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 人类

人类很神奇,所以我爱着人类。

人类,是个起很奇怪很特别的动物,他们很弱,面对着老虎,狮子甚至蜘蛛,蝎子这样的敌人时,他们有时甚至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它们杀死。在人类有文化意识之后,彼此的不信任,欺骗,暴力等的负能量,但就是这样脆弱不堪的人类,他们存活了下来。

无论是侏罗纪时期最强大的恐龙,还是远古时期的猛兽,它们都没能存活下来,这是为什么呢。

根据我的猜测,人类之所以能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中存活下来,依靠的完完全全是他们的智慧,正因为他们有智慧,所以才能与这个世界共存。

人类的好奇心驱使着他们前进,探索,人类的智慧,让他们不断地进步,发展。

人类真的是很有趣啊,有时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不是很坚定,但有的人却还是会选择相信他人。

经常听到别人的谈话,在某些时刻他们总说一些人是披着人皮的恶魔,是穿着西装的禽兽,但我并不这么认为。

何为恶魔,在人间的定义应该是指长相可怕行为恶劣,以掠杀生命为乐趣的才叫做恶魔吧。

在那些时刻,那些人的确像是恶魔,但我不这么认为。有些人只是被虚伪懵逼了双眼,他们所说出的,所做出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个世界,因为世界带给他们的巨大压力,无论是周围人了的成功也好,还是自身的无能也好,他们所有的目的都只是想成为这个世界的焦点罢了。这样的人,他们不能被叫做恶魔,我把他们定义为“浮士德”。

“站住,飒真!别跑!”

“哦呀哦呀,好可怕呢你们。”

至于那些做坏事的家伙,那种因为自己无能而被贪婪诱惑被迫做事的家伙,我不想多给予任何的评价。但主动做事,伤天害理的那些家伙呢,我不打算把他们定义为“禽兽”,而是“魔鬼”。

“哈哈哈哈,小琦啊,真的没问题吗?”

“讨厌的家伙!别让我抓到你!”

“这可是你说的哦~,哈哈哈哈。”

即便如此,人类还是得在这个世界的社会中生活下去,人类是群体动物,人类不能脱离社会的环境,嘛一定会有人说“我一个人也能活下去”之类的话吧。

为什么要故作逞强呢。

你在这个世界中,经常一个人呆着,但你任然生活在这个社会当中,倘若你离开这个有人类的社会,时间长久后,人类作为动物原本的野性就会爆发出来,那时,身为‘人类’的你,会怎么样呢?

哈哈哈哈,不过正因为如此,我才最喜欢人类了嘛。人类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伴随着他们的表情,内心全部表达出来,见到朋友,亲人,爱人的喜悦感,他人的死亡,分手,或者是其他什么事,就会透露出悲伤等负能量。

有这样丰富感情的,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人类了吧。

人类太有趣了,简直喜欢到想大声喊出来。

“别跑!飒真!等我抓到你,你就完蛋了。”

“暴力?好可怕啊~哈哈哈,小琦酱,暴力反对哦~”

这个女孩名字叫做楠竹琦,是这里池袋附近的学生,平时只穿着自己的校服,原因是她对于打扮根本一窍不通,因而经常被偶遇的飒真嘲笑,这也是为什么她会追打飒真的原因。

一头紫色的中长发,用可爱的发夹塑造了一个双马尾的造型,样子谁看到都会认为只是一个小学或者初一的学生,但实际上她已经是一个高中生了。

据她自己的说法是:我还没有发育完成,你们不能这么轻易的下定论啊!而她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画画,她喜欢动漫,因此对同人画有着强烈的兴趣。

在她前面的这个男人名字叫做伊吹飒真,是一个非常奇怪而富有特殊魅力的人。

他眼眸如同天空一样能够包含一切,显得十分的温柔,但有一种睥睨的感觉。衣着打扮的话,整体看来相当有个性,但又没有特别突出的特征,全身上下散发出捉摸不定的感觉在内。

“小琦你也姑且算是个女孩子,对别人温柔点不行嘛~”

“谁要对你温柔啊,你这个家伙!”

小琦将手中的JK制服包丢向飒真,但却被飒真用双手稳稳的接住。

“笨蛋!”

看着气到脸已经发红鼓着嘴巴的小琦,飒真的脸上任然挂着猜不透的微笑。

“快还给我……”

“啊~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啊?”

可能是太累了或者是觉得无聊了,不管怎么样,小琦的语气突然软下来甚至连声音都放小了。

“我说……”

“哦!这里面居然是新的作品哎,我看看啊。”

“别啊啊啊啊啊!”

小琦委屈的大叫起来,飒真并没有受到影响。

“啊哈↑哈↓哈↑哈↑,接好。”

飒真将制服包扔向小琦,刚缓过神来的小琦原本以为接不住便抬起手闭上了眼睛,直到自己的手有接住什么东西的感觉后,她才睁开眼睛,但这时飒真早已不见了踪影。

“真的太可恶了,那个家伙。”

奶茶店里,小琦和她的朋友亜矢一边喝着奶茶一边聊天。

“哈哈哈,又是那个人吗?”

“对啊,那个讨人厌的家伙。”

“是叫飒真对吧,伊吹飒真?”

“对啊,那个家伙,只要看见他我就来气!”

“你们两个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哎,说来话长了。”

那个时候自己还是一个高一的学生,再一次课外实践活动中遇到了飒真,不知为什么,在看到飒真第一眼后,就感觉他不是一个什么好人,没想到真的如此,他喜欢凯自己玩笑,时而捉弄自己,但自己总是没法抓住他。

“这样啊,但我感觉你们两的感情还不错啊。”

“哪有啊!我很讨厌他啊,非常非常讨厌。”

他还说过自己是恶魔,是那种以人心灵魂为代价交换就可以获得爱情的那种恶魔。哼,那种忽悠小孩的东西谁会信啊。

“欸?是嘛,不过我感觉他挺帅的啊。”

“没感觉。”

某聊天室中

泽荣加入了聊天室--

泽荣:好烦啊,好烦啊。

夜雪葬歌:怎么了?泽荣?

泽荣:我身边有个很讨厌人的家伙,不是朋友,但每天都能遇到他。

白绮加入了聊天室--

白绮:哎~是个怎么样的人?

泽荣:长相一般啦,个子不高,性格极差,脸上总是挂着猜不透的笑容,更可气的是,为什么他总是挑我的毛病!

白绮:他?是个男的了?

夜雪葬歌: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让他不开心了?

泽荣:哪有啊!我什么都没做,他莫名其妙就找上我,还说什么自己是恶魔,真是中二到不行!

白绮:中二病患者啊,可怕的家伙。

泽荣:对吧对吧,对于中二病来说,根本没有方法能够摆脱他,真的好烦啊!

白绮:夜雪有办法吗?

…………

夜雪葬歌: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泽荣:算了,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白绮:哈哈哈。O(∩_∩)O哈哈~

泽荣:话说这个聊天室的群主为什么一直不说话。

白绮:不知道,我也没看过他说过话。

洲态加入了聊天室--

洲态:呦!在聊什么呢。

白绮:看聊天记录啊。

洲态:懒得看了。对了,我昨天在原生都市看到了神奇的东西哦,你们绝对不敢相信的。

白绮:说来听听。

洲态:我看到了恶魔!八只脚特别大还有触手那种的!

泽荣:呃……你没救了。

夜雪葬歌:你是不是做梦了,快醒醒吧。

洲态:真的,我还拿石头砸了它呢。

白绮:哦?然后呢?

洲态:然后我的朋友就把它打跑了。

泽荣:那一定不是恶魔了,估摸着是什么ZZ假扮的。

洲态:可是假扮的为什么触手会动……

………………

………………

泽荣:跟你们聊不来,再见!꒰╬•᷅д•᷄╬꒱

泽荣退出了聊天室--

白绮:哦!

夜雪葬歌:白绮怎么看,洲态说的恶魔。

白绮:谁知道呢,可能真的是恶魔哦,毕竟,原生都市里什么都有啊。

洲态:对吧,我可是亚可利的人,怎么可能会说假话。

夜雪葬歌:你前两天借我钱没还,支O宝还是微O。

洲态退出了聊天室--

夜雪葬歌:马蛋。[○・`Д´・ ○]

白绮:趁大家都不在,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夜雪葬歌:什么!

白绮:洲态看到的恶魔其实真的是个恶魔哦~不要不相信哦~

夜雪葬歌:白绮你果然知道些什么,快全告诉我!

白绮:哦呀哦呀。

白绮退出了聊天室--

…………

夜雪葬歌:白绮?掉线了??

“抱歉啊,小琦,今天我有社团活动,没法陪你一起回家了。”

“这样啊,恩,我没事的,你去吧。”

“抱歉,下次我会补偿你的。”

“那我就不客气喽~”

为了避免放学之后因为遇到飒真而让自己恼火,亜矢每天都会陪着小琦一起回家,偶尔也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但其实,二人的相遇完完全全都是属于巧合。

“辛苦了,恩?~”

回首望去,小个头的小琦正用凶神恶煞的眼神死死盯着眼前这个穿着黑色卫衣的男人。

“呦~小琦酱,又见面了!”

飒真冲着小琦挥着手。

“为什么每次都能遇见你啊!”

“哦呀~好可怕。”

尽管小琦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耐和压制,但每当看见飒真的容颜时,总会有一种莫名的怒火上头。

“小琦啊,能不能跟我说说你们第一次见面的事情呢?”

“为什么啊?”

“因为不这样很难帮到你嘛。”

我在初中的时候就特别喜欢动漫,经常会写一些同人文在网上,偶尔也会画一些同人作品上传。

没错,同学们都不知道这件事,在网上的时候我也是用匿名上传的,我也知道,我没有鼠绘板,画出来的东西不如人意。不过大家给予的评论也大多是在鼓励我,这也能让我放下心来。

直到那家伙的出现。

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被冲出来的几个男人撞到,制服包由于没有拉上拉链的缘故,在自己摔倒的一瞬间导致里面的东西也飞出来不少,就在我手忙脚乱捡起来的时候,他出现了。

“哦呀?这幅画。”

“哎?”

“哈哈哈哈哈!这画的什么啊这是。”

那个时候我真的很生气有很害怕,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有人居然能够在别人面前如此评价出别人的作品的,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啊。

“这是你的嘛,哈哈哈,看到你这个样子我也就了解了,真的是很搞笑的创作呢。”

“还给我!”

小琦扑向飒真,却被飒真完美避开,使得小琦扑了个空。

“其他的呢。”

飒真趁着这个空档,拿起了小琦包中的其他画。

“哈哈哈哈,这个也是,这个也是,简直变形了啊。”

“混蛋!”

小琦猛地站起身,迅速伸手抓向自己的画,但还是被飒真躲开。

“别这样嘛,反正你这些东西都是要给别人看的,先给我瞅瞅有什么大不了的嘛~”

飒真的脸上总是挂着一种猜不透的微笑,加上他刚刚的语气让小琦非常的不爽。

“有你这样评论的吗!”

“哦呀~但是这是实话啊,哈哈哈。”

“不喜欢就还给我!”

无论小琦怎么呼喊或者是抢夺,飒真都不愿意松手或者是想还给她的意思。

“为什么不换给我!”

很简单啊,因为你这种东西放到网上也没有人会去看,倒不如留在我这里吧,因为这样一来我还可以每天的笑一笑啊,不是都说经常笑对身体有益的嘛。

“这算什么理由啊!我又不认识你!快还给我!”

泪花逐渐从小琦的眼角流出,对于这种情况,飒真还是没有打算放弃的意思,而是迅速从小琦的身边溜出。

“那你就来试试看吧,哈哈哈。”

他跑了!他带着自己的画跑了。

小琦大叫起来,迅速收拾了自己掉在地上的东西并追了上去。

在市区当中,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两人追逐的情况,踢翻了店主放在门口的水桶,不小心摔倒,亦或者是差点撞到各种行人。

对于在网球部的小琦来说,她认为这种长时间追逐战对自己是有利的,她坚信再过不久后这个人一定会因为体力不支而被自己追上。

“别跑!”

“哈哈哈哈。”

明明已经跑了这么长时间,为什么这个人的速度还是和一开始一样,自己的体力开始逐渐衰退,和他的距离也拉的越来越大。

在一处高楼下,小琦因为体力衰退而瘫倒在地上不停地大喘气,此时的飒真已经不见了踪迹。

跟丢了。

小琦为自己的无能感到垂头丧气,她翻阅了自己的包,里面所有她这几天画的作品居然全部被那个家伙拿走了。

真是的,为什么这些倒霉事都会落到自己头上啊。

就在小琦想要爬起身离开这里时,一阵强烈的风挂了起来,在强烈的风声中隐隐约约听到了金属板的吱吱嘎嘎声。

“啊啊啊!”

有人尖叫出来了。

“小心!”

这时,小琦才意识到什么,她抬起头,发现大楼上的广告牌因为风的关系而脱落并且正砸向自己所在的位置,不过,自己现在使不上多少的力气去逃跑,就算有力气,腿脚也已经被吓软。

“完蛋了!”

在广告牌砸中地面后发出了巨大的响声,周围人也在不断地尖叫着。

小琦闭上了眼睛,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有一种她被人抱在怀中的感觉。

“啊!”

“呦~”

“你,为什么。”

“你也真是个笨蛋啊。”

飒真放下这个女孩并弹了下她的脑门。

“人类和人类直接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那是不是就有点太过于无用了啊。”

说完,飒真将手中的几幅画放到了小琦的手中,之后转身离开,小琦惊异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画和逐渐离去的背影。

“你是谁!”

“伊吹飒真,请多多指教了,楠竹琦。”

这天,小琦一个人站在校门口,自己今天居然能来这么早,她呆呆的看着自己手机上的时间,时不时环绕校园环境的周围的情况,只有早到的一些教师和少数学习特别认真的学生,现在的学校,显得额外的安静。

“小琦,今天好早啊。”

“啊,恩,不小心起早了。”

和自己的老师打过招呼后,小琦走进了教学楼。

来到自己的鞋柜前,小琦叹了口气,感觉自己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烦恼和压力在身上。

她打开鞋柜,发现里面居然有一封信件。

“这……这是……”

“哇哦,是情书啊!”

“哇啊啊啊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亜矢也来到了学校。

“你你你!你为什么在这!”

“我平时都是这个时间来的啊,呐别说别的了,快看看吧!”

小琦打开了信封,信中的字迹是信主拿笔亲手写的:不好意思,在你百忙之中打扰你,我想对你说的是,我喜欢你很久了,我偶然在网上看到了你的作品,你的作品是那么的出色,让我久久不能忘怀,我知道那就是你的作品,所以,今天晚上七点钟,在教学楼后面,我想让你听听看我的真心话。

“好肉麻……”

“不是挺好的嘛,你看看这个字迹,应该是信主亲手写的没错,而且字迹工整,内容也不算太差,应该不是个坏人才对吧,大概……”

二人心里都清楚,有些喜欢玩弄女生的男生很擅长打扮自己,他们为了达到自己快乐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但面对着这些内容,她们也不敢太早下定论,万一这是一个比较害羞的男生呢。

“怎么办……”

“你问我?这是写给你的吧。”

“正因为你经常被告白所以才问你啊,我从来没被人告白过,所以……”

“恩……总之去看看吧,放心,今天我没有社团活动,我会在暗中看着你的,如果真有问题,我就出面帮你就是啦。”

小琦点了点头,她带着不安和激动两种非常矛盾的心理开始了一天的学校生活。

放学的铃声在整个校园响起,学生们有的二三个人成群的离开校园,有的是一个人独自离开,在这个人群中,只有一个人,她默默地跑向了教学楼后,她就是楠竹琦。

她背靠着教学楼的墙,双手紧紧握住书包的带子,双脚站成了内八字,咬着嘴唇,在焦急地等着给她情书的那个人。

她拿出手机,亜矢早就给她发了一条信息

【我就在这附近看着你们哦,加油,如果有事情发生我会立刻出马的!】

“咕呜呜呜……”

现在的小琦好希望自己不是一个人,如果是平时,一个人的话,不会感觉到任何的压力,但如果停在某处等什么人的话,就算周围没有人,也会感觉到某种莫名的尴尬和压力在里面。

还没来,看下时间,距离自己在这里等候已经过去三十分钟了,小琦没有显得不耐烦,而是更加担心自己,她在这期间一直在和亜矢发着短信。

“还没来……”

亜矢看了下时间,天色也逐渐黯淡了下来,在这么下去一定不是办法,还有可能会被老师赶出校园,于是,她决定让小琦放弃继续等待,当她走出自己躲藏的地点后,眼前看到的一幕让她彻底生气了。

在不远处正走来三名男生和三名女生,他们都是比自己年级高一级的前辈,而且男生还全部都是足球,篮球部的成员,他们迈着非常欠扁的走路姿势走向小琦,将小琦团团围住。

“什么嘛,你还真在这里等啊。”

“看看看,我说的吧,这个傻姑凉绝对会在这等的。”

“切,我输了,今天晚饭我请了,行了吧。”

“你们是……”

“啊,那份情书是我给你写的,假的,就是想玩玩你而已,没想到你还真在这等了这么长时间,害得我得花钱。”

假的……也就是说自己被耍了是嘛。

“那,都是假的……”

“没错啊。”

“有关作品也是……”

“其实说实话,我根本就不在乎你那些作品,为什么会有人喜欢这些动漫啊,明明生活在三次元却总是想把自己代入二次元,热爱二次元什么的,恶心死了,二次元什么的消失掉算了。”

“是……是嘛……”

好过分……

小琦也能够猜到,自己不是什么特别受欢迎的类型,在班级上也只是和亜矢聊得来,对于其他人也只是偶尔帮帮忙,根本没有过多的交谈。

亜矢察觉到事情的危机之后立刻跑向小琦,在这里她看清楚了,这的确是高二年级的学长们。

这种人真恶心,平时装成一副大好人的样子,在背地里却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欺骗单纯女生感情,这种人太无耻了!

“这又是谁?”

“小琦!”

“亜矢。”

“喂,我说你啊,和别人见面居然还带其他人来啊,太没道理了吧。”

说着,三名女生直接擒住了亜矢将她强行拉进了他们的包围圈当中。

“我说啊,今天的事情你们要是敢说出去的话,我们绝对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的。”

“你们这种人才是!居然敢欺骗小琦的感情!”

“你以为你是谁啊,臭娘们。”

令亜矢没想到的是,这三名女生的脾气居然如此的恶劣,她们的言行举止都让自己感觉到恶心。

没等亜矢做出反应,她们便对亜矢进行了殴打。

先是在她的腿上猛踹了几脚让亜矢直接趴倒在地上,后又抓住了她的头发对着她的脸扇着耳光。

“可惜了,这么好看的脸,那个,要不要做我女朋友啊。”

这人是不是有病!让自己的朋友殴打自己居然还在一旁说风凉话。

自己没有还手的余地,也不可能会有,小琦也因为自己的朋友被打而受到了惊吓,腿在不停地抖动,神情也很恐惧。

“打一打就够了,不然我可付不起医药费。”

“哦啦~在干什么呢?”

“恩?”

在小琦已经害怕到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让六人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了声源的方向。

一个穿着黑色卫衣,年龄大概有二十岁左右的人站在他们后面,并且正缓缓地走过来。

“老大叔你谁啊,别打扰我们。”

“你是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直接从大门进来的喽?哦呀?你们看上去挺开心的嘛。”

“跟你有什么关系啊,我可是学生会会长,如果你敢多管闲事,我可是要告诉领导把你赶出去的啊!”

谁会被赶出去还不一定哦。

你说什么!

男子一步一步走过来,他的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中,走路的时候还特意一颠一颠,像是故意在招惹这群人一样。

(飒真……)

“对啊,跟我没关系,因为我跟你们不熟所以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是你们贬低了二次元文化也好,还是在这里欺负两个手无寸铁的女孩子也好。顺便一提,我才二十三岁,但没关系对吧,而且就算是我打算在这里把你们揍一顿也好,还是来找这个孩子的麻烦也好,我们都没有任何关系对吧。总之我们都是人类对吧,人类和人类之间的关系是说不清的,也就说,既有关系又没有关系。”

“老大叔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我想说的是,你们太刻薄了点啦。”

“哈?你说什么玩意呢,我们欺负她是我们的自由吧!”

“自由,这可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呢,尤其是在人类身上。”

说罢,其中一个男生从背后开始用拳头攻击飒真,但却被飒真很灵活的躲了过去并且……

在男生的动作还没有结束之时,飒真就像是颠足球一样两条腿交错着用膝盖顶撞男生的腹部,同时还伴随着他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恶,这个家伙!”

另一个男生想从背后偷袭飒真,但下一秒,飒真向后一跃,跳的高度超过了三米左右,来到了想偷袭他的男生的背后,之后……

飒真从口袋中拿出一个黑色的折叠刀并直直地打向刚刚攻击他的男生,在触碰到他的一瞬间,男生受到了惊吓并猛地靠在了墙上。

刀刃夹住了男生的脖子,将他紧紧贴在教学楼的墙壁上,其他五名学生包括亜矢都看呆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要把这里的所有人都惩罚一下,当然我是不支持暴力啦。”

“你要做什么!”

“发型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呢,特别是对于学生来说吧,”

飒真用手中的折叠刀在男生头上刮了几下后,这个男生就变成了一种特殊的鸡冠头。

“女生要来试试看嘛~”

“这个人疯了吗!为什么做出这种事情还能笑出来啊!”

“快走!我不想变成光头啊!”

“喂等等我!”

被飒真吓到的六人手忙脚乱地跑出了校门,只剩下三人在原地。

“咳咳,咳咳咳……”

“没事吧?”

“啊……恩,谢谢你。”

飒真拉起了趴在地上受了伤的亜矢,并用手帕擦拭了她满是灰的脸。

“作为一个女生有这样的底气,你很不错哦,只不过,要保护好你那漂亮的脸才行哦。”

“好……好的。”

照理好亜矢后,他走向了小琦。

“你……好疼!”

飒真不由分说立刻用手弹了小琦的额头

“记住了啊,除了我以外,别让其他人在欺负你了,他们根本就不懂得如何去欺负你。如果你想的话,我也可以把你剃成秃子哦~只不过我会很温柔的啦。”

说完之后,他转身朝着学校的大门走去。

“等等,你该不会就是!”

“啊~还没自我介绍吧,我的名字叫做伊吹飒真,请多多指教。如果需要的话,我一定会来帮助你们的哦~”

留下两名女生独自在这里,直到被巡查的教师发现后,她们才离开学校。

在这之后,关于高年级欺负低年级的这件事情被一个不知名的人公开,他们得到了学校的处分,由于害怕飒真,他们不敢再去找亜矢和小琦的麻烦。而小琦每天回家的时候也还是能经常遇到飒真,二人还是和往常一样,经常吵闹,一切都好像是没发生过一样。

泽荣加入了聊天室--

泽荣:最近真的累死了。

白绮:怎么啦?m(o・ω・o)m

泽荣:前几天被几个高年级的学长吓得够呛,好不容易拜托了还是能遇到那个烦人的家伙。

白绮:哦呀~还真是不容易呢。

夜雪葬歌:不如看几部日常番休息下呗,我力推《OO日常大王》这个番,超级好看!

泽荣:我看过!的确好!我这两天就去重温!

白绮:其实你看百合番也不错吧。

泽荣:你不懂,日常番才是王道!

洲态加入了聊天室--

洲态:呦!(*^▽^*)

泽荣:洲态每次一来都是这句话。

洲态:不发这个你们根本不会理我嘛。

夜雪葬歌:洲态,最近原生都市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嘛,我打算过几天去原生都市玩玩。

洲态:原生都市嘛,emmmm……说道原生都市,我到有件事情想和你们说下。

白绮:但说无妨。

洲态:“黑色猎犬”你们知道吧。

夜雪葬歌:噢!这个知道,就是那个造成三战的组织吧。

洲态:我的一个朋友呢,前两天卷入了有关“黑色猎犬”的事件,他和一个“赤瞳”两个人解决了这个事件。

泽荣:不会吧!居然在“黑色猎犬”的事件中活了下来还和“赤瞳”?

夜雪葬歌:有点不可思议。

白绮:你继续。

洲态:只不过,在最后,那个可能成为他家人的“赤瞳”还是死了,因为这件事,他很是失落。

…………

泽荣:其实吧,在座的各位都不是“赤瞳”歧视者,每个人都很喜欢“赤瞳”的,对于这件事情,我只能够说,我很抱歉。

夜雪葬歌:是啊,你那个朋友和那个“赤瞳”是什么关系?

洲态:根据同事说,等于是家人了。

夜雪葬歌:那还真是可惜了。

洲态:各位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够帮下他,他对于这件事挺内疚的。

…………

…………

白绮:每个人都需要适应嘛,你暂时不要管他,让他自己一个人先静一静,我相信到时候,会有人出面帮他的。

洲态:他身边的确有个整天和他黏在一起的女生,但还是有点担心的。

夜雪葬歌:放心啦,如果有个这样的人的话,那就不用担心了,相信白绮大佬吧。

泽荣:没错,白绮是我们这最好的人了。

白绮:哪里哪里。

洲态:但愿吧。

四个月后…………

“呦,今天有什么情况啊。”

在小巷中,飒真和一个陌生的男子会了面,他们在这是要交易有关原生都市的事件的。

“有,过两天‘朝诗雨’要在日本举行大型的演唱会活动,据我的可靠消息,她被‘黑色猎犬’的人恐吓了,于是向原生都市的亚可利请求了帮助。”

说着,男人拿出了一张照片。

“就是这个人,朝诗雨点名要找他帮忙。”

“哎?这个人,看上去也不咋地吗,为什么找他。”

“也这是我听说的,据说在四个月前这个人和一个‘赤瞳’击垮了‘黑色猎犬’的某个秘密计划,还和SAAG的某个人打了一场,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吧。”

是这样吗?有点意思了。

飒真拿过了照片,盯着上面的少年看了许久。

“这个人是不是有什么武器?”

“武器啊,有一个,据说是一把光剑。”

“光剑?”

好像听说这个光剑只有这个人能用,而且还能直接让SAAG的特制战服失效,为什么这种武器会在原生都市啊。

“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

飒真突然大笑起来,把男人吓得发抖起来。

“你,你干嘛!”

“不不不,只是觉得很有意思罢了。嘿嘿嘿。”

找到了,原来,你在这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