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月色深沉的森林里,似乎周围都被蒙上了一层黑色的纱布,已经半数凋零的树林在这层黑纱下显得更加阴冷,唯有眼前的篝火散发出一丝温度。

我和诗萝就这么坐在静静燃烧的火堆前,两人一时无语。

手中转动着木棍,不时地拨动一下火堆,让它不至于熄灭,脑子里虽然有些问题想要问诗萝,但耐不住那件敞开大面积胸部的礼服实在是太过诱人,我那管不住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就往那上面飘去,而诗萝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邪恶的视线,既没有冷眼相向,也没有娇羞的斥责,她就这么大大方方地任由我偷窥着。

完全没有任何欢乐事件的前兆,诗萝小姐你哪怕骂我两句也行啊,现在这种任君观看的态度是要闹哪样,这让我之后怎么发挥?中间完全没有插旗的机会嘛!

你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一切皆为主人奉上的泛用型无台词NPC女仆?

咦?话说我什么时候变成这种偷窥了别人还希望别人骂自己的抖M了?我的性癖很正常好吧!

想到这里,我顿感无趣,慢悠悠地将眼光收了回来,这次是真的开始认认真真百无聊赖地拨动起了篝火。

过了一会,诗萝突然转过头向我问道:“已经看够了吗?”

哎?你原来是知道的吗?!

心中微微一惊,生怕她生气,我正想着解释一下,却听这位近在咫尺的美丽剑灵继续说道:“没关系的,反正这身体也没有实体,如果只是光看的话,我非常乐意满足主上的淫欲。”

“淫……诗萝小姐!”

“是,我在这里,主上,是要继续视奸属下的胸部吗?”

“噗——!视、视奸?不,那啥,我其实是没那个意思的。”

“作为人生前辈,我觉得这是男性正常生理现象,哪怕主上就这么就地O奸了我,也不是什么好害羞的事,你看,毕竟作为主人的发泄道具也是契约者的义务。”

“我真的就是看了看你的胸部,没别的意思!”

“也就是想要我用胸部帮主上你O交咯?”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诗萝大人请你不要再这样冷嘲热讽我了。”

求你不要一直说一些简单暴力的单词了!你一副身心皆奉献的含笑表情,但眼睛里却根本连一点笑意也没有啊!

心中汗如雨下,连忙向她低头认错,诗萝则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没有一丝动摇。

真是服了,诗萝虽然看上去很好说话,但实际上性格却相当刚烈。她现在这副稳如静海的样子反而让我招架不住!看来以后还是少触她霉头比较好。

像她这种类型,平时不怎么发火,可一旦生气,肯定就是惊天动地、山崩地裂。

就在我一番几乎都要跪下来求情的道歉后,诗萝终于再度沉默了下来,她望着篝火有些出神,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空气中有一点,不,应该是相当的尴尬。

为了缓和这种尴尬,我想了想,终于还是抛出了之前一直在脑子想的问题,这种时候甭管是什么话题,有总比没有强。

不要吐槽我这是低情商,谁叫我是人形背景呢?像那种起死回生的搭话技巧根本就没机会掌握好吧!

不过,事后据我了解,那时诗萝倒是没有特别生气,她只是比较不喜欢这方面的事情而已。但仔细想想,不怎么生气就已经是这种气场了,要是真惹她生气了……

呃……以后在诗萝面前还是尽量正经一点吧,看她的视线就用向上30度的视角好了。

话题回到正题,对于那把封存在【月光之兰】湖底的圣剑,我其实一直都怀疑那也是神策王留下的遗产的,于是我向她问道:“诗萝,关于被盗走的那把圣剑,你能详细跟我说说吗?当然,如果是涉及到与前代契约者的秘密,你不回答也没关系。”

“不,您多虑了,主上。先代大人并没有要特别交代过要隐瞒圣剑的事,只要是您的问题,属下都会一一如实回答。那么,要从哪里说起呢……”

说到这里诗萝停顿了一下,她低下头思考了起来,我知道她是在整理思绪,于是别有用心的提示道:“就先说说诗萝的先代契约者吧?”

“先代大人吗?”

“嗯,诗萝的先代契约者是个怎么样的人呢?该不会是这个露德兰的建国者吧?”

用半开玩笑的口吻向诗萝问道,可正当她要回答时,一个意外的声音在我们的意识之间响起。

“不是哦,在这个【月光之兰】封存下圣剑的人并不是老主人。”

是谢尔芬的声音!

随着那声音,放在怀里的菱形水晶放出一道碧绿色的光芒,接着,谢尔芬就这么从水晶里飞了出来,她一个盘旋顺势坐到了我的肩膀上。

小小的金发妖精用手顺了顺落在肩上的金色马尾,然后向诗萝看去,那目光似乎有些敌意。

同为我在一天内签下契约的两位精灵就这样的一个夜晚里见面了。

 

看着风之妖精如此突然的出现,诗萝明显有那么一瞬的愣神,接着她同样露出了明显带有敌意的眼神,看向坐在我肩膀的小公主。

她们互相对视着,那僵持的气氛让我有种非常不妙的感觉,一瞬间似乎都看到了空气中电流交击的画面。

什么情况?你们应该没有见过面吧,为什么会搞出一副仇人见面的气氛来?话说从身体构造来说你们应该属于同种来着吧,有必要这么剑拔弩张吗?

难道是因为我同时和两个高位存在签了下契约,所以你们身为契约者看对方不顺眼,互相吃醋?

哈哈!别闹了,我又不是勇者,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传说在露德兰还没有建立前,北方平原曾有一位仅靠一人之力就击退了外族入侵的英雄,当时由东方而来的侵略者们消灭了许多城市与部族,整个北方平原陷入了空前的危机,但是在这时却有一位平民少年站了出来,那人有着诸神都赞赏的毅力,在通过了一系列非人的试练后,少年终于从炎之女神那里得到了一把宝剑,那把宝剑有着足以能够劈开山岳大海的魔力,少年用它弥平了兵祸,但却没有接受任何赏赐,就这么带着那把宝剑离开了人们的视线。有人说少年沉溺于宝剑的力量而不可自拔,最终坠入魔道,为了不伤及无辜,他守着最后一丝良知选择了遁世隐居;有人说少年为了归还宝剑而踏上了寻找女神的旅程;也有人说少年之所以离开,是因为不想各个部族为了争夺这把威力无穷的宝剑而再起战火。在那个年代,诸说纷纭、莫衷一是,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在那之后那名少年再也没有于历史的舞台上出现过。但人们并不知道,其实那名少年并未离开这片土地,他将宝剑带到了被称为【翡翠之森】的地方,凭借着森林中央那片能够藏纳灵气的湖泊,他将宝剑封存于此。随着岁月的流逝,人们逐渐遗忘了英雄,那篇传奇的史诗也被多处篡改,最终昔日的英雄终归无名,只剩下圣剑的传说依稀为人所知,而翡翠之森的灵气则日复一日渐渐浓郁。这便是日后流传于世的【圣剑】传说的原貌。”

正当我这边百思不解的时候,谢尔芬那头却已经自说自话地讲起了故事,她看似无意地憋了一眼诗萝,继续说道:“后来露德兰王国建立,国王大人是个才智无双却又生性游荡的主,他天生就对历史故事与传说游记有着极大的兴趣,在查阅了许多事典后,他终于渐渐将这个故事还原,于是国王大人兴冲冲的造访了之后被某个精灵王族取名为【月光之兰】的湖泊,可在那里他并没有见到所谓的圣剑,反而邂逅了一名美丽绝伦的守护精灵。”

说到这里,谢尔芬再度停下话头,她伸了伸懒腰,看似慵懒却语带锐利地向诗萝问道:“不知道我说的对吗?固守圣剑的花之精灵小姐?。”

面对谢尔芬暗带挑衅的提问,诗萝面如止水,她看着金发的妖精用不紧不慢地语速回答道:“啊……说起来确实是有这么一个自大的家伙呢,好像是个想要拔出炎神大人所铸造的宝剑并将之收为藏品的人类。”

诗萝这时的神情就好像在说一个不值一提的人物一样,就连原本身处事外的我也能清楚感觉到她语气里的鄙夷。

由于那个神情实在是太过传神,以至于暗地里与她争锋相对的谢尔芬直接就是面色一沉。

但诗萝的话还远远没有结束,只见她无视谢尔芬陡然一跳的眉头,继续补刀说道:“因为那混蛋私心过重,所以并未通过先代大人留下的试练,而且之后又对我动手动脚,于是让我叫小绯疼扁了他一顿,最后一脚把他给踢出了翡翠森林。谁知道那家伙极为不要脸皮,之后又在这附近建造了一个藏污纳垢的秘密工坊,隔三差五就来跑来湖边骚扰,真是让人头疼至极。”

“混……蛋?藏污纳垢!?”

毫无疑问,“污垢”指的就是那些神策王引以为傲的魔导傀儡。自己前主人的得意之作被这么说了,岂有忍耐之理?

面对诗萝毫不留情的讥讽,谢尔芬几乎都要三尸暴走了,她强忍着怒火发出“哦呵呵”的尖锐笑声。

两个人都散发出暴风雨前宁静般的气息,她们互相凝视着,仿佛下一刻就要刀剑相向。

不要这样!求你们不要这样啊——!看你们的架势,一旦打起来,那就绝对不是什么后宫漫画的欢乐小闹剧,而是货真价实的腥风血雨,这种场面你们让我怎么收拾?

话说小绯是谁?难道是那头霞楼炎蜃?那头蜃龙起码得有百来岁了吧?诗萝小姐你居然叫人家小绯?那你到底几岁?!

“我好声好气地和你说话,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啊!当初老主人可是为了把你从束缚中解放出来,才厚着脸皮缠着你的,这么多年来被圣剑上的炎之神气影响,你的灵魂早就千疮百孔了吧?虽然实力上不会有影响,但要真这么下去,你迟早会落得个死后直接灰飞烟灭的下场!就算你不领情,说话就不能客气一点吗?”

“不必要的多管闲事!还是说你们妖精族和契约者结缘后,会希望主动解除契约吗?那我可真是要发笑了,居然这么轻视一度缔结下的契约,风之妖精都是一些墙头草吗?”

“什、什么?!居然说我是墙头草?哇啊啊!气死我了!少在那里摆出一副‘我的先代主人是个好人’的模样了,你以为你那个前主人是什么好货吗?明知镇压那把圣剑会让人灵魂受损,还让你一个木属性的精灵帮着看顾,这不摆明着是让你魂飞魄散吗?!等你寿命耗尽时,我看你还怎么回归命运之神的怀抱!”

“心有所系,义无反顾!灵魂损耗有什么样的下场,我早在最初缔下契约时就已经有所觉悟了。先代大人更不是你能置喙的英雄!岂是你那个无节操的流氓主人可比的?”

“流氓?!咕咕咕……”

谢尔芬先是瞪大了双眼,然后嘴角一抽,那样子明显是被嘲讽得无话可说了,她咬着牙怒气冲天,喉咙里发出了如同恶犬般的低吠声,我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她额头上已经爆出了青筋,虽说她之前一副无所谓与前主人契约的样子,但毕竟是曾经一度签下契约的主人,怎么可能不重视?

而诗萝这边也完全没有就此打住的想法,她以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看着谢尔芬,好像刚才的话是天经地义一般,自己根本就连一点错也没有。这么看来就对于自己前主人的事来说,这边也是一点也不容许别人玷污。

完了,彻底完了!这是谈崩了的架势啊……

你们要是当场打起架来,是要我怎么办?

之前还幻想着多了几个妹子可以攻略,谁知道居然是修罗场路线,这好端端的怎么就吵起来了呢?

她们相互瞪着对方,随着视线的交锋,空气中魔力的浓度不断攀升。

哎?什么!你们还真打算就这么打起来啊?还把不把我这“现”主人放在眼里了?!

尽管心中反复吐槽,但是我却没有勇气上前劝架。

一时间,风雨欲来,气氛骤紧,只有一旁的咲还在那里迷迷糊糊地做着春秋大梦。

“嘿嘿嘿,魔法道具、魔导傀儡、工坊迷宫,呼喵、呼喵……这些全都是我的!”

……咲,你这是心有多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