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错过了一场好戏啊。”

嘴里叼着烟的浩一耸耸肩,然后把视线放在已经躺在地上昏迷的修。他仔细端详了一下,接着抬起了修的右手,“。。。这个家伙或许挺擅长创造奇迹也说不定,没有任何引导就使出了老鬼的梦幻剑技“无心太刀”,全世界的所有用剑之人估计都会抓狂的吧?老鬼知道了之后不知会有何感想?”

虽然称呼带着不敬意味,可是在浩一心里,那个被自己称作老鬼的人,是在剑道方面不可逾越的巅峰。不可否认,同样作为走在剑道上的人,浩一对于能够在没有引导的情况下便使出那招梦幻剑技的修有着些许的嫉妒,但同时他的心里也稍稍平衡了点,因为,这并非毫无代价的奇迹。

“反噬已经开始了啊,哪怕是魔王也不可能完全无视这个世界的规则,这就是创造奇迹的代价吗?虽然意力已经开始自行修复,不过至少在一段时间里这只右手是废掉了吧。”

说着声音小得可以认为是喃喃自语的话,随即把目光放在不远处的那堆只血肉模糊的断手上。他认得这只手,倒不如说认识这只手的主人,所以接下来他才大声喊道:“还想继续装死到什么时候?”

突然之间本应毫无反应的断手居然产生了某种离奇的现象。。。不,或许说是恐怖的怪异会更为合适。那只手被切断的部分骇然长出肉芽,然后以疯狂的速度再生。不仅仅局限于手臂,而是,将整个身体重塑,无论是双腿抑或最重要的头部都一样。

以单只手臂再生出整个躯体,这种景象已经不能用令人作呕来形容,神经稍微纤细一点的普通人大概早就陷入疯狂了吧。

所幸,注视这一幕的并非普通人,而他的神经也一点都不纤细。

“呃,早就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不过还是这么恶心。”早在多年前就已经走过多个修罗场的浩一对于看到的场面仍旧颇有微词。

“我也不想的啊,而且刚才并非装死,确实是处于意力积蓄期间必要的等待,不然,”已经完成了再生的他活动了一下双手,确认无误后才继续说下去:“你就永远都看不到我了,早赖浩一。”本应被修用“无心太刀”砍得只剩下一只手臂的纳雷亚满意地开口说道。

比起对方从容的表情,浩一看起来一脸嫌弃的样子,“可以的话我倒是不太想再看到你,本来我和你之间就没什么交情,不是吗?”

“变得比以前更不友好了啊,嘛,也罢。。。老实说真的挺震惊的,这位少爷居然可以使出“无心太刀”,我整个身体除了右手臂之外都被斩得彻底消失了,从原子级别的基础摧毁得一干二净。不过既然手臂能留下,那就表明还不是完全版吧?据传完全的“无心太刀”威力可是惊人到无论多么庞大的存在都能在一瞬间将其彻底破坏殆尽呢。嘛,总的来说在我有印象的死亡次数里这依然是死得最痛最悲惨的之一啊。”

“得了吧,有幸死在传说中的梦幻剑技上面,你还奢求什么?何况现在不也回复过来了吗?”

纳雷亚甩了下一头的长发,然后抓着其中一缕发丝仔细端详起来,似乎是在确认头发是否有回复原初,“对其他人来说的确是梦幻剑技,但在我看来倒没那么神秘,毕竟怎么说你也是克拉斯特的学生之一,那时候你就是用这一招把我砍了吧。”

“仅仅只是会用而已,和他用的一样”浩一指了指修,“是不完全的。”

“看来也是,不然当时我也不可能还留着个头。不过。。。完全的“无心太刀”能不能将我的不死打破,倒是很有兴趣见识一下。”

浩一叹了口气,“不用想了,你的不死已经融入了世界的规则之内,你不会死亡的事实已经变成了规则之一,估计哪怕你整个身体都消失得一干二净也还是会在不久之后重生的吧。而且我还没能完全打开那扇门。”

“剑之门吗?”

剑之门,由创出“无心太刀”的人,有剑皇之称的克拉斯特所提出的隐匿于所有用剑之人内心深处的门,据克拉斯特本人的理论,只要打开了这扇门,便可明晰剑的真意。不需明说也能知道,这是所有持剑之人趋之若鹜的终极目标。只可惜要开启这扇门除了在用剑方面的高超天赋以及超强的领悟能力外,似乎还需要更深层的,与人的内心和意力有关的不知名东西。直至目前为止,真正打开了这扇大门并一窥其内在究竟的人,只有提出剑之门理论的剑皇克拉斯特一人。

所以,唯有开启了门才能真正领会的“无心太刀”被修使出来的事实,即使并不完全,对浩一和纳雷亚这样的持剑之人有多大的冲击是可以想象的。哪怕只是无意中使出,也是预示着修在剑之道上的潜力要远超浩一和纳雷亚,更不用说里之世界的其他人了,只要给予足够的时间,假以时日也是可以和剑皇克拉斯特并驾齐驱的吧。

这,也正是为何浩一会有所嫉妒的缘故。只是终究年龄和外表不符,这样的嫉妒浩一早就压下了,“嗯,以我现在的境界,只能算稍稍打开一条一点点而已,完全打开的门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我依然不清楚,虽说就算只打开一点,从里面出现的东西我也不想看到就是了。。。不过这家伙,若有充足的时间的话,应该可以成为和老鬼一样强大的人吧。。。算了,现在不是闲谈的时候。”突然,浩一召唤了意念武装,并将之指向了纳雷亚。

“既然跟我的搭档打了一架,我想你不会只是来打声招呼而已吧?刚把笼略审判者的角色送过来,现在又派你过来,教会上层的老家伙们到底想做想什么?”

出乎浩一意料的是,纳雷亚完全没有继续战斗的意思,在被明摆着威胁的情况下,他甚至连意念武装都没召唤出来,“你搞错了,我确实只是来打个招呼的而已。至于老不死们想怎么样,对我来说已经没关系了。”

“你的意思是。。。”

“我背叛了教会。”

“喂喂,开玩笑的吧?背叛教会?作为执行者一员的你不可能不知道有什么后果的啊?”

“还能有什么后果?估计现在已经被“猎人”列为必须被歼灭的异端份子了。哦,不对,我是不死的,对于像我这种死不了的家伙,老家伙们应该会下达封印指令才对吧。”

“亏你还能这么轻松,加上本来就把你视为眼中钉之一的深渊,你现在可是要与近半个里之世界为敌呢。”

“反正执行者部队本来就死得只剩我一个了,我叛教走人让那支倒霉部队彻底连番号都撤销掉不是正好么?而且我可是不死的纳雷亚啊,常人的死亡对我来说毫无意义,至于要封印我?”说着,纳雷亚对浩一露出了带有戏谑意味的微笑,“至少也要找一个跟你同等级数而且精通封印作业的家伙来才行,只可惜据我所知教会里这样的人才等于没有,就算有也早在十五年前就被你杀光了。”

比起纳雷亚耸耸肩的无所谓态度,浩一是谨慎现实得多,只是纳雷亚看来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好了,该走了,我的搭档肯定等得不耐烦了,你知道的那个家伙的脾气很暴躁的啊,完全不亚于你的搭档哦?”

“我知道的。。。?什么意思?给我解释清楚再走啊喂。”

“克瑞丝蒂尔刚才被砍断了,我的精神受到了重创,考虑到跟你的关系其实根本就不好,一旦打起来的话现在的我肯定不是你的对手,虽然我是不死的,但我讨厌战败。所以就这样吧,下次见。”不理浩一的疑惑,纳雷亚头也不回的走了,不过没走多远又回过头来意味深长地说:“可以透露给你的消息是,我的义妹明日香,也就是被派去笼略审判者少爷的那位小姐,还有深渊的那个腹黑女生都已经被当成弃子了,估计没多久事情的发展就会正式按照某个魔女的剧本来进行。帮我照顾好明日香吧,毕竟是我的义妹。再见,早赖浩一。”

这一次他真的走了,只留下浩一一个人在这里。

“被当成……弃子吗?该死的,世界树究竟想做什么?还有某个魔女的剧本又是什么?这种把话说一半又不说一半的家伙真是讨厌。”想不出答案的浩一恼怒地挠了挠头,狠狠地吸了一口烟。随即他又想到了某个问题,『纳雷亚那家伙难道不知道自己每次重生之后都是裸体状态的吗?就没想过搞套备用的衣服?话说我好像跟他交情不太好来着?』

想到这里,浩一默默拿出手机拨打了某个号码,“喂喂?派出所吗?是这样的,呃,我在沿海大道发现了一个裸男……嗯,对,一丝不挂的那种……我怀疑这个人可能思维有点不太正常,应该是变态吧?这种人不是很危险吗?……刚离开不久吧……嗯……嗯……好的,不论如何请尽早抓捕归案吧,我很担心有女性受害者出现。好的,非常感谢。”

---

在纳雷亚和浩一接连离开后,又有两个人来到了这里。

“真的好帅呢,不愧是我的未婚夫。就这样一下“咔嚓”的,不死的纳雷亚就死了一次了。”

“。。。。。。。。”

是那天晚上的少女和甲斐刹那。

少女展露出灿烂的笑容,似乎由衷地为修使出“无心太刀”而高兴,与之相对的是甲斐刹那冰冷的面孔。

“啊啊,好想去见他,明明就在这么近的距离,可是我却不能这么做,我觉得很郁闷呢。你明白这种感受吗?”她的笑容从灿烂转为寂寥,只可惜询问的对象一直把嘴巴闭得紧紧的,看来是根本没有回答的打算。

即使如此,她还是继续说道:“我的笨蛋未婚夫,使出了你老师的梦幻剑技,不知你有何感想?救世主大人。”这是再明显不过的挑衅了吧,少女看向甲斐刹那,期待他会有何反应。

让人失望的是后者只是用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回答:“既然是我的宿敌,在剑之道上有如此天赋是必然的,不然只会让魔王之名蒙羞而已。”

“你的感想就只有这样吗?”

“是的。”

像是人格切换一样,笑容瞬间从少女的脸上消失,冷漠的看不出感情的眼睛慢慢眯起来注视甲斐刹那,令人猜不透她内心的想法。

对于这样的表情转换早已司空见惯,甲斐刹那也同样以不带感情色彩的目光看向少女。作为暂时的合作伙伴,有时候他也会思考到底眼前的面无表情的扑克脸和提起深爱的人就会吃吃发笑的女孩,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

只是这样的思考往往并不长久,因为他知道这是毫无意义的事情。双方可以和平交谈的基础是有着共同想要实现的目的,如果不是这一目的的话肯定一碰面就会尽全力击杀对方的吧,更别提像现在这样进行合作了。不过这种暂时性的合作关系始终是脆弱的,阵营,立场,内心都不相同的二人,在目的达成后立刻动手置对方于死地是必然的事。

敌人即是敌人,不可能因一时的合作而化敌为友,所以,去思考对方的心情这种事情没有任何意义可言。甲斐刹那是这样想的,他深信作为暂时性合作伙伴的少女也一样。

对望良久,少女才终于把视线转移开来,“果然不论看多少次都只会觉得你恶心。”

“无所谓,只要达到目的就好。多余的闲聊就到此为止吧,你确定纳雷亚.鲁卡鲁斯能完成你所期望的事情吗?”

“谁知道呢?不过就算他做不到,和他一起行动的那个人也肯定能够做到。也许比起我的笨蛋未婚夫,那个人的做法和人格会更适合魔王这个称呼吧。毕竟他可是个狂热的复仇鬼呢,也正因如此他才有被利用的价值,当然,他也是心甘情愿为我所用就对了。”

『如果换做以前,这样的事情她做得出来吗?』甲斐刹那不禁这样想,“看来你转变得很彻底。”

少女的扑克脸露出了转瞬即逝的苦笑,“因为我早已经放弃过去的天真想法了,只要能守护好那个笨蛋,要我利用再多的人,用尽任何手段都没问题。说到底,为求目的而不择手段,教会我这个道理的人,不正是你吗?”

“我只是,做了我认为应该做的事情而已。”

 “我也只是做了我认为应该做的事情哦。”

也许是对这样的交谈感到乏味了吧,她把话题转向了接下来需要完成的事情上,“走吧,是时候实行下一步计划了,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呢,而我们缺少的恰恰就是时间。”少女开始转身离开这个地方,甲斐刹那紧随其后。

“全部调查好了?”

“这是肯定的。舞台和演员已经准备就绪,接下来就要看你是否能模拟出有栖川的“魔胧皇雾”的那种效果了。”她转过头来,如冰冷的机械一般不带丝毫感情地说道。

甲斐刹那知道,必定,有无辜者将要逝去。但,即使如此他也只会忠实地去完成。

『为了所有人都能幸福的世界。』他的心里如此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