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六天的悉心照顾,锦衣总算是从昏迷当中清醒过来了,对于为了照顾她一晚上没有睡的五皇子,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通过两位姐姐的事情,她已经明白了,他们之间注定人妖殊途,是没有办法在一起的,但是.......这份情感,她却始终无法抛弃。  “你身体终于康复了,不过我马上就要把你送走了。因为宫里还有道长,他迟早会找到这里来。你还是快些走吧,我不想看见你被抓走,你被抓走的下场肯定不好。”还没有等锦衣开口,五皇子就首先说明了现在的情况,并且打算今天就想把她送出宫外。  “没想到,倒是你先提出了要分别。我的两位姐姐已经被这个道长抓走了吧,或者.......已经死了。你说得对,我现在应该走的。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能够再见。我还想当你的皇妃。”如果她不是妖怪该多好呢。她含着泪伸手抚摸着他的脸庞。这个男人,无论她对他多么冷漠,他始终还是对她那么温柔体贴,让她也忍不住对他动心。为什么同是在宫中的他,能够如此温柔痴情呢?是不是因为自己是狐妖,迷惑了他的心智?  “我打算今天就送你走,事不宜迟,那个道长很快就能找到这里,而且你今天康复了,妖气会比较明显,我这里有条密道,到时候你从这里出去,还有些钱,你快些带上。也不知道你会回去哪里,总之带上钱总是好的,祝你一路顺风,我希望我能和你再次见面,我亲爱的皇妃锦衣。”他是真的舍不得她就这样离开,但是没有办法,为了她的安全,他们两个必须分开,这样以后才有见面的机会。  锦衣点点头,拿起他收拾好给她的包袱转身就向密道走去。她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与他相见,为了不留遗憾,锦衣下定决心,转身拥抱着他,在他的脸上留下一吻。“不管后来如何,你仍然是我心爱的丈夫。”五皇子念念不舍地看着她的背影在密道里渐行渐远,直到看不见她的身影,他才按下关上密道的按钮。  他当然相信他们会再见的,只不过在她走后,自己会牵肠挂肚难受好一段时间吧。  还没等五皇子从伤感中回过神来,仆人就急急忙忙地冲到五皇子的房内报告说。“五皇子!五皇子!道长来了,说是在这里感受到了妖气,怀疑这里有妖怪!五皇子,你说这事.......?”  说曹操曹操就到,幸好他让锦衣从密道里出去了,要不然他们两个可都要败在这个除妖的道长手里了。五皇子很不满地皱着眉头对这位仆人说。“急急忙忙冲进来也没点规矩?你这样子像什么?这不是让道长认为我这里确实是有妖怪么?还有,你回一句道长,说我事很忙,还不能让他大驾光临,而且本皇子还没有洗漱,也没有整理好重要的文件,万一道长一来,弄乱了就不好了,先让道长好好等上一会,我会好好招待他。”说完之后,他就甩袖离开了。锦衣才刚刚离开,万一他追上来就不好了,一时之间,锦衣肯定还没有找到落脚点,先拖上他一会,能拖多久就多久吧。  现在,她能去哪里呢?背着包袱站在昭如街头的锦衣感到很迷茫。.......或许回涂山是最好的吧,反正昭如离涂山不远,只是如果不遇到道间的人就好了,要不然麻烦会很多吧,不管如何,还是拼尽全力一试吧,现在只有涂山是她的归宿。既然定好了目标,锦衣就开始全速前进了,一路上她都是努力躲避疑似道间的人,无论是算命的也好,还是拿着道符路过的人也好。  她现在妖力还没有完全康复,决不能再次动武。涂山对于人类来说很远,但是对于她这只狐妖来说还好,只不过因为刚刚康复不久还是会感觉有些疲惫。只花了三天的时间,她就来到了涂山前。道间和涂山素来不想来往。互不待见。所以涂山对于她来说也是最安全的地方,相信涂山能够帮助她一把。  “锦衣?怎么只有你一个回来了?锦绣和荣华呢?”锦衣正打算步行到涂山上去,毕竟她还没有完全恢复,强行用妖力只会伤上加伤。只不过没想到,恰好一直照顾着她们姐妹三个的涂山长老之一涂山繁回来,一看到她一瘸一拐的,涂山繁立刻扶住她。“你也真是的,回来之前也不会说一声,让我们好去接你。”  一看到繁长老,她忍不住抽泣起来。“繁长老,对不起!是我们太任性了!都怪我不好,没能把两位姐姐带回来......现在她们两个被道间的人用法宝收走了,要不是有两位姐姐拼死保护我,我现在也无法回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怎么会被道间抓住?这段时间你们到底去哪里了?告诉我!”繁长老觉得事情有些蹊跷,道间怎么会无端端去伤害她们?道间还想要挑起人妖两战不成?  锦衣抹着眼泪,带着哭腔将事情交代清楚给涂山繁听。“对不起.......繁长老,因为我们看不过道间把我们涂山的几个姐妹杀死,所以我们动了昭如的念头,想要颠覆那里,结果那里的人请来道间的人,我姐姐也刚好把三皇妃给杀了.......所以她们都被收走了。”  涂山繁听完她的这番话,忍不住叹了口气。终究是犯了错啊!“你们啊,几个,糊涂啊!怎么可以干出这样的事情!哎,不过她们到底还是涂山的孩子,行吧,你先跟我回去。我稍后就报告大当家,看看能不能把你的两位姐姐带回来涂山领罚。”  涂山的大当家涂山魏一听到涂山繁的报告,就连忙联系上了道间,好让他们把锦绣和荣华送回涂山。毕竟他们是涂山的妖怪,就应该由涂山来进行处罚。  没想到却得到了道间其中一位负责人非常轻蔑的回答。“抱歉,我们拒绝,她们两个牵扯到人命了!还有你们涂山是不是还有一名罪犯?到时应该我们道间向你们讨要!”  这让大当家气得摔碎了茶杯。“道间还真是给脸不要脸!好!我倒要看看,是你能讨到我们涂山的妖怪,还是我们能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