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器铺的事情告一段落,一向老于世故的路易老爹自然是对我一番感谢,对此我只是笑着摇手,示意老爹不必在意。

拉过两张凳子,我们一老一少就这样坐在武器铺的门口聊了起来,身后是老爹的那些学徒们重新忙碌起来的声音,在经历过这场纠纷后,老爹并没有让那些学徒回去休息,而是让他们照常工作,在这工作了一天的最后时刻老人依然淡定如常,没有丝毫因为这场飞来横祸而感到焦躁的感觉。

“老爹,真是抱歉,要不是为了帮我,你也不会违约了。”

“哪里的话,不说咱们一起共过生死,单说救助人命就比什么都重要,那日就算不是源先生遇难,老朽也一样会拿出那批特殊合金的工具。再说了,黑百合商会想要做的生意,我这小铺子就是想避也避不了,只是老朽想不通,他们怎突然就想要数量这么庞大的武器?难道真是卖给那批响马的?”

“关于这个,那名松永管事之前在吕贝克大叔的铺子里也讲过,他们是想趁着柏斯威尔和奥斯兰打仗,利用药材和武器来赚上一笔。”

“哦?这样一来倒是说得通,他们既然去过吕贝克那里,老朽想这事情多半应该就是这样。”

“…...老爹你说这黑百合商会真是在打发战争财的主意吗?”

“就事论事,黑百合商会想要发战争财,粮食、药物与武器必不可少,前者已经被帝国的那位王太子给买了个精光,现在自然就只剩下药物与武器了,他们找上我和吕贝克必然是想利用我们的名声,在两个行业里起到一个带头作用。”

“那若是老爹与吕贝克大叔都不卖会如何?”

“也不会怎么样,老朽与吕贝克虽有些名望可还不至于让黑百合商会的那位会长顾忌,事情还是会照他们的预计走下去,只是速度会慢一些。”

顿了一顿,只听老爹叹了口气,不无惆怅的说道:“只要是【落花时雨】霏泷想做的事,在这个王都商界又有什么做不到的呢?”

“黑百合商会的会长是很这么厉害的角色吗?”

老爹点了点头,沉声说道:“【落花时雨】这个名号听起来风雅,可这背后代表的却是腥风血雨,她那一双手上不知染了多少血腥,落的花是别人的性命之花,下的雨是一场场的夺命风雨。要知道那一年她才十七岁,却硬生生在王都的黑市上杀出了一条血路,什么科尔森区的十三鹰、松容街的黑胡子统统都做了她的手下冤魂,葬送掉的杀手、佣兵更是不知其数。这其中不单只是武力上的压榨,更是各种阴谋的杀戮。近年来黑百合商会是洗手转正了,可那些年的狠辣手段还是让人心有余悸。”

“听咲说龙爪回廊通往东方诸国的商道也是她打通的?”

“嗯,就是这条商道让黑百合商会彻底跻身王都的大势力圈,那可不止是金钱收益上的得利,更是自身实力的一种宣示,便是里尔特会长也对其大加赞赏。”

里尔特·弗兰卡,这个名字确实应该是咲的父亲,弗兰卡商会的会长、神策王血嗣北条家的女婿,同样是白手起家,他通过数十年的积累将弗兰卡商会打造成了王都最大的商会之一。如今即便在圆桌议会也有着一定的发语权。

这样的人物也对那名霏泷会长赞赏有加,可见【落花时雨】当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便是那名松永管事也有着斗气大成顶峰的实力,那武境以我的眼光来看,可不是什么靠着歪门邪道临时提升的修为,而是一步一步扎实到达的境界。

我沉默了一会,有些忐忑的问道:“老爹,我今天这么做是不是给你和吕贝克大叔添了麻烦?”

要是那个落花时雨只是单人匹马,我还不会担心什么,只是眼下以黑百合商会的性质与规模,由不得我不忧心他们会在事后向路易老爹与吕贝克大叔报复。

但路易老爹却似乎并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他摇了摇头说道:“哪里的话,今天这事就算没有源先生,老朽原本也不打算答应他们的,大不了把这铺子一关,去莱希特老弟那里当个闲客。至于吕贝克那里,我想大概也是一样,所以你没必要这么介怀。”

老爹虽然嘴巴上这么说,但我知道这事要真得罪了黑百合商会哪有这么便宜的,心下一个歉然,脸上多少就有些失落。

看出我有些不自在,老爹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我肩膀笑着说:“放心,老朽在这条郁金香大街上还算有些名声,再不济不还有莱希特老弟吗?今天这事源先生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不必挂心,要是你真放不下心,以后多到老朽和吕贝克这里坐坐就是了。”

 

渐渐泛黄的天幕下,路易老爹还是那副万事不萦于心的和气模样,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为了不让我担心,他绝口不提黑百合商会的事,而是转而又问了我一些诸如最近过得好不好、可还适应王都气候之类的家常话题,那感觉就像是自家长辈一样。

这真的让我很感动,孤身一人在这个大陆漂泊了四年,寂寞的感觉早已变得麻木,即使是在融入了这个世界后,偶尔也会有思念故乡的哀愁,而排除这些乡愁的正是那些真心关心我的人们,就像是在圣都的白松街七号居住的人们,还有勇者、阿斯特他们,就算不是家族,但温暖的人心依然治愈了心中的那份时不时冒出来的孤独感。

路易老爹是混迹武器商界的老人了,光是在外行商的时间大概就有十几年,这一点在一起北上时我就知道,可尽管在商海中漂浮了大半辈子,他依然保持了那份珍贵的善良,遇事总是能坚持道义与原则,我想这就是他能在郁金香大街上德高望重的原因了。

临走前,我又向老爹买了一些暗器和备用武器,这是来之前就做下的打算,并不是什么临时起意,更没有借此补偿老爹的打算。

因为没那个必要,用路易老爹的话来说就是这就太见外了。

对于这笔生意,老爹很上心,他亲自帮我挑了一些品质优良的飞锥与匕首,最后还替我抹掉了买下这些装备的零头。

“源先生,你这把长剑不得了啊。”

“老爹看得出来?”

“打了一辈子的铁,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你这把剑上暗藏魔法因子且刃朴质深,虽然外表看上去不甚起眼,可那材料玄奥非常,就是老朽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而这魔法属性老朽更是直到今日这才发现,倒真是走了眼。”

“这把长剑是家师临别之时所赠,不怕老爹你笑话,剑内藏有什么玄妙,就连我也不是太明白。”

“那就太遗憾了,这世上除去那些神造之武外,其实还有许多锋利无比且功用奇妙的武器,那些武器虽然出自凡人之手,可就品质来说也并不输神造之武很多。”

“比如三大龙牙剑?”

“三大龙牙剑自然是其中之一,但真正在我们这一行出名的却是封藏在精灵国度王族宝库中的【女神七楔】以及曾经在香榭丽惊鸿一现的【红莲王座】。”

“【女神七楔】这个我知道,是指矮人一族为精灵国度打造的七件魔法武器吧?当初在联军时,精灵国度的诺德卿就佩戴着其中三项。”

而且为了那把【绝炎】,我还跟妃丽德大打出手过…...

“没错,【女神七楔】为精灵国度的重宝,七楔分别代表着日、月、冰、火、风、雷、光七个属性,据说每一把都有着第四位阶魔法以上的威力。只可惜这其中绝炎剑的持有者为先代剑圣所败,那把剑就一直沉睡在了教国剑冢。”

“…...老爹这事你很清楚嘛?”

“哈哈!这个自然了,大陆民间有一个铸造协会,规模不是很大,但协会长却是个消息灵通的高人,老朽以前也有去过协会本部,所以知道一些有关大陆武器的秘闻。”

“那【红莲王座】呢?”

“那是一把弓箭,准确来说是一把有弓无箭的弓具。因为它的弓身通体赤红、边缘描金、镶有三颗青天宝玉,整体形状又犹如莲花皇冠,因而得名红莲王座。传闻那把弓只要搭弦就可以射出红莲的炎矢,只要旋转就可形成水天的护罩,其箭矢可以射落银河星辰,其威力可洞穿九霄苍穹。可说是能媲美神造之武的武具巅峰。”

“那样的武器在香榭丽出现过?难道是那个‘白夜流星’的传说?”

“没错,大概是在五十年前吧,当时香榭丽遭受到居住在爱丽丝湾的大海魔的侵袭,就在临海城门将破之时,自城中射出了一道赤红的流星,那道流星将黑夜照亮为白昼,只这一击就将那只A级魔兽的身体给焚烧了大半。这件事如今也还在香榭丽广为流传。”

这个我也有听过啊,当初和同伴们南下经过香榭丽时就被那里的市民们传得神乎其神,王都公会书架上现在都还有那本以此为原型创造的小说《星夜流香——香榭丽的白发吸血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