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吃完早餐没多久,传来门铃声,我出去开门,门口站着妹妹的朋友川崎莉世老师,相比上次游戏鉴赏会,她这次的登门显得有些轻车简从。她身穿浅蓝色的纯色棉质T恤,下身搭配的是白色的牛仔短裤,头上戴着白色的棒球帽。

“早安啊,哥哥大人。”莉世老师露出爽朗的笑容,配上她这身无比清爽的穿搭,加上美少女特效,让人感觉同外面灼热的阳炎隔离开来。

“早安,请进。”我顺带关上门,拿出客用的拖鞋,不得不承认有那么一瞬间被这晃眼的笑容亮到了。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无比自然的露出这种笑脸的她,分明和妹妹同龄,却让人感到成熟坚强得不可思议。

妹妹正在洗着碗,看到莉世老师来了十分开心的停下了手头的事情,“莉世酱来得好早呢~”,她擦干了手,走了过来。

看到这种有很多话要说的二人氛围,我识趣的暂时将时间留给她们,“你们要喝什么?点心的话仙贝可以吗?”,我这么问着,想到待会儿把点心端过来的时候,顺便把碗也给洗掉吧,都说了我来洗了,妹妹总是趁着我不在的功夫,将家里的一切都打点好了,这岂不显得我这个哥哥懒惰无用?

“都可以。”给出什么都好的模糊概念的是莉世老师。

“我要橙汁。”说着我早就知道的答案的是妹妹。

“好的,好的。”我应道,心想那就都喝橙汁吧,走去准备,把短暂的朋友时间留给她们。

打开水龙头,我套着可爱的粉色围裙,一边刷碗一边冲洗着,然后拿干抹布擦干,摆好,完工。接下来是准备点心。

等我把点心端去客厅的时候,她两已经“呜哇哇”的抱作一团,不分彼此,亲若姐妹,而愣愣的看着并放上点心的我,就像是路人甲服务员。

“爱花酱~(>﹏<)”< p="">

“莉世酱~(T_T)”

em……毕竟她们两都身处近期的一起舆论风波的中心,遭遇相同,该说果然是同病相亲么?

我喝了口橙汁,不太忍心打断这“温馨”的场面,等了等,可是她们好像没有意识到我的存在,呃……,我又喝了口橙汁,歪着头看那黏黏腻腻的作家老师、画师老师二人组,很好,还是没有注意到我和我的视线,“咳……今天就是为了解决这个事件,才临时在我们家开“反黑计划大作战”,两位老师请稍微克制一下自己悲惨的心情,积极的加入到作战计划定制当中来吧。”

“嗯嗯,我相信哥哥!”毫不犹豫坚定支持着我的妹妹打起了精神这么说着。

虽然被妹妹这么支持和信任我很高兴啦,可爱花小姐,咱这是开的作战会议啊喂,您能提些有建设性的意见么?就这么全盘交给我,我压力也很大的哇,我在心里默默吐槽着。

“裕太哥哥果然是个大好人。”莉世老师漂亮的脸上挂着面条状的感动的泪水,由衷地发表着自己与本次作战毫无关联的感言。

咦?对我已经到了可以直呼其名的亲近了么?就算你这么说……好人这个词跟我根本扯不上关系啊,而且你这种感言对作战也毫无用处啊,头疼。

“莉世老师,我有几个问题,想向你了解清楚,这事关我们之后作战计划的全局制定。”我不再继续内心的吐槽小剧场,摆出一副认真的姿态。

“好的,裕太哥哥尽管问吧。”莉世老师像是被我的认真所感染,一秒回收了自己的面条泪,一副极其配合的样子。

“首先,我必须要说,我完全不相信你会抄袭,但是请你认真负责的回答我,你并没有抄袭对吧?”信任是一回事,当面问清楚是另一回事。

“哥哥!”妹妹听着我的发言,按耐不住的喊了我。

我知道,这是她不太高兴的前兆,可我必须当面确认清楚,我才能继续开展后面的事情。

“没事的。”莉世老师拍了拍妹妹的手,“我没有抄袭。”少有的严肃认真地回答了我。

“嗯,我昨天看了那个说你抄袭的人发布的东西,对方声称自己才是原作者,也揭幕了一些创作背后的故事,我把你的处女作读了一遍,有很多细微的点和对方提到的差不多,我个人觉得不可能有这么巧合的事情,那么只有两个可能。一,对方一开始就关注着你,仔细了解阅读了你的作品很多遍,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诬陷;二,对方是和你有过交集,并知道你在写小说,更甚至你们的关系好到你有给对方看过的程度。”我客观的分析着,其实这都是些很浅显的东西,只不过她两年纪还小涉世未深,想法没我极端消极,并不明白有时候这个世道就是这么充满恶意,就算你不找麻烦,总有麻烦会找上你。我本人还是希望她们能保有这份“未知”,至少说明还未曾受伤,没有在心灵留下丑恶的刻痕。

“那应该是第一点吧。”莉世老师不假思索的说道,说完她端起橙子大大的喝了一口,将剩半的橙汁放回桌上,手指无意识的抖动了一下。

就这么坚定肯定么?完全没有怀疑过?我把接下来的话,细细地在腹中咀嚼了一番,想着怎么开口,感到一阵胃痛,端起橙汁喝了一口,手指无意识的摩挲着杯口的边缘,当我感到纠结的时候,总喜欢做些无意义的小动作来分散自己的心思。

“我也想是第一点,但今早对方发出的证据让我推翻了这个观点。”我这么说着,从口袋里掏出智能手机,在网站上搜索了一下,一份陈旧的原稿字迹图出现在眼前,底下的回复有人经过笔迹和纸张鉴定,确认是两年前的,也就是作品出现之前的时间。

我将这个残忍的现实推到了莉世老师面前,她看着只是愣了愣,毫无震惊的反应。其实看她手指下意识的抖动,我就明白了,她不是没有想到,她并不是单纯的傻瓜,她只是不愿往那方面想而已。

反倒是妹妹的反应比较大,“怎么这样……”,这么说着的妹妹语气里有愤懑,但又不是完全的愤怒,看着一瞬间有点失神的莉世老师,她显得有点失落和深沉。

“所以只可能是第二点了,莉世老师,这个人想必曾经和你关系很亲密,你有什么头绪么?”与其沉浸在这种无意义的情绪中,不如及早的寻求解决方法,我是这么想的。

看着陷入思索中的莉世老师,她的神情似乎陷在明暗交替中。我不由觉得自己果然是个利己主义的人渣,从不关心过程,对他人之间的情谊也表现得漠不关心,真是渣得可以。事到如今,我也只能把我会做的做好了,将一切粉饰太平的东西打碎,留待时间过去,把曾留下的痕迹风化。毕竟连自己都不了解的东西,怎么去维护呢?只能用自身最熟悉的方法去处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