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6 怪物

“哼哼,白诺弟弟你被姐姐迷的神魂颠倒了吧。”樱谷葵得意的说道,又从背后去咬白诺的耳垂。

“喂,你属狗的吗,怎么怎么喜欢咬人,欸!不要乱摸啊,手,你的手!”白诺慌乱的挣扎着,在他看来樱谷葵变得更可怕了,幸好她是个人类,但估计她现在在遗憾自己不是条八爪鱼,嫌手不够多。

“嘿嘿,葵是那种宅少女哟,喜欢给自己的东西打上标记的那种。”樱谷葵说着,可手却一点也不老实,就像是看到了自己刚买的玩具熊,要摸个遍。

“喂,你听人话啊,停下,停下。”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樱谷葵眯着眼睛说道,就死命的往白诺身上粘。“除非........”(眼睛里闪过狡黠的光)

“除非什么?”

“除非诺君你答应我不走了,这样葵能同意你分期付‘摸’。”

“分期付.....摸?”白诺满脸的黑线,可即使嘴上再不乐意,却也没有真正的挣扎。

他心里很清楚,樱谷葵是所有女孩中最和他相似的那个,也是最懂他的那个,同样,他也能猜到樱谷葵的想法。

如果他真的执意要走,这个小疯子绝对能故意每天晚上出去逛街撞妖族的脸,来逼着他出现。她就会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来逼着白诺回到她身旁,她也明白,这就是白诺的痛处。

如果就这样接受呢,他和樱谷葵就这么躲在纷扰的世间,避开时间之神的追杀,你看,堂堂神明也未必要执着于一个蝼蚁吧。

执着于一个蝼蚁......

呵呵.....

呸!

白诺的眼神忽然锐利起来,像是一把滴着血的刀,他苟延残喘,难道就是为了躲开洁妮尔的追杀?

他的痛苦来源,就是因为洁妮尔想杀他?

不.......

他想要向霸道的神明施以复仇!

他是要将那个畸形恶心的家伙,灭杀的连渣滓都不剩,他要狂笑着,将那家伙的碎肉在脚下不断地碾碎!

白诺的拳头紧紧的攥着,以至于指甲都扣进了肉里。

可就在这时,樱谷葵却笑着握住了白诺的手,白诺身体一颤,那血色的戾气不由得收敛起来。

“不用的,如果这样能让诺君轻松一些的话,随诺君怎么做好了。”

樱谷葵说道,将白诺的手放到自己的脖子上。

“即使把葵当做仇人捏死也是可以的哟。”

白诺如触电一般收回了手,让樱谷葵止不住的笑。

“怎么了怎么了,心动了?”

“屁,心肌梗塞了,你正常一点好吗?”

“可是诺君现在不正常啊,那葵总得和诺君靠近一些。”

白诺咂舌,可眼神却有些动摇了,他也许应该就这样逃开,这样就只有他承受愧疚与不堪了,他越是放弃尊严藏得越好,樱谷葵就能越幸福。

樱谷葵停止了笑,她伸手拿起了手枪,指向对面。

“诺君,说吧,我们要怎么复仇啊。”

“复仇?你在开玩笑吧,面对神明我们什么也做不到。”白诺嗤之以鼻,可眼神却不由得看向自己的提包。

“诺君,说谎对葵可是不管用的哟,因为葵可是一直都偷窥.....注视着诺君呢。”樱谷葵用手指戳了戳白诺的脸蛋,见他没有反应,便继续说下去:

“以葵对诺君的了解,这四年以来诺君一定是不断地在想着复仇的办法吧。”

“没有,我这四年过的没心没肺,吃了就睡。”白诺扭过头去,不再去看樱谷葵。

“哎哎哎~~~你移开目光了,你说谎,你说谎。”

“我没说谎,我就是没办法,非得复仇干什么,你看我现在多好,找个小角落一窝,身边还有个美少女为所欲为,岂不美哉。”

“很有诱惑性的提议呢。”樱谷葵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却转过身子又坐到白诺腿上,双手搂着白诺的脖子,直视着他的眸子。

“但是呢.....葵想要的是拯救白诺啊,葵不想见到诺君每一天都被噩梦惊醒,始终抱有着愧疚活下去,灵魂的一半被囚禁在过去,葵想要的,是一个完完整整的白诺,是一个.........”

---------

“幸福的白诺。”

---------

樱谷葵吻上白诺的唇,许久许久,直到她感觉到,自己终于用吻划开了一块寒冰,唤醒里面那个如四年前般脆弱却又温柔的少年。

“诺君你还真是笨呢,有些话,真的是不说就不会懂。”

“能让葵.....承担和分享白诺的一切吗?”

樱谷葵喃喃的说道,忽然她发现这句话就像是求婚一样,不过想了想自己确实要比白诺年长,便还有些做了导师般的得意。

“嗯。”

白诺点了点头,与此同时看到了樱花绽放般的笑颜,重新将他的世界点亮。

“不愧是诺君,果然有办法啊,哼哼。”樱谷葵眯着眼睛去拍白诺的头。

“好了,别把我当小鬼了。”白诺拨开樱谷葵的手。

“那,小葵可以向诺哥哥撒娇吗?”

“emmmm........”

“那诺君说吧,喜欢什么play,葵可是万能的哟。”樱谷葵吐了吐舌头。

“不需要啦,你做好自己就行了。”

“那我就怎么能勾引诺君怎么来了。”樱谷葵抓住白诺的手臂摇了起来,像是当年二人初次相遇一样。

白诺站起身来去拿自己的大提包,那里面是一堆密密麻麻的算草纸,上面写着公式和代码。

“诺君这是什么啊?”

“是我这四年来一直准备的东西,我给它起名为Spear of Longinus·朗尼努斯,其意为弑神之枪。”

(朗基努斯·Spear of Longinus这是一支曾经刺穿耶稣基督的枪。根据圣经记载,当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时是罗马一名士兵负责执行枪柄刺死基督,而因为士兵的名字为朗基努斯,所以那把刺穿基督的长枪也以此命名。)

“说是弑神,也只是有一丝渺茫的可能而已。”

白诺叹了口气,似乎是在埋怨自己的无能。

“所以呢,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白诺举起自己的手臂向樱谷葵展示刻印在手臂上的那串红色代码。

“这行代码是莉莉留给我的,洁妮尔为了能够追踪我而对我进行了定位标记,使我始终与时网存在着连接,而这行代码的作用,则是屏蔽洁妮尔的感应。也就是说,如果我取消这行代码的作用,那么我就能再次与时网进行连接.........”

白诺的眼中露出复仇的火光,他这四年尽可能的不去使用网络,即使是和希德拉的通讯,也是透过重重加密,但他却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研究,研究一个...........

“若是我在连接到时网的状态下加载Spear of Longinus·朗尼努斯,那么我就能.........”

“跳跃到另一个时间线!”

樱谷葵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诺君是说,穿越到一切发生之前,去阻止洁妮尔?”

“有些不同,同一时间线的时间是不可逆的,所以我只是将意识跳跃到另一个平行世界而已,但洁妮尔穿越时空之门的时候每个平行世界的洁妮尔间就会产生强大的量子纠缠力,如果我能在洁妮尔通过时空之门的时候将其毁灭,将『毁灭』这一状态通过量子纠缠连接传递给其他时空的洁妮尔的话...............”

“就能杀死所有时空的洁妮尔!”

樱谷葵听得有点蒙,但还是两眼放光的拍手,像是在哄小孩。

“那我们开始吧!”

白诺笑了,却只是摇了摇头。

“不知道你发现了吗,我的理论里有一个致命的悖论。”

“哪里啊?”樱谷葵一头雾水。

“如果我可以通过朗基努斯穿越时空,那么身为时间之神的洁妮尔........没有理由做不到,在我穿越的时候,她随时可能出现在我身边杀死我的身体,甚至意识跟随穿越去杀死我的意识,而且我不知道穿越之后会以什么形式存在,也许是意识附着到一只狗的身上。”

白诺说道,他知道,凡人之躯向神明复仇本身就是个悖论,可他眼神却依然执拗。

“那我们还是要做对吧?”

樱谷葵笑着说道,拿起桌子上的手枪,拉开了保险,眼神坚定。

“如果时间之神真的跟过来了,那我会负起责任,杀了诺君的。”

“谢谢。”白诺说道,终于忍不住用手去摸樱谷葵的脸颊。

“那如果我们成功了呢。”

“那我就永远不离开你。”白诺说道。

“赚翻了,成交!”樱谷葵兴奋的说道。

很快白诺就完成了准备,毕竟流程在他心里已经模拟演练了无数次,他用樱谷葵的笔记本加载了朗基努斯,拿出了自己尘封四年的时网潜入设备,手中拿着网线和电源线,如同在黑暗之处拉开满弓弦,直指神明的王座。

他看了眼女孩的背影,眼中露出了温柔与决心,这是他最后的机会,去守护那他曾经无力守护的东西。

也是去拯救自己。

随着电源线与网线的接入,时网潜入设备亮起启动的绿光,白诺手臂上的屏蔽代码也缓缓消失,双眼逐渐阖上,朗基努斯程式急速运行着,将他的意识带往未知的地域。

夏央·南京

白诺昏暗的地下室中已经充满了灰尘,可就在老旧的沙发上,却坐着一个身影,她睁开眼睛,嘴角翘起阴骘的弧度,幽幽的说道:

“找到你了........”

下一刻,洁妮尔的身体从地下室中消失,在时间维度重新设定自己的坐标,直接朝着那微弱的感应瞬移而去。

绿色的程式线缓缓的构筑出洁妮尔的身体,她带着倨傲的笑容现身,可下一刻笑容却骤然凝固。

在她面前的,不是想象中那个得知她秘密的卑微人类,而是一处幽静的西式别墅的大厅。

身后是一扇大门,面前却是长长的阶梯,阶梯的尽头横卧着一名青年,手中是长长的烟杆,唇抵着一枚玉石烟嘴,烟嘴处向下,是金色的箍,刻着烟雾般的流纹,将长长的龙鳞竹烟杆紧紧扣住,到底是一颗赤金的烟斗,泛着灰色的烟,身边有七只如幻影般的蓝色蝴蝶围着他轻舞。

他用力吸了一口,吐出一口烟。手边放着一盒见底的金丝烟熏。

可就是这美丽的一幕,却让洁妮尔全身发寒,不由得后退一步。

“你是谁?”洁妮尔问道,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哈哈哈.......哈哈哈.........”

青年大笑着摇了摇头,充满了轻蔑之意。

“毫不掩饰自己的气息冲入别人的领地,还要问主人的姓名?”

青年站起身来,身上是一袭古风黑袍,龙纹革带紧紧的束在腰间,袍子衣角凭空扬起,尖头靴显得简洁而充满气势。

“东京........现在是我的地盘!”

“吾为时间之神洁妮尔,无意冒犯阁下,请问阁下姓名。”

洁妮尔话音刚落,却发现她已经看不到青年的身影了,反而是身后传来令她毛骨悚然的声音:

“妖族新王........洛言。”

洁妮尔猛地回头,看向身后忽然出现的青年。

“洛.....洛王,在下来到东京只是有要事相干,还请阁下行个方便。”洁妮尔说道,不由得语气恭敬起来。

洛言忽然笑了,只是用怜悯的眼神看着洁妮尔。

“你见过,误入虎穴的羔羊能全身而退的吗,那样,虎穴岂不是成了观光景点?”

洁妮尔忽然自灵魂深处感到恐惧,她绝不会质疑自己的本能,几乎一瞬间便抬手施展了自己的时间之力,绿色的线围绕着出现在洛言身边,想凭借时间的力量将他禁锢。

可令洁妮尔惊讶的是,那妖王身边围绕的七只蓝色蝴蝶缓缓的飞舞着,当接触到她的程式之时,便化为蓝色的火焰将其点燃,烧的一干二净。

“法则之力吗........那你还真是挑错了对手。”

洛言平淡的说道,他抬起指尖,一只蓝色蝴蝶便停伫其上,他将指尖朝向洁妮尔,那蓝色的蝴蝶便如同火焰一般燃烧,转眼间就膨胀成了湛蓝的火鸟。

“去吧.....镜中火·鸾!”

蓝色的火鸟发出嘹亮的叫声,朝着洁妮尔如箭一般射来。

洁妮尔此时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所面临的的危机,那火鸟逐渐的靠近,唤醒了她动物的本能。

逃!

洁妮尔在被火鸟即将击中的时候用尽全部力量去沟通时网,以毫秒级别的速度完成了坐标重置,将自己转移到了太平洋上空。她终于死里逃生,去没有燃起任何再次靠近的念头,只得心有余悸的看着东京的方向,惊恐的喃喃道:

“那到底.......是什么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