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的人谁也没料到会有这种变化,围观的人群轰的一声就议论了开来,大概在他们看来见过不怕死的,可还真没见过连续送死的,黑百合商会在王都可是凶名赫赫,今天居然连着有两个人敢这么跟他们呛声,而杀马特造型的城中三虎更是瞪大了眼睛,以一种不可思议又仿佛救星登场的眼神看着我。

“大哥救命啊啊啊啊——!”

这一刻,红毛老大一把抱住我大腿,声泪俱下的喊道。

看着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蹭着我的衣服,我眉峰一跳,冷声道:“滚一边待着去。”

“唉!好嘞~~~”

秒变脸的红发老大,咕噜一声真就一个跟斗翻到了旁边,他和黄毛一起蹲在那里一副看戏的表情。

那名被我一把抓住手腕的中年管家,这时也反应过来,他皱着眉沉声问道:“阁下是谁?为何搅局?”

“哟?看不出来吗?那三个是我罩着的,救自己小弟有什么不对吗?”

“解除这斗气需要斗气大成的武境,难道阁下有此武境?”

“你可以试一试。”

言毕,手上顷刻传来一股晦暗不明的炽烈斗气,手心一紧真气倏然而出,双方的真气与斗气暗中一冲,那名中年管家明显吃了暗亏,他轻咳一声,神色阴晴不定的看着我。

“源先生,你……”

一旁的吕贝克大叔一见是我,原本还想出声提醒,却被我一个眼神阻止,我示意他不用担心。

大概是出于过去一起旅行的信任,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拉着那个小学徒退到了一边。

同时跟着中年管家的三四个黑衣保镖这时也围了上来,自己的上司被擒住了,他们哪还能坐得住?

哼,一群连基础都不合格的样子货能有什么威胁,我连瞟都懒得瞟一眼!

那名中年管家看了看被抓住的手腕,语气不豫的说道:“我劝阁下还是不要强出头的为好。”

此前他原本想趁着我分神发力震开我的手掌,只可惜并没有成功。于是这会他正神色不动的打算对我“晓之以理”。

“你是耳朵不好,还是理解能力不足,我不是说了这三个是我的罩的,我这可不是强出头,难道你们商会有人受伤了还不允许自己人救人吗?”

“……阁下这是意欲何为?”

眼神和语气中皆带着威胁的成分,那名中年管家眯着眼睛很是锋利地看向我。

但我根本就不以为意,就连帝国王太子我都敢正面撄其锋,更别说你这种黑社会性质的小干部了。

手上的斗气再次翻腾,中年管家的手腕一转试图脱出我的手掌,如同火焰燃烧的声音自他的手臂上响起,一股炽热的斗气直向我的手心而来。

咦?这老家伙很有一手啊,看这手法可是正正经经的门派出身,不似我流斗士出身。

容不得对方在我面前逞能,五指一紧,霜冻之气同发动,两股气劲在交击处相撞,表面虽然风平浪静,实则却是危险万分的内劲比斗,高热的气炎被我这么一逼一下子就立刻蒸发,白色的淡雾向四周散去,两人双足踏地之处齐声开裂。

五指依然牢牢抓住中年管家的手腕,那名中年管家眼见无功而返,竟是毫不犹豫,左手一抬间,一把手刺已经向我双眼攻来,看样子是打算下杀手了。

要不说做这一行的就是狠辣,一旦完全下了杀心,哪管你是在什么地方,事后处理反正有专门的部门处理,当下只管放手去做好了。

对于这种人我是一向不会姑息的,右手并指成剑,对准他攻来的方向射出一道剑气,波的一声那把手刺直接被我截成两段,紧接着足下一个用力,震步踏出,一道气劲沿着地面直奔中年管家而去,只听他闷哼一声,脸上闪过一丝血气,明显是受到了不轻的伤势,可这时偏偏手腕被我抓住脱身不得。

四周那些围着我的黑衣保镖这时还不及合身攻上,就已经被震步的余劲给震开了。

身受重伤,那名中年管家几欲双目喷火,他并不针对我,而是阴沉沉地看向吕贝克大叔。

“吕贝克老先生,事情发生在悬壶堂,这伤员也是你接的,你怎么说?我们事先已有约定,现在你仗着有高手在场就擅自悔约,这恐怕不好吧?”

哟,怎么?想改变策略威胁当事人?

城中三虎这伤势原本就跟吕贝克大叔没关系好吧?

我直接打断他的话,冷笑道:“少在那里阴阳怪气,药铺老板跟我就是萍水相逢,接过一个委托的关系,有本事冲着我一个人来。不过你们要耍手段对付悬壶堂也行,好好掂量掂量你们商会有没有能接得下第四武境的能耐,反正我一个人无牵无挂,你们可以试试挑战一下我的底线。”

第四武境这四个字一出,不但围在我身边的黑衣保镖们齐齐退后了一步,就连那名中年管家瞳孔也猛然一缩。

那名中年管家上上下下仔细地打量了一下我,然后用一种审视的口吻说道:“气行筋脉、不动自转谓之斗气自发,阁下这等年纪真有这份能耐?”

“你以为我在吓你?”

“在安利夏牧,即便是第四武境的大宗师只怕也不敢公然与鄙商会做对,更何况……”

“更何况,我也未必有这本事是不是?不要以为你们商会的情报网真的天衣无缝,这世上奇人高人,你们没见过的还多了去呢。”

这是明晃晃的威胁,但对于他这种兼有试探的说辞,我压根不想理会。

我松开了他手腕,缓缓说道:“而且你不信也没关系,我现在就站在这里让你们试试,免得你说我刚才是趁人之危靠偷袭才制住你这位斗气大成高手的。”

面对我从容不迫的态度,那名中年管家这会是真有点忐忑了,以黑百合商会的势力得罪一个斗气自发的高手是不怎么样,但这麻烦也绝不会是小事,如果那人还是个没有组织的独行侠就更难说了,谁受得了被一个大宗师成天惦记着的感觉?

这样的事情即使是发生在被誉为仅次于王都三大商会的黑百合商会也一样承受不起,要是对方真发了狠,不顾王法,三天两头瞄上商会的管理人员,你说总不能一天24小时雇高手保护这么多人吧?再说了,安利夏牧也没有这么多能抗衡第四武境的高手呀。

黑百合商会的人这时已经有些进退两难了,他们和我对峙着,外围的人群早已有一部分散去了,毕竟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种道理谁都懂。

安静的悬壶堂中唯有红色莫西干即城中三虎的老大的声音格外响亮。

只听他那个带着点滑稽的声音说道:“这场面很眼熟啊,老二,当时咱们被大哥痛打的时候好像也是这么个光景……”

“哪里是痛打?老大当时你不是第一个就被打晕过去了吗?这位大侠当时就没出全力!”

“胡说!咱们混社会的,只有被打死的份,哪有被打晕的?这多掉面子啊!所以我那时绝对就是硬扛着一记无比凌厉的杀招晕过去的!”

“……还不是晕过去?”

“怎么,你有意见?”

“没有!”

“话说回来老二你看,那些黑百合商会的人打得过大哥吗?”

知道自家老大脑洞清奇,老二哪还敢轻易接话,他试探性的回答道:“……老大怎么认为?”

满以为这回不会被怼,谁知老大看了他一眼,居然满脸不屑的说道:“老二你的智商堪忧啊?你看大哥不是跟泽芬大姐头打成过平手吗,外界传言大姐头最少有第四武境的修为,那大哥不也就是这个水准吗?”

无视老二那惊绝的眼神,末了,他还拍了拍在地上躺尸的老三,语气感概的说道:“老三你真有福分,这下算是有救了。”

结果,还在全身瘫痪中的老三立即很有默契地唔了两声,那抽风的样子似乎是在赞同自家老大的话,对此那黄毛的老二只有一脸的无语。

怎么就摊上了这两个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