哪里听到过吗?为什么那么熟悉……但是……想不起来?’

看着我又在思考着自己的事,少校摇了摇头

“那么再见了,小微莹,总之看到你这样我还是很安心的,但是以后还是不要用军用频段联系我拉,一会我把我的手机号码发给你吧~”

“啊!对了,这个粉红色的房间很适合你哦~拜拜~”

说完,屏幕一闪,房间的亮度瞬间昏暗下来,但是这些话我明显没有听进去

到底是在哪听过呢……蓝色的天空……

呼~……

“算了,不想了!”

长吐了一口气,放弃了思考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一头扑到在床上,今天还是蛮累的,就这样睡过去吧……

——————————

【白色的昏暗房间中,消毒水的气味掩盖了药物的味道,少年茫然的坐在白色的病床上,过着系统化的生活,日复一日

直到有一天,那个看起来很严谨的医生领来了一个有着和自己一样漂亮头发的小女孩,并且告诉自己:『                     。』

(他,说了什么来着?)

小女孩似乎很喜欢自己,而自己也老是拉着小女孩的手,跑来跑去的……

(但是为什么,想不去她的脸呢……)

直到有一天,他们不小心撞倒了一个漂亮的大姐姐,大姐姐对他们非但没有怪罪,反而轻笑着和他们聊起了外面的世界

『                                 ,          ,                             。』

(到底,发生了什么……??!)

少年自己貌似偶尔会把本来就不多的面包分给小女孩一半,还要亲自看着小女孩吃下去才满意,就这样少年由于营养不良,身高渐渐被小女孩超了过去,但是,真的很开心……

(为什么??为什么会那么开心呢!!)

小女撸起袖子,装模作样的说到『   ,                     !』

自己露出了温柔的微笑,揉了揉小女孩的头

(原来,我早就知道这个动作吗……但是为什么?那么陌生)

直到有一天,一群穿着黑色衣服与研究院格格不入的人将小女孩抓走,她痛哭着,抵抗着,但都无济于事,而自己,只是麻木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而不知所措

……意识,逐渐回归黑暗

突然,小女孩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似乎在一边微笑着一边说到

『   ,         !』

画面突然分崩离析,小女孩的身影仿佛受到重击的镜子一样破碎着,分裂着……】

“不!!……”我从睡梦中惊醒

“啊……哈……啊……哈……”

为什么,会做这样奇怪的梦呢?真的好奇怪,为什么呢?

自己应该有这段记忆的把,但是为什么呢,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到底是谁……到底,到底自己是忘了怎样重要的事情!!!

拳头不自觉的握紧了几分,意图回忆起这段模糊的记忆

“莹,没事吧?”

弥雅的声音适时的传来,让我烦躁的心平静了不少

“我没事,弥雅”

“你刚才的心率都到140多了,真的没事吗?是不是做了什么噩梦啊?”

“算是吧……”自嘲的笑了笑,我突然想到什么

“弥雅,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和我长的很像的小女孩,一样颜色的头发,比我高一点点!”

“啊?不太记得,莹你有没有他的照片啊,或者你知道她的大概样貌也可以,我去数据库帮你查查……”弥雅被我突然的问题给吓了一跳,随即非常可靠的说道

“正是因为不记得,所以才无从下手啊……”我的手使劲揉着额头,已缓解刚才自己由于太过集中而疼痛起来的大脑……说起来,眼角有些湿润,我用手擦了擦,咦?自己,哭过吗?

“莹,你确定你说的那个人存在吗?就算存在,她又有没有改变过发型或者样貌呢?”

说的也是啊,弥雅的话让我清醒了过来,如果假设那个小女孩是存在的,那么按照时间推移,已经是最少4年前的事了,只通过一个模糊的身影去寻找,怎么可能,而起,说不定真的就只是一场梦呢……

这样自我安慰着,我冲着弥雅说道

“谢谢你啊,弥雅,我有点太着急了……”

“没事,能帮上忙就好~”弥雅冲着我温柔一笑,然后缩回到了主机里

重新躺倒床上,虽然已经说服了自己,但是果然还是无法平静啊……

我,曾经也为了某个人而真心笑过吗?

“啧”

自嘲的翻了个身,不再去想这些事情,毕竟明天还有课要上,这种没头没尾的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

【结束了一天的课程,我走出了弗罗斯第二学院的大门,作为唯一的一所机体学院的分校之一,每天的学业还是很累的,而且能在这上学,也算是一种荣幸了

伸了伸懒腰,抛开了一些令人头疼的问题,我看着还没有完全变红的夕阳

“总之还有点时间,要不然去转转?”

“哦呀?我们敬爱的副会长大人要去哪里呢?竟然不叫上您忠实的跟班吗?!”

突然冒出来的身影吓了我一条,但是在看清楚之后

“别,别吓我啊,艾维,只是觉得好不容易早放学一次,去哪里转转啊~什么的。”

“不打算带上我吗?”艾维笑着从半空中落下,没错,这是她的异能‘空想领域’,据说是能在一定范围内按照自己的意志决定空气、重力、温度……之类的罕见异能,而且艾维本人不仅精通各种格斗技巧,还对‘公式化世界论’有着自己独到的看法和使用心得,毕竟写出那片文章的,正是她的姐姐艾拉,

然而这样的一个优秀的人,隐藏于朋友的外表下,却是我的保镖……虽然关系很好,我也一直拿她当无话不谈的朋友来看待,但那毕竟只是我的想法……

“嗯!如果你愿意陪着我的话,那当然再好不过了~”我笑着回应她

“哦哈哈,我家奥利璐果然十分仁慈,竟然同意我这个卑微的仆从同行吗?真是伟大的主人啊!”

“别,别这样说啊艾维,很羞耻的好吗?大家已经在看向这边了~~”

艾维开朗的一边说着,一边虔诚的躬下了身子,

“哦哈哈,脸红了呢,奥利璐酱~好可爱~”

看着头低的越来越深的,艾维微笑着揉了揉她的头

“那就让我这个虔诚的仆从给伟大而又可爱的奥利璐大人推荐一家极端美味的蛋糕店吧~”

“所以都说了,不要开这种玩笑啊!”

我将手中盛满书的文件袋砸向艾维,却被她漂起轻松躲过

“呜啊,还真是危险呢,不要生气啊可爱的奥利璐酱,作为补偿一会蛋糕我请客好了~”

“呜啊啊啊~!”

没有机体的我是不可能抓到她的,在无数次被欺负的经验中我总结出了这一点,算了……由她去吧

——————————

黑暗逐渐代替了光明,奥尔维伦斯清新的空气和蔚蓝的天空靠的是二十一个结界魔法以及一台名为‘甘道尔’的巨型空气制造开拓装置,理论上来说,这些东西可以连续不停的工作上半年,但是考虑到种种原因,最终还是决定模仿旧世界的24小时制

在逛了大半个商场最终已蛋糕店为结尾的我们,终于是打算回去了,艾维摸着有些肿胀的肚子说道“啊~满足了满足了,这下半个月都不想吃蛋糕了~”

“谁让你去自助蛋糕店的啊,还一口气拿了那么多,连我都……”

说到这,我感觉那些被我吃下去的蛋糕似乎在反抗着被消化的命运,竭力的朝着我的咽喉爬去

“好,好难受……”我蹲在路边,捂着嘴,已防止一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冒出来

“看吧,你还说我,你自己不还是撑成这样了……”

“我,那是……呜……”

本来想解释什么的,但是一张嘴,那种感觉来的更加猛烈

“嘛,嘛,谁让蛋糕太好吃了呢……话说没事吧,还能坚持到家吗?”

是啊,都怪蛋糕太好吃了,和倔强的想要每个都尝一遍的我没有任何关系!!

“没……问题……但是……先……休息……呜……”

“好拉好啦我知道了,总之先别说话了,我去给你买点水来”

她指了指马路对面的自助售卖机,说道,然后小跑着过去了……

真是可靠啊,艾维……但是就算你买回来,我估计也喝不下了。

平静的夜空偶尔传来几声莫名的虫叫,和仿佛是某种机器低沉的‘翁翁’声形成了奇妙的旋律

貌似是为了减轻甘道尔的压力,所以奥尔维伦斯的车辆还是比较少的

刚这样想着,淡黄色的车灯就由远而近缓缓驶来

‘咦?那是?’

在看清楚那辆黑色的面包车以及预测出了它的行动轨迹后……

“艾维小心!!!”

轰!!!!

黑色的面包车撞击墙壁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火光将艾维笼罩在其中

“可恶!”

不管胃里的翻江倒海,我强忍着站起来,想要去看看艾维的情况

不过……

“别动哦,小姑娘……”

阴冷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同时,一柄雪亮的匕首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虽然很紧张,但是毕竟是弗罗斯最顶尖的学生,还不会像小孩子一样大呼小叫,而且以前也不是没经历过这种事……

我举起了双手,以示自己不会反抗,也没有出声问什么,那种天真的举动没有任何的作用

“哦,能配合还真是帮大忙了呢,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阴冷的声音再次传来,刀从脖子上移开,接着,蒙着面的黑衣人影转到我的身前,将我单肩扛起……

当然,虽然我知道在这种气氛下很不合适,但是刚刚才抑制下去胃部的翻涌此时被他顶到了肚子难受至极,要,要到极限了……

“哦哇噜噜噜噜噜……”

没错,全吐了出来,在他的后衣领里,一滴不剩……

黑衣人影貌似还没有反映过来,一边疑惑的将我放下,一边朝后面摸去

“什么东西?”

然后,悲剧就发生了,在空气诡异的安静了0.1秒之后,那道黑衣人影愤怒的吼道

“你,你这个恶心的混蛋!!!”

由于被180°转了一圈丢到地上,我迷迷糊糊中好像看到他要打我来着……

“我说啊……你们要是伤到了我家大小姐,我可不好交差呢……”

艾维,出现的真及时呢……

“什?!你!!”

“大小姐,没事吧?”

艾维看向了我的方向,大概……

“没,没事,事,就是有点……晕……哦哇噜噜噜噜……”

说完,就又跪在地上没有形象的吐了起来

“喂,我说你是不是太不把我当回事了!!!”

雪亮的刀光闪过,艾维稍微一用力,就将黑衣人影丢了出去,倒立着已一个诡异的姿势贴在墙上

“像你这种东西需要注意吗?”

艾维用小指掏了掏耳朵,不在意的说道

“话说大小姐,真的没问题吗?”

说着,她将水递了过来,我接过水,喝了一口,总算是好点了,但是依旧是晕晕的……

“大小姐,呜啊,眼睛都变成蚊香了呢……”

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对着左侧伸出了手

“总之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你们,都给我别动!!”

终于,黑衣人的同伙黑衣人②跑了过来,用手枪指着我们

“哦?是说我别动呢?还是大小姐别动呢?”艾维歪了歪头,疑惑的问道

“你,你!……”

“不过我还是推荐你不要动哦大叔~”

“别给我太嚣张了啊!!!”

看起来完全被激怒了,大叔猛烈的吸着气,怒吼到,手臂不停的颤抖,似乎随时会开枪的样子,但是换来的仅仅只是艾维面无表情的脸

“唔……呃啊啊……你,你这家活,做了,了,什……”

突然,大叔十分痛苦的捂着脖子,话只说了一边,就昏了过去

“呀嘞呀嘞,让你不要动吗?呼吸的次数越频繁死的越快哦~”

“你做了什么?艾维?”

总算是缓过劲来首次看见艾维出手的我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抽离了空气中的氧气而已”艾维无所谓的说道

“还,还真是狠毒啊艾维……”我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已经昏过去不知死活的黑衣大叔

“诶~?大小姐,我可是为了保护你才这么做的啊!”

艾维有些委屈的说道,但是在战斗状态中还没完全恢复过来的情况下说出这种话的艾维怎么说呢……攻气十足呢……

“总之,准备好了吗大小姐?”艾维面色突然又严肃起来

“准备什么??”

我却满头雾水

“当然是……”说着,艾维将我温柔的抱起,但是公主抱是要闹那样??!

“艾维??”

“当然是跑了大小姐……”说完,没有理会满脸通红的我,似乎是抽离了一定范围内的重力,又用了我不知道的方法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

“还真是穷追不舍呢……”

我已经明显感觉到艾维已经开始出汗了,但是却无法做什么,毕竟在没有机体的情况下,我只是个稍微强过一般人的普通女孩子罢了

但是最终我还是鼓起勇气小声说道

“艾维,把我放下来吧……他们的目标是我……”

意义明显,但是艾维却只是瞥了我一眼

“我亲爱的大小姐,玛丽苏可不适合在这种情况下上演呢,要是想抛起你,刚才就不会出面了……不过,嘛,现在看来还不如刚才偷偷跑掉去请援兵呢……毕竟这可是四台机体呢……”

什么?四台,听到这个消息的我瞬间有点绝望了,四台机体,不是艾维可以对付的,就算加上拥有机体的我……但是最少,她可以跑掉!

下定决心,我故作镇定的说到

“现在也一样呢,艾维,把我放下,你去请救兵,他们不会伤害我的!”

“你就那么确定吗?!”打断了我的话,艾维叹息一声

“唉……大小姐,一会只要一打起来,你就朝我后面跑,不要回头,听懂了吗?我尽量找一个不会让你迷路的地方……”

“那你怎么办?!”

“就按你说的,我留下,大小姐你去请救兵,不要说什么蠢话,而且反抗无效,你要是不跑的话,我们就会一起死在这里……”

艾维说道这,貌似也觉得有些怪,还自嘲的笑了笑……

“我!……我知道了……”

深深的低下头,不再说什么,因为我知道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嘛,也别这么悲观嘛大小姐,我也是很强的”

说完,艾维将我放到一个十字路口,

“一会朝着南跑,懂了吗?”艾维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直视着我,我却不敢去抬头看她

“我,我知道了……”

“嗯,很好,给听话的孩子一个奖励~”

说完,我就感觉到我的额头上一片潮湿和温凉

“你,你干,干什,什么?艾维……”

“哦哈哈,这样才对吗,这才是我家的大小姐,不过,嘛,放心,我会没事的,我相信大小姐一定会来救我的哦~”

艾维仿佛有一瞬间恢复了平时的状态,轻笑了一下,远处,奇妙的轰鸣声正由远而近

“就是现在,快跑!大小姐!”

转过头去,我放开了脚步,已一个平时绝对达不到的速度狂奔着,转入了阴暗的小巷,倔强的抹掉了眼角的泪水

“等着我,艾维!一定要没事啊!”

——————————

“呀拉~两台a11型号机体,两台esu吗?都是第二代量产型机体呢,还真是大阵仗,看起来估计不是对手……”

机体继续在轰鸣着,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架势,虽然艾维的话坐在机体里的人是绝对听不到的,但她还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看来……要好好大干一场了呢~”

嘴角露出了意义不明的微笑,手在下巴上揉了揉……然后天空的颜色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平静的街道上,不时传来轰鸣的噪音,却诡异的没有人出来查看情况……】

——————————

清晨,阳光照射近床窗帘,刺入我的眼中,由于那个奇怪的梦,昨晚又没睡好。揉着发痛的额头,我拉开了窗帘

“呜~!……”

光芒让我闭了闭眼,真是个好天气呢……虽然貌似这里永远也不会有坏天气就是了

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些悲伤,感觉好像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我的直觉一向很准,总之今天小心一些吧……

不过昨晚,我貌似遗忘了什么事情来着,好像是那个女人说的什么话……

什么来着呢……

转过头来背对这窗户的我沉思着,却突然发现房间有点不对劲

咦?……

粉红色的床单,粉红色的衣柜,粉红色的书桌,甚至连墙上都贴这粉红色的壁纸……

虽然没有什么不妥当,甚至精致的设计令得整间屋子充满了一体感,但是,这不是重点好吧!

“为什么,刚开始没有注意到……”

“这种……显而易见的判断失误……”

双眼无神的摊在地上,我的内心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

“呜啊啊啊……”

抱着头,学者茜娜的样子蹲在墙角

印象中,头一次慌乱无措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