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散人群的结界被设置在绿茵侧城的主干道上,而在老赫兹下葬前的数刻,圆桌议会那边就发下了戒严赫兹府邸周围的命令。

一切皆在蒙塔诺卿的计划下进行。

今夜哪怕是这里积尸成山也不会有人知道,在格利特军需所长和苏安卿所在地方的正对面,也有两条人影在一处高楼上静静俯视着这场战局。

“有如此数量还能保持这样的练度,苏安卿麾下的这支执行部队果然名不虚传。”

“切~!还不是被那个源柳皇打得屁滚尿流?”

“话非如此,第四武境的大宗师岂是寻常高手可比,能与这位源先生纠缠至此,这支部队的战斗力也算得上是精锐之师了。”

“以多欺少算什么英雄好汉?”

“呵……那阿巽你也可以下去路见不平啊?”

“三哥你这就没意思了啊~我诸葛巽狂是狂了点,但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我自己有几斤几两还不清楚吗?更何况这明摆着是激进派用来钓鱼的陷阱,我诸葛巽又不是傻子,哪里会上当?”

“哦?看不出来啊,阿巽你居然能还有这心思?我还以为你铁定是见识了人家的厉害,这会儿双脚发软不敢下去了呢。”

“不敢下去?哈~!这、这怎么可能?!我诸葛巽是这种人么?”

“那是那是,我们九弟那可是在安利夏牧出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哪里会把这种小阵仗放在眼里?”

“三哥你这话我怎么听着像是反讽呢?”

“哈,阿巽你多心了。”

一边说着笑话一边观察着战局,那两人正是诸葛惕若和诸葛巽,他们早在一开始就等在了这里,在他们身后还站着数名扶桑忍者打扮的黑衣人,只是不知道这些忍者是用来保护这两位公子的,还是用做别的什么用途。

这时一阵微风吹过,一个黑影自暗处的影子中缓缓浮现。

“大公子,属下回来了。”

“服部,已经将大哥安全送回去了吗?”

“是。”

“嗯,那你接下来就待在我身边随时听命吧。”

“是,遵命。”

这时诸葛巽看了看那名精干的忍者首领又看了看自家三哥,突然满心雀跃的问道:“三哥,你把服部留下,莫非是要插手这件事?”

深知他爱惹事的性格,诸葛惕若却只是垂下手揉了揉双指,淡然回答道:“阿巽,不可忘了长老们的吩咐,我们今晚就是来看热闹的。”

被诸葛惕若这么一说,诸葛巽立时丧气,他撇了撇嘴巴,负气道:“是是是,三哥你说得对,长老们的命令我哪敢违反?不过这些人既然如此厉害,那日后要是对上我们诸葛家,我们该怎么办?”

“那——自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诸葛惕若顿了一顿,然后将视线投向黑夜中的另外两处洋房。

“看来今晚来这里看这场热闹的人也不止我们和激进派啊……”

 ◇

“女仆长,弥蕾尤小姐和源先生他们的处境似乎不妙了,我们是不是该行动了?”

“还不是时候,再等一等。”

鲍西亚静静地挥了挥手,她示意身后的这支暗行部队不要轻举妄动,并非是要见死不救,而是因为安东尼奥在出发前曾吩咐过她,要尽量让激进派与源柳皇厮杀,这期间所产生的伤亡越重越好。

一方面是为了杜绝名满天下的剑圣大人和蒙塔诺卿握手言和的机会,让双方相互仇视,而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削减与试探激进派的隐藏实力。

眼前的这支执行部队在规模上明显超出了当初上报圆桌议会的人数,这中间产生的多余费用要从哪里来?

是从军部与军需所那里贪墨?

还是从别的地方赚取?

也难怪最近军需所会大量收购伤药与血炎环来做战争生意了,要维持如此战力的部队,费用肯定不小。

鲍西亚将视线投向战场一动不动。

她们自然是为了保护弥蕾尤和怜月而来的,不是信不过王琉缘,而是担心蒙塔诺卿会有什么后招,为了以防万一。

正如诸葛惕若所说,在位于眼下这处战场的四周,弗兰卡商会的暗行部队和另一拨黑甲骑士正隐藏在那里,而在更隐蔽的一处所在,一名带着面具的灰斗篷男子也正在观察着这场战斗。

◇ 

“嘻嘻嘻嘻!好厉害呀真是好厉害!这就是第四武境的水准!这就是震慑三千邪道的仙宗剑术!我好饥渴!我好兴奋啊!看到这样的剑术,我简直就要死了!啊……啊……啊……要高潮了!”

“哼……死变态!这么想被人干,怎么不去当妓女?”

“哎多……都是同僚,还请两位不要争吵。是啊,吵什么吵,小心惹得老子不爽把你们都给做了!哈哈哈!杀吧杀吧,双位数后的厮杀,我还没见过呢!啊啊啊啊!好可怕好可怕,我不想死啊!”

“艹!二十三,你这精神分裂是越来越严重了啊!”

“都认真一些,现在可是在任务中。”

“啧,知道了,零。要不是十三满嘴的骚话,我哪里会理她?”

“哟~~~?瞧这话酸的,十五,你说我是妓女,但依我看像你这样的丑八怪即便是去妓院只怕也是没人敢接客吧?”

“十三!你这婊子说什么?!”

“哇哇哇!不要吵架啊……就是就是!嘴上叽吧叽吧有什么用?有本事真刀实枪地干上一场啊!啊——!我没这么说,我真的没这么说!你们不要这么瞪着我,咿——!我好怕啊!”

“住口!实验体13号、实验体15号、实验体23号,你们要是再胡闹小心我直接向室长申报‘报废’了你们……不要忘记我们的使命是保护那位源先生。”

“保护那位源先生?嘻嘻嘻嘻!有这个必要吗?依我看那位源先生一旦认真起来,只怕不将苏安卿的那支宝贝执行部队给全灭了就算是好的了~”

“不必多言,一切皆以室长与大老爷的指示为准。”

那是一群同样身着黑甲的骑士藏身于鲍西亚她们对角处的楼房,若王琉缘、老铁、劳伦斯在场,他们一定认得出那名叫“零”的领头人,这些人正是当日三人在地下水道遭遇的黑甲骑士集团,这支部队与苏安卿的执行部队一样都是全身皆黑,但盔甲的制式却不一样,他们的装束更接近于大陆南方的复古骑装,与教国四大骑士团之一的玄武骑士团有着许些相似之处。

那名腰佩战刀的骑士队长默默看向前方,他的手上还持有一个传送现场画面的水晶,不知是在向谁播放现场情况。

◇ 

相比这两处的肃杀气氛,那名藏身在暗处的面具男子就悠闲多了,他边拿着一本古老的书籍边用一支焕发彩光的羽毛笔在上面奋笔疾书着什么,那样子就像是一名正在现场撰写故事的传记作家一样。

“嗯嗯嗯!这一招叫做【冰月如弦】,剑气凝于剑刃,在释放的瞬间就会结成冰霜利刃。哦?跟着的那一招莫非是仙宗有名的【苍海狂澜诀】?不差、不差!这样一来,在下的【记录】又增加了一项【资料】。啧啧啧,各位盟友,你们倒是再努力一些啊!在下还想多看一些仙宗的招式啊~”

月光下,那银色的面具散发出妖异的光芒,上面刺着的玫瑰纹章更是如同活物一样扭动了起来。

厮杀、厮杀、厮杀。

一个小时?还是一个时辰?或者只过了一刻间?

风摇树拽,杀声渐狂,战斗的热气已经混淆了对时间的认知。

眼前尽是敌人,鲜血飞扬,沾上衣角、沾上脸颊,那些尽是敌人的血迹,从斩杀下第三十颗头颅后,计算数量就成了徒劳无功的事情。

举手投足间便是威力巨大的剑气斩击,每一击都逼得敌人不得不后退,已经不在乎那些可以分散剑气的盾牌了,因为就算是挡下了我的剑气,下一刻死亡的剑锋也会直接贯穿盾牌将剑刃刺入心脏。

剑锋横转,一名骑士立刻就被活生生斩成两断,带着这余劲,剑势划过一道寒光,又是一人被割断喉咙。

心,开始渐渐沉了下去,越是厮杀就越是冷静,脑子里仅剩的思考就只有如何有效杀死眼前的敌人。

剑,越舞越快,剑气、剑芒、剑光,无一不是杀人的利器,握在手中的无名长剑渐渐开始和身体融为一体。

随着时间流逝,真气与体力开始不断损耗,但这时杀意却是愈发高涨,眼神冷了下去,嘴角却有种想要微微上扬的感觉。

身后的诗萝一边护着弥蕾尤和怜月一边紧跟着我的脚步,六面小型的星澜之盾形成了一个移动的护罩护着她们前进,但因为要分心操纵这些护盾,诗萝的战斗力明显下降。

眼见敌人开始向她们合围而去,毫不犹豫,剑光再次暴起,复又转而落下,声势如同雷霆霹雳,哪怕是举盾防御也只落得一个四分五裂的下场。

全然不顾那些刺来的长矛,近身就只有反击,然后下一刻人头落地。

纵身飞驰之际,一个声音响起。

“不要让他抢得制空权!”

话音刚落就有一阵箭雨将我逼回地面,在那一片融于黑夜且并无差别的黑甲中,那名指挥官完全不见身影,即使是想要擒贼先擒王也做不到。

但是,心中却没有任何焦躁或气恼的感情,既然没办法找到指挥官那就杀到对方一人不剩为止。

真气流转,剑舞霜华,招式从冰月如弦转至天一霜刃,紧接着——

“千霞之涛!”

猛烈燃烧的霞涛剑气将眼前的敌人全数湮没,并非是被烧成灰烬,而是被剑气炎光侵入体内,五内俱焚。

盔甲崩裂、人落尘埃,跟着又有人补上那些缺口,典型的人海战术。

满是嗜战的笑容终于爬上嘴角,哪怕是呼啸而来的人潮也只是让心中燃烧的战意更加猛烈。

◇ 

体内产生了一丝微微的疼痛,如同电流疾走的金色电光在手臂上一闪而逝,【心之魂印】与主上的连接居然产生了一瞬的滞碍,诗萝明白的,那是王琉缘体内真气逼近第五武境的征兆。

哪怕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他们也是一心同体的主仆,眼前的主人已经开始渐渐认真了起来,这后果是极其可怕的。没错,诗萝是知道的,自己的主上从本质上来说也是一名嗜战冷冽的武人,哪怕平时表现得像个性格绵软的老头子,但作为过去讨伐过魔王的剑圣,有些事情是只有她这个【共鸣者】才知道的。

从深渊魔神到古代冰龙还有那无数的A级魔兽,死在那把自己寄身之处剑下的亡灵不计其数,当然,这其中也不乏……人类!

当主上真正要杀一个人时,是不会顾及对方是男女老幼或者是正邪好坏的,只要是威胁到自身或是至亲之人安全的存在,只要到达了某个标注,那只有败亡一途。

对,就像是那位容貌绝美的尤弥尔神教使徒一样。

那名女性应该是叫西尔芙吧?

完全不理会对方是否有隐情,也不管对方是不是容貌倾城,哪怕是对方有改邪归正的可能,也照样绝杀不留余地。

这样的一面大概只有过去和主上一起讨伐魔王的伙伴们才知道,而像弥蕾尤、怜月、谢尔芬、咲她们这些只见过主上温柔一面的人并不知晓主上在战意完全被点燃后会有什么后果。

而现在,诗萝可以肯定主上已经开始逐渐展现出他冷酷的一面。

原本这种冷酷只有在真正你死我活的战场上才会出现,在魔王被讨伐后,这种心态甚至也曾一度随着和平年代的到来而被主上沉到了心湖的最底部,可接二连三的死斗却让这种心态复苏了,大概是从上次和那名龙族交战开始吧?

那种高手对战时产生的快感就慢慢回来了,通过共鸣,诗萝可以很清楚的明白,那名视主上为毕生大敌的黑骑士对主上来说是何等重要的对手。

在那一场场的交锋下,是别有相惜的针锋相对以及宿敌间的激昂战意。

这样的主上会不会吓到两位小姐?

诗萝微微皱起了眉头。

而这时——

“抓到你了!”

清冽的怒喝声响起,主上所在的方向,那尚在半空燃烧的无形之炎瞬间泯灭,被斩断的枪尖以电光石火之速被掷射向远方,然后,自黑暗的那头就传来了三重音爆以及冰霜碎裂的声音。不用多说,顷刻间又有一名斗气大成的高手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