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4 找对地方了

宽敞的屋子里只有白诺坐在沙发上,拿起手边的杂志,可却看不进去任何内容,只是皱着眉头胡思乱想。

他们刚刚将那个受伤的异能者送到救护中心便来到了这儿,这里是樱谷葵的家,房间内忽然传来流水的声音,玄关处的浴室门中亮起光,从门缝中漏出白色的雾气。

白诺忽然将杂志合上放在一边,点上一支烟,伸手拿起自己的武器提包,又拿出手枪开始拆卸,企图冷静下来,他很利索的把手枪拆成了零件,然后快速的重新组合。

这一切做完之后,白诺深吸了一口气,变得轻松起来。

果然,没有什么是抽一根烟,拼一把枪解决不了的。

白诺刚刚这么想,可目光却忽然落到了桌面上,那个多出来的手枪零件显得如此的刺眼。

Emmmm.........

白诺忽然变得暴躁起来,把烟叼在嘴里,粗暴的嘬了一口,他靠在沙发上仰起头,问了自己一个问题。

你到底......还在期盼着什么?

白诺的心中冷笑,闭上眼,让自己安静下来,委身于困意。

因为这样,他就能再回忆起那些事情。

四年之前,他没有勇气去追上黎岚,而那时莉莉在长江隧道中杀掉了黎岚,他追进时网想要一个理由,可最终却在得到答案之前便又失去了莉莉。

他没有勇气,所以没能追上黎岚,没有力量,所以无法保护莉莉,没有尊严,所以要继续苟延残喘。

莉莉用尽了最后的力量将他送回了现实世界中,在他手臂上有一串红色的代码,用来屏蔽与时网之间的联系,这样洁妮尔就无法直接定位到他了。

可他明白,洁妮尔还在寻找他,这让他始终活在恐惧之中,他得知了神明的秘密,又岂能拥有常人的幸福,于是白诺断绝了和所有人的联系,害怕牵连到他们。

那时候他已经没有任何选择了,只是抱着一丝期望给希德拉打了电话,他告诉希德拉他想复仇,带他去一个所有人都找不到的地方,可四年过去了,他的怒火未曾退却,可却清晰的明白自己与神明间的差距。

依靠网络降临世间的洁妮尔,此时应该已经化身为时间和网络之神,而就是他原本最擅长的东西,却夺走了他的一切。

原来他想做一个黑客或者骑士,现在他都不是了。

白诺睁开眼,此时情绪已经完全平复下来,白发之下的红眸如同冰冷的赤月。

可那月之中,却映出了一个女孩的容颜,这时候,月似乎波动了,才让人明白,这是是一轮井中红月。

樱谷葵跪在沙发上,两腿分开坐在白诺身上,双手越过白诺的肩膀按在沙发背上,带着湿气的浅樱色长发缕缕垂下,落在白诺的衬衣领口中。

白诺的眼神只是动摇一刹,便恢复了正常。

记得四年前樱谷葵刚与白诺相识的时候,白诺十六岁,樱谷葵二十岁,四年后的如今,白诺二十岁,樱谷葵二十四岁。

当年的年幼者,此时已成为了冷漠的幽灵佣兵,而年长者,却反而保持着当年的那份樱色的纯真。

所以,白诺下了决心,一定不能让自己将樱色那染上复仇的漆黑。

“现在,你安全了........我就该走了。”

白诺说道,他低着头,想用刘海掩住自己的眼睛。

“挚友.......白诺........你是........诺君吧。”樱谷葵问道,眼中似乎含着泪,可嘴角却始终翘着微笑,她的手颤抖着,去靠近白诺的脸颊。

可白诺却先一步移开了,让樱谷葵的手停在半空中。

“你.......认错人了。”

白诺如此说道,他本以为樱谷葵会追问,可她却只是用手追上他的脸颊,轻轻的抚摸着。

当樱谷葵接触到那冰冷的脸颊时,明显感觉到了白诺的身体颤了一颤,像是从冰雪中的流浪者忽然进到屋中的样子。

即使身体上的那层霜还没有化开,可皮肉却依旧清晰的感觉到了温暖。

樱谷葵这四年以来,每天都想着要见到白诺质问他,为什么要悄无声息的离开,想问白诺,到底把她当成什么了,为什么就连离开都毫无解释。

这件事情,她想了四年,有的时候想着想着就咬牙切齿,有的时候却偷偷的落泪,有的时候为了忘记去居酒屋喝到醉倒。

可到了现在,她终于见到了那个可恨的家伙,可她却不争气的心软起来了,现在的白诺看起来比以前要坚强可靠,可不知道为什么,樱谷葵却能够感受到他的痛楚。

“诺君,发生了什么了吗?”

樱谷葵问道,让白诺的身体不由得一抖,随即便如同受了刺激一样挣扎着想逃开,可却拖着樱谷葵一起倒在了沙发上。

樱谷葵开始庆幸起来,幸好她坐在白诺身上,牢牢的把他压住,否则白诺一定就逃到她再也找不到的地方去了。

白诺倒在沙发上,即使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身上那柔软的胴体,他那些粗浅的回忆被勾起来了,记得和樱谷葵第一次在现实中见面的时候樱谷葵也是主动贴了过来,那时候他第一知道了女孩子的身体还能够这么柔软。

“我说了,你认错人了,也许.......我长得和你的朋友很像。”白诺再次说道,故意压低声音。

“那.....我该怎么称呼您呢,我的救命恩人先生。”樱谷葵问道。

白诺一时语塞,却想不出一个名字,便随便的说道:

“黑,你就叫我黑吧,其他人都是这么称呼我的。”

樱谷葵忽然笑了,白诺忍不住看了上去,却再次惊讶了起来。

他眼中的女孩,与四年前的樱谷葵有着七分相似,显得成熟了许多,樱色的长发下是圆圆脸蛋,笑起来就会露出酒窝,还是如许久之前的娃娃脸一样,而身材却发育的更好了,高了几分,也稍稍肉了一些,可偏偏肌肤还保持着幼嫩的白皙,烫过热水澡之后就会呈现淡粉色。

樱谷葵也长大了啊,虽然还是像以前一样喜欢撒娇。

“可你看起来,却并没有黑的特征啊,相反,头发很白,皮肤也很白,不如我就叫你..........”

“那你就叫我红吧。”白诺把头扭到一边,故意不去看樱谷葵。

“为什么。”

“因为我的眼睛是红的。”

“欸?真的吗,我没有太注意呀。”樱谷葵的嘴角翘起一丝坏坏的笑容,可白诺由于扭过头去,所以并没有看到,他不耐烦的转过头来,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你看,是红的吧。”

“嗯。”

樱谷葵轻轻点头,带着笑意直视着白诺的眸子,白诺也自然看到了葵的眼眸,她的眼中充满了温柔和温暖,让白诺感觉到自己正坐在一个昏暗的屋子里,屋子里点着温暖的亮着黄色火光的壁炉。

已经有多久,没有感受到过这种温暖的安心的感觉了呢?

整整四年。

“我觉得,我还是叫你白吧。”

“随便,也只不过是个称号而已。”

白诺强行控制着自己,如同木偶般僵硬的把头扭了过去。

“好了,现在你也回到家里了,我该走了,夜晚还是不要出去的好,现在的很危险。”

“那白桑也不要出去了吧,外面很危险。”

“没关系,黑夜才是我最擅长的战场。”

白诺话音刚落,却能察觉到一双手在自己的身体上按了按。

“可白桑,你看起来很累啊,身体有些僵硬,最好要放松一下才好。”

“没关系,我会去新宿那边放松的,那边有按摩店。”白诺故作老成的说道,就挣扎着想起身,可奈何樱谷葵就是压着他,他又不敢用力,害怕一不注意伤到樱谷葵,他的手拿枪拿惯了,就连捧地上的麻雀都要小心。

“哦,按摩店啊,那可是要花钱的啊。”樱谷葵跟着说,忽然咬了咬嘴唇,继续说了下去:

“那不如就让葵给白桑按摩一下,也算是报救命之恩了。”

“算了,不只是按摩,我是打算去新宿的风俗店的。”白诺说道。

樱谷葵愣了一下,可却马上神色如常,在白诺的耳边说道:

“那么,为了报救命之恩,葵也可以免费做其他的事情哟。”

“还是算了,我更喜欢专业点的,花钱也无所谓,倒不如说钱越多货越好。”白诺故意说道,想故意激怒樱谷葵。

“嗯,那白桑可是找对了呢,葵可是珠宝行社长的女儿呢,只是现在家里破产了,所以手头有点紧想换点钱花,葵可是价钱很高的珍品呢,就看白桑出不出的起这个价咯。”

樱谷葵说道,用修长的手指挑起白诺的下巴,挑衅似的看着他。

“当然出得起,只不过会觉得不会很值。”

“值不值的当然要体验过才知道,小鬼不要小看了24岁的大姐姐哟,很厉害的哟。”樱谷葵说道,就去顺势脱白诺的外衣。

“我说了不用了,我还没到休息的时候。”

白诺拨开樱谷葵的手,却正好迎上了她的眸子。

那个女孩噙着泪,似乎因为羞愤而红着脸,像是受了万种委屈,真是不知道她造了什么孽,非要想方设法讨好一个负心的家伙,像是个饥渴的贱人一样倒贴。

.................

可是她真的是心疼啊。

樱谷葵抽了下鼻子忍住眼泪,勉强着露出笑容,可说话的时候却又哭了出来。

她真是没出息,要哭,要倒贴,她可是有权利大骂身下那个家伙的啊。

“算了,随你喜欢吧。”

白诺胸口憋着那口气卸掉了,他看到樱谷葵的眼泪便再也不能正常思考了,只是闭上眼睛,像是放弃了一般放松着身体躺在床上。

樱谷葵的房间很大,边上的书架上收纳着很多吸血鬼的电影,游戏,或者是演员的签名,书架旁是手办的展示柜,隔着玻璃扉能看到里面摆放着很多样式的动漫手办,角落的箱子里还收纳着很多还没拼的高达模型,大电视旁边是一个游戏机,下面的抽屉里满是游戏。

樱谷葵关上了屋子里的大灯,只是打开床头的黄色灯光,她穿着一身校园风的c服,用手按上了白诺的肩膀,顺势坐上白诺的背后。

“为什么要穿水手服啊........”

“当然是特殊服务。”樱谷葵笑了笑,坐在白诺身旁,用纤细的手掌不断地按压着他僵硬的肌肉。

白诺赤着上身趴着,后背早已不似往日般孱弱,即使皮肤依旧苍白,楞次分明的肌肉并不似壮汉那样粗犷,反而充满了恰到好处的强健美感。

“看来白桑,是从事着很依赖身体素质的工作了。”

“算是吧。”

白诺轻声说道,想让樱谷葵死心,从而结束这场闹剧,可又不想让她太伤心。

多年之后,白诺没变的,恐怕也就是这点暧昧的渣男本性。

他要是能下得了狠心,那么闹剧早就结束了,或许,就连正剧都不会开始了。

樱谷葵柔软的手掌离开了白诺的肩膀,顺着他的身体向下,不断地按压他的背部,最终落到腰间,用大拇指转着圈进行揉按。

“怎么样,疲惫是不是减少了许多啊。”

“嗯。”白诺呼了一口气。

樱谷葵拉起白诺的胳膊揉按,庆幸起自己是医学毕业,好歹还懂得些身体构造,能自己想象去出一些按摩手法,不过还好,服务生不专业,可客人显然也不懂行。

可笑这家伙还非要装出一副风流老手的模样,这一点倒是和以前一样可爱。

樱谷葵放下白诺的手臂,又去按摩他的颈椎,可却发现手不够长,于是便抬起身体往前坐了一些。

白诺能清楚的感觉到那柔软的感觉,像是冰爽的棉花糖一样的触感,随着坐下慢慢的变形,展示着惊人的柔软度,同时接触面积也随之扩大。

“那个........葵小姐。”白诺终于忍不住了,声音沙哑的说道。

“怎么了?”樱谷葵问道。

“还.....要.....多长时间。”

“欸,这才刚刚开始呀,后面还有很多放松身体的按摩技巧呢,当然,还有白桑最一开始期待的服务哟。”

“够了吧,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白诺察觉到了自己的失策,也许,他一开始就该说清楚。

“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樱谷葵平淡的说道,却又加了一句:

“除非..........你愿意承认你就是白诺。”

“否则,你就别想让我听进去你的话。”

白诺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我是.........你说对了.........我就是.......”

“白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