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讲故事,方士自认没问题,从太空到地底他能给精灵讲上一天一夜,但跳舞这东西对他来说实在太难了。

站在人群中,灵动的身姿从他身旁掠过,与其说是跳舞,不如说是一大坨肉在僵硬地扭动自己。

漂亮的精灵打着节拍,用精灵语唱出最优美动人的歌声,围着篝火漂亮的精灵欢歌笑语,显得很是开心。

“殿下,您也要跳吗?”

希尔芙点了点头,自从她换上庄重的长裙后,就变回了高贵的公主,现在她离王位只差一顶王冠。

“大家注意了,公主殿下要献舞一支。”

“好!”

激烈的欢呼声中,希尔芙款款走入场中,自然成为全场最耀眼的焦点。

方士趁机溜了出来,在确认没人注意到他,他这才松了口气。

“呵呵……你跳的真难看。”狄安娜毫不留情道。

方士瘪了瘪嘴没说话,他确实跳的很难看,这事没法反驳。

飘渺的歌声渐起,轻柔的舞姿绽放全场。

望着能歌善舞的希尔芙,方士很怀疑精灵们是故意让他出丑的。

“你要睁大眼哦,殿下可不会随便跳舞给人看。”一名精灵好心提醒道。

“有什么大不了的!”方士撇嘴道。

与希尔芙一同相处这么长时间,方士可没把她当成高高在上的公主,要不是精灵的盛情难却,他现在早就躺床上呼呼大睡了,这几天可把他累坏了,吃没吃好睡没睡好,整天和野人斗智斗勇。

见朴诗雅目不转睛的看着希尔芙,方士凑上前道:“你会跳舞吗?”

“哦哦……我不会!”

稚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方士一阵愣神。

小萝莉居然能回答他的问题了。

不用想,肯定是柔茗教的,这小家伙蛮厉害啊!才几天不见就能与他对答如流了!

疼爱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方士不在打扰她的兴致。

“你会跳舞吗?”方士又在柔茗身旁坐下。

“不会。”

柔茗抱着双腿,言简意赅地回答。

“呃……你在宇宙国生活过吗?”方士没话找话道。

柔茗斜视了他一眼,不太想回答这种问题,但想着直接拒人千里不是好习惯,也就咬牙逼自己说道:“我有学习韩语,所以会韩语。”说完她长出口气,好像再多说一个字都会很艰难。

方士点了点头,他下个问题想问她为什么独自住在P城,感觉她并不是很想回答这类问题,也就打消念头。就算再好奇,人家不想说的事情,还是不要多问为好。

“你真厉害。”方士笑道。

谁知他近乎随意的回答,却让柔茗心里泛起一种情绪,那种感觉如潮水般席卷心头,迟迟不肯退去,她居然难得的脸红道:“谢谢。”

“嗯?”

方士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道谢,想起往日的她,他不禁猜测,对方是不是受到精灵的感染,所以今天的心情才格外的好。

回想起与对方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方士回忆道:“我好像不停夸赞你长得好看。”

“那你看够了吗?”柔茗问道。

她的话语落在耳畔,令方士有些恍惚,她说道:“你重复这句话,让我有种穿越的感觉,还记得前往机场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

“当时我也是这样看着你。”

他回想了一下说道:“你的脸真好看,简直就是艺术品。”

不知怎么的,同样一句话,当方士再次重复时,柔茗内心的异样也愈加明显,她的脸更红了,像苹果一样,让方士忍不住想亲一口。

“你……”

柔茗灵活地避开他的嘴。

噗。

方士跪拜在地上,十分真诚道:“对不起,对不起,刚才的你太好看了,我真是情不自禁……”说完他转身就跑,甚至不敢多看柔茗一眼。

望着他逃跑的背影,柔茗坐在原地怔怔出神,呆滞许久她破天荒地笑了起来。

这一幕让朴诗雅的下巴都惊到地上去了。

从见到这个姐姐开始,她的印象里对方可从来都没笑过。

“方士我跳的好看吗?”

“方士……”同样美丽的希尔芙,在四处寻找方士的身影后,突然呆住了。

“殿下你怎么了?”

见希尔芙跳完舞就在原地发呆,那名精灵还以她哪里不舒服。

“方士他……没什么,我有些累了回宫殿吧。”希尔芙望着笑靥如花的柔茗,突然有些难过。

精灵不知道她看见了什么,但好像是与方士有关,这家伙怎么又惹殿下不开心了。

舞会并没有持续太久,公主离开后,精灵们纷纷离开了。

告别柔茗后,方士的心情一直荡漾不平。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刚刚看见柔茗模样,他忍不住想要亲上去。

“只是现在想想好尴尬啊!”

他不知道明天该怎么面对她。

“方士,方士。”

“嗯?”

走神的方士,这才发现有人叫他。

“安娜?什么事啊?”方士看清来人不由问道。

“族长叫你去宫殿,说是有事商量。”狄安娜道。

“有事?”方士狐疑道。

“别问了,去了不就知道了。”狄安娜催促道。

回到黄金宫,方士有些意外,除了族长希尔芙她们也在这里,就连柔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这里。

“太尴尬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方士小心翼翼地看向柔茗。

殿上的希尔芙看见他的样子,突然生气道:“族长爷爷你叫我们干什么来了,我都要休息了。”

听见希尔芙的语气,族长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什么情况!这是吃了火药吗?见希尔芙气呼呼看着方士,他多少有些明白了。

毕竟,他活了一千多年,年轻人那点事儿那还不明白。

“这孩子不会真喜欢上他了吧?”考尔德在心里想道。

“是这样的,经过思量我决定帮助你们,哪怕是献祭圣果。”

“真的?”方士不敢置信道。

“不过……”

见众人一致看向自己,族长说道:“别这样看我,想救达娜,关键在于希尔芙。”

“我?”希尔芙诧异道。

“是的,只有你能读懂古魔卷的咒法。”

“我只能看懂一半。”希尔芙道。“你当然只能看懂一半,我的意思是让你把会的都交给她。”族长指着柔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