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一乐和提纳迪等人愉快聊天的时候,少女这一边就不了么乐观了。

少女在这里这么自然地午睡显然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正因为不是一两次,所以总有那么几个不能控几住自己的男银,他们现在不是在医疗部门里面喝着枸杞茶养生,就是……算了,毕竟太惨了还是不说他们去了泰国做偶像什么的,…………不不不,这不是我说的。

“好好享受现在的阳光吧,以后……可能就见不到了,不,应该是很难再见到了”

说着说着,男人把目光转到了窗户外面,一眼便可看见的各式各样的高楼大厦,但是唯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天边泛滥着的些许黄烟,正是因为前几天某个“化学工厂”发生了一些意外,即使新闻上说是这样,但男人知道,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化学工厂”,那可是政府一直做新型药物的地方,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个一直在开发的药剂就会成为无数资产家流产的长寿梦。

且不说这玩意造成了多少钱财损失,而且这玩意每一天都在一点一点污染天空,虽然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但是男人的内心不知为何如此的难受,以往每晚都可以看到的繁茂的星空现在不知去向了,即使白天有光亮也有一种在黑夜的昏昏欲睡感,让人喘不过气。

如果正如所想的情况发展下去的话,用不了几个月,这里连看到满是星空的天空就会变成奢侈。

说真的,有时候还真羡慕那些口头上喊着正义大旗的家伙,如果什么时候自己的组织也能把事情掩盖的这么完美,自己现在可就能和心爱的人度密月了,如果真有这个喜欢的人……嗯,我应该不是在暗示什么。

虽然不知道离那里很近的居民他们怎么处理的,但是有八九是要被强制【数据删除】了,说到这,男人想到了某个人、某刚正在熟睡中的少女,莫非,她说要救出来的那个人就是被抓进去了不成?很有可能,毕竟除了自己这一群疯子,不会再有人去攻打那么危险的地方。

想着想着很多负面的小情绪就争相涌上心头,但是男人用手掌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了点,便在沙发前的地板上坐了下来,点开了手腕上的数据终端看了看外面的情况。

“嗯,还可以,今天还是这么的平静……吗?”本想着是这样的,但是当摄像头损坏之前看到了不和谐的东西,只可惜在看清楚之前就木得了。

“不妙!”男人毫不犹豫地按下了警戒按钮。

“呜~~睡得真香啊,啊咧?怎么今天这么安静,还有,你在哪里干嘛啊?”不合时宜的少女终于睡醒了,伸了个长长的懒腰,看见了门口被一张翻过来的桌子堵住了,男人双手握紧枪支半蹲背靠着桌子,时不时把脑袋探出去暗中观察。

任谁都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人来了,少女很识趣地蹲到地上把自己的装备戴上,蹲着跳像兔子一样地跳到了男人身边,把眼睛伸到外面瞄了一眼,只敢露出半个脑袋。

所幸两人处在的位置是比较隐晦,而且能方便观察的地方,见到外围的入口处已经被全副武装了,沉重的沙袋层层叠叠组成看着好像很结实的堡垒,虽然这玩意放到现代就算是有点老土的了,随便几个他们口中听来的碎片手雷就可以破防,堡垒顿时就像一片薄纸一样。

数名组织的人手持沉重的电磁炮埋伏在掩体的后面,几十个全副武装的敢死队双手握紧军用的防爆盾组成队伍,一字排开,很像是少女在书上看到的什么鬼罗什么马什么鬼的排列,总之就是一群人拿着盾组成一块长方形,眼前好像有些残缺的罗马阵容,看上去还有那么一丝丝、一丢丢、一捏捏、一咪咪的安全感,后面的人就是很简单的手持轻机枪、AK47、98k什么的。

“嗯?(要素察觉)那是……什么?”

多年练就的眼力使少女很快看见了外面拐角处的异物,虽然到了晚上一关灯就要滴萨普爱死了,一时间还以为是什么组织的人穿了新的装备,不过定睛看了一会儿,少女最深处的记忆便被唤醒了,只可惜当年没有好好学习英语,也没什么时间去学,看不懂上面的意思,不过很奇怪啊,当年自己不是已经把他们口中的原型机给一并炸毁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呢?

正当少女还在自顾自地疑惑的时候,身旁的男人似乎做了一个什么重要的决定,扭头看了看少女似乎在决定着什么,便开始自言自语了起来。

“该死!果然还是她搞来的吗?不不不,看样子应该不是,就算不是还是留个戒心好一点,而且不是说这玩意连着原代码被销毁的一干二净了吗,前几天才好不容易打听到还在开发阶段来着?情报应该不是假的,这么快就可以投入使用了吗?还是说……”

男人手指深深地陷入到手掌的肉中,鲜红的血隔着军用手套往外流。

“又把我们……当成小白鼠了吗”

然后把目光转向了少女,可是看到少女一脸天真的看着外围的家伙的时候,男人又怀疑起少女到底是不是卧底,如果是的话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把我们一举消灭不是更好,这样不就方便多了吗,如果不是的话,那我们又是怎么被发现的。

“算了,看来这一次只能求个舍小保大了,喂!如果你真的想要去救那个谁的话,那你至少要帮助我们全身而退吧,不对,是……”

“哦,我知道了”很干脆,没有一丝犹豫和恐惧,就这么果断地说出来了。

“额,不是,我说错了,是,保我们“大部分人”退就好了,不必要……”其实刚刚男人是想改正一下的,只是没想到少女会答应的比直男还快,简直超出了男人的思考速度。

“诶,你个大男人怎么婆婆妈妈的,言出必行!我说到就一定不会不做的,保全就保全,别说废话了,不然想要保全就很难了,快点去准备吧”

“额……好吧”

男人便走到了房间的一面墙上,在一阵奇怪的操作之后,墙体便一分为二。里面就是一个小型的军火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