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征着秩序女神的大耀之星升上夜空,在那一片星河的中央它散发出格外醒目的光芒,而在下方,王都的绿茵侧城这时仍然灯火如昼,在这片汇聚了豪商与新贵族的新兴城区中,图那德家的别墅也坐落在于此。

一名白髯老者背倚藤椅,闲坐在庭院之中,四周的摆设颇有东方诸国的风韵,在他的手边更有一卷仙宗开山祖师所著的【易经】,看得出这名老者相当钟情东方文化。

时值深夜,老人却依然精神矍铄,他细细品读着手中书卷,间或用食指敲打着藤椅的把手,读到精辟之处甚至还会时不时地颔首微笑,真是好一派儒雅之相。

他身后站着四五名女仆,清一色的豆蔻年华、清丽可人,她们低着头站在那里好像刚被训过一样。

这时,又有一名年值妙龄的少女佣人跑了过来,她气喘嘘嘘地向老人报告道:“大老爷,不好了!这次是蒙塔诺家的克里姆卿来访,看他怒气腾腾的样子八成来者不善啊!”

老人点了点头“哦”了一声,然后不以为意地摇了摇手,敷衍道:“让他等着,就说老夫已经睡下了,要是他不介意,可以等老夫醒来再说。”

“拜托,大老爷,这已经是第五波人了,前四个军方的人都被你用同样的说辞给打发走了,就算你真睡了,这会也该被吵醒了,你是真把蒙塔诺家那边的人当白痴啊?”

“嘿?怎么说话的呢?轮得到你个小丫头教训老夫?信不信老夫现在就拔下你的裙子打你个屁股开花?”

被老人这么一吓,少女立即一把捂住自己的屁股,她偷偷向那些站在老人背后的同伴们看去,她用一种“难道你们真被打过了”的眼神看向她们。

自然,这个眼神惹得那些女仆们齐齐给了她一个白眼。

“讨厌!大老爷你这是性骚扰!”

“我呸!就你这毛还没长齐的黄毛丫头,跟老夫说性骚扰?等你胸部屁股大个几圈再说!”

老人将脑袋歪了歪,视线离开书卷看了一眼在那里扭扭捏捏的少女,喊道:“还站在那里做什么?给老夫回话去啊!”

“哼!知道了!呸——!”

少女一跺脚,对着自家老爷做了个鬼脸,这才匆匆离去。

“三天不打揭瓦上梁了是不是?”

老人看着那离去的身影摇摇头,复又向身后问道:“东方有位至圣先师说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你们说是不是?”

话一出口,一顿噼里啪啦的壶杯盘巾立马招呼而来,打得老人措手不及。

老人大怒道:“格老子的!都要造反了是不是?!真以为老夫这几年读书读得没脾气了?你们莫要逼读书人动刀子啊!”

“大老爷您就省省吧!就您这三天不动筋骨就喊无聊、五天不屠魔兽就叫身体生锈的性子,你还读书人?我们求你就不要再作践读书人了!不要以为拿本书就是个文化人、会几句名言就当自己是老夫子,一有事情您这暴脾气还不定什么时候发作呢!”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反了、反了!真是一群逆臣贼子!老夫今天定要好好收拾收拾你们!都给我过来,一排趴下,屁股撅起!”

那些女仆少女们互相看了一眼,理都不去理他。

老人气得哇哇大叫,这时,那名先前的少女又跑了回来,她大汗淋漓地喊道:“不好了!这次真不好了!大老爷——!”

老人一吹胡子,瞪眼道:“又怎么了?”

“诸葛家的大少爷来了!跟他一起来的还有苏安卿!”

“松岳?还有苏安那个面瘫小白脸?”

“大老爷怎么办?他们八成是为了小少爷大闹办公厅的事来的,你可千万别不当回事啊!”

“慌什么?他们诸葛家自己家的不成材都还没教训呢,我怕个屁!管他来的是什么人,还跟他们说老夫睡下了,有事明天说!要是他们等得起,你就给他们倒上一杯咖啡,让他们挺到天亮!”

“您真不出面啊?”

“废话!就他们两个也配让老夫纡尊降贵?这时候来我这里,无非是想探探罗具家为什么会突然出头而已,他们两派是怕我们这些退隐家族又和罗具家联合起来!哼……都退隐了,还不放老夫清闲,一群跳梁小丑!”

“哦……”

“哦什么哦?还不给老夫去回复?屁股又欠打了不是?”

“呀!大老爷你干什么呢!居然拍我屁股?老色狼!呜呜~~~人家连小少爷都还没让摸过呢……”

看着少女就这么哭哭啼啼地跑远了,老人一摸胡子,切了一声,他骂骂咧咧道:“小少爷、小少爷的,就你这幅小媳妇相,就是狄斯缇愿意,老夫顶多也就让你当个填房丫头!”

他点了点身后的女仆们说道:“还有你们!我警告你们,不准打狄斯缇的主意!那臭小子虽然现在是娘了一点,但除非是像爱丽儿那样的巾帼英雄,否则老夫是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当然,你们要是愿意做小,老夫看在大家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的份上,还是可以答应的……”

老人原本是想吓一吓她们的,可谁料他的话音一落,那些少女居然人人低下了脑袋,个个脸色绯红,那神态代表了什么自然不言自明。

老人瞬间哑然,他痛心疾首地摇头道:“这世道是怎么了?怎么现在的女孩都喜欢那样的娘炮呢?父王啊!你老人家留下的骑士之风如今何在啊!”

就在老人摇头叹气之时,突然,在翡翠之森的方向,一道星光剑气直冲云霄,在那道剑气的四周,空间就如同玻璃一样碎裂了开来,那是某种结界被粉碎的现象,紧接着金、银、碧三色的光芒在剑气下方散发出奇幻的色彩,那形状似乎是东方的符箓阵势。

奇异的景象持续了一会,在西方的天空归于虚无后,翡翠之森的灵气居然一口气稀薄了下来。

老人一眯眼睛,之前还一团和气的表情立刻收敛了起来。

由于两地相距甚远,因此一般人几乎察觉不到这个异变,即使王都中有人看到了这道光芒,在他们眼中也顶多是一道流光冲向夜空罢了,看上去并不稀奇。可在老人的眼中却不是这样,凭借着几近巅峰的【斗气自发】武境,他能感应到了那个传说之地或许发生了些什么。

这下可不妙啊,旁人或许不知,但那个地方可是封存了不得了的东西啊,那东西的价值即使是和先王遗留的那些遗产相比也是只高不低!当年自己年轻气盛曾闯进过月光之兰,所以他是知道的,光是在那里的那位精灵与那头蜃龙就已经够惊人的了,更别提那把圣剑了,如果让这三者再度现世的话,到时只怕整个王都都会因此而震动。

不妙啊,偏偏在这节骨眼上,难道这背后有什么人在策动阴谋?回想这几天,整个王都政坛的诡异动向,这种可能好像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老人心下沉吟不已,但却想不出个头绪来,他是一名出色的骑士、也是政坛上的老人,可也并不是什么都知道的,一人智短、众人智长,这一点老人还是知道的,于是他决定去见一见自己的恩师。

几乎在同时,坐镇在冒险公会的泽芬也感应到了这股异象,她站起身来,打开窗户向翡翠之森望去,那金色的瞳孔中闪烁着一丝莫名的焦虑。

而在弗兰卡商会的私人宅邸内,一名正在浅睡的蓝发青年猛然睁开双眼。

“那个位置是翡翠之森……是那把炎神之剑吗?哼……剑圣……”

 

在王都东南方的溪谷,狄斯缇他们正在彻夜救援,而王都这边则好似一如往常没有什么不同,更远处的水晶矿坑今夜也同样夜沉如水,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眼前是由阴暗转为明亮的森林,诗萝并不像谢尔芬她们一样需要魔力供给才能现界,因此一直都跟在我们的身后,虽说是用飘的,但这并不影响她为我们指路。

沿着艾希尔雪山一直向东,我们慢慢向着翡翠之森的外围走去,一路上虽然有不少魔兽在暗处伺服,但慑于诗萝所释放的魔力,它们都不敢冒然上前。

这倒的是省了我不少功夫,一路上,我向诗萝坦诚了自己的身份,没有一点隐瞒,毕竟现在我和她已经是特殊的契约关系了,彼此间的连系相当于某种程度上的“一心同体”,很多事不需隐瞒,也隐瞒不了。

当然,这些不能说出口,我们都是用心音交谈的。

【主上,非常抱歉。】

【为什么要道歉?】

【主上原本有着第五武境的实力,但是现在因为我寄居剑中,与人交手之际,真气与魔力难免会发生冲突,到时只怕会连累主上无法发挥真实实力。】

【没关系的,我原本就没有魔核,现在有了你,剑上反而能自发魔法,虽然真气运行会有些阻碍,但这一加一减之下,算是正好抵消,况且对上寻常高手,藏实返虚的境界也足够了。所以啊,你就不要老是皱着个眉头,一脸自己是个拖油瓶的表情了,难得的美女不就太浪费了吗?】

【嗯,诗萝必定精进修为,以期能赶上主上的脚步。】

【都说了不必这么死板了,我又不是那种万事只看战力的人。】

【那果然是因为看在我是个美女的面上,所以才特意这么照顾的吗?】

【嗯?为、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根据刚才主上的心情,无奈中还带有三分欢喜,就像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奸商,对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丝邪念……】

【哇!哇!哇——!这种话不用说也行!】

看来心间相连也不全是好处,以后连心里想想的闷骚话都不能说了。

【那要我暂时切断双方的连系吗?】

噗——!这都听得见?

【嗯,是的,听得很明白,要我现在就切断连系吗?】

【……拜托你了。】

心湖微微波动,一种特殊的感觉传来,似乎有一根看不见的细线被掐断了,同时诗萝的声音也从心中消失了。

心有余悸地向诗萝看了一眼,只见她有些坏心眼地向我微微一笑。

……呀嘞、呀嘞,真是不好惹的剑灵小姐。

随着破晓之光渐渐笼罩森林,天色也亮了起来, 这时,身后的咲突然出声道:“为什么你们俩一路都不讲话?你们这样我很无聊哎。”

她打了个哈欠有些不满的说道。

我们出发的时间大概应该是在早间五六点钟的样子,食物与水自然不用担心,但翡翠之森中尚有许多魔兽,因此我们选择在这个魔兽活动还不频繁的时间点出发,一路上我和诗萝一前一后将咲护在中间,按照估算应该能在午前到达王都。

咲因为前一天实在是累坏了,所以这会难免有些疲倦,她顶着两个淡淡的黑眼圈向我们抱怨道:“一大早就把我叫醒,而且这一路走来又没什么新鲜事,源柳皇,我告诉你我现在非常无聊,如果把我惹生气了,你可要负全责啊!”

还要我负全责?你怎么不上天呢!

对于咲喋喋不休又毫不讲道理的抱怨,我直接就送出了一个白眼。

结果,咲根本就没注意到我的抗议,她继续絮絮叨叨地发着牢骚。

“看看咱们昨天的成果,再看看现在,你就一点都不羞愧吗?再不济你也把温蒂尼她们放出来和我聊聊天啊,我还有许多问题想要问她们呢。”

你这简直就是没事找茬!你以为随便掉进个地穴里面就有神策王的遗产了?昨天那情况,完全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现在还真把你的胃口给养刁了,有事没事就想出个特殊任务?

这小妞不会是因为刚起床,所以没睡醒吧?感觉眼前的咲完全变成了一个任性刁蛮的大小姐了。

呃……不对,你本来就是千金大小姐来着。

正吐槽间,身后的咲因为边走边说而一时大意,居然脚下一滑,她整个身子眼看就要摔倒,幸好诗萝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扶助,只见诗萝手上的一部分化为了实体,散发出了星光,那是灵体为了接触实物而进行的转化。

“咲小姐,还请当心一点,晨间的森林露水沾草,不太易于行走,你没有武术根底,所以还是不要说话专心走路比较好。”

“谢谢你,诗萝,我会当心的。”

咲在诗萝的帮助下直起身子,她先向诗萝道谢,然后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那样子仿佛是把一切错都归结到了我的身上,对此我只好一笑了之。

两人一灵再度启程,有了之前的教训,咲倒是老实了许多,百无聊赖之下,她开始对四周东张西望,眼下我们所处的位置还是属于翡翠之森比较靠里面的地方,一般人即使是在冒险士的保护下,也不太容易到达这个位置,所以这里对咲来说还算有点新鲜。

她一边仔细观察着那些植物,一边露出思考的样子,我估计她是在暗记翡翠之森里有哪些东西可用做魔导材料,以备以后制作魔导道具时可以派上用场。

这时,诗萝突然向后方看了看,她向我提醒道:“主上,8点钟方向有两尾岚羽蛇,1点钟方向则有一群磷角兽,要先发制人将它们赶走吗?”

“不用了,以你释放出的魔素,我看它们也不敢冒然袭击过来。”

“遵命。”

“诗萝的灵觉很敏锐呢,那两尾岚羽蛇且不说,但磷角兽群我也是才发现的。”

“主上过奖了,或许是因为此身转化为了灵体,所以我在用灵觉观界方面也变得格外清晰。”

“是这样吗?话说诗萝,那个……”

“是的,有什么事吗?”

“可以的话,能换个称呼吗?主上什么的太古板了。”

“好的,主上想用什么样的称呼呢?请您吩咐。”

“那、那就叫Master吧!”

嘿嘿~~~这个叫法早就想试一试了!

“Master。”

“嗯、嗯。”

“Master?”

“再、再叫一次!”

……有点暗爽呢。

“哎……?是的,Master。”

唔唔唔~~~虽然一时暗爽,但是一直这么叫的话也有点害羞呢,不会太中二了吧?

“怎么了?Master?”

“不!那个还是算了!诗萝你还是叫我主上吧。”

“……嗯?是的,属下明白了。”

不好不好,我明明就已经从【不死鸟之炎】那里脱团了,怎么又重操旧业了呢?

既然已经决定过上普通人的退隐生活了,就不能太引人注目,被人当众叫“Master”什么的听上去就超有逼格好不好?

算了算了,我还是低调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