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浮车继续向前飞行。尽管坐在车顶的我知道前方蛰伏着体型巨大的洪水猛兽,却依旧只能硬着头皮前行下去。

黑暗中的楼房高低不齐,不过毫无例外没有人居住。一扇扇尚未装修的窗户缺乏玻璃遮挡,赤裸裸暴露在寒风中。它们张开一个个洞口,贪婪地吞噬过往寒风与飞雪。

于是,呜呜的风吹怪声无处不在。

这些地方若是提供给从第三市区出逃的难民,空间不说绰绰有余,挤一挤总能勉强装下。可惜的是在教廷眼里,难民群体就是申请资金援助的摇钱树,可谓一块流油的肥肉,吞下去就不会再愿意吐出来。而且两边环境相差不大,换成此地的话,地理位置过于靠近,以人屠为首的势力势必会与蛾摩拉之间产生摩擦,最终无外乎是个吞并或僵持的结局。

以我见过的人屠性格来看,他应当不会想冒这样的风险。

车头打开远光灯,两道光柱远远地分别投射在不同建筑楼面上,留下两个朦胧不清的光斑。

风雪依旧,悬浮车里的人们也受到静谧的氛围感染,呼吸声变得落针可闻。奈贺伸直了腿,想让平躺的姿势舒服点,不想踢到了一名林家仆人脸上。苍也正在熟悉千惠她们从吉普上带来分发的一把手枪。重英假意在看车窗外的风景,眼角余光一直偷瞄着哥哥。

千惠在认真往银色小手枪里装填弹药;小紫一手拿住狙击枪,一手抱住怀里比她还小半个头的莉莉,轻轻拍打莉莉的后背,后者似乎因为受到惊吓,才遇到安静一点的环境就已陷入熟睡。

绯发现我在看她,忽然扭过头去,只给我留下侧脸。

我移开对众人的感知,一道阴影轮廓在略高于悬浮车的位置显现。轮廓在三球监控系统的信息传递过程下,在我的意识中变得渐渐清晰。那是由五架战机联合起来的机械造物,每架战机上都分站着类似人形的身影。只是我心里清楚地知道,根本不可能有人类能够站在那种地方。

站在那里的是五名处决者。

轰的一声,脑海中的朗基努斯之枪旋转地愈来愈急。一条无形的通讯通道居然通过我目前连入的“上层网络”,连接到了战机上的处决者们。

“……!!!”没有任何言语,在我视网膜光屏上先是竖起两个毛茸茸的兽耳尖端,紧接着带着兽耳兽尾,哈斯塔的Q版形象就从光屏里吭哧吭哧爬了出来。

“哈……哈斯塔?”我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实在没想的她会出现在这里。

“诶嘿嘿~粑粑~”Q版的哈斯塔露出温暖的笑容,张开双手,像是在要求抱抱。

“不对!才不是粑粑啦!”我把惊讶而张到脱臼的下巴重新安上。还未想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同时还有四个女人发出了声咳嗽,打断了我的思绪。

四只一模一样的Q版小胖手从光屏底部伸出,像按住实体阶梯那样按住光屏的边框,借力爬进了我的视野。

五个Q版、只有三头身的人物形象挤在光屏里面。五人同框,除了哈斯塔外,其余四个倒是外貌一般无二,唯一区别只在她们的头上。

许是Q版形象的关系,这四个女孩都是圆圆的小脸,鼓着有点婴儿肥的小腮帮子,脸颊上

有两团腮红。她们的着装风格基调是中世纪的盔甲,但在甲片之外又融合了袈裟僧衣与广袖道袍的装饰,以及一些乱七八糟叫不出名字的宗教风格饰品,倒像是偏向防护性质的特殊百衲衣一般。

要想区分出她们倒也简单,四人每个的头上都戴着红条发箍,分别写有“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第四名”。

尽管知道AI一向热衷于编号,可是看见她们这么简陋的名称,总会让人感觉有点敷衍的态度。

“他就是那个签了协议的人类?”“第一名”处决者尖声问道,她的声音音调很高,而且喜欢愈是说话,音调愈向上是提高,“三号机说的人就是他吗?”

Q版哈斯塔连连点头。

“第二名”处决者接过话头,说道:“很好,我们总算见过他了。可是今天我们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总不能现在就请他……请他……”

“第三名”处决者接续了上去:“请他吃饭!这是人类之间相互认识的方式!”

“第四名”叹了口气,用怜悯的、看傻子的眼神看“第三名”:“老三,你又在卖弄半吊子的人类学知识了,早跟你说过,那门学科还不够完善,很多没标注确认的条例是不能照搬的。”

“第一名”开口道:“不错,他既然有行政系统的A级权限,应该由他来请我们才是。因为他去餐馆吃饭可以不用买单。”说着,“第一名”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机油?冷却液?)

A级权限吃饭还可以不用买单?我还是首次听说这样的事情。想起三号机从未具体说过这些特权,即使是签署的协议里也从未提到过这些细节,不由得懊悔自己少占了太多便宜。

“唔……”哈斯塔还是那副没睡醒,什么都不明白的呆呆模样。

只听得“第一名”继续对我说道:“你今天在蛾摩拉去了哪里,做了什么,这些我们都不会过问,现在你快走吧。”

越过通讯通道,遥望天空中的战机,我可以看见五名处决者在风中纹丝不动的身影。她们的目光有若实质,洞穿黑暗,落在了悬浮车和我的身上。好在她们都目光没有什么杀气,尤其是哈斯塔,仍然如在医院里见面时那样带有讨好的意味。

被五个实力超群的处决者盯着,哪怕知道她们没有敌意,心里总不免会暗暗感觉发毛。如今听到放行的消息,我自然忙不迭地点头,悬浮车加引擎加力,嗖地一声就兔子似的窜了出去。

至于哈斯塔为何会跟第二市区的处决者来到蛾摩拉,那就不是我需要操心的事情。稍微联想一下,无外乎与最近闹得天翻地覆的反AI组织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