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了这么一幕插曲,时间已经接近九点,差不多到了开会的时间,定期会议当然不会在大厅里开,地点通常都是在二楼。

这时已经有冒险士开始往二楼走去,还有一些冒险士则匆匆从门外赶来,在这其中莱姆大叔、小李飞刀、米凯拉是一起来的,他们负责的任务大多是一些难度不高的委托,但是数量却极多,因而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都在王都各个城区跑动,老实说能挤出时间来参加会议实在是让人有些意外。

莱姆大叔看起来和碧洛迪丝的关系很好,他一见到背着巨大重剑的碧洛迪丝就摸着她的脑袋嘘寒问暖,那充满豪放式的问候自然惹得碧洛迪丝大为不满。

“小碧迪啊,怎么这么久不见,胸部还是没变大啊?不好好吃饭可不行啊,要知道在这个看胸的时代,贫乳是要遭人嫌弃的,少时不努力,小心将来嫁不出去啊。”

“什么!火大!你个死变态大叔信不信我揍你啊!”

“哇哈哈!别那么生气嘛,大叔我这也是关心你嘛~”

“哎哟!碧洛迪丝前辈你能不能不要随随便便就拿着【奥斯罗】到处乱挥?这样很危险的!”

眼见碧洛迪丝已经拔出身后的巨剑开始挥舞了起来,我们连忙跑过去阻止她。

“后辈君你不要管!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地中海大叔!”

“谁是地中海了?!我这是硬汉的光头发型好不好?!”

“你们两个都消停一会好不好?!”

在我和小李飞刀的双重吐槽中,好不容易阻止了一场腥风血雨,这时大门那边又走进一条熟悉的身影,只见暗鸦依旧穿着一件忍者服,背着那把招摇过市的朱红太刀,蒙头盖脸的走了进来。

他在看到我们后微微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这位忍者老兄性格冷淡,比劳伦斯还要生人勿进,一身风骚的扮相根本就跟他暗杀者的身份不搭调,可偏偏接的都是隐秘探查之类的任务。

我真的很想吐槽一句:这和你的形象属性完全不符啊!

在暗鸦走上二楼后,科尔泰和佛拉尔也紧跟着来到了公会大厅,他们的精神看上去很好,想来身上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

“科尔泰,手腕不要紧了吗?”

“是的!源先生,托弗兰卡大小姐的福,我甚至觉得比以前还要厉害了!”

大概是因为得到过我的指导,科尔泰对我的态度很尊敬,这时碧洛迪丝用手指点了点科尔泰的金属手臂,歪着头问道:“科尔泰,你的手臂什么时候改造过了?”

“碧洛迪丝?你回王都了?啊,关于这个手臂的事……”

他和佛拉尔对视了一下,然后简要地就将事情描述了一遍。

听到科尔泰因为任务而断了一只手臂,碧洛迪丝不由的就难过了起来,反倒是科尔泰看出她的情绪,倒过头来说着玩笑逗她高兴。

趁着这个空档,我悄悄向佛拉尔问道:“科尔泰的武境现在怎么样?自那之后有没有停滞不前,甚至是倒退的迹象?”

像是怕被科尔泰发觉,佛拉尔也同样用小声回答道:“现在还看不出来,但是至少没有倒退的迹象,这件事我没敢对维吉尼亚说。”

看不出来迹象?

没这个可能啊?按照我的经验,越级挑战后,心境或多或少都应该出现一丝波动才对呀,特别是下三境的时候,想当年我就是靠着越级杀怪突破的第三武境,没道理科尔泰跟我这大高手交战后会什么都不发生啊?

难道是我的资质太龙傲天了?

……

也对呀!话说我是先天之体来着,原本Lv的提升模式就跟一般人不一样啊!

“话说维吉尼亚今天没来吗?”

“维吉尼亚今天出任务一大早就出去了,我们这一队如今的生活费全都揽在她一个人身上,所以……”

看着佛拉尔一脸的羞赧,我就知道他这是有种被当成小白脸包养的感觉。

劝慰了他两句,那头莱姆大叔已经招呼着我们往二楼走去。

 

一行人就这么走上二楼,暖烘烘的阳光照得人很舒服,今天王都的天气不错,万里无云,阳光透过玻璃窗射入白菊亭内,让这个冬日里难得有了一丝温暖。

虽然事到如今已经很习惯这里的景色了,但我仍然觉得王都公会的硬件设施要比其他公会高上了好几个档次。

就说那里供冒险士休息的沙龙和阅览的书架就不是一般公会可比的,更不用说三餐免费、工伤补助以及任务支援这些福利了。

就在感叹之际,视线随着脚步的移动越过书架的一端,只见在那片晨光中静静地坐着一位少女,她安静地端坐在一张圆凳上,低头细细翻读着手上的书本,那副认真的模样丝毫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到来,既是清风霁月,又具温文尔雅,眼前的少女优雅美丽堪称一副完美的画作,若说她是这个安利夏牧最出色的美人,大概也不会有人否认吧。

我这时候往回逃还来不来得及?

“哦哟?这不是安妮大小姐吗?早上好啊~”

老铁你丫的不说话会死吗?

“早安,老铁先生。”

被老铁的声音打断阅读,安妮抬起头来,她的视线很快就发现了我,合上书本,安妮微笑着向我挥手致意,那一举一动摇曳生姿,犹如芍药牡丹。

“哦哦哦——”

因为这充满贵族气息的优雅姿势,周围的人一起发出了赞叹,而一向以淑女为人生目标的碧洛迪丝更是双眼发光,那些四周悬挂的小星星都快化为实体了。

“各位冒险士先生以及小姐,早安。”

不缓不急地来到我们的跟前,安妮再度向我们问好,作为三御家的大小姐,这样平易近人的问安自然让莱姆大叔他们受宠若惊。

“源先生也早安。”

“啊——嗯。”

为什么要单独向我问好?之前不是打过招呼了吗?

我向她投去不解的视线,结果安妮也同样给了我一个疑问的眼神。

不过那意思是我特别向你问安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呃……好像是没什么好奇怪的……不过总觉得哪里不对。

“后辈君、后辈君,这位小姐是谁呀?”

这时碧洛迪丝拉着我的袖子问道,她一副兴致勃勃、激动不已的样子,就像是见到了自己的偶像一样。

而注意到躲在我身边的帝锋前辈,安妮也颇为好奇地看着我们。

“这位是安妮小姐,罗具家的千金。”

“罗具家?我知道!是三御家!”

脑袋上的呆毛一个翘立,碧洛迪丝惊奇地大声说道,她很兴奋地挥起了手。

“源先生,这一位是?”

“白菊亭的紫银冒险士【帝锋】碧洛迪丝。”

至于和我同住一个旅社这事还是不说了。

嗯!我的本能是这么告诉我的。

“嘛!紫银冒险士?这么小的年纪就是高级冒险士了,真是太了不起了!”

“嗯哼~!”

得到了安妮的称赞,碧洛迪丝挺起胸膛很骄傲的拍了拍胸脯,那样子就像是要向姐姐邀功的小女孩一样,而更可怕的是安妮真这么做了。

抚摸抚摸,呆毛摇晃,轻抚着碧洛迪丝的脑袋,安妮微微笑着,瞬间,我们公会大名鼎鼎的帝锋小姐就露出了一副很松懈舒服的表情。

“嘿嘿嘿……”

在摸头攻势之下,碧洛迪丝索性一把抱住了安妮的腰部,整个人都蹭了上去,而安妮则顺势抱住了她,两个人就真的就像是一对姐妹一样。碧洛迪丝的脑袋舒舒服服地顶着安妮的胸部,说是姐妹,其实她们这时的姿势更像是撒娇的女儿投进了母亲的怀抱。

安妮今天穿得是一件白色的连衣裙,至于款式我是不大知道,只是光从那个不知有几层的雪纺裙摆上就知道这是一件高级货,连衣裙的上身虽然包裹得很好,但强调胸部的设计却让安妮那个原本只是美乳的双峰更加突出了,Cup直接就上升了一个段位,基于这个设计,我估计咲会很有兴趣买一件。

她抱着碧洛迪丝,两人这样亲密的姿势立刻让那双峰被挤了起来。

我们之中也不知是谁被这光景诱惑得咽了一口唾沫,接着就有一个夸张而做作的大笑从后面响了起来。

“啊哈哈哈!”

咣当咣当。

“太美妙了!实在是太美妙了!这是何等美妙的场面!”

一阵金属盔甲摆动的声音踩着沉重却有点轻浮的声音从楼梯那边传了过来。

这个充满了欠揍的声音,我印象深刻啊!

要是我的记忆没错,这个声音的主人应该是前两天刚被老图那德卿打了脸的饭山菜岳……咳,不对,说错了,是钢山铁岳的麦柯希。

“一位清新脱俗如出水芙蓉的美丽小姐和我们公会可爱娇小的甜心相拥在一起,这是多么美妙的一副画面啊,啊~~!”

随着那声充满了风骚和感情的“啊”声,一身中二装备的巨剑战士登场了。

哇!闪瞎了!真是要被闪瞎了!那一身的黄金闪闪都快闪瞎了我的火眼金睛!

“何等的美丽、何等的炫目,请问这位美丽的小姐,我是否有幸知道您的名字?”

一个华丽的旋转,就像是一名出色的芭蕾舞演员,麦柯希快步来到安妮的面前,一个单膝跪地的骑士礼后他一弹刘海自我介绍道:“在下麦柯希,人颂东城最酷最帅最时髦的巨剑战士,还请亲切地称呼我为‘麦克’。”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殷勤,安妮一脸的不知所措,她抱着碧洛迪丝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而碧洛迪丝则在她的怀中转了转头,那无声的视线中满是见到了害虫的眼神。

“啧!”

这咋舌声明显是从我身边的莱姆大叔嘴里发出来的,他看麦柯希不爽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果然都不用我上去解围,他就已经在一边搅局道:“我说麦克啊,你的外号不是【钢山铁岳】吗?什么时候改了称号叫【东城最哭最衰最时髦的巨剑战士】了?”

他故意把最酷最帅念成了最哭最衰,八成是在讽刺人家前几天在夜市被老图那德卿揍到泪奔的事。

但麦柯希不愧是自我感觉良好的自恋狂,他完全没有理会莱姆大叔的讽刺,而是绕开话题大笑道:“哈——哈哈哈!【钢山铁岳】只不过是我在白菊亭的临时名号而已,对于王都千千万万的美女们来说,我还有着其他许多的称号,比如【玉面俏郎君】、【夜风美剑客】或者【梦幻贵公子】,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对于我来说,能让眼前的美人儿能印象深刻才是最要紧的,地中海大叔。”

地中海大叔这几个字落入莱姆大叔的耳中,无疑是对他人生的重大侮辱,更不用说这话还是自他最讨厌的麦柯希口中说出来的。

话说【玉面俏郎君】、【夜风美剑客】?还【梦幻贵公子】?你这些名号不会才是临时编出来的吧?

霎那间,莱姆大叔就要暴起骂娘,可就在这时,老铁却从后面一把按住了他,只见老铁摸了摸下巴,貌似是在为劝两人和解地说道:“都是一个公会的冒险士,你们不要吵架啊,这位小哥不过是向安妮大小姐问了一下名字,莱姆大叔你这未免也太激动了吧?来来来,消消气。”

他这话看似偏向麦柯希,但根据我对这货的了解,每当他摸着胡茬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就是在打小算盘的时候,果然只见他对着莱姆大叔挤了挤眉眼,明显别有企图。

可麦柯希却并不知道这些,他看了看老铁,然后趾高气昂地说道:“咦?这位生面孔的黑熊兄,看你一副三大五粗的样子,但话却很有道理嘛!”

“嘿嘿,哪里哪里,这位小哥也是,俺瞧你一副玉树临风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一名翩翩贵公子。咱们这些粗人就不打搅你了,你继续啊。”

可能是对于老铁的这番仗义执言感到满意,麦柯希点了点头,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他大概觉得眼前这个陌生的大个子样子是长得不怎么周致,但到底还算是有点眼色的,总算是知道自己这个紫银冒险士有多伟大。

脑袋微微往上一抬,钢山铁岳同志就从鼻子里发出了得意的哼哼声,而那边的老铁在得了麦柯希的赞许后,似乎还上了瘾,他继续“教训”莱姆大叔说道:“东方不是有句话叫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莱姆大叔你怎么能这么暴躁呢?咱们作为一个合格的社会人士要懂得看气氛,有眼色啊。安妮大小姐这么一个大美人,是个男人都会想要上前搭讪。况且,现在还有小碧迪在一起,这不是吸引力加倍了吗?咱们这些大老粗自惭形秽是不敢上前,可人家小哥玉树临、风风度翩翩,上去问候一下、交流一下感情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咱们应该为他加油啊~”

经过了地龙调查一事后,安妮的身份如今在公会是人尽皆知,但关键是才回到王都的麦柯希不知道啊!

老铁这明显是故意挖坑给他跳啊。

果不其然,经过老铁这么一番精辟理论的煽动,麦柯希更是志得意满,在听到老铁对安妮的称呼后,他转过头双眼一亮,继续上演着个人舞台剧。

“哦哦哦!安妮!小姐这是您的名字吗?多么美妙的韵调啊!”

“是……是这样吗?多、多谢你的赞美。”

看得出安妮现在很尴尬,在她怀里的碧洛迪丝更是视线冰冷,那等级已经从看害虫变成了看垃圾。

“安妮小姐,作为亲近的象征,请接受我的问候。”

就像一名骑士一样,麦柯希牵起安妮的玉手,微微弯腰,然后低下头去。

哇啊!这小子难道是想吻安妮的手背吗?

丫的是不要命了吗?!

小田、李雍和我这时总算是反应了过来,我们同时露出骇然欲绝的神情,而老铁和莱姆大叔则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对于麦柯希这个突然的动作,安妮还处在前一刻恍然的状态,根本就来不及反应,等她回过神来,对方已经牵起了她的手。

原本麦柯希这个动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于熟悉贯了社交舞会的安妮来说,吻手礼之类的礼节其实并不算什么,可关键是对方这个举动来得实在是太突然,态度已经算得上是唐突了。

安妮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麦柯希撅起的嘴已经快要碰到了她的手背。

什么?你问我为什么还在一边站着,这时候不应该英雄救美吗?

嗯,好吧,我之所以这么淡定,那是因为我已经看到了碧洛迪丝那个藏在安妮胸部下的杀人视线了。

嘭嗵!

都不用想,我就知道是碧洛迪丝一脚把麦柯希给踹飞了,以碧洛迪丝的性格那是绝不会允许有人当着她的面对自己的偶像行为无状的,更不用说对方还是一个轻浮男,对于轻浮男性的厌恶,从那晚她跟我的不打不相识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一声巨响,带着金色的闪光,麦柯希就这么一个跟斗摔了出去,但【钢山铁岳】这个称号到底不是白叫的,被碧洛迪丝充满斗气且毫不留情的踹了一脚,昵称麦克的梦幻贵公子居然一点事也没有!

非但没有事,他还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大笑道:“碧迪亲,难道你是见到我和安妮小姐关系亲近,所以吃醋了?不用担心,本大爷的爱是平等的,对于所有王都的美人儿我都是一视同仁的!这么久不见,你一定是寂寞了吧?来~~不用客气,快点飞扑进我的怀中撒娇吧!哈哈哈!”

介于他那个不知是不是已经自恋到了无耻的良好感觉,就连一向怼人不留情的老铁也有点不知所措,如此不要脸的家伙,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碧洛迪丝更是右手已经去握那把背在身后的巨剑了。

而就在这时又有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一大早的就听见你这自恋成狂的笑声,麦柯希,你要点脸行不行?”

两个黑色的人影走上了二楼,是蓝捷朗……以及他的跟班汤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