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安利夏穆进入休耕期的第一天,按照习俗全王都都会放假一天,而在商业街上的各个店铺则会在这一天里进行各种各样的促销活动,趁机小赚一笔,算是建国祭前的预热活动,往年的这个时期都会有不少事件发生,各个新闻社对于我这龙核爆炸生还者的兴趣也因此开始减弱,说到底新闻的关注点还是在于鲜度,再怎么轰动的事时间一长也就没有价值了,专注眼前才是报社的方针。

这天的清晨,天刚亮我就打算出门,穿上新买的衣服,用清水洗了把脸,认认真真地刷了刷牙齿,然后一如既往地将长剑挂在腰间。

【主上,今天的天气可能有些变化,还是带上伞比较好。】

【诗萝,我没有伞哦。】

【……是属下失察了,请恕罪!】

【哈哈,说恕罪什么的,没关系的,难得我可爱的剑灵会有疏忽的时候,我很开心哦?】

【可、可爱?还没有人这么说过我呢。】

【诗萝的先代契约主也没有说过?】

【是的,先代大人一心只为黎民苍生,基本是个寡于言语的人,他从不说这些。】

【这样啊……那我以后可要多多赞美一下诗萝了,毕竟你看,你穿礼服的样子可比那些贵族小姐们要高贵优雅多了,实在是“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没、没有这回事,怎么感觉主上今天有些油腔滑调的……?】

【哪有?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我说诗萝?】

【嗯?】

【是不是“南国有佳人,容华若桃李”更好一些?】

【主、主上!】

【哈哈!抱歉抱歉,因为诗萝的这个反应实在是很可爱,所以一时忍不住多说了两句。】

【……主上你莫非是在寻我开心?】

言语一冷,剑上的温度随之微微一热。

【咳!说笑而已。】

我很识相地就认错了。

不知不觉间已经习惯了像这样和诗萝用心音交谈,这种交谈很奇妙,不会因为言不达意而让对方误会,契约者间的意图可以做到百分之百的传达,真的是相当便利。

按照计划我今天要去一趟冒险公会,然后去商业街拜访一下路易老爹他们,听狄斯缇他们说这次警备团会批准救援活动,老爹他们出力不少,而且之后也有物资支援,这个人情不能不还。

当然说到人情,安妮那边也同样珍贵,但是她一个王族公主,又不缺什么金银财宝、珍奇稀宝,要说我拿得出手的东西,也就是我这隐瞒已久的剑圣头衔,总不能让我以身相许吧?

而且考虑到她那个对传奇故事热情过剩的性格,很有可能向我提出什么荒唐的要求……

源先生!今天我们来聊些其他的物语吧!

什么?你今天又要撇下我一个人?!不行!我不准,请你带我去翡翠之森!

源先生,你说勇者和剑圣是不是真的有奸情啊?

啊,对了!作为回礼,源先生你要带我到各国去游历一遍!

啊——一想到安妮抱着书本,一脸兴奋地盯着我问东问西,我就一个头两个大,真不知道她会提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要求。

——呐呐呐,源先生,我们私奔吧!

……

不是不是不是!我没有!我心里绝对没有这种念头!只有这个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走出房间,向隔壁的【风之间】看了一眼,那边的房门依旧紧闭,看来那名传闻中出差在外的【帝锋】似乎仍然没有回来。

星风湾二楼的住宿间分为梅兰竹菊、风花雪月、松鹤莲柏这十二间屋子,之前我住下的时候,还有三个房间空着,算上出门在外的【帝锋】,二楼的住客总共有九人,除了我之外剩下的人几乎都是定期来观光的回头客,他们会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直到建国祭结束为止。这样既省去了,又,要知道建国祭,这一点倒是和地球那边的国庆长假很像。

走在廊下并没有感到寒冷,看来有好好地运转,向阳的木制地板上映照着清晨的晨辉,那些摆放在房门之间的盆栽焕发出四季常青的气息,再高一点的地方是十一副具有东方风格的字画,它们大多都是高仿品,但也不是什么廉价货,一钩一划间,飞白与着墨相得益彰,确实当得起“风雅”二字。

这个时间点对于二楼的住客们来说,还算时间尚早,他们大都还在睡觉,为了不打扰他们,我尽量放轻脚步,轻声走下了楼梯。

一如既往,真雄那沉默的背影首先映入了眼帘,他背对着我,在门帘那头的厨房里忙碌着,向他打了声招呼,彼此间也不多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真雄再度开始料理起手下的食材,而我则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过了一会,一楼房间的木门悄然打开,真琴打着哈欠有些睡眼惺忪地从管理室里走了出来,她身上虽然已经穿上了服务生的服装,但看样子却还有一点没有进入工作模式,蓬蓬松松的头发上甚至还可以看见几根翘毛,那并不是我平日常见的开朗看板娘,而是带有一点慵懒意味的妹妹角色。

她似乎没有注意到我,带着一丝撒娇的口吻,她向真雄责问道:“老哥今天早上为什么没叫我?这不是害得我睡过头了吗?”

真雄还在厨房那头做着料理的手微微一顿,接着透过门帘他回过头无声地向我这边指了指。

“唔……?”

真琴顺着自己哥哥的指头向我看来,她先是歪着头,用手揉了揉眼睛,转瞬间又露出一副迷茫的表情,那副样子像是在确认自己是不是做梦,可就在我向她微笑致意后的同时,那份疑问瞬间就化为了绯红的颜色迅速染上了脸颊。

“源源源源先生?!”

嗖的一声,她捂住脸转过身去,急急忙忙地理了理头发,等她再度面向我时,那副之前松懈的样子已经一扫而空了。

“早上好,源先生。”

“早上好,真琴小姐。”

深吸一口气,真琴向我露出了特级的职业性笑容,那闪闪发光的气泡几乎都要赶上闪光弹了,她大概是想重新再来一次,将整件事蒙混过去。

于是就像是初次见面那时一样,配合着真琴,我们有模有样地互相行了一礼,但和那时不同,这次还不等我把话说完,真琴就已经满脸通红了,她向我瞥了一眼,有些生气地说道:“源先生你有点坏心眼哎~”

“哪里哪里,刚才我可是什么也没看到啊。”

“唔唔唔,让客人见到了我这不成体统的一面,真是修行不足。”

“哈哈,别在意呀,谁都会有松懈的时候,这是人之常情,没有什么好介怀的,只要下注意就好了。”

“是这样吗?”

真琴腼腆地向我微微一笑,可我注意她的手指还是在记录菜单的小本子上不安分地划动着,看来她应该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于是我继续开导她:“而且就算是这样的真琴,我也觉得很可爱啊,平时活泼玲珑的样子是很不错,但刚才那个有点随便的表现也是加分点哦?”

“可、可爱什么的,源先生你在说什么呀……”

真琴用手挡住脸,使劲地摇了起来,那副羞涩的样子真是相当罕见,于是我抛下小小的负罪感,决定再逗弄她一下。

“不不不,我可是实事求是啊,你说是吧?真雄大哥?”

“嗯。”

厨房的那头,真雄伸出一只手,拳头上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真是的!你们两个不要戏弄我啊!”

真琴的脸上再一次升起了红晕,不知所措间她手忙脚乱了起来,接着不知道是不是害羞值到达了极限,她居然直接将手上的那块记录板扔向了厨房那头。

啪的一声,随着真雄被砸到的沉闷声音,星风湾的看板娘终于再次平静了下来。

带着少许羞涩,她调整了一下心情向我问道:“源先生,今天早上想吃什么?”

“米饭加天妇罗,随便来一些配菜,还有麻烦给我一杯清茶。”

“好的,请稍等……啊嘞?记录板呢?”

记录板?还不是被你拿去砸真雄了?

心中吐槽刚起,眼前就飞过一道黑影,只见那块记录板被真雄丢出了厨房,而且那个力道刚好让记录板落进了真琴的手里。

真琴微微一愣,然后很自然地向门帘那头喊道:“多谢了,老哥。”

快速地写下我的订单,真琴然后就去开店门了,她边走边自言自语地说道:“奇怪,明明我记得记录板昨天还放在我这里,怎么会跑到老哥那里?”

咔嚓,顿时厨房那边一声刀头切错的声音应声响起。

真琴急忙跑过去问道:“你没事吧,老哥?!”

回应她的自然是真雄尴尬的笑声。

呀嘞呀嘞,看来不管多八面玲珑的少女都有一颗冒失的呆萌心啊,就算是接人待物滴水不漏的星风湾看板娘也不例外,这种看上去聪明伶俐实际上却是个小笨蛋的即视感,倒让我有些想念怜月那个小丫头了。

 

稍稍过了一会,真琴就为我端上了早餐,热腾腾的米饭与料理很能激发食欲,在一旁的清茶则飘出淡淡的热香,学着电视上看来的日式礼仪,一拍双手说了一句“我开动了”。

将自己伪装的扶桑族身份装扮得惟妙惟肖,我就这么开始吃饭了,真雄早就用过了早饭,而真琴则因为今早睡过头而没有赶上哥哥的餐点,她在灶台那边随便应付了两口,就开始去擦桌子了,虽说这些桌子在昨天就有收拾过,但真琴依旧一丝不苟地为它们再擦洗了一遍,整洁而干净的环境正是星风湾成功的秘诀之一。

十分钟后,店里渐渐就有了客人,他们大多是一些和我同样身份的冒险士,这些住在附近三大五粗的汉子自然不可能自己做饭了,于是到星风湾买早餐就成了他们的首选。

在冒险公会里,像科尔泰他们那样和女性一起组队的人毕竟是少数,而且如果对象是维吉尼亚那样上得战场、下得厨房的妹子,那就真的是既省心又省钱。有了会家务的妹子,谁还会一大早到外面买早饭?

这样的同居者,我也想要啊~

经过了地龙调查事件后,我在公会里几乎是无人不知,进来的冒险士们纷纷向我打招呼,而我则一一向点头回应,大家都是一副公会同事相亲相爱的和睦模样,说实话这幅光景换在昨天之前,我还真的是很难想像,毕竟前几天你们这群混蛋还因为我和泽芬她们一起用餐而商量着要在街角埋伏我……

讪笑了一下,低下头打算把剩下的那点早餐给解决掉,可不能浪费食物啊,就在这时一碟炸鸡突然放在了我的桌角。

抬起头,只见真琴用记录板遮住嘴角,悄悄地向我轻声说道:“谢谢你刚才的安慰,这是谢礼。”

她向我笑了笑,然后俏皮地吐了吐舌头示意我保密。

“真琴酱!这边追加饭团!”

“来啦~”

她转过身匆匆跑了过去,围在身前的围裙就这么一转,宛如月季花旋转,让人有种邻家女孩的心动感。

【哦~~~原来主上喜欢那种类型的小姑娘啊……】

惨了!忘了这时候还和诗萝连着心线!

【要不要我下次也换一身那样的衣服?反正这身礼服是由灵子构成的,想要改一个形状也是可能的。】

【……你在说什么呀,当然是礼服比较好了!(心虚)】

【哎?可是我明明是就感觉到主上有这么一瞬心动了一下。】

【那是你的错觉啦。】

【心与心之间的联系也会出错吗?】

【呃——】

【我倒是听说过一些契约主喜欢让与自己签下契约的精灵扮成各种符合自己口吻的装扮,这样在交合的时候就能更加使情绪高涨,不知主上你……】

【交、交合?!】

诗萝小姐!拜托你一个高位精灵能不能不要把这种暴力的单词说得这么自然?之前就觉得有些违和了,你这些单词都是从哪儿学来的?

【性行为可是正正经经的魔力传递仪式,这是古来就有的传承,当今魔法系统虽有改动,但属下觉得某些部分还是共通的……嗯,比如性魔法。】

性……?!咳!咳咳咳——!

【嗯,没错就是性魔法。】

完了!忘了我在想什么,诗萝都知道这事了!

【没关系的,没什么好难为情的,不如今晚我就手把手地教主上吧?从后入式到骑乘式我们就全部试一试吧。】

【后入式?!骑乘式?!☆◇□§△※】

【主上冷静一些,你都语无伦次了。】

听到你说这种爆弹级的话,我能不语无伦次吗?

呼——啊——呼——啊——!

深呼吸了几次,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那时雨茶臼,主上意下如何?】

噗——!

时雨茶臼?!

一口清茶差点喷出,擦了擦嘴角,胆战心惊地问道——

【……诗萝,你这算是在报复我之前调戏你的仇吗?】

【呵呵呵……主上以为呢?】

【……】

果然调戏什么的,就是一个错误!下次我真的是不敢了!请你高抬贵手吧!

话说这个世界有江户48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