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我们的梦想连成一片,为了爱与正义,虚拟偶像小青姬~~~”

洛时生的手机铃声在早上8点响起,对大部分的成年人来说那正是工作时间,但对工作(打游戏)到凌晨5点的宅男研究者洛时生来讲,早上八点意味着舒适的深度睡眠才刚刚开始,他觉得自己方才闭上眼睛进入梦乡,刚要梦到他朝思暮想的虚拟偶像时就被来自旗木佩子的绝命呼叫唤醒。

突如其来的和弦惊得他从床摔到地,房间里的遮光窗帘的阻光效果实在过于优秀,窗外虽阳光明媚却没有一丝光线透过,洛时生的房间现在是不折不扣的人造黑夜,他在床上勉强摸到手机,划开了接听。

“现在虽然是早上八点,但能不能照顾下夜行动物的作息时间?”洛时生还想接着向这个四人议会实习生【运转齿轮】旗木佩子抱怨,但想了想熬夜导致睡眠不足全是他咎由自取,就只能乖乖闭嘴,借着手机屏微微的光,洛时生摁开天花板顶灯的开关。

“不好意思打扰你了。”不论是旗木泉一郎还是旗木佩子,他们都礼数周全,也许无能旗木家只有这一点值得吹嘘,洛时生没好气地挖苦道。

“原来是你啊!怎么了?哪个实验项目又要拨经费了?”

父亲走了就轮到女儿来向他这个控制财政的囚徒讨钱,如若旗木佩子和他父亲泉一郎一样无能还能简单糊弄过去,但旗木佩子比起旗木家的普通更倾向于群岛实验室的天才,洛时生心里虽有不爽但也不得不敬重她几分。

这岛上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科技生物圈,天才努力者位于顶峰,无能庸才只会被人忽视,洛时生打了个哈欠。

“白色囚室发生了些事。”

听到这个地点名,洛时生的心猛地一揪,他赶紧搓了疲惫的眼睛,身体的困倦因为旗木佩子的这句话打得烟消云散,他赶忙打开电脑,一边等着开机音响起,一边接着向旗木佩子确认情况。

“什么事?”待到电脑开机,洛时生点开某个像素头像的图标并输入了一串代码,在边角3头身的Q版动画洛时生原地转了几圈,切换到安全监控系统面板,但白色囚室与奥法西斯实验室的监控摄像头仍是一片漆黑。

“白色囚室里的实验体粉色诱因被分尸了。”

”什么玩意!?分尸?”洛时生虽然不清楚粉色诱因的死亡究竟是以何种方式呈现的,但他在脑内模拟了粉色诱因各式各样的死状,然而无论哪种都没有佩子亲眼看到的震撼。

“我收拾一下就过去,你看看有什么线索,负责处理这些事的【事后清理】斯迈尔不在岛上,记住拍照留证据。”做完指示的洛时生赶忙挂了电话,侵入到奥法西斯的电脑准备在旗木佩子之前把相关资料下载备份,佩子再怎么接近天才终究也是旗木家的一员,防患于无是洛时生的工作理念。

在电脑前等待进度条的洛时生用鼠标调戏着他自己的AI,在脑内列举有杀死粉色诱因可能性的嫌疑人,这只被奥法西斯囚于白色监牢的鸟儿不见天日,能与她有过接触的算上洛时生也就只有5个人,在这之中嫌疑最大的......应该是47吗?

洛时生从笔筒里抽出一只碳素笔,在纸上写下几个人的名字,其中也包括他自己,现在他要从他的办公室(游戏室)走出来,离开他依依不舍的温暖床铺去调查这纸上的名字。

“洛先生,您出门了!?”

洛时生刚拉开办公室的门,靠在栏杆上偷懒的研究员端着咖啡杯愣在原地,洛时生昼伏夜出的生活习惯让他的办公室加休息区成为白天唯一能偷懒的圣地,但从不白天外出的洛时生却在这个时间点走出门,这比外星人袭击地球还要稀奇。

洛时生搓了下自己凌乱的黑发,他有几天没洗澡了,斯迈尔也把要帮他理发的约定抛到脑后,如果不是因为他是汗腺较少的亚洲人,现在应该散发着极其难闻的味道,他双手搭在栏杆上,对呆站在原地生怕他惩罚的研究员说:“帮我也冲杯咖啡。”

研究员听到指示赶忙跑去拐角的咖啡机取下一次性纸杯,洛时生则观察着眼前由萨米特打造的科技帝国,各种肤色的研究者们来来往往,手中拿着印满专业术语的论文和即将投产的机械图纸,洛时生虽白天不与他们接触,但都会在傍晚下班收齐每位研究者的今日成果审查批注,这些科技的种子在群岛中被灌溉呵护,货真价实的温室花朵,洛时生觉得有点莫名恶心,这座岛只是在大量培育近似萨米特的科技机器而已。

由顶尖建筑设计师打造的实验室拥有无与伦比的日照追踪系统,球型的天花板会随着太阳的运动轨迹随之移动,确保最大的进光量,让每一位工作的研究者都能沐浴在阳光下,由先代议会成员旗木泉一郎遵循包容设计理念而提出的创意得到了一致好评,但对被传为“吸血鬼”的洛时生来说,这只不过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金钱浪费罢了。

“好刺眼啊!”洛时生手挡住阳光避免直射,他现在实在是想找个墨镜不让他的眼角膜被灼烧,但房间里除了某些动画角色同款的平光镜周边外,就没有什么称得上是眼镜的东西了。

“喂,你!那个倒咖啡的,你有没有墨镜。”洛时生眯着眼赶忙逃到背光处,偷懒的研究员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咖啡跑向工作区,而在自己的研究区域假装工作的研究者则不动声色地打量洛时生,这个有着童颜的男人身高却并不低,黑夜活动白天睡眠,容颜不老且年龄不详的男人被谣传成“吸血鬼”也是有理由的。

“拿个墨镜手脚那么慢。”洛时生低头再搓了搓双目,这才注意到他穿的居然是虚拟偶像的周边拖鞋,紫发的猫系偶像甜甜地笑着,右脚拖鞋的脸上却沾了昨天夜宵薯条上的番茄酱。

“切,明天再下单买一双吧!”洛时生不满地抬起头,那个去拿墨镜的研究员气喘吁吁地跑来,因为太着急竟被自己的右脚绊了一跤,墨镜脱了手,飞出栏杆加速坠落,洛时生利落地翻过栏杆,在空中一翻抓住了墨镜后稳稳地落了地,本来就是从2层到1层说不算高的距离,但因洛时生流畅的动作而引得人瞩目,在10秒后竟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洛时生礼貌地笑了笑,把墨镜带到鼻梁上,轻轻鞠躬离开了东区实验室,随着他的刷开离开,他凌乱卧室中也有一个东西正缓缓睁开眼睛。

“你看到洛主任的那个动作了吗?我就说他不是普通人。”

“你看他还带着墨镜,而且我刚刚看到他脚上还沾着红色。”

洛时生的吸血鬼谣言在粉色诱因死亡的那天早上被传播的更广,无论多么顶尖的天才,对八卦的热爱却是一成不变的。

“所以我才懒得出门和他们打交道。”洛时生脚踩自动导航的太阳能独轮车,看着手中游戏机屏幕上正在窃窃私语的研究员们握紧了拳头,这座岛上的所有监控摄像头都是他的眼睛,除了四人议会,他知道每个人的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