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推荐BGM:(If You Feel My Love (Chaow Mix))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冒着蓝火的枪口不停地噴薄出子弹,原本是青铁色的枪管因为炙热而变得白热,而尖锐的子弹即使是在现代建筑材料面前,也不会给辛苦的设计师好脸色看的,虽然本身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一直像乌龟一样躲在建筑物后面也无济于事,墙体被蜘蛛蚕食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分崩离析着,一粒一粒块状的般的东西伴随着子弹的猛锤,在天上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摔倒地上。

转眼望一望,一开始出场还自带了一阵不亚于高考失败的压力的威压的家伙,几个组织里心理素质差一点的兄弟都吓抖了,在角落里暗中观察,现在却小心翼翼地躲在掩体后面瑟瑟发抖动都不敢动一下,甚至还要不停地往后移一移逐渐淡出了敌人的视线。

因为他们连他们自己也没有想到这居然是一个真实的,动作射击类VR游戏,问了几次系统才知道这不是开玩笑的,本想凭借钢铁之躯(游戏设定)潇洒地在枪林弹雨中“片叶不沾身”,正面硬碰硬,但是又有谁知道反馈的痛觉竟然远远超过了一般人能承受的范围,而且就算是一群训练有素的钢铁肌肉美利坚兄贵,也不一定能承受的来,就像一把把小刀……不,一把把尼泊尔军刀横竖劈着砍每一戳细胞一样,而且这种痛来的相当猛烈。

“这样也是没有办法的呀,话说为什么那群家伙一直在一旁看戏啊,还有两个不知道哪去了!”在另一头建筑物的后头,仅剩的三台骨骼原型机在游手好闲的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如果性格和行为真的能代表他们自己的话,那么可以说现在少了的那两台原型机,应该就是很滑稽的那台和很高傲的那台。

不是说好是帮泵我们的吗,怎么现在给我一种很强烈的,孤军奋战的感jio,玩我们的吧,关键是还没有语言通讯系统(因为少年和吴戈现实是在一块的,所以是直接说话交流的),只能靠动作来表示,而且比划了半天他们看都看不懂。

“喂,系统,我们就没有什么隐藏的武器或是超能力什么的吗,我们这样不仅没有枪,连像样的攻击手段都没有,难道要我们对石头砸他们小脑壳吗?这样很难通关的诶”终于少年忍不住说了出来。

“…………是的”“蛤?”

见久久没有什么动静,激烈的火力压制便停下来了,人群中为首的一个持盾人向身后的人打了个复杂的手势,粗壮的手臂抬起时仿佛身后变得黑压压一片,然后一两个人跟着他驾着盾逐步前进,看一看他们有没有在那个地方躲着了,然后给那些派出去的人时间绕到合适的角度狙击,然后,正当他们这么意淫的时候,那两个很特别的家伙就如同妇女逛街一样,极其自然和理所当然地从拐角处走了出来,理所当然地站在原地,理所当然地哆了一下脚,地面理所当然地裂开并掀起了一块一块巨石,理所当然地把看上去就可以轻易砸死一头大象的石头,举过头顶。

“死定了,躲不开的”像下令命一样,这几个字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

然后像小时候小伙伴在河边拾起小石子,扔向了自己一样自然,但就是这么滑稽可笑的一幕,却让他感到了恐惧,无法动弹,连挪出一步都极其困难。

“啊,我的人生真是相当的短暂啊”明明只是那一块石头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苍蝇一样渺小,可是为什么自己就是觉得死定了。

是十多年以来,这就一直很努力的锻炼的判断力和与他们交手的经验,多亏了这个些才让自己摆脱了复读机一样的人生,那个只是一味不停重复着“别人”的一言一语、“别人”的所做所想,纵使一身结实的肌肉也抵不过,那些在法律、道德边缘耍花招的羸弱之人,尤其是自己还要为了他们而卖命的时候,自己都不敢抬头看着他们那污秽的眼睛。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做了一件自己想要做的事……

现在石头越来越近了,就像一张学生时代的课桌那么大,按照这个大小和速度来计算的话,哪怕是三个持盾的肌肉猛汉合力抵挡,都可能是非死即伤的结果,而最狗屎的就是这还是目前最好的结果,但这也没有办法了,只有这样才能个后面争取时间。

正当他的同伴这么想而且打算这么说时,突然一股莫名的推力将自己的视野逐渐偏移了,自己的身子逐渐往一边倾斜了,即使自己并不是广告上的健美先生一样壮硕,但要这样推开自己的话还是很有难度的,所以,只有一个可能,他的眼睛逐渐转移到了他身上。

果然,另一边的队友也被推开了。

我隔着灰黑色的手套也能感受到盾柄的灼热,在这一刻我将不再有任何约束,身上仿佛没有任何东西轻松,靴子能让我清晰地感受到地面的凹凸不平,腿部肌肉的收缩我都感受到了,地心引力是我感受到了身子在向前倾斜,这样就够了。

“不要去!你会死的”说不出口。

来不及了,他已经跑出了几步了,即使自己刚刚快一点站稳脚步冲上去也来不及,为什么,为什么这时候跑这么快啊,混蛋,明明平时都是在我们身后跟着,为什么这一次敢走到我们面前,为什么!

“就这样吧,这样就够了,果然到最后还是,只要我一个人受伤就够了”他双手紧握着僵硬而闷热的盾柄,还是看着自己的身子本能的向前蠕动,果然动画里那些很有名气的角色领便当的时候,还很恶意地来一段超慢的特写,原来,这真的很漫长。

“前面的,麻烦躺一下,谢谢”突然,脚腕处感到了一股强有力的勾力,果断而利落地把自己勾_(:з」∠)倒在地上,耳边随之而来的一阵噼里啪啦的电流声,按下按钮按下的细微之声,炮口轰出巨大之声,巨石粉碎清脆声,一气呵成。

辛亏自己的双手没有放下盾牌,除了倒地时无可避免的要被盾柄顶一下肺部有点爽,痛,以外,避免了自己正面吃灰的尴尬情况,当然背后有没有吃灰我就不知道了。

“起来吧,不好意思勾倒你了,咳咳,话说你背上的灰也太多了吧”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神秘的力量提起来了,并帮助自己拍了拍摆上的灰,他扭头看了看是谁。

“是……你!”而他也看到了不远处的电磁炮兵正在瞄准他们。

“好了,有什么事之后再说吧,英雄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