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时生从来不会同意萨米特那堪称黑心老板的工作理念,所以每周例行的4人议会洛时生都当是一场不那么欢娱的老友集会,他会带个最新发售的掌机游戏坐在并不舒适的椅子上,装作有在听汇报的模样发表些不痛不痒的见解。

“我建议秘密设置一些微型探头以方便监视每位研究者的日常工作。”头上已有些许华发的鹰钩鼻印度人萨米特在所有研究小组介绍完自己的周进度后关上会议室的大门,向坐在桌旁漫不经心的其他三人建议。

洛时生的双脚搭在圆桌上快速地阅读文字恋爱游戏的剧情,而一袭黑衣把玩着匕首的斯迈尔对这个提议毫无兴趣,他又不是病态的窥探癖,更何况他总是在外奔波,对南区的控制早就名存实亡,只有一直在专心记笔记的旗木泉一郎脸上写满了紧张,四处张望想向本质理念相似的洛时生求救。

“萨米特先生,我觉得这样侵犯隐私的提案不太好。”没得到洛时生的回应,旗木泉一郎不得不自己开了口,他垂下头搓搓手,年近半百的泉一郎虽是4人议会的一员,但手握得权力却是最小,只负责内部统筹的旗木泉一郎没什么话语权,在议会上主要靠着拉拢洛时生和斯迈尔来与蛮断专横的萨米特对抗。

“侵犯隐私?是戳到你的痛点了?”

萨米特嗤笑一声,用镶有湿婆神像的红木手杖撞了两次地,眼神如秃鹫般锐利的男人刮了下自己的鹰钩鼻,傲慢地坐回4人议会的主位,考究的墨绿色西服与他翡翠色的双眸相合,天衣无缝的搭配向四周散发强力压迫感,君临群岛实验室的霸主萨米特总觉得自己命令是不可违抗的,但洛时生总是变相给他下绊子。

萨米特不耐烦地用手指敲击光洁圆桌的桌面,斯迈尔似乎并没有参与进这场争执的打算,他把匕首收进真皮刀套别在腰后,翘着二郎腿观察其他三人的面部表情,刚刚广播里传来了清场广播,他手机关机,手腕也没有带石英表,大概已经晚上八点了,他现在只想快点回去洗澡休息。

“萨米特先生,我只是觉得这件事如果被研究者们知道,他们一定会不满。”

旗木泉一郎总是打情感牌,这对萨米特毫无说服力,洛时生瞥了他们二人一眼,按下游戏机的暂停键。

“起码先说说理由吧!你俩在这里争个什么劲?”

“原来你在听。”斯迈尔嘴角微微上扬,但这弧度转瞬即逝,他扯了下领口的领带,用眼神示意洛时生快点解决这令人厌烦的僵持局面,与斯迈尔多年的交情自然知晓眼神的意义,洛时生无奈地点点头。

“如果理由正当大家都会同意,但每周例会本来就是为了监督各组进度才有的制度,再去在每个工位上设置监控是不是有点多此一举了?”

“洛时生先生所言极是,萨米特先生,更何况我们并没有盯监控的多余人力,还希望萨米特先生在这件事上多斟酌。”

“斟酌?”萨米特话锋一转,不自觉地冷笑,他将拐杖立在椅旁,在下巴下方双手交叠,双肘支在桌上,他扫过低声下气的泉一郎,摄人心魄的翡翠色双眸将泉一郎剥个精光。

“泉一郎,我知道你做了什么,现在留你在群岛上权当给旗木家一个面子,不瞒你说,设置工位摄像也就是为了对付你这样心怀叵测的家伙。”

“这不也是你自找的吗?垃圾佬,你既然同意旗木家鸠占鹊巢,那就老实认命,况且批这些多余的预算你觉得我能同意?”洛时生用不耐烦的语气接过话题,他对唯唯诺诺的泉一郎异常反感,但萨米特咄咄逼人的架势其实也是在对设计安保系统的洛时生挑衅。

【我觉得你和那些居心不轨的家伙沆瀣一气。】洛时生对萨米特的潜台词了然于心,他解除游戏暂停,游戏机上可爱的猫耳萌娘平息了洛时生的怒火。

“斯迈尔,你怎么想?”萨米特把话题抛给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在轻抿红茶的斯迈尔,精干的男人摸着下巴想了想,不紧不慢地张开口。

“说白了如果能不被人发现就皆大欢喜,阿洛那边不是新开发了个程序,通过局域互联侵入每一个电子设备,将研究员的手机摄像头甚至任何有摄像头的东西都变成天然监视器,这不是一举两得?”斯迈尔又喝了口红茶,一袭黑衣宛若乌鸦的男人向洛时生抛了个眼神,惹得本来平复的怒火再度燃烧。

“你怎么知道我开发了这程序的??”

“我知道你所有的事。”

“咳咳!”旗木泉一郎轻声咳嗽将话题转回议题,接着对提出看似合乎常理建议的斯迈尔说出自己的反对意见。

“这跟不被人发现没有关系,难道没有被查觉就等于没做过吗?斯迈尔先生,这不是双赢,这件事一开始就不该同意。”旗木泉一郎对此事异常坚决,他猛地从椅子上站起,克制行动不让自己失态,洛时生始终不理解旗木泉一郎为何在这个问题上毫不让步,放在平常他也就是稍微坚持一会儿就默允了。

“旗木先生这么坚持,看来是有自己的理由。”斯迈尔解开衬衫最上方束缚自己脖子的纽扣,朝旗木泉一郎和萨米特点了点头,暗示自己已经厌倦争辩,希望能换个日子讨论。

“方便说说你的理由吗?泉一郎。”洛时生继续对泉一郎追问,若是真的像萨米特所言他是按着旗木家的意志在背地搞破坏,那同意这个议题也不是不行,自己做得系统总是能有反制的方法。

“我只是怕会被奸人利用,奥法西斯曾通过内部网窃取了我的成果。”旗木泉一郎愤懑地锤了自己的双腿,洛时生瞟到萨米特的表情也有不自然的变化。

“洛时生,设置摄像头也对你有好处。”似乎注意到洛时生在偷偷观察自己的萨米特连忙转变风向,像洛时生抛出利益的橄榄枝。

“哦,对我有什么好处?”

“有人在岛上进行当年你做的实验,我听到了风声,但没有个人监控进行不了证据搜集。”萨米特的话像一根银针深深扎入了洛时生的心脏,洛时生脸色阴沉,看到快要被萨米特说服的盟友,泉一郎赶忙搭腔。

“这件事虽然很重要,但它只是谣传,不能因为捕风捉影的事就做决定啊!洛时生先生,您要好好考虑!”

洛时生沉默了许久,萨米特觉得目的即将达成在一旁窃笑,泉一郎焦躁地站在洛时生身旁分析利弊,而斯迈尔则靠在白墙上看着窗外的装点繁星的静谧夜空。

“我同意设立工位摄像头,但是我向你们发誓不会监视四人议会的成员。”

没人再发言,大家都默许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