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米特,已经这个点了,你们真的还要聊下去吗?继续拖着也没加班费。”

斯迈尔在角落活动下肩膀,望着人影逐渐散去的北部实验室摸了摸肚子,所谓食色性也,他中午就错过了午饭,再这么拖着就只能明天早上才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

“你要是饿,就去泉一郎的菜园子摘点蔬菜,别在这里像条狗一样叫唤。”

斯迈尔白了萨米特一眼,斯迈尔尴尬地耸耸肩推开会议室的门,背对萨米特摆摆手。

“好的,对了,不论你们讨论的结果是什么都当我同意,安了也好不安也好,都不会有什么实质改变。”

斯迈尔从这间会议室消失,只留下萨米特的叹息。

“刚刚洛时生的提案我看就很好,要不然就这么同意了,本身也不是用来监视我们4个人的。”

随着斯迈尔的离开,语气坚决的萨米特声音中也有些微疲惫,旗木泉一郎在旁连连点头,恢复成往日的怯懦模样。

泉一郎还是那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狗样子,威胁不到自身利益后就又摆出旁观者的伪善姿态,不过萨米特也没好到哪去,他瘦削的脸庞加上深邃眼眶像极了童话中扭曲阴暗的老巫师,用那根富有印度神话色彩的拐杖搅动粘稠坩埚,给岛上所有的研究者灌迷魂汤。

“那就到这里,我回去准别一下病毒植入,但萨米特,我希望你尽早调查出人体实验的幕后黑手是谁。”

洛时生的美少女游戏刚刚通了一线,无脸男主角走向了bad end,他抱着粉发女主在樱花树下痛哭流涕。

“说起来那游戏我就打通了一个bad end,游戏论坛对那部作品评价甚高,不接着玩有点可惜。”

洛时生脚踩太阳能独轮车带着墨镜向西区实验室进发,周围的研究员并不想和这个身披白大褂,里面穿着猫娘虚拟偶像的同人T恤,脚踩动画角色周边拖鞋,头发凌乱还戴着谜样墨镜的人打招呼,更何况洛时生因为睡眠缺乏紧蹙眉头,一副谁跟我搭话就捅死谁的表情。

手机铃声再度响起,还是旗木佩子的来电,催催催,洛时生不满地嘟起了嘴接通电话。

“别催了,我在路上,谁给这倒霉岛设计这么大的?”

疾驰了有15分钟才走完路程的2分之1,洛时生被这刺眼阳光搞得愈加烦躁,他把这份焦虑都甩到设计师头上。

“刚刚发现了奥法西斯的尸体。”

“什么!?奥法西斯也死了?”

洛时生写下的第一个名字就是奥法西斯,他都在心中盘算好要问奥法西斯什么问题,47和奥法西斯是悬疑最大的两个人,原本是二选一的选择题,现在直接变成了单选。

他对奥法西斯没什么好印象,这个群岛唯一直属萨米特的研究员就是个米虫,把源源不断的资金变成废料排到海里,还恬不知耻地伸手讨要。

怎么死的,洛时生刚要张嘴,旗木佩子便抢先一步回答了他。

“我只找到了奥法西斯的头。”

怎么死得并不重要,现状回答了所有问题,只发现了头必然不可能是畏罪自杀,要是奥法西斯能够自己将自己分尸,把除头以外其他部分都处理干净,那便不是凶杀,而是鬼故事了。

洛时生挂断了电话,将独轮车的速度调到最大档,向西区实验室疾驰,Q版洛时生的脸出现在手机屏幕上,敲打屏幕想要引起洛时生的注意。

“什么事?”

【奥法西斯的电脑资料被人删除,是否尝试还原?】

“能够查到被删除的时间点吗?”

【正在尝试连接,请主人给予权限。】

“允许权限,但奥法西斯的研究资料不是被萨米特双重加密了?”

洛时生过去也曾想黑到奥法西斯的电脑里,但萨米特似乎委托其他人在奥法西斯实验室设了一个新的局域管理链,独立于洛时生的计算机算法,更加敏感的安保系统只要感受到外界刺探便变换代码,洛时生正避着萨米特加紧破译。

【权限解开了。】

Q版洛时生举起一个写着“clear”的公告牌,还拉了一个响炮佯装庆贺,在彩纸里欢快起舞。

“解开了?”

洛时生愈发搞不清状况,但他知道资料被删除的时间点对奥法西斯的死有极其重要的意义,洛时生已看到远处西区实验室的大门,他摁开蓝牙耳机对AI洛时生下达指示。

“尝试恢复文件,并汇报删除资料的具体时间,如果能在后台还原解除过程最好不过。”

【好的,收到任务!小洛洛加速运行中。】

AI洛时生刚想潜入程式的海洋却被洛时生叫住。

“我刚才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没有记录有效录像,摄像头受损。】

AI小洛洛摇摇头,换上苦恼的表情,并带上一顶粉色的假发,在脸上流着血。

【不知粉色诱因的死亡具体情况,需要主人你去现场勘察。】

小洛洛躺倒在地,脸上画了一个红叉,还有灵魂出窍的动画效果,洛时生敲了下手机屏幕将其唤醒,西区实验室就在眼前,他没心思和这个AI嬉戏。

洛时生把头发向后一抹,让它稍微服帖点,摘下墨镜整理下衣服,大步走进西区大门,负责北区的旗木佩子和东区的洛时生在萨米特管辖的西区讨论一场凶杀,总结起来真是戏谑,刚跨进大门,洛时生的名字便出现在滚动led屏上。

潜心研究的研究者们抬起头,目不转睛地盯着洛时生,齐刷刷的视线让洛时生浑身不快,他尴尬地笑了笑摆摆手,让这些研究者专心自己的手头工作,早知道如此就应该先洗个澡再出门的,洛时生心想。

不过这脚上的拖鞋和衣服也就暴露他不是什么正经的研究者了,自己吐槽自己是每个宅男的共通技能,这么多年他还是不太适应群岛生活,一个野惯了的熊孩子让他假装正经起来实在是无所适从。

他扯了下印着动漫角色T恤的衣角,确认上面没有什么大块污渍,向奥法西斯实验室大步流星走过去,直属萨米特的奥法西斯实验室在西区实验室的最里层,对这些研究者也是一个隐秘的区域,平日也都不想接近。

在洛时生刷卡进入实验室的那一刻,外面的研究者议论纷纷。

“北区和东区的两个人都来了,那里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别猜了,南区的斯迈尔来了才是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