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和维吉尼亚她们回到山麓下的关卡时,一副惨烈又震惊的画面印入了我们的眼帘。

关卡前不远处的房屋全都变得东倒西歪,黄土地面做成的街道上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窟窿,那情形犹如被陨石轰炸过一样,狼烟四处蔓延间,整个街道就像是刚受过兵灾的样子。

多是彪形汉子的居民们东一堆、西一堆的围在各自的屋子前唉声叹气,关卡的士兵们基本全体出动,或是安抚着那些居民,或是维持着现场的治安,留在关卡里的士兵只剩下了二三个。可尽管如此,那些住民们依旧不卖警备团的面子,以性格勇悍闻名的那些汉子围着士兵们大声指责着,言辞中不乏污言秽语,可关卡的士兵们居然只是笑脸相迎,现场虽然说不上是混乱,可也是吵杂纷闹。

“这、这是怎么回事?”

“哎哟!那不是我家吗?!”

“完了完了!俺的家产啊!”

眼见关卡前如此惨状,我身旁那些上山讨生活的汉子们立刻一阵骚动,他们还不等关卡前的士兵们阻止,就已经一拥而上冲向了关卡。

要知道擅闯关卡可是犯王国律法的,这里的士兵就是再懈怠,也不敢不把这事当儿戏。

守在关前巡逻的三名士兵当时就想阻止,可哪里架得住对方人多势众,眼看那群上山的汉子们就要冲过关卡。

这时,那些在关卡前维持治安的士兵也有所察觉,其中一名队长模样的士官立刻脸色一变,他拔出腰间的长剑,朝着天空一个横劈,登时就有一道火焰冲天而起。

“给我肃静!不知道擅闯王国关卡是重罪吗?!都给我回去!”

看来他是一名魔武系统的魔法剑士,那炎刃爆发出的绚丽火光明显有着不小的威慑力。

他持剑指着那些或是猎户、矿工打扮的男人,或是身着盔甲的佣兵,严词厉色,场面瞬间被他给镇住了,随后那名小队长对着身边的士兵们大吼道:“都还愣着干什么?!快回关卡里去,把那些人全都赶回原地!”

士兵们得了命令,这才慌慌张张地回到了关卡的栅栏前,那些上山的汉子见对方来势汹汹,居然也不畏惧,双方正要一触即发之际,关卡里就有一个豪迈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吵什么吵!再废话,全都抓进监狱里关禁闭!”

这话说得极其嚣张,引得人们纷纷侧目,众人眼神一转,只见一名蓝衫苍髯的老人正从岗亭里施施然走了出来,他手上端着一盏青花茶盏,一副道德大儒的悠闲模样,在他身后还跟着那名先前与我插科打诨的中年士兵,他这时正以一副汉奸见了皇军的谄媚模样跟在老人身后,他们两人气场倒是十足,不过给人的观感却完全是负数,给人一种欺压良民的贪官恶霸的即视感。

一见那老痞子似的老人,我就不由大吃一惊!

这老家伙不就是之前在集市上拿我刷了逼格的老混蛋吗?怎么会在这里?看他这气场难道还是什么豪门权贵吗?!

巴格纳!?就这不要脸的老不休哪一点像贵族了?说是黑社会的教父我还相信一下!

由于这两人的登场,现场突然一片寂静,不过,那群上山的汉子明显不知道眼前的这老人有第四武境的实力,在安静了片刻后,他们立刻又闹腾了起来,倒是关卡另一边的那群居民闷声不响了,他们正以一种古怪的神情看向那名老人,那眼神既有抱怨也有畏惧,但更多的竟然是佩服。

“你个老不死哪根葱哪根蒜啊!”

“靠!敢关我们禁闭?小心老子打得你满地找牙!”

“你们警备团真有种啊!拿着我们老百姓的血汗钱,现在出了事居然还这种态度?来来来!看你们敢动爷爷一下!”

面对上山汉子们的破口大骂,那老人倒还没什么,但跟在他身边的中年士兵却已经一个箭步踏了出来。

只见他剑指人群,一脸狰狞嚣张地训斥众人道:“嘟!一群不开眼的刁民!敢在我家太爷面前撒野!当真是不知好歹,相识的速速退去,否则休怪你家太岁爷爷不讲情面!”

那模样完全就是狗仗人势的典型!

简直就比电视剧里演的狗腿子还逼真!做作的成分占了80%,剩下20%是在憋笑!

那名中年士兵明显有着不俗的斗气根底,这一声猛吼立刻盖过了杂七杂八的声音,可被他这么一喊,性格向来悍勇的汉子们哪能忍受得了?

更为粗暴的反击声立时如逆潮一般反击而来,那些粗鄙不堪的话语,不是朝着人体下三路来的,就是问候他祖宗十八代的。

像这种情况的斗嘴,实在是蔚然奇观,堪称乡村农妇级别的高手对决,反正我是完全没见过,但那名中年士兵却依然稳如泰山不动,那些脏话真正是左耳进、右耳出,一张中年上班族的脸上完全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这时,在他身后的老人突然咳嗽了一声,接着就见他拿着手一按他中年士兵的肩膀,那老家伙居然很有名士风度地说道:“士兵小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就让他们说,等他们说完了,我们再理论,老夫一向以德服人!”

靠!老子的这句话是这么用的吗?老家伙你糟蹋孔夫子的学说不过瘾,连道家的学说也不放过吗?!

见过读书读到脑子不正常的,可也没见过这么奇葩的货色,关键是这老家伙还不是那种故意拿着歪解来调侃人的类型,看他的神情分明就是真认为自己的解释是正确的!

就在眼前老人拔高了我三观新记录的同时,眼前的那群上山汉子和关卡士兵的冲突也已经差不多一触即发。

作为这个艾希尔雪山下的居民,那群上山去讨生活的汉子可不管你是好言相劝还是引经据典,在他们的血液中最显著的还是那股好勇斗狠的冲劲。

也不知是谁鼓噪了一声,那群汉子就一阵起哄一股脑的向着栅栏冲了过去,反正他们知道警备团是不会真的要他们性命的!

还在关前维持治安的小队长立刻勃然大怒,他将长剑一挥,大喝道:“列队!组成枪阵!有敢进犯者当场逮捕!”

这时就能体现出这个山下关卡配置镰钩枪的用处了,虽然不是对上魔兽,但这种特制的长枪用在防御反击时真的相当实用。

那齐齐架出的刃牙看着就有一种钩芒迸现的威压感,加长的枪杆更是拉开了双方的距离,那群汉子们一时也不敢靠近。

眼见嘴角带着小胡子的小队长怒气冲冲地来到栅栏前,那群汉子居然毫无惧意,个别胆子大的竟然还对小队长竖起了中指。

这情景委实是让人啧啧称奇,在圣都哪能见到这种旷世罕见的奇景?

那名小队长这时也是骑虎难下,他可是正正经经的士官学院出身,王国骑士守则那都是刻在骨子里的,真要让他那刀去砍一般百姓,他还真做不出这种事来。

他这一犹豫,连带着手下的士兵们也踟躇了起来,仿佛看出了关卡警备团不敢伤人的弱点,那群汉子旋即又冲了上来,他们中有的人抄起了挖矿的铲子,有人拿起了采药的镰刀,其中更有人索性拿起弓箭对准了警备团的士兵。

不好!这下可糟了,看这形势我倒不担心那群汉子会被砍伤,反而忧心警备团的那些士兵会在冲突中受重伤!

就在我手掌按上剑柄的同时,却感觉胳膊被人扯了一下,回过头只见维吉尼亚正拉住我的手臂,她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