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骄阳似火,仿佛要燃烧世间的一切。

这只是个比较炎热的清晨,该上学的上学,该上班的上班,该堵车的还是得堵车。所有人都像往常一样,干着自己该干的事!

远离市中心的一座公寓内。

方士也不例外,他像往常一样在电脑桌上醒来,正常人不会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但没办法,谁叫他要工作呢?

与往常一样,他甩着酸痛的手臂,打着哈欠去卫生间撒尿,迷迷糊糊地回到房间,钻进柔软的被窝,他忍不住叫出声:“去他妈的工作!”

他决定好好睡一觉。

可生活总是令人很难满意,还没入梦,方士就被耳边的铃声吵醒,在床上烦躁地翻着身,那东西还是没完没了的吵着闹着,不得已他将枕头按在了头上,声音小了很多,终于可以睡觉了。

嗡嗡。

接连不断的短信轰炸,让整张床都在跟着抖动。

哎呦!他这个暴脾气!

“你响个没完了是吧!”

方士被吵得不行,他抓起桌边的手机,正准备往外扔,脑海里突然响起一道声音:“手机是上个月新买的,卖二手也要好几千,几千块要熬几天夜,不能扔!”

呜呜。

当手机再次响起,他看也不看便接道:“我求求你了!有什么事晚点再说好吗!”

“哥……”

电话那头沉默许久才说道:“你又熬夜了!”

听筒传来的声音,既熟悉又悦耳,令方士的睡意褪了一半。

“是你啊!”他有气无力道。

“嗯?”

“听你的语气……”

那人难以置信道:“我给你打电话,你好像很不高兴啊!”

方士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道:“没有,我很高兴,都高兴得哭了……”

“就知道你一定会开心的!”

“所以,你打电话干嘛?”方士问道。

“啊!我到了!你快来接我!”那人说道。

方士没意会她的意思,他奇怪道:“你到了?你到哪儿了?”

“不是你让我放假来找你的吗!”电话那头传来愤怒的声音。

这一下,方士整个人都精神了,回忆起上次通话的内容,他无语道:“我是说着玩的……你还真来了!”

“我不管,我现在机场你快来接我!”那人说完自顾自地挂断电话。

“喂?喂?”

耳边传来嘟嘟的提示音,他对着手机大声喊道:“你哥的电话也敢挂!”

寂静的房屋,在喧哗的都市里显得格格不入。

就像某些你在意的人,会突然出现在你身边,是不是很惊喜呢?

……

迫不得已,方士只能放弃自己的美梦。

简单洗漱后,他穿上外套风风火火地朝楼下跑去。

“咦!”

刚出门,他整个人都愣在原地。

看着天上那艘巨大的飞船,方士揉了揉眼睛,他一定是太疲惫了,都出现幻觉了。当他再次睁眼,整个人都怪叫起来:“我靠!真不是幻觉!”

内心虽有一连串疑问。

他还是打车前往机场,比起头上的飞船,赶紧将小祖宗接回家才是大事!

搭上车,方士忍不住对司机问道:“师傅,这天上是不是多了什么?”

“你是说那艘飞船?”

司机哈哈大笑:“已经有好几个乘客这么问了!你没有看错,那真是一艘飞船!早间新闻报过了,说是联盟国弄出来的,叫大家不要惊慌,还称这是人类科技的一次重大飞跃……”

话虽如此,方士总觉得司机在骗他。

这哪里是科技的飞跃,这明明是提前进入银河时代好吗!

来到机场,方士在大厅外左顾右盼,他愣是没见到妹妹的身影。

“这里,这里!”

一名少女对他招手道:“喂,你能不能看看身后!”

“这家伙该不会骗我的吧?”

方士摸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随即感觉背后有人在叫他,回头便见到一名少女气鼓鼓地看着自己。

少女坐在行李箱上,见他走来,问道:“你是不是近视啦!”

方士接过行李,没好气道:“我不是在找你嘛!”

“唉……”

少女突然叹了口气。

方士无语道:“你年纪轻轻的,叹哪门子气!”

少女抬头了他一眼,神情认真道:“几年不见,你还是这么笨!”

见她穿着粉色短裙,方士撇嘴道:“只穿裙子的臭毛病还没改!”

“要你管!”少女挥舞粉拳,那模样仿佛在说,信不信我揍你。

两人站在路边等车,方士对少女问道:“你怎么来的?”

“当然是坐飞机来的。”少女理所当然道。

“我是问爸妈怎么放你出来的!”方士无奈道。

少女瞟了他一眼:“我有我的办法,你就别管了。”

“你要在这边玩多久?”方士继续发道问。

“住到收假吧!”少女说道。

方士点了点头,认真道:“房租加生活费,一个月一千。”

“什么?”

少女惊叫道:“你居然向你妹妹要钱!”

见旁人投来异样的眼光,方士红着脸道:“小点声要死吗?”

“妹妹搬来住,你难道不该感到高兴吗?”少女叉着腰道。

“我为什么要高兴?”

方士实在想不通,每月多一个人的开销,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吗?

见他一脸郁闷,少女反而娇羞道:“老实说,看到我你是不是很开心。”

她一脸期待的样子,令方士有些于心不忍,他只好肯定道:“是的,我很开心。”

少女高兴道:“是不是很惊喜意!”

“很惊喜……”

“是不是很感动!”

感动……我感动个屁啊!

方士在心里咆哮道:“一大早觉都没睡,就跑来伺候你这个小祖宗了,我能感动得起来吗!”见少女毫无觉悟,依旧高兴得手舞足蹈,他在心里默默叹气。

“头上这东西,没对你们的飞机造成影响吗?”方士突然问道。

“头上?”

少女抬头望去,看见那艘巨大的飞船后,她并不惊讶道:“这个东西昨晚冒出来的,家里的电话都快被人打爆了!”

方士正想问谁打来的电话,随即想起父亲的工作,内心也就释然了。

“哥,哥!”

方士回过神迷茫道:“怎么了?”

“车来啦!”少女没好气道。

……

乘车回到公寓。

接机来回花了百来块,握着瘪瘪的钱包方士很是心疼。

因为带着行李,两人在门口等电梯,平时方士都不坐电梯的,因为很少出门,他觉得有机会锻炼身体,就尽量多活动活动。

当然,他也永远不会特意出门运动。

这就好比一边熬夜,一边泡着枸杞养生,坚持不了的事情,还是找个理由骗骗自己好了。

公寓的楼层很高,加上是比较老旧的电梯,下行的速度并不是很快,闲来无事,少女四处打量道:“哥,你住的地方还蛮不错嘛!”

“那是,也不看看你哥是谁。”

方士得意道:“当初我可费了好大劲才找到这里。”

“租房的大妈人挺好的,房子宽敞又实惠,我都佩服我自己!”

少女坐在行李箱上,“我看你是租不起市区的房子吧!”

方士老脸一红,妹妹还是了解他啊!一句话就把老底揭穿了!

“住在市区干嘛,又吵又闹,你看这里多清净,交通还很便利。”他说道,“我一个写小说的,有台电脑有根网线就行了,住哪儿不是住?”

妹妹的小脑袋,左顾右盼后,最终满意道:“比我想象中好太多了,我一直以为你住在地下室里。”

听见她的话,方士的脸瞬间黑了下来!在这她心中,自己是有多惨!

“太失败了!实在太失败了!在妹妹心中自己居然这么惨……必须改变她的观念,必须要让她明白,哥哥还是很厉害的!”方士在心里暗自决定。

叮铃。

门刚打开,迎面撞见一对母女。

“方哥哥!”

又一个穿短裙的家伙,在看见方士后,兴高采烈地抱住他:“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出去了!我刚才怎么敲门都没人,还以为你睡着了!”

“阿姨,这么巧。”方士打招呼道。

“真巧啊!”

中年妇女笑了笑,见女儿还抱着方士不放,她没好气道:“你还抱着人家干嘛?”

“老妈生气惹。”少女这才依依不舍地放开方士。

“这孩子就是喜欢粘着你。”妇女说道。

方士对少女眨了眨眼,没有说话。

“咳咳!”见三人将自己无视,妹妹只好假装咳嗽,以正明自己的存在。

妇女这才注意到方士身边,还站着一名少女,见两人关系亲密,她不由问道:“这是你女朋友?”

“啊?”

大厅里,同时响起两道惊呼。

少女水灵的眼睛盯着他道:“方哥哥你有女朋友了?”

“阿姨你误会了,这是我妹妹。”方士对妇女道。

“原来是你妹妹啊,长得真好好看!”妇女一脸诧异,方士搬来有些年头了,还真没听他提起过他妹妹。

方士将妹妹拉到身前道:“这是租我房子的阿姨,人可好了!”

“阿姨好!”妹妹红着脸道。

妇女也知道自己闹了笑话,神情尴尬道:“哈哈,你好你好!”

“什么?”

见女友变成妹妹,少女更加惊讶了,“你是她妹妹?”

妇女她吓了一大跳,生气道:“你这丫头怎么喜欢一惊一乍的!”

“哥!电梯!”妹妹喊道。

妇女趁势对方士道:“我们还要去他姑妈家,先走了!”

说着,母女二人离开了公寓。

……

因为是工作日,乘电梯的人并不多。

通过透明的镜面,方士才注意到妹妹上面罩着宽松的白衬衫,下面穿着粉色的小短裙,脸上还有淡淡的妆容,想起刚刚的误会,他头痛道:“你可不像个高中生啊!”

“你倒像个三十岁的大叔。”妹妹反驳道。

方士摸了摸脸上的胡茬,没有否认她的话。

咕咕。

就在两人沉默时,电梯里突然响起奇怪的声音。

“哥?”

“嗯?

“吃饭没?”

“你没吃?”

女妹妹脸色微红道:“被你发现了。”

“怪不得叫得这么凶。”方士看着她肚子道。

将妹妹带回公寓,方士躺在床上就不想动了。

“哥,你这里怎么这么乱啊!”

“哥,冰箱里怎么什么都没有啊!”

“哥,你衣服都臭了,还不洗吗!”

“哥!……”

无奈之下,方士只好从床上起来,在钱包里找出一张大钞,塞在妹妹手里:“这是一百块,自己下去吃早饭,别跑太远!”

“哦!”

妹妹应了一声。

她正准备出门,方士却突然叫住她:“回来!”

在对方不解的神色下,方士朝她扔去一串钥匙:“记住楼牌号,自己回来,别敲门也别给我打电话,我要好好睡一觉。”

妹妹问道:“你不吃饭吗?”

“我比较能挨饿。”方士说道。

妹妹沉默许久,语重心长道:“哥,你这样会得胃癌的!”

“……”

在对方的念叨声中,方士已经倒在床上睡着了,一觉睡醒,准确来说是被饿醒的,见窗外一片昏黄,方士这才想起家里还有个人。

“方小晓?”

没人回应,方士四处找了一圈,发现妹妹并不在家。

“什么情况,刚来就到处乱跑?”

他正准备给对方打电话,屋内响起了敲门声。

打开房门,方士忍不住问道:“你跑哪去了?”

“当然是吃饭去了。”

妹妹把手中的饭盒递给方士,“这是给你打的,快吃吧!”

感动。

妹妹长大了,不仅自己饿不着了,还知道关心别人了,身为哥哥方士已经很少为她操心了。

所以……

“你又趁我睡着,偷我的钱去买东西去了!”方士咆哮道。

“什么叫偷啊,说得这么难听。”

方小晓拧起身后的大包小包,理直气壮道:“妹妹花哥哥的钱,不是天经地义的嘛!”

方士接过空荡荡的钱包,脸黑得跟炭似的。

简单的洗漱后,方士吃着妹妹打回的食物,神情显得穷凶极恶。他倒不是饿的,而是气的,见方小晓穿着新衣服一脸高兴的模样,方士恨不得把她给吃了。

“咦,有人给你发信息呢!”方小晓的视线落在显示器上便移不开了。

“别动我电脑!!!”

正狼吞虎咽的方士,听见她的话差点掀桌子。

“叉编辑:稿子什么时候交?”

方小晓不仅点开聊天窗口,还将上面的内容大声念了出来。

方士出奇没有生气,他抱着饭碗凑到妹妹身边,往嘴里塞饭的同时,目光不断翻看着聊天记录。

沉默许久,他才将碗放下,两指在键盘上回复道:“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