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魔法少女——身穿华丽衣装,能够违背物理法则地进行布朗运动,同时用道具释放激光炮或者一拳击毁主战坦克,娇小的身体蕴含着无穷的力量,让人怀疑胸腔里装的是不是核融合炉。

  单是看着她们活跃的身影就是对常识的亵渎,感觉世界观都被强暴了一般。

  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从各种意义上都是。

  因为.....比起匪夷所思的能力,更加显而易见的是她们几乎都是未成年人!

  这种年龄优势使她们置身于国内严苛的法律的保护之下,如果要对她们出手某种意义上就是在挑战法律,所以既不能对她们造成物理性的伤害,也不可以进行精神霸凌。

  在这种情况下要如何对付这些逃学翘课欺骗家长,跑出来到处坏我们好事的小混蛋呢?这正是我们“邪恶组织·人类进步公司”之“魔法少女对策科”的业务。

  因为觉得很酷,老板注册时在公司名称加上了这样羞耻的前缀,实际上是一家广泛涉及医疗、科技、教育、餐饮等等行业的联合型非盈利机构,旨在帮助人类进步。

  比如说研发并大力推广打了就变得只想工作的药卖给黑心企业,或者顶着环保组织的压力去放火烧山为房产开发商铺平道路,亦或把部分死宅改造成可爱的男孩子女装出道成为偶像,又或者将猫薄荷进行转基因使人也能成瘾并加到辣条当中。

  当然这都是要实现盈利的,所谓的非盈利机构只是为了减免税务啦。

  在几乎只手遮天的情况下,只有那些不识时务的魔法少女敢跳出来与我们为敌,这群不是被动保组织洗脑就是子供向动画看多的中二少女到处惹是生非,造成公司业绩下滑。

  而我们的工作,就是通过各种手段送这些小屁孩重回正常生活。

  “科长,关于‘纯洁百合’的处理,是不是今天就要....”办公室内,戴着黑头套,西装革履的青年欠身询问道。

  他是我们科新进的员工,总是有些畏首畏尾的,但能力尚可,总之称呼他为部下A。

  “也是呢,再拖下去就变成非法监禁了,等等。”我看了看他递来的文件,发现一处不寻常的地方。

  那是关于被捕获的魔法少女的评估资料,这名代号“纯洁百合”的魔法少女组里给出的评估平平无奇,个性也是那种“坐你邻桌的学习委员”一样的软弱内向,但是意志力的评分却给出了A。

  “哼,这就是那种个性内向、没什么朋友非常执拗的认真类型吧。”根据多年的经验,我一眼就判断出问题的所在,悠然点起一支香烟,向后辈传授一些工作的心得,“小A,你知道对付这种人的最佳手段是什么?”

  “科、科长!请您务必告诉我!”

  “像这种女孩呢,虽然看似平平无奇,可比一般人更有自尊和理想觉悟也较高,要让她以后不再做魔法少女,一般的恫吓只会激起她的斗志,利诱也没什么效果。”我想了想,语重心长地说道:“最根本的办法是利用她的羞耻心来摧毁意志——去吧,把她的学生证拿出来贴在脑门上,然后一边挠痒痒一边给她播放忠犬八公的经典片段,在她疲于抵抗解除变身的瞬间,宣称我们已将这段希望的影像通过YOUTOBE和BIOBIO向全世界直播。这样她一定会就此一蹶不振。”

  “是!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安排摄影组和直播设备!”

  “等等,蠢材!”我急忙叫住了他,“不是让你真的直播!不然给她造成心理创伤怎么办?!做个样子而已,等她步入人生正规一定会感激我们,各留台阶才是我们组织能走到今天的原因,这次就由我亲自出手——好好学着点。”

  “是!”

  我们组织的总部是都心区一幢大楼,因为塔冠部分是个圆顶天文台,导致这栋楼看上去就像一根矗立苍穹的猥亵物,被人民群众戏称为都心大根。虽然大部分有家室的员工都对这外型不满但毫无办法...总之这栋楼地上30层地下18层,而一般我们抓到了魔法少女的话,都是在B18的“地狱层”进行处刑。

  通过电梯快速移动到B18,这里完全就是个装修夸张的地牢,一间间牢房里到处都是染满鲜血的刑具和弃置的残缺尸体。

  “科长...B18果然很可怕啊!”部下A不经意间到了旁边一具半开的铁处女,里面瘫软的少女尸体被刚刺扎穿了一排窟窿,脑浆和肠子流了一地。

  “当然了,这些可都是最优秀的道具师的作品,绝对逼真。”我向他解释道:“事实上,这个设施给我们省了不少力气,一般的魔法少女只要被抓到这里,立马就会哭喊着妈妈缴械投降,从此做个认真读书的好孩子。”

  “咦?您不是说不能给未成年人造成心理阴影....”

  “之后都会向让心理咨询师跟他们好好解释的,对了,你得好好记住,14岁以下的孩子是不能带到这个设施来‘处刑’的哦,不然可是会很难办的。”

  “是,我了解了!”

  “很好,要牢记!”走到一扇厚度达到300毫米的安全门前我拍了拍A的肩膀,然后用ID卡打开了这个被称为处刑之间的特设牢房。

  房间里,一个戴着皮质头套,满身伤疤的强壮男人正从身边塞满尸块的木桶里捞出一截断肢,在他毫无不犹豫啃咬下去的瞬间,鲜血像喷泉一样从他狰狞的齿缝间迸射而出。

  当然,这也是为了恐吓效果制造的道具,实际只是塞了袋装番茄汁的火腿——通常来说,那些魔法少女如果没有在迈入B18层的时候投降,那么看到这一幕也差不多了。

  因此,房间中央的钢制十字架上捆绑的那名少女,确实有着令人称道的坚韧意志。

  她灿金色的发丝凌乱地披散着,翠色的眸子黯淡无神,丧气而绝望地低着头。

  身上一件交织着金线的纯白色无袖短衫已经褛烂不堪,长垂的下摆染满了飞溅的鲜血。一双包裹在露趾长筒袜中的修长双腿被铁锁禁锢着,因为失力而微微痉挛着。

  而那个戴着皮质头套的健壮男人开始向她迫近,含苞待放的少女将被糟蹋蹂躏——任谁都会产生这种错觉。

  那个看似变态的男人是我们科的老员工,姑且称他为部下B。他专门负责魔法少女处刑的工作,曾经是个特技演员的他有着过硬的夸张演技,也十分有分寸,在疯狂恫吓目标的同时并不会越过性骚扰的界线,是可靠的伙伴

  顺带一提,虽然因为工作要求表现得非常变态,实际上是个温柔的帅哥,要说有什么缺点,大概也就是个德棍这一点吧。

  “口杰口杰!GAME☆OVER☆DA~~~ZE!!”B君丧心病狂地玩着舌头,夸张地嚎叫着贴近了那女孩的脸,将炽热的鼻息喷进她的耳蜗,“咦嘻嘻,跟你强韧的精神比起来,这纤细的脖子倒是很柔软啊?!好像一捏就会卡啦卡啦折断呢?吸溜——”

  说着,他把指节攥得咔拉作响。

  “魔法少女的衣服这么可爱!正确用法是什么呢?!当然是为了撕碎啊噫嘻嘻嘻嘻!!”B君一把提起了旁边的电锯,豪放地拉动油门向着那一桶尸块(火腿)锯了下去,瞬间爆起的血雾弥漫整个空间,变得犹如修罗地狱。

  他向着柔弱的少女疯狂施压,然而…虽然她双腿狂抖似乎都快失禁了,但却没有任何悔改的意思。

  “….我,会死吗?”那女孩十分平静地呢喃道。

  “会哦!而且是比生理性死亡更恐怖的社会性死亡!看到那边的摄影机了吗?!等你力竭解除变身的瞬间,这段希望的影像会向全世界发布!你的下半生就在周围人的指指点点里度过吧咦嘻嘻嘻!”

  “没关系,怪人先生,可以听听我最后的话吗?”B君的恫吓似乎完全无效,少女祖母绿般的眸中反倒焕发出一种近似狂热的斗志。

  “有什么遗言尽管说吧!全世界都能听得到哦?!”

  “告诉元首我已尽力,告诉父亲我依然爱他!我们终有一死,而德意志永垂不朽!!”少女面向摄影机,突然高呼暴露政治倾向的宣言。

  而B君在那一瞬间完全愣在原地,良久,清澈的泪水从他眼眶里涌出。

  到此为止了,B君已经失败了,先不说他在作出什么举动就要一脚踏入犯罪领域,单是这名台词就唤醒了他德棍的灵魂。据说当德棍遇到另一个德棍,就会瞬间团结在铁十字下,场面已经控制不住——可是从来没听说过十四岁的内向初中女生还会是德棍啊?!

  “A君,快把B君带走,这里就由我来处理。”我沉着地下达命令。

  “好的!”A君郑重地点了点头,不由分说地冲上去将B君架着拉出了房间。

  “会的!我一定会告诉同伴们!我们当中有一位姑娘,她是一名伟大而光荣的战士啊啊啊啊啊!!等到我军反攻地球的那天…”B君发自肺腑的哀嚎回荡在走廊中。

  据说所有德棍都坚信元首没死,只是乘坐火箭去了月亮背面,但这种鬼话也只有这些一谈刺话题就智商跌零的傻瓜会信了。

  “‘纯洁百合’,竟然要我亲自出手,但你确实是值得的对象。”我打量着那个女孩,随即从扔在她脚下的书包中翻找出一张学生证。

  “华盛中学初中部…白、白小喵??呼呼哈哈哈哈…这是什么不像样的名字。喵~~~”按捺着吐槽的冲动,我肆意地嘲笑着,顺带将那学生证拍在少女的脑门上。

  这一瞬间,她的脸上终于闪现出一丝羞愤和惶恐。

  “那么,就这样开始吧,你知道这是什么么?”我按下钢制十字架上的一个按钮。

  随着机械转动的声响,地板开合间十余支机械臂骤然升起,每一支的尖端都安装着用猫咪的绒毛制作的掸子。

  “脚心、趾缝、大腿内侧、腋窝、下巴、耳垂和腰眼。”我轻蔑地扬起下巴,威胁道:“只要我再按一下这个按钮,你就会在欢声笑语中丑态百出,怎么样,要不要再考虑一下,不要再做什么魔法少女回家去好好读书?”

  “呜,我…我是不会就这么放弃的…”少女依然嘴硬,可身体已经抖得如同筛糠,泪水也在眼眶里打转。

  真是令人负罪感爆棚,但作为干部的我不会手软,毕竟工作就是这样。比起一个陌生的女孩,我还要为自己可爱的儿子负责——全家的吃穿用度和他的前途,可都指望着我的工资呢。

  于是,我毫不迟疑地按下了按钮,处刑开始!

  “哼,对不起,魔法少女都是组队出击可是常识啊!”就在将要得手的瞬间,那女孩竟然露出自信的笑容。

  就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一道宛如恒星般耀眼的光芒轰穿了天花板,霎时间房内铁屑迸飞如同枪弹风暴。

  我难以置信地注视着阳光从那个破洞内射下——要知道地下设施的天花板可都是200毫米厚度的装甲钢材,能一击击穿18层就连钻地炸弹都无法做到。

  当尘烟散尽,一名少女的身影在光辉中渐渐落下。

  长垂至腰际的秀发犹如上品的纯银般煜煜生辉,光明凝聚的天蓝的花饰发带将之束成飒爽的马尾。一件类似于修女服装的露肩衫覆盖着纤薄的胸膛,在柔韧的腰肢处收紧,但下摆却仅到大腿根部,看上去倒像是一件精巧修身的连衣短裙。而颀长双腿则被一条黑色裤袜紧紧包裹。

  落地的瞬间,一双类似黑色圆头高跟鞋的东西托住了她轻巧的脚掌,而裸露的肩膀上随着一圈闪光环绕也披上了一件纯白的丝质披肩,在锁骨处被十字架形的银色锁扣扣紧。

  最终,被光芒萦绕的金刚石大十字架出现在她的手中,威严地敲击在地面,彰显着圣洁的威仪。

  魔法少女变身完成——也就是说,刚刚的一击是在还没完全变身的情况下发出的。

  这压倒性的破坏力…..

  “EX级魔法少女‘神威王权’!”我不禁涔涔冷汗。

  “对,就是我,今天我就要把你们连根拔除!”光芒中的少女趾高气扬地挥舞着十字架。

  面对预想外的强敌,就算是我这个魔法少女对策科的科长也完全没有胜算。

  但是…

  “哼哼,只身闯入邪恶组织的本部,还毫无紧张感,这种对手就算拥有压倒性的实力,也完全是自投罗网。这种剧情会怎么发展呢?”对这无谋的举动,我按捺不住想笑,“那当然会变成经典BE——全军覆没然后公开处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