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el04的宴会厅里,侍者和酒保各就各位,等台上的轻幻文库司政做完简单演讲,在场的人稀里哗啦地鼓掌。而夕羽凑到了二勿载的身边。

“怎么一群搞轻小说的都有钱来这里吃饭。”

“才十来万而已。”

“一餐十来万诶……我过生日也才用了八万左右,还是请朋友的,要不是为了他们,我就和五寻晴吃个蛋糕过去了。”

这么省的么?

把这当一般消费的二勿载挑了挑眉毛。他不知道的是,如果五寻晴在场,五寻晴的表情绝对会变成挤眉弄眼——因为是五寻晴给她庆生,两人当时吃的蛋糕都是五寻晴找国内顶尖甜品团队经过计算制作的,无论是素材还是制作过程都是十分挑剔,价格是五位数起步(算上人工费)。只不过夕羽家奉行穷养政策,五寻晴才从来不说这件事。

二勿载不知道这些,只当夕羽是个勤俭持家、在资产阶级里难得的好姑娘。夕羽见二勿载不说话,又说道。

“你答应了邀请青叶文库的人来的,怎么到现在,一个能说话的找不到。”

“我也不知道啊……”

二勿载摸了摸自己的马尾。这是关于人工智能事件的说明会和各轻小说文库的洽谈会,照理来说,就算七重雨茗不来,她旁边能说上话的那个狗腿子南源也会上场。可是在司政演讲前两人就转了一圈,没有看到他们。青叶文库只派了些老古董过来,即使主要窝在角落,还是在众多年轻编辑中显得格外显眼。

至于夕羽,直到宴会开始前他才知道她其实是一个叫“萌新文库”的网络文库的司政,这个文库由五寻晴家直接注资,是看到了国内动画产业的前景、建立来专门做改编的。夕羽这次过来,一方面是听人工智能写作在商业上的可行性,另一方面则是偏向她个人理由,她觉得青叶文库目前出产的作品比轻幻文库的大部分作品好了不是一星半点,想顺便来谈合作。

二勿载又重新环顾了一遍四周,终于看见了七重雨茗和南源,而且以南源为中心,还多了不少年轻人,应该都是青叶文库的编辑。他们同样坐进角落,却和早就来的老古董分出了明显的界线,两边互相的视线透露出双方对彼此的鄙夷。

二勿载用手臂顶了下夕羽。

“你要找的人在那。”

“噢!”

夕羽快步走过去,而轻幻文库的主编更快些、直接到了七重雨茗的面前,二勿载和夕羽暂停在斜后方。那位主编知道自己的老板就在身后,给机会让两人自我介绍。五个人先是寒暄了一会,然后由主编直入正题。

“不知道,你对人工智能写作的意见是如何?”

这个问题指向是七重雨茗。穿着中性的她抱着胸口,冷哼一下。

“我倒是想知道,你对人工智能写作的意见是如何?”

那位主编对这样的挑衅也不生气,他笑道。

“当然是十分看好,相较于传统文学,轻小说的商业痕迹要重得多,这也意味着工业化生产是可行的,而且人工智能吸收了大量作者的灵感,等完全解决技术上的问题,创作水平自然会在目前的轻小说作品中占上流。”

七重雨茗不是信息比赛的龙鸣,她清楚人工智能不是仅在游戏类取得全胜,更是部分地进驻新闻稿的编写,但从小浸染在文学理论中的她也坚信着人工智能只能在技术上对文字进行重组,潜藏在文字下的人类之灵韵,只要还是程序化的、没有反思在内的写作,就绝对无法复制过来。所以七重雨茗只是笑笑。

“我不觉得读者看不出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轻幻文库的工作就要复杂的多。在把握读者市场的行政方向上,我们公司秉持着的方针是并非全部。”

“并非全部?”

七重雨茗稍微抬高的音调让主编认为是疑惑,他解释道。

“没错,简单来说的话,就是并非全部读者都是高审美标准,同时也并非全部读者都是看劣质作品。在整体上,在编辑培训和内部会议上我们也有经常强调的,读者结构呈金字塔形状。”

阅读有门槛,大体上一个人的审美水平与他的阅读数量和年龄呈正相关。轻幻文库据此分出了资深轻小说读者和泛轻小说读者,对于前者,精美的插画和高实体化审核标准带来的高质量内容以固守实体轻小说销售额,对于后者,轻幻文库在网络签约申请“从审以宽”,只要有亮点,就予以申请通过。

属于保密内容的,签约等级分S、A、B、C、D,轻幻文库实际上的网页推广操作更倾向给B、C两级版面,其次是A、D,最后才是S。这样才能最优地分配签约作品的消费量。

然而这些七重雨茗都知道——金字塔的部分是猜的,而网页推广部分,九条千秋在很早之前就为了让七重雨茗知道轻小说的商品性质而爆出。七重雨茗先前拉高的音调只是一瞬间以为他说的“并非全部”是精神分析中性化公式的那个。

“真是厉害。”

七重雨茗商务性地笑着。

“我们在这方面还保持着以前良币驱除劣币的观念,来到了轻小说界,还多少有些不适应呢。受教了。”

“哪里。我这边也有很多困扰,比如从很早开始就有的对轻小说上限的悲观论调,我们找不到别的解决方法,才选择了引入人工智能写作。青叶文库的入驻虽然和我们有同行间的竞争,但也给我们带来了新的可能性——用上面喜欢的话来说,我们即是竞争、其实也是合作的关系,机遇就在我们之间。”

自觉自己有些抢了老板的位置,这位主编礼貌地告退,临走前还丢下一句“这位二勿载先生对你们的很多事情也很感兴趣”。二勿载在心底吐槽着“我才没有”,踢了一脚皮球。

“更想和你谈谈的是我旁边这位夕羽小姐姐。”

“没错。”

夕羽倒是单刀直入。

“我看了你们公开的运作方针,公布在版面的研讨班整理文件也有看,我觉得我和你——萌新文库和青叶文库有相似之处。”

正当夕羽等待着七重雨茗的反应的时候,原本去和同事吃喝说笑的南源转回来,他说道。

“终于等到那个傻瓜走掉了。雨茗我跟你讲哦,他还是普通编辑的时候,拒绝了我两次签约申请,一次签约升级申请。”

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调侃,眼底却暴露出一点愤恨。注意到这点的二勿载有些暗爽。他不给台阶。

“是你写的太菜吧?”

“我找来专业的书评组评审,文字底蕴还是中等偏上的。我怀疑就是新意不合他的法眼,可是哪来的那么多新意?”

“首先,我和你还没熟到可以直呼其名的时候,其次,在我眼里,你连所谓的文字底蕴都是高中生水平。”

七重雨茗冷着脸说道。

“你在研讨班夹杂拟声词私货的部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嘿嘿,对不起啦。”

南源把一直拿着的红酒一饮而尽。

“不搞拟声词,气氛渲染始终是拿不到轻小说原本的张力,你的那套,照搬硬套的问题还是太多。”

他又转过来。

“萌新文库是吧?拿钱堆起来的东西,但是又没拿到渠道,做改编还有好几年的路要走。”

虽然这不是公开的,但只要稍微动动脑子都能猜到。夕羽没有惊讶。

“本来就是长期投资,我和几个能说上话的人都还觉得我们进来的晚了。”

“我倒是觉得什么时候都不算迟。”

南源说这话的时候,看了看二勿载,二勿载却没搞懂是什么意思。他倒是推了七重雨茗一把。

“雨茗——好吧,七重雨茗,你不是想颠覆这个无聊的业界吗?眼前这位花鸟就是能帮到你的人。”

“哦?”

南源这段时间以来的表现,让七重雨茗对他的眼光的信任达到了基本的程度。七重雨茗挑着眉毛对夕羽说道。

“刚刚也说到我们两边的文库有相似的地方,具体而言是怎么样的?”

这个时候拿出空泛的方针是明显不能满足七重雨茗的,但夕羽在来到这里之前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她清了清嗓子,回答。

“我们都想要看到足够好的作品、走的优质路线,都对轻幻文库很大意见,也都不熟悉轻小说这种东西。”

不过对轻幻文库有意见的主要是我家大小姐就是了。

夕羽笑着补充,知道她在玩女仆游戏的二勿载向不知缘由的七重雨茗解释道。

“她家大小姐也是个作者、怀才不遇。”

夕羽先是点头,然后又连忙摇头,纠正道。

“才不是怀才不遇——是曲高和寡!”

“那有什么区别吗?”

“大小姐才不用迎合他们的标准,她是超脱于世的!”

“我倒是想看看是怎样个超脱于世,可惜我对轻小说实在是提不起兴趣——你的审美对于我来说也是这样,我比较感兴趣的是,你想从我这里拿到什么、还有想给我什么?”

七重雨茗这样直接的态度在夕羽以前的社交场合绝对不会出现,夕羽有些憋气,又看了看旁边的二勿载、质疑七重雨茗的人品。二勿载倒是没忍住笑了一下。

“没办法,就是这么自我中心。”

七重雨茗也把视线转过来。

“是在说我?”

“不然呢?伟大的七重雨茗小姐姐。”

“不要仗着九条千秋的名分就在我面前耍嘴皮子,说到底,我和你也就见过几次的关系吧?”

难道连基本的礼仪都不懂吗?这样的、暗含着的讽刺,二勿载几乎是见一次听一次。他一直都难以理解,在现代社会还有这样在意上下级关系的。不过在一定程度,他也习惯了七重雨茗的性格。

“你好像还不知道,我现在连名分都没有了,当然你也没有了。”

二勿载把就在不久前发生的事情说出来。

“九条千秋现在净身出户,去了四宪余那边,她表面上把千秋组丢给我管,实际上——我也不是很能确定她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大抵应该这样做,我把千秋组解散了。所以之前的合作取消,我一个人没办法保证你们青叶文库在天梯赛的名次。”

二勿载带着些嘲讽的语气。

“千秋组不放水的话不会差到哪去,更何况是主场作战。”

七重雨茗回击道。

“没关系,你们的帮助不是必要的。”

说是如此,七重雨茗也知道,接下来一段时间自己必须加快介入轻小说理论的速度。本来就是从文学空降下来的社团,很多理论上的转型都是实验性的、摸着石头过河,而在风评的争取上,七重雨茗也不是在自己擅长的、“文本质量”的领域作战,而是必须要改变相当部分的轻小说审美标准。

也就是说,在她的介入达到一定程度之前,即使青叶文库——研讨班下属作者的实力普遍提高到了轻小说作者群体的中游或以上,也不意味着能完全转换为自离城天梯赛的高名次。理论到实践的转换、审美取向的冲突,这两点是影响研讨班作者名次的最大原因。

如果二勿载真的解散了千秋组,不论二勿载和九条千秋两人的布局,也可以轻易预想到接下来一段时间,原本只由千秋组高层作者垄断的写作理论(也许是个人写作心得)会逐渐公开,在轻小说野蛮生长时期生产出来的这些东西在引人注目这点肯定不是现在的研讨班能比的,更何况九条千秋的离开传递出的信息,“业界将要变革”——这虽然某些意义上说是七重雨茗打算做的,但七重雨茗始终是以“竞争者”而非“变革者”的身份站出来。要把这件事摆在台面,自然会刺激潜在敌人对天梯赛的参与度增加。

最担心的是,轻幻文库自己就违背择优录取的声明、开始联系千秋组成员甚至评委打压研讨班的作者。毕竟一开始七重雨茗就为了自我主张而把研讨班的成员名单完全公开出去,要针对性地打压并不算难。

“七重雨茗你说的很好”

正当七重雨茗想着尽早回去工作的时候,夕羽说道。

“我认为能和你谈谈的契机就是你在那份声明、还有现在所表现出的这份风采,虽然在轻小说生产到消费的环节中,轻小说文库和编辑扮演的是中介的角色,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应该服从于作者、读者,甚至说,我们不应该服从市场的风向去做一件事情。这在我的父辈那里已经是一个共识。”

“我知道那个共识是什么,不过我家主要是做房地产的,房产始终是刚性需求。”

二勿载插嘴道。

“不要迎合市场,而要创造市场——是这样吧?”

夕羽点着头,有些自豪。

“几年前,在移动支付还未兴起的时候,大小姐的父亲就凭着自己在公司的地位、一意孤行地要求将公司的方向和资源转到移动支付上,不计支出地与其他对手争夺这个并未成型的市场,提供给移动支付使用者的消费补贴,每一轮都以千万为单位计算。这场商业战争持续了大半年,在当时,网络上的舆论都将参战公司当做送钱的冤大头,可到了现在,人们大部分活动的付款都需要通过胜出公司的APP完成,二维码普及全国,出门带钱包反而是显得落伍。”

“坏消息是,像我这种喜欢在Club玩喷钞机的人也跟着变Low了。”

“那本来就很Low好吧?”

夕羽吐槽了下二勿载的爱好,再继续道。

“这次也一样,虽然我们萌新文库的方向已经确定在争夺多平台改编上,但是要论在现有市场的资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若是照常规的运作,在五年内都拿不到大的成果,大规模注资在文化产业得到的收益是有限的——在现实增强器具的成本降下来之前,我认为,走七重雨茗你所主张的道路是最好的。当然我也有掺杂私货在里面,我家大小姐不喜欢成了定式的轻小说。”

见七重雨茗走进了自己的思路,夕羽趁热打铁。

“目前来讲,青叶文库和萌新文库都是刚起步,青叶文库不缺写作上的指导理论,但是却没有足够的独立宣传力度——这一点,我是看你们借道轻幻文库的作者天梯赛所猜测的,而萌新文库则是反过来,我们不缺独立宣传的资金,但在作品和作者储备的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进行宣传只会是有名无实,所以我们的宣传都只能控制在有限的范围内,有气力也使不出来。”

“所以你想要的是联合征文?”

七重雨茗抬起头问道。这是最基本的合作方案,双方共筹可以提高获奖者上限和奖金、吸引作者参赛,而且得到的流量是在两个文库的交叉域,对双方都有益。

而夕羽却摇摇头。从这个动作,七重雨茗感到了自己和对方在商业嗅觉之间的差距——对方才是真正的商人。

花鸟回答道。

“不止是联合征文,我还想要更多——联合征文从表面上,可以集合青叶文库和萌新文库的资金去办一场足够华丽的庆典,但是庆典终究是庆典,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征文结束后,又会怎么样?”

作者会拿走奖金,然后凭着联合征文的成绩去找轻幻文库的编辑签约。

读者更是不存在,联合征文能吸引到的只有作者,如果文库留不下作者,就不用谈读者,直接打出GG。

“现在的国内多媒体改编,轻幻文库的小说,直接(小说改动画)和间接的(小说改漫画再改动画)改编成动画,占了当前每季度动画数量的七成有余,论发展前景,在我们和轻幻文库之间,作者选择谁是可想而知的。”

放在其他的任何文化产业,哪怕是日轻产业,能站在台上要求各公司合作、改变业界风向的,也就只有政府部门的代表。

可是在国轻,包括现在这场洽谈会,站在演讲台上面的,是轻幻文库。

某部门召开网络文化产业会议的时候,轻幻文库的席位数量排第二,仅次于那个弹幕视频网站,而排第三的本土网络文学席位只到了轻幻文库的一半。而在现在这场洽谈会,除去各媒体的代表记者,青叶文库算上名誉编辑的七重雨茗、总共十五人,居然是全场文库派系人数占比排名的第二。其他小文库——体裁小到只能支持基本的网站运营,他们倒是各自派来了两三人,在会场另一边聚成一团。

于实力,他们在国内轻小说和动画、漫画一片贫瘠的世纪初,凭着社团体制硬是发展出一套轻小说体系,到现在握着接近垄断的改编渠道。于历史和情怀,他们由最初的国内轻小说论坛发展而来,可以说是国轻血脉的正统。

“更何况,如果要办联合征文,我们首先就找不到轻幻文库征文的间期,轻幻文库一年三次征文,从网络到实体,还有现在正在进行的天梯赛,没有征文的时间不超过两个月,作者们参加完轻幻文库的征文,肯定没有多少余力再来参加我们的联合征文。而和轻幻文库同时间发布征文,又完全比不过他们。联合征文是完全不可行的。”

“那你的想法是?”

七重雨茗已经有些不耐烦,她讨厌有谁在自己面前不停地卖关子。而夕羽也知道悬念已经拉到了顶点,于是说出自己的计划。

“我的想法是,青叶文库和萌新文库达成从内容到渠道和宣发的深度合作,这是底子。面子上,要公布《轻小说写作理论总集》,而不是藏着掖着。因为《轻小说写作理论总集》……有点绕口,反正照我的理解,这东西是类似失落的屠龙宝刀或武林秘籍那样的东西,不仅是内容能提高作者的实力,而且它本身就是一种情怀的产物。青叶文库需要打出回归社团时期的旗号,打出感情牌,才能在这个时候吸引到作者——”

夕羽撇了撇头,示意看后面、在会场中间说笑的作者,似乎对这次洽谈会的主题不感兴趣,或者说,信心充沛。

“轻幻文库在最近的表现显然是给了我们击败他们的机会,哪怕只是一个开头,但也有句话是万事开头难。一个企业衰退,往往是从违背其价值观开始,这也是为什么商业学要频繁强调品牌效应。”

后面的这些七重雨茗都没去细听。在夕羽说到“公布理论总集”的时候,七重雨茗回过头去问南源“这东西你放在哪了?”——因为她从一开始就对这种低端小说作者的经验谈不屑一顾,自己没看过、也没留下文档。而南源面对七重雨茗的询问,顿时面色凛然,片刻之后,他一边转身一边小声说道。

“我去上个厕所,你们慢慢聊,不用着急。”

“……”

七重雨茗压住了南源的肩膀。明明是七重雨茗娇小得多,此刻南源却觉得她是比自己庞大数倍的阎罗。

“你把它卖了?”

诶……自己是受过反刑讯训练的才对吧?怎么我会发抖流冷汗呢……嗯,是会场空调温度调太低了,一定是这样……

南源的内心风起云涌,只有表情还称得上不愧于以前的训练。压在身上的力道不大,自己却无法挣脱——无法再动弹半步。他没有回答,而七重雨茗已经从他颤抖的频率得到了答案。夕羽注意到两人的异状,问道。

“怎么了?”

七重雨茗则是笑着回答。

“这个就不行了,因为我的下属把理论总集卖掉了。”

她猛地用力掐住南源的软骨。

“被这家伙啊——!”

从提笔举目无亲的口中,四宪余得知轻幻文库在全国建立灵感典当连锁、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将国内的想象集合到人工智能身上,然后再由人工智能进行整合写作,以此对抗在去年底兴起的短视频业。短视频从出现起就不断挤占从文字到电影、动画的各种文化市场,就像当年的推特挤占个人博客,在碎片化——信息接受的便捷性上,短视频比其他载体要更加粗暴直接、也更加符合时代,从这一点看,轻幻文库的所做所为在维持其存在的层面上是十分合理的。但四宪余稍微思考,就发现时间有些对不上。

“不对啊。”

四宪余向提笔举目无亲指出。

“灵感典当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出现,那个时候短视频软件还连影子都没有呢,怎么就为了对抗短视频搞灵感典当了。”

和四宪余一样也曾经是扑街部议员的提笔举目无亲当然也知道这个,但他并没觉得矛盾。

“人家做公司的,比我们提前知道这些也不奇怪吧?”

四宪余并不同意这点。因为在两年前,轻幻文库就因为灵感典当的建立而和实体书籍作者群爆发了一场矛盾,虽然比现在连网络签约作者都罢工的矛盾要小得多,但那时——那个时候还是社团林立的状态,轻幻文库就被迫向各个社团的代表人解释灵感典当建立的必要性。他们给出的理由是,轻小说的同质化已经有了相当程度,如果不尽快引入新鲜血液,可能会流失很多中层读者。这些读者都是“并不完全喜欢轻小说”的,只要有比轻小说更好的娱乐,他们便会把精力和金钱投向别的地方,比如网文和手游。

但是短视频不一样,它既然比其他文化载体更加简单粗暴,同时也意味着它必然会损失掉故事性——即使是手游,也是需要根据故事去推动游戏进程。所以短视频对轻小说的威胁远没有提笔举目无亲所说的那么大,而轻幻文库的灵感典当所针对的问题应该和两年前一样是轻小说同质化。

但是四宪余没有把这些说出来,即然轻幻文库如此宣称,肯定是有它自己的理由。四宪余虽不是处处为公司考虑的精神资本家,但贸然揭穿,指不定又会因为网络传播而变质成别的事情。

“那这件事就这样吧——对了,你得把选题换一换,我不想把以前的事情来回车轱辘说。”

我还赶时间呢。

四宪余要求道,提笔举目无亲却坚持拒绝。

“不换,就这样。”

“喂。”

“你刚刚说了让我先手的吧?先前评委也已经把我先手的事情上传了。”

他给旁边的评委一个眼神,对方立刻心领神会,用手机开始操作。四宪余臭着脸。

“一点面子都不给?好歹以前我也教过你一些东西。”

“啊、对,我实体申请成功也有你的功劳。可我当时请你吃过饭了呀?”

他笑嘻嘻地回答,然后一下子收起笑容,直视着四宪余。

“如果不想说的话,你就用实力拦住我的问题就好了。这也是我能给你的最终提示,千秋组解散、我们实体作者会在天梯赛全力打压青叶文库的研讨班,所以我不会宁愿输给你也要套你的话。”

他补充道。

“现在的我可不会再输给你了。”

……

“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情。”

十分钟后,四宪余有些鄙视和无奈地看着抱头趴在桌子上的提笔举目无情,开始补刀。

“说什么现在的我可不会输的,这种是上个年代、装叉打脸流还未兴起的时候才是主角用的,现在是归于反派用来立死亡旗帜,而且很少有人用了——你对梗文化的理解还是那么落伍。”

经过了早上和勇者的一役,四宪余觉得神清气爽,觉得自己已经恢复了社团时期的六成实力,再加上这次对方用的是往事改编,自己面对他的质问,只要不断故弄玄虚、说“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想再说了”之类的话,并加速故事发展、把他准备好的流程在几个来回之内用完,之后的对抗就被拖入了四宪余最擅长的临场发挥上。

“呜呜呜,我的两分……到这个梯级想再加分是很困难的啊……“

提笔举目无亲嘴上说着,但还是打起精神抬头。

“所以真的和以前你说的一样,《轻小说写作理论总集》也是一个翻来覆去满目吃人的东西?”

“不然呢?人工智能是总集灵感,理论总集是总集理论,两个差别恐怕不会太大。”

大概是经验主义和唯理论的差别(此处取材自纪杰克在《非人政治学》解读的二律背反,二律背反的两个命题并非互相矛盾冲突,而是不同视角导致的不同结果,“要么都对,要么都错”,两个命题因此构成了辩证统一关系,另外,经验主义和唯理论其实差别非常大)。

见四宪余起身、准备离开,提笔举目无亲问道。

“话说,你打算回来牵头搞大社团吗?我听说八筒那家伙现在就是灵感典当的总负责人,现在说是罢工,但大家都是一盘散沙,以前有牌面的议员都心灰意冷不出台——你不站出来,就没人站出来了。”

“别犯了精英主义的毛病,千秋组才会觉得业界风向变动要靠特定几个人。”

“好吧……你要重新写书的话,我建议别投轻幻文库,把天梯赛成绩拿出来,我可以给你引荐几个网站,像顺风菠萝、爱轻、帽子精灵……”

他挠挠头,报出了几个网络文库的名字。它们的网站从社团时期到现在,和轻幻文库比起来都是不成火候,现在似乎反而变成了优秀的避难所。四宪余同样没有细听、匆忙离开。因为他注意到了一个事情。

刚刚他差点就脱口而出。

“谁要写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