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急匆匆的向白菊亭跑去,虽然很赶时间,但我们也不好使出轻功在房顶上抄捷径,短距离的移动还好说,可从星风湾到白菊亭之间的距离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一旦被警备团发现,那可就真得要吃罚单了。

就像是地球这边闯红灯的行为一样,在安利夏牧的城区里白天飞檐走壁要是被警备团逮到是要受惩罚的,不是交罚金就是蹲半天监狱,不管是哪个都一样浪费时间,所以我和碧洛迪丝只有乖乖跑步前进。

禁止有人擅自在城区里飞空或是使用轻功的,这是大陆各个大城市之间的默认规则,城市的治安问题很重要,关系到国家机构的面子与公信力,政府那边是不会含糊的。

在这个大陆上会武功魔法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要是人人都仗着能飞檐走壁、上天入地就在城市里上蹿下跳,那整个城区的治安还不乱套了?

遇上这种情况,别说你是一般的斗气士、魔法师,就算是第三、四武境的高手,警备团也照样二话不说直接拿下。而且要是遇上反抗的,那更是罪加一等,妨碍公务罪不管在哪里一样都是很严重的。

至于像老图那德卿那样敢于公然无视国家权威的猛人,那根本就是例外中的例外,要不是因为他老人家本身就是体制内的大佬,门生故吏遍布军中,后门关系硬到让人啃不动,还兼带着先王亲儿子、内战英雄、两朝元老等等瞎晃了人眼的头衔,圆桌议会早就收拾他了。

什么?你说不要被发现就可以了?

巧了,正好我也是这么想的,当年我参加高考时就有位老师是这么说的,他的原话是:能在高考考场里作弊通关,也算你的本事!

至理名言啊!虽然当时我们那位老师的语气中明显带着三分调侃,但我觉得这其实还是有歪理的。

当然了,到最后那些脑子一热真去作弊的人是一个也没逃出监考老师的魔爪,一个个统统被抓去被迫参加了二次高考……

血淋淋的教训啊,谁说老师就是教书育人的?再穿越到这个世界后,我算是知道了就是再坑徒弟的师父这世上也是有的!

等我和碧洛迪丝气喘吁吁地到达白菊亭时,已经过了八点半,今天是休耕的第四天,过了明天休耕期的假期就要结束,所以这时公会的大厅里已经来了不少委托人,他们都是趁着这个最后空暇的时间来公会委托。

“美惠姐!会、会议还没开始吧?”

今天早上当值的人依旧是美惠,碧洛迪丝一个冲刺跃到柜台前,她累得将整个脑袋都趴在桌面上向美惠问道,而我则走到了一边的椅子上休息了起来。

呼——累死我了,这趟马拉松跑的,本以为不用真气就能轻轻松松跑完,谁知道居然这么累!

“还没到七老八十的,阿源你就喘成这样,那将来还得了?”

什么?莫非我真到了该退隐的年纪?

……才怪呢!

这声音是老铁!

“老铁?你丫的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背后的?!”

回头一看果然看见老铁摸着胡茬一脸猥琐地站在我身后,但还不等我站起来反驳他——

“咚!源酱!春乃也在哦~”

噗咳!

气都还没喘过来,肚子上就迎来了久违的冲击感,背着一杆大枪的春乃一头已经撞进了我的怀里。

这个模式简直和琥杏一模一样啊!

虽然春乃你这么亲近我,我很开心,但说实话早饭……还没消化啊!

深吸一口气,我硬是强忍着呕吐的冲动,一个倒退又坐了回去。

脸皮一抖,我低下头问道:“春酱,你和小田不是出差去帝国了?”

“是啊!所以现在回来了!”

“是、是这样吗?”

感觉像是白问了!

要不说我有吸引元气娘的体质呢,不过就是相处了这么几天时间,春乃就已经和我这么惗熟了,你和琥杏要是再多来两下,我估计都不用等我退隐,我的胃就会先受不了这个亲近表现而提前退休了。

“早上好,源先生。”

这时,春乃的搭档兼监护人小田也出现在了公会大厅。

“早上好,小田君。”

露出一脸佛系的表情,我向小田挥了挥手以表达发自内心的问安。

呀~跟周围这些个奇葩一比,小田同志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路人啊。看着他那张泯然大众的NPC脸,我心中霎时就得到了一片治愈。

不过,我注意到今天的小田虽然一身剑士服一如往常,可腰间却佩戴了两把刀剑,其中一把是我以前就见过的太刀,而另一把则是一柄西洋制式的长剑。

这很奇怪啊,要知道小田家的神觉无梦流可是专门使用倭刀、薙刀以及十字枪的扶桑流派,会用上西方长剑的场合基本就没有。

而且就我鉴赏名剑的阅历来看,那把长剑也算得上是一件名品了,以小田那点全都贡献进春乃肚子的微薄薪水怎么可能买得起这样的名剑?

这时,老铁同样也注意了那把剑,不过他关注的重点跟我我不一样,就他那满是八卦和财迷气息的眼神,我很有理由怀疑他见财起意!

他看了看小田就问道:“太郎老弟啊,你不是和春之字去西边护送商团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切~!你说要问就直接问好了,这货居然还打迂回?别以为我看不出你那深藏在眼底的不怀好意,以我对你的了解,就你那个凡事程咬金的性格,会对这武器没兴趣?

但问题是我们的小田同志不了解老铁啊,或者说天真善良的小田君压根就不觉得眼前这位看似粗犷豪迈的老兄会旁敲侧击,于是他老实的回答道:“老铁兄,这不是因为害怕公会这里缺少人手,所以这一趟护送之旅我们就和雇主说好了只送到律贝克要塞,我和春乃也是昨晚才回到王都的。”

“哦?那么说来,你们这一趟还挺顺利的了?”

“还好吧,虽然也有遇上了响马,但总算平安无事。”

“嘿嘿,看你腰间别的那把新剑,看来就是这趟任务委托送的魔法武器了?”

你看!这不还是扯到那把剑上来了?

“啊啊……是的,老铁兄明鉴,这把剑正是那位尼古拉斯先生赠送的魔法剑。”

终于明白了老铁意思的小田也不做作,他直接解下腰间佩戴的长剑递给老铁,就这么一个行动,老铁的双眼立即就是一亮,他迫不及待地接过那把剑,然后就这么认真地观摩了起来,看他的那个眼神不但仔仔细细而且居然还带这点专业人士的光芒。

喂!你还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老铁了?

“这个剑刃上的菱形花纹应该是精灵国度矮人族的锻造术,剑锷与剑身的契合度则使用了香榭丽的技术,嗯嗯嗯,还有这个剑刃基座上的宝石俺看八成是蛟种的精血结晶。果然是好剑、好剑!嘿嘿嘿,俺真是越看越喜欢……”

嘶——竟然这么专业?难不成老铁你除了是个算盘精外,还附带着铸造师的副职业?

呃,不对!看你这一副就快伸出舌头舔上去的财迷像,你该不会想要在众目睽睽下横刀夺爱吧?

就在我以相当怀疑且可疑的眼神看着他时,一个声音阴沉沉地就从老铁背后响起了。

“再好的剑那也是人家的,既然看好了还不赶紧还回去?”

就这么一个声音立即吓得在场的人冷汗直流。那声音来的莫名其妙,而且冷气森森,活像是个白日幽灵,更离谱的是,我们就真从老铁背后看见一个灰影从那里冒了出来。

被这么一吓,老铁更是一个惊叫连带那把魔法剑也扔了出去。

只见那把魔法剑在空中一个起落稳稳被那个灰影接住,接着在晨光的照耀下,那个灰影渐渐现出真身,我们不经齐声惊呼道:“劳伦斯(先生)!?”

没错,在这个公会里这么神出鬼没的除了暗鸦那个职业忍者外,就只有劳伦斯了。

他一脸阴沉地向我们点了点,那表情依旧是万年不变的冷淡,他将魔法剑交还给小田,然后竟然破天荒地询问道:“小田,这把剑的由来你知道吗?”

奇天下之大怪啊!平时我们说三句也蹦不出一个屁来的劳伦斯居然向人搭话了?

有点受宠若惊的小田立即回答道:“是的,劳伦斯先生。委托人的尼古拉斯先生在赠剑前有说过,这把剑叫做【飞菱破霜】又名【霓月】,是一把出自帝国名匠之手的幻冰两属性的复合魔法剑,据说在帝国那边价格不菲。只是似乎这把魔法剑原本是一双对剑,如今双剑缺一,所以在他手里价格大跌。”

对于小田的这个答案,劳伦斯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只是“嗯”了一声,他盯着那把魔法剑向我们说道:“看来赠送你对这把剑的商人对此剑也是一知半解,没有说到点子上。小田,你可知道【十六月夜幻胧蚀】的传说?”

被他这么一问,小田当场就被问傻了,什么【十六月夜幻胧蚀】,在他听来就像是句诗词, 根本就不明所以啊,虽然小田也是出自东方诸国武道名门的嫡子,可对于一些西方国家的秘闻终究还是知道的不甚详细。

这一点春乃和老铁自然也是一样,连小田这未来的神觉无梦流掌门候补都不知道,更别说是他们了。

但我不一样啊(这句话请用闷骚的心情读),这玩意别说我以前就听说过,前几天更是当场被那位岳松兄和许大官人给恶补过知识。

于是,我接上劳伦斯的话说道:“所谓的【十六月夜幻胧蚀】是流传于帝国传说中的一把魔剑,传说那把黑金魔剑为天池之下凶兽白沌所化,有着将剑芒所触及之物尽化为黑金的魔力,当年帝国的湖城就是因此而毁,有诗云‘三月春风入湖城,最是美景负盛名。天池底下凶兽鸣,一声惊雷化黑金。莫道人命如薄纸,半城桃花尽凋零。从故园此作荒墟,十六月夜幻胧蚀。五十年前,此剑出世之际,就是帝国湖城灭城之时。”

就在成功的装了一回逼格后,在老铁他们惊讶的眼神中,我是很风骚地笑了笑,示意他们淡定从容不要崇拜我。

“哇~~~源酱你好博学啊,后半段诗念得春乃完全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真是好厉害!”

看看,最坐不住的春乃这不就先称赞了起来了吗?

但是,嗯?我怎么感觉你这话的后半段完全不像是在夸我呢?

“是啊,阿源,没想到平时就会做歪诗的你,也有才华显露的时候啊。这诗做得好,好到俺几乎都听不懂。哈哈哈!”

靠!你们关注的重点有点不对啊!

为什么会扯会到诗上面去了?

对牛弹琴!我这简直就是对牛弹琴!我根本就不该拽文的!

面对这两个智商欠费的家伙,我只有叹气,而这时劳伦斯则咳嗽了一声,他将话题拉回正题,跟上我话说道:“源说的没错,虽然传闻早已不可证实,但那把黑金魔剑却是确确实实存在的,它在帝国被视为不祥之剑,但同时也让人趋之若鹜,其中就有不少名工巧匠仿造它的形制打造过长剑。”

这时小田也适时的问道:“劳伦斯先生你的意思是这把【飞菱破霜】是仿造黑金魔剑制作的仿造品了?”

“是的,当初【十六月夜幻胧蚀】被帝国军部回收,铸造协会的会长就曾借着关系仔细研究过那把魔剑,之后他也并不藏私,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在铸造协会中公开了出去,虽然只是解析了部分的魔剑构造,但也足够制造出仿造品了……”

“等等!长耳朵,你说的铸造协会又是啥?”

丝毫不看空气,劳伦斯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老铁给打断了,但这一次劳伦斯倒是没有吐槽他,因为小田和春乃也露出了同样好奇的神色,看来只要不是对方抬杠,这位半精灵老兄倒是态度良好。

不过巧了!老铁问的这个我也知道,前两天路易老爹有跟我提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