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7 果然还是.....

世界编号 001

白诺缓缓睁开双眼,身边是熟悉的昏暗景象,他皱着眉头看向四周,那时他久违的地下室,服务器发出运行的噪音,电脑屏幕亮着柔和光。

他成功了?

白诺的脑海里闪过这个想法,可他却不能确定,因为他无法推测穿越后的结果。

“主人.....你怎么了......主人?”

身边响起熟悉的声音,白诺的眼中重新浮现出思念许久的少女的身影。

“莉莉......”

白诺看着莉莉笑了起来,可他的眼角余光却看到了镜子上自己的样貌。

那是白诺十六岁的模样,可偏偏......头发是黑色的。

白诺察觉到了自己与时网之间的联系,那之中包含着一个人物模型的程式,只不过里面混入了一点点杂质。

哦.........

白诺明白了。

莉莉已经熟睡,白诺坐在电脑之前,他现在只是时网的一部分,即使他想洁妮尔挥起复仇之剑,也会被她弹指间化为飞灰。

但....

他还有希望。

白诺调出五月之鹰的程式,将自己所知道的洁妮尔的一切都融入其中进行解析,但他能察觉到自己还差最后那么一点,于是便将目光移向了莉莉脖子上的那个项圈。

他需要......

再相信一次自己。

-------------------------

冷斑启动的最后一天

“关上你的那些服务吧,和时网断开一小会儿,这样的吻会更加真实一些。”

“好。”

莉莉答应道,暂时断掉了和时网的一切连接,去享受一个普通而真实的吻。

这次白诺并没有做出奇怪的举动,只是拥抱着莉莉,轻而温柔的去吻莉莉。

可莉莉却主动的把舌头伸了过去,和白诺主动缠在一起,她沉浸在这个普通而真实的吻里,却还不忘记用鼻子换气,只想让这一刻持续地更长一些。

两人闭着眼拥吻在一起,可白诺却偷偷的睁开眼睛,目光所至莉莉的身后出现一个模糊的绿色进度条,慢慢填满之后,便出现了‘下载完毕’的字样。

不知道吻了多久,莉莉终于舍得和白诺分开,她带着笑意看向白诺,似乎这辈子一直也没看够。

“主人.........可以拜托你,最后做莉莉一个人的骑士吗?”

白诺温柔的拍了拍莉莉的头,随后支屈一膝半跪,左手横放在胸前,右手轻轻提起莉莉的之间,轻轻一吻。

“很荣幸能守护您到最后,莉莉殿下。”

-------------------------

时间斜塔·99层

赤红色的鲜血自五月之鹰的剑尖淌下,剑尖朝向斜上,穿透了坚固的铠甲,五月之鹰的解析之力全开,将獠牙之上的猎物类似解刨一般剥个干净。

黑骑士的口中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向前倾斜欲坠,却正好与白诺靠在了一起,支撑着不至于摔倒。

黑骑士咬着牙给了白诺最后的忠告,偷偷的用染血的指尖在白诺铠甲的背面写下短短的几个代码。

时间斜塔塔顶之上,只剩下倒在地上的黑骑士,他感觉双眼是如此的疲惫,可执念却支撑着他想看到最后。

幽幽的声音自塔顶传来,那是黑骑士嘴角带笑的自言自语。

“就托付给你了,若是你的话..........”

“一定能做到的!”

------------

时网之中,神明陨落,世界斜塔也开始了震动,黑骑士挣扎着站起身来,身上满是鲜血,可却始终带着笑容。

他还得再努力一下才行.........

“圣杯骇入!”

黑骑士开启了圣杯程式,来从时间斜塔上接入洁妮尔的调率空间,他一拳将充满裂纹的壁障轰碎,看到了正在时间夹缝中坠落的白诺和黎岚,朝着他们伸出了手。

时间斜塔塔顶,两个白诺互相注视着,似乎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一切,毕竟,最了解自己的只能是自己,而能拯救自己的,也只有自己。

“你接受自己了吗?”黑骑士笑着说。

“嗯,你呢?”

“现在是了。”

黑骑士回答道。

旁边的几人疑惑的看着两个白诺,觉得他俩简单的对话像是暗语,藏着些听不懂的信息。

黑骑士没有解释什么,他转过身去朝着已经消散的空间缓缓前进,血色的脚印一步一步,背影没有了往日的挺拔,看起来轻松了不少,似乎是释怀了什么重担。

一支烟燃起,这是他许久以来,抽过的最轻松的一根。

这次.......终于能守护他们的未来了。

黑骑士回过头,对着白诺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两人却同时说道:

“谢谢你。”

-------------

世界编号 000

太平洋上空的洁妮尔,身上蔓延起红色裂纹,断面之处是游动的红色代码,她的表情充满了极致的恐惧,可却偏偏无法发出任何声音,短短几秒过后,变化为红色的碎光落入海水之中。

白诺躺在床上,可眼角却留下两行泪水,可渐渐的,他却笑着睁开了双眼,从床上坐起身子,看着不远处那个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枪小心翼翼看着四周的女孩。

“葵。”

女孩高兴的转过头来,一下子就扑了过来。

“诺君你回来了啊,你终于回来了!”

“我睡了多长时间?”

“十分钟........”

“十分钟啊。”白诺笑了,像是经历了很多,他摸着怀中女孩的头,眼中的温柔重现。

“诺君.........你好像变了?”

“怎么,不喜欢吗?”

“不,诺君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樱谷葵赶快说道,她看了眼白诺,欲言又止。

白诺看着樱谷葵的样子,就知道她想问的是什么了。

“我成功了。”

白诺说道,放下了那禁锢自己的重担,他不知道为什么洁妮尔没能在这十分钟之内杀了他,但仅仅是这个结果.......

他就满足了。

也许在无数的世界中,就这有他所处的这个世界没有得到拯救,不过他愿意为那些白诺,还有那些所爱的人背负这份痛苦。

况且.........

在这个世界他还有樱谷葵需要守护。

白诺忽然感觉到自己与时网之间的连接恢复了,而他却感觉不到丝毫洁妮尔的存在。

“诺君,你成功了的话,那是不是就能和葵永远在一起了。”

“嗯。”

“那葵可以撒娇?”

“嗯。”

“可以每天和诺君腻在一起?”

“嗯。”

“那你娶我?”

“emmmm........”

“你犹豫了,你犹豫了,白诺!”

吵闹的声音从房间中传来,夜慢慢的过去,迎来了下一个白天。

希德拉在公寓的楼下等着,直到看见白诺拉着樱谷葵的手从大门走出。

“怎么,要隐居了,没关系,杀一个妖王是小事啦,师父我一个人足够了,你拯救自己就够了,世界就交给我吧。”

希德拉说道,看向白诺的眼神中充满了欣慰。

白诺耸了耸肩,将手中的大提包扔进希德拉的车中,而樱谷葵像是一只开心的小鸟一般绕着他。

程式线缓缓构成,五月之鹰重现在白诺手中,这是洁妮尔死后他取回的能力。

白诺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将五月之鹰指向新宿的方向,那是传言中妖族之王洛言出现的地方。

“我们来拯救世界吧.........

“师傅......”

“怎么了?”

“果然......我还是想成为骑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