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那位横空出世的天音小姐,克伦他们三人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好奇,能和讨伐魔王之一的英雄菲娜大人结为友人并不出奇,毕竟这位小姐天生就平易近人,说到圣都最好相处的有名人,她一定位居榜首。可之后从菲娜嘴里得知的情报却让他们三人惊讶无比,这位与贝莉雅有着同样扶桑血统的少女在被苏尔纳什卿收为养女前,居然是与多纳尔骑士团长住在一起的!

多纳尔骑士团长!这可是那位以桃色事件缠身闻名的多纳尔卿啊!

走到东边就能引起军队女骑士们的尖叫,走到南边就会招来贵族贵妇人们的秋波,移动的羞耻天灾、天生就能白吃别人豆腐的小白脸,剑圣王琉缘戏称他为【幸运色狼的多纳尔】不是没有理由的!

就连特裁省也把他那个几乎可以理解为“神之恩赐”的体质列入了异能档案,将之归结为命运、天命之类的特殊存在。

可正因为自身的这种特殊体质,多纳尔卿总是会主动的和女性们保持一定的距离,尽管这位骑士团长风度翩翩、相貌英俊,可却从不沾花惹草,这些年来几乎都没有闹出过什么绯闻,甚至在剑圣任教剑卫队的时期,还一度传出他们两人有奸情的八卦新闻。

这样洁身自好,仿佛不近女色的人物居然会和一个突然出现且身份不明的女孩子同居?

这可真是奇天下之大怪了。

“对了,关于这件事,你们可以向贝莉雅卿询问一下,毕竟贝莉雅卿和多纳尔团长是同出一门的师兄妹。”

其实不用菲娜提醒,克伦他们也想得到这一点,但一想到要开口向那个直到如今仍然爱捉弄他们的枢机卿大人提这种私人问题,三人就不觉一阵冷汗。

“克伦你待会就用‘古德毛令’向贝莉雅大人问好吧!”

“哈啊——?!你脑子秀逗了吗,维尔。为什么我要做出这种无聊的事?”

“有什么关系,反正不就是一句问候吗?贝莉雅大人可不是那种会计较这种小事的人。她肯定会笑着说‘怎么了?克伦亲,为什么突然变得奇怪了,古德毛令是什么意思啊?’”

维尔多洛克学着贝莉雅的口气,向同僚灌着迷魂汤。

“到时你就可以顺势向贝莉雅大人介绍一下天音小姐的情况,顺利的话,自然能套出多纳尔团长的事了。”

“为什么是我来问?我对这事又没兴趣,而且要是想要调查那位天音小姐的事,怎么看都该由你这个负责人来问吧?话说贝莉雅大人才不会叫我‘克伦亲’呢!”

“这你就不懂了,如果我来问的话,不就暴露了吗?贝莉雅大人肯定会顾虑到和多纳尔团长的同门情谊而有所保留。你是知道的吧?当年那场多纳尔团长和剑圣大人的绯闻是怎么平息下来的。你觉得贝莉雅大人会这么直接告诉我吗?”

“…...被你这么一说好像是这样,又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

“嘿嘿~~~不要这么犹豫了,这可不是为了满足我们的好奇心,而是为了圣都的安全啊!这些一下子冒出来的新鲜东西,怎么看都不自然吧?琉妮,你说是吧?”

阴险的眼镜祭司连连向一旁的女法师打眼色,基于常年狼狈为奸的默契,琉妮瞬间就明白他的打算。

“是啊!克伦亲,这是为了圣都的安全和特裁省的威信啊,你身为庶务总官应该以身作则啊!”

在他们鼓动下克伦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接下了这个任务,只有一旁的菲娜有些傻眼地看着这位前一刻还保持着清醒的祭司长。

               

沙沙沙——           

笔尖在纸张上快速的书写,贝莉雅在枢机卿室里静静地办公。

在这个午前过半的时间点里,阳光透过白色的纱窗落在房间里的各处,让办公室里多少有了一丝暖意。

背对着那澄澈而明媚的阳光,她端正地坐在椅子上,背脊离开椅背少许距离,身体微微前倾,这个坐姿既能保证身体不会懒惰下来,又不会让自己太累。

眼帘低垂,视线随着字句文章移动,从左至右,一张又一张的文件被迅速有序地处理完成,那座堆积在案头的小山就这么快速的消减了下来。

微风拂过窗纱,在红黑色的祭司服上带起涟漪,但是贝莉雅却浑然不觉,手上的速度保持不变。

她只是这样静静地工作着,长长的黑色马尾绕过肩头被放在了胸前,脱下的白色手套被摆放在桌边,在不影响办公的地方放着一杯伯爵茶,过半的茶水早已没有了温度。为了集中注意力她甚至还带上了一副平光眼镜。

这个习惯源于某个笨蛋一时兴起的玩笑,当时他大概是开玩笑的说了一句“这个样子很适合你啊”,于是特裁省的枢机卿大人身边就多了这么一副随身的眼睛,尽管她其实并没有近视。

沙沙沙——

文件一枚又一枚地被处理好。

啊啊啊!一想到那个现在正待在自己无法管教到地方的人,贝莉雅就忍不住有些烦躁,可就算是这样,笔触仍然在纸上流畅地奔走着。

一心两用之下,枢机卿大人的工作依旧没有丝毫错漏。

在这个办公室里没有其他的工作人员,因为一年中总会有这么一两个时间,贝莉雅会将特裁省的秘书官全数遣退,一个人留在这里处理文件。

谁也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也没人敢问这其中有什么理由。

他们只知道,少了秘书官的协助,这位万能的枢机卿依然能完美的完成所有的工作。

这就足够了,别看贝莉雅卿平时对待部下态度随性,可只要事情涉及某些教廷机密,她就会变得异常的可怕凛冽。

特裁省是掌管教国所有情报的特务机构,谁也不会傻到去问一些不该问的问题。

但实际上,他们只猜对了一半,贝莉雅在他们眼中是无所不能的天才,但也有郁闷烦躁的时候。

在桌子的左上角放着一叠特殊的机密报告,那是从露德兰某位贵人那里送来的。

枢机卿大人心情不好的原因就是这些情报造成的——

根据报告,剑圣大人因为遭受不明龙群的进攻而改变路线进入都市联合,在此之后似乎救下了两名十岁左右的少女,之后便一直与她们同行,直到王都安利夏牧。

哦~是幼女啊…...

根据报告,剑圣大人在王都郊外遭遇响马,之后救下了弗兰卡商会的大小姐一行,据L卿的推测,那批响马很有可能是某个国家的正规部队。

姆嗯…...弗兰卡商会的大小姐?我记得是个黑发美少女呢。

根据报告,剑圣大人因为误会而与王都支部长的泽芬展开战斗,事后因为罗具家的大小姐介入而不打不相识。

咕,这次是夜魔杀手和罗具家的公主吗…...

根据报告,剑圣大人在王都时经常与狄斯缇·图那德、铁穆德、劳伦斯三人组队,三人形影不离。据L卿给的资料,三人的具体资料如下。

这是…...伪娘!?

有没有搞错,王琉缘你这家伙居然连男人都!

就算是我也有忍耐的极限。

根据最新报告,剑圣大人因为出任务而遭遇地龙皇,激战中因为挺身救援弗兰卡大小姐而一起落下地穴,两人失踪的时间大概为24小时左右,于第二天,一起返回王都。最后,附上L卿给出的剑圣在王都的活动日程与人际关系图。

…...

是这样啊,能够平安无事就好,真是很太好了呢。

琉缘,看来你在王都过得很不错呀!

呵呵呵!

——才怪!

王琉缘你这家伙!

趁着我不在的时候都干了些什么!?

直到王都前都一直同行?也就是说这一路上你都和那两个萝莉一起同居了?

还英雄救美?连着两次!

你以为你是多纳尔吗?!

还有这个关系图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和你有关系的都是一些美少女?!

萝莉、贫乳、银发美少女、巨乳大姐姐、男装丽人、兽耳娘,这些人在跟你的箭头上不都是爱心吗?!

失策了!当初就不该放你这家伙离开的!

等你回到圣都,看我怎么收拾你!

啊啊啊——头好疼,为什么总是察觉不到我的心意?

你这不开窍的家伙到底哪里受欢迎了?

沙沙沙——

用工作来纾解自己不快的心情,贝莉雅又可称作源星织的少女今天也快速而又准确地处理着特裁省的工作。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被这声音打断工作,贝莉雅抬起头向一旁的挂钟看去,9:30。

嗯,这个时间多半是克伦他们来报告昨天的调查结果了,因为之前的圣都大乱,不少旧贵族与商人落马,特裁省的监狱一度处于满员状态,为了处理这些,克伦他们这些祭司长确实也是有够忙的了。

尤弥尔神教党羽的清扫、询问以及调查,自己桌案上的文件就有三分之二是与这些相关的案件。

想必跟克伦一起来的,还有琉妮和维尔吧?

同是艾黎米娅时代学生会成员的三人,就算是在来向自己报告工作结果的时间上也是出奇的一致呢。

“进来。”

贝莉雅压下心中不快,用与平时一样的声音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