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是沉默的厮杀声,没有声嘶力竭的吼叫,也没有恐惧死亡的惨叫,只有冰冷金属交击的声音和生命凋零的落地声。

我和诗萝就这么带着弥蕾尤和怜月在绿茵侧城的大道上奔跑着,身后的那些声音渐渐远去,四周也慢慢恢复安静,因为是专门供富人豪族居住的住宅区,这里在晚上基本不会有什么人出来游荡,而每座宅邸间的距离也很远,除了那些经营生意的店铺外,许多宅子都是离着大道很远,从大门到玄关根本就看不到街道上的状况。

可就算是这样,今晚也安静得有些诡异了,简直像是这附近被戒严了一样。

我跟在诗萝的身后,剑气感应的范围开到了最大,同时诗萝也将灵觉提升到了最大的极限,在这黑夜里,谁也不知道下一个偷袭会从哪里袭来,当然也不能使用照明魔法,因为那样会暴露出我们的位置。

大概过了一刻间左右的时间,诗萝停下了脚步,她搂住怀中的弥蕾尤和怜月,将她们的头埋进自己的怀里。

昏暗的月光下,在街道的正中,有十几个男人陈尸在那里,他们是在之前那场伏杀中早早逃离的打手,这时却统统变成了一具具尸体躺在地上。

伤口干净利落,每个人身上被插满了箭矢,喉咙和心脏处有补刀的痕迹,一些跑出较远的尸体则断首倒地,在他们的周围刻有飞斧投掷的痕迹。

鲜血还没有干涸,斑斑驳驳的砖道上,血河沿着细缝流入地下,几颗人头表情仓皇惊惧的掉在地上,离得尸体很远。

“主上,这些人是刚才的……”

“嗯,是那群临阵脱逃的打手,看来是死在那群黑甲骑士手下,目的大概是为了灭口。”

“那群黑甲骑士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属下不认为他们和先前那波杀手是同一组织的人。”

“应该是……诱饵吧?诗萝你刚才也看到鲍西亚她们前来支援了,恐怕是有人为了引出弥蕾尤背后的支持者才这么做的。”

“那么之后的那波魔法攻击也是弗兰卡商会的部队发射的?”

“大概吧,咲他哥哥我虽然接触不多,但通过他的言行可感觉得出他是一个深谋远虑的人,凡事留下一二个后手也在情理之中,而且毕竟他和弥蕾尤的父亲交情不错,自然想要保住弥蕾尤的性命。不过,也有可能是那些赫兹商会支持弥蕾尤的老人派来的手下。”

“源先生……”

这时突然感觉袖子被扯了扯。

“嗯?怎么了,弥蕾尤?”

“……尿。”

“嗯?什么?你有说什么吗?不好意思,我可能没有听清楚。”

面对突然说话的弥蕾尤,我和诗萝都奇怪地看向她看去,只见一直很安静的弥蕾尤这时居然有点扭捏地在诗萝怀里动了起来。

“我说……尿尿……”

“哎?鸟?这里有什么鸟吗?”

我朝诗萝看去,只见她也一脸的不知所措。

我们再度疑惑向弥蕾尤看去,可能是因为我们的视线,弥蕾尤居然微微地脸红了一下,接着她在诗萝怀中更加不安分了起来,那样子就像是要挣脱诗萝的怀抱。

看着她的样子,诗萝不由慌张了起来,毕竟作为高等精灵的她根本就没有带过孩子,不知道这时候该怎么办。

“弥蕾尤你能再说一遍吗?声音稍微大一些。”

“……唔……唔。”

把脸凑了过去试图看清楚弥蕾尤的神情,可结果一向和我很亲近的弥蕾尤这时竟然用小手把我推了回来。

被诗萝抱在另一边的怜月终于看不下去了,她一巴掌扇中我的后脑勺,大声道:“是尿尿啦!你这个大笨蛋!”

原来如此,是尿尿啊!

怪不得……

“哎哎哎——?”

“等一下!弥蕾尤,现在吗?”

“嗯……快要,忍不住了……”

她神情委屈地向我看来,小声说道:“源先生,不行吗?”

我和诗萝顿时手忙脚乱。

以前和两个小丫头一起旅行时,我也不是没遇到过这种尴尬的情况,但那时有怜月时刻照顾着弥蕾尤哪会出现憋尿憋到忍不住的情况?

谁想得到眼下会出现这种突发事件,诗萝连忙放下弥蕾尤和怜月。

“快去快去,千万可别憋坏了。”

“……嗯。”

弥蕾尤四处张望了一下,因为这里是豪宅区所以周围根本就没有什么公厕,所以她最后还是小步向一边的树丛跑去,而就在这时诗萝想了想居然很不放心的说道:“弥蕾尤小姐,要不要我跟着你……”

“不要!”

根本就不回头,弥蕾尤就这么喊道。

可能也知道自己是有些多虑了,诗萝瞬间就有些尴尬了,难得她会露出这种神色。

怜月有些同情地拍了拍她,接着居然也跟着弥蕾尤跑了过去,她一边跑一边还喊道:“小姐,等一等!我也要去!”

喂!搞了半天你也憋不住了啊!

 

这场小闹剧过后,我们再度向城东跑去,奇怪的是一路上竟然风平浪静,我和诗萝都感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事出反常必有妖!

难怪说刚才那一阵的埋伏就已经是最后的伏击了吗?

应该……没有这个可能吧。

今夜的这场伏击几乎已经可以确定是有人为了钓出弥蕾尤背后的那些势力才做的局,没理由会只安排两道杀阵没有后招啊?

紧绷着神经,怀着疑惑一路向东,但这满腹的疑问立刻就有了答案。

“布阵、调律、投掷,以清净的神炎焚灭一切!在炎神之威下,化为灰烬吧!炎龙咆哮·五首之阵!”

剑气感应发出警告的瞬间,在街道的尽头一个年轻的声音响起。

接着,五个赤红色的魔法阵于夜空出现,一排横列的魔法阵中各自浮现出由火炎构成的龙首,猛然咆哮,自那些龙颚中喷射出五道灼炎。

那是第三位阶的大面积对军魔法!

“六花之护·星澜!”

比我更早察觉到来自远方的魔法攻击,诗萝已经做下了防御。

炎柱撞上星盾,一时间霜雪炎星四射,尽管威力巨大,但与上次被暗箭偷袭不同,这一次诗萝准备完全,使出的星澜之盾完好无缺,轻易的就挡下了炎柱。

“弥蕾尤小姐、怜月小姐,抓紧我。”

不需要我提醒,诗萝揽住两个小丫头,右足一踏,已经向后退去,同时我脚步一迈,立刻挡在了她们身前,位置互换下,就和之前一样,由我负责歼敌,而诗萝负责保护弥蕾尤和怜月。

“赫赫赫……哈哈哈!”

“去死吧!去死吧!给本大爷去死吧!!!”

剑气感应再度振动的同时,左右两边一阴一阳两道斗气已经侵入十步之围。

好快!

阴沉的笑声如同九幽无常,嚣狂的杀音参杂着嗜血的味道,人影闪动,挟带着死亡的颤音,幽暗与赤红双色的锋芒交汇,然后划出一个十字交叉的X形。

挥剑抵挡,剑锋立刻发出一声锵然惊爆,足下竟然出现了不稳的迹象。

这水准……第四武境!?

不,不对,这有名无实的斗气有哪里不对!

右脚一个后撤,在稳下步伐的刹那,长街的那头又传来一声轻微的音爆。

“天微夬姤,雷穹剥复。见识这无妄之极吧!弓雷旋杀!”

那急速袭来的身影如同雷光,在其身后残留下蓝色的电流,焦热的气浪与哔哩哔哩的声音透过大气扑面而来。

是固有技!而且还是相当程度的固有技!

“冯虚观澜·逆岚!”

只是一瞬间,就已经判断出以我此刻的状态无法留手,提起真气,夹带剑气的剑锋迎上旋转的枪斧,足下的地面瞬间崩裂,雷电在我身边爆炸,丝毫不做停留,剑刃在接下一记突袭后立刻转向朝着对方的脖子砍去。

但是这一击并没有成功,对方一个旋斧,虽然有些仓促可依然挡下了这致命的一击,那人影毫不犹豫立刻与我拉开了距离,一个点足,那名长相清秀的少年已经飞身遁入黑暗之中。

一波攻势结束,夜色又沉寂了下去,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唯有空气中的杀意前所未有地高涨了起来。

这时周围的树丛间出现了十余个黑色的人影,他们出现的无声无息,不要说是我的剑气感应,就是灵觉如诗萝也不曾察觉。

【主上,应该是转移魔法。】

果然是这样吗?这样的登场方式在魔王战争后,我也只有在那个在王国境内到处作乱的响马首领那里见过一次,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真气已经损耗了四成左右,而前方又不知道还有没有埋伏,眼前的这些人也明显不是什么可以随便打发的角色。

局势似乎有些不妙啊。

默默想了想,我做下决定。

【诗萝,待会一有机会你带着弥蕾尤和怜月突围,不必顾虑我,两个小丫头就拜托你了。】

【……我明白了,但是还请主上你千万不要胡来。】

【嗯。】

周围的那些黑色人影开始渐渐合围,操纵武器的声音清晰可闻,而此时一个阴冷的声音从另一侧传了过来。

“桀桀桀……好俊俏的小哥呀,我真是越看越喜欢,上次在溪谷缘悭一面,今晚配上那位美女幽灵,我可要好好尝尝乐子。”

一个修长的人影隐藏在黑暗处让人看不清他的真容,只有那手上带着的勾爪在月色下闪烁着寒光。

“你这死变态,男人和女幽灵归你,但那两个小丫头要留给我!我要亲手砍下她们的四肢!到时本大爷可要看看那两张纯洁的脸上会出现怎样绝望恐惧的表情!”

他的话音刚落,另一个嚣张的声音也响了起来,背负着一柄巨大的斩马刀,一个魁梧的高大身影踏着热气从东方现身。

同时,在我的身后刚才那名持有枪斧的少年也默默地截断了我们的退路。

夜风无声无息吹动树影,月光在这时照射了下来,那是一群披着黑斗篷的刺客,为首的三人,一人长发白脸、神态阴惨,如同勾魂无常;一人红发张狂、满脸杀气,巨大的刀刃缠绕着淡淡的炎气;那名少年长相清秀,是一名名副其实的美少年,配合那一身的银甲与黑披风,说是一位世家公子也不为过。而那些黑衣刺客则清一色的神情冷漠,双眼中却透露出一股蔑视世间所有规则的疯狂。

不会错的,我绝不会认错,那服饰、那如同狂信者的表情,这些家伙是尤弥尔神教的教徒。

而就在他们这些人现出真容的瞬间——

“……!!”

诗萝双目圆睁,瞳孔收缩,那样子就像是见到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是你们!”

喉间发出愤怒的低鸣,凛冽的杀气将她周围的地面全数冻结。

心中可以感应到一股渐郁的怒意和杀意正在静静燃烧,那犹如火山爆发前的炎流正在慢慢积蓄,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诗萝?

那几乎就要发狂的情绪让我的心湖波涛汹涌,就连一直待在幻影水晶里的谢尔芬她们也惊恐不已。

不用任何解释,通过【共鸣】数个记忆的片段已经冲击心扉。

啊,想起来了,没错,那三个家伙就是在我和诗萝缔结契约时共享记忆中出现的猎兵团成员!

果然那群黑衣人就是尤弥尔神教吗!

 

面对散发出恐怖杀气的诗萝,那名持有斩马刀的红发男子竟然毫不为意,他只是歪了歪头,一脸郁闷地向另一名勾爪男子问道:“喂~?幽魂爪,你看这娘们是不是有点眼熟啊?”

语气轻松,仿佛他真的不记得自己曾经围杀过诗萝一样,再加上那敷衍的态度,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他随手捏死了一只蚂蚁,所以自己根本不记得这件事。

而那名勾爪男子对此也同样漫不经心,他调侃道:“炎刀使你是不是脑子缺根筋啊?像这样的美女,而且还是死在咱们手上的高等精灵,你居然也能忘记?”

“哎哟?这么说起来咱们好像是有杀了一个什么花之精灵啊,因为实在是太弱了,所以我就没什么印象,倒是跟在她身边的那些魔兽,我记得挺明白的,那骨头断裂的手感,那撕裂内脏的手感,啧啧啧,现在想来真是回味无穷啊~!”

“切~所以就说你这莽夫是真的不懂怜香惜玉。就这么一位前凸后翘的大美女,当时居然没有搞上手真是太可惜了,否则的话事后也好让咱们的那些兄弟乐呵乐呵啊。”

“那有本事你上尸体啊,方正都是女人是死是活有什么区别?哈哈哈!”

那名红发男子发出响亮的笑声,就像是在故意嘲讽诗萝一样,他看向诗萝的眼神明显带着挑衅的神色,而面对这一切诗萝居然冷静异常。

“你们说完了?”

冷彻的声音如同寒冰,实体化的星光在全身流转。

咔嚓、咔嚓、咔嚓……

一步一步踏出决绝的步伐,带着必杀的杀意,诗萝所过之处全数化为冰晶。

已经听不见我的声音了,眼中只剩下了仇敌的身影,越过我的身侧,素日冷静的剑灵小姐静静吐出三个字——

“那就——死!”

紫色的剑气爆发,用上加速与飞空的复合附加魔法,空气中只留下诗萝的残影。

“将尔等低贱之辈全数埋葬于此处!虹光剑气之牢!!!”

一上手就是绝招,七柄巨大的虹光巨剑通过一缕缕的光丝操纵在诗萝的手上,这一招曾经轻松制服过A级魔兽的凶王雷猰,其威力绝不容小觑。

但对方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暗色的斗气、赤红色的火焰先后爆发。

“有本事你就试试看啊!”

“赫赫赫赫!美人儿,我来了!”

虽然言语上相互讽刺,但实际上那两人却意外的配合默契,勾爪锁住虹剑,斩马刀立时反击,

轰隆!

高位魔法、剑气、暗属性的斗气、炎刀在夜色中交替绽放,强烈的风压让人根本无法靠近那里,有心上前帮忙可身后还有弥蕾尤和怜月必须保护,那名枪斧少年和周围的尤弥尔教徒此时正在外围虎视眈眈,我只有默默退了回去。

“怎么了!怎么了!你个女鬼倒是反击啊!再让本大爷开心一点啊!”

“啊啊啊!这弹指即破的皮肤,这丰满的乳房!真想用勾爪划破你的皮肤!割下你的乳房!”

“闭嘴!一群龌龊不堪的家伙!若是没有那位真祖就凭你们……就凭你们!”

悲怒与愤恨一齐爆发,全然失去了平时的冷静,浮身在半空,随着声嘶力竭地低吼,情感的洪流一股脑地决堤而出,仿佛要把眼前的仇雠全数湮没。

“填装数十二·冰柱!封锁!”

从天而降的冰柱封锁了退路,紧接着,虹光剑牢轰然落下。

但是——

“爆炎绝神斩!”

“暗流·邪神之爪!”

黑色的暗影之爪与炎气刀光冲天而起,虹色剑光牢微微一滞然后被冲得支离破碎。

那个招式!那个黑影之爪的招式,那家伙是当初在溪谷偷袭的四人之一!那个叫幽魂爪的家伙就是抓碎了幼年地龙头颅的凶手!

“哈!本事一点也没有,还敢自称守护圣剑的守护者,真是笑死本大爷了!”

挑衅的话语再次说出,但回应他的只有更为猛烈的攻势。

“有本事逞口舌之利,不如看一看你们的脚下吧。”

“什么?”

“这是……?!”

“湖影显刃·星澜!”

剑指轻挥,炎刀使与幽魂爪脚下的冰面瞬间化为深不见底的湖水,在那清澈幽蓝的湖面下无数剑锋汇聚成影。

身处湖上却没有沉没下去的感觉,就在炎刀使与幽魂爪惊讶的刹那,漂浮在空中的诗萝已经发出了必杀的宣言——

“到地狱去忏悔吧!不,等待你们的是什么也没有的虚无!化为圣剑下的灰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