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哇哇,沙、沙拉曼。”

“大笨蛋,你太心急了。”

眼见同伴坠落,剩下的那两个小黑影再也顾不上对我发动攻击,它们急忙降下身形飞了下来。

但我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反手抽出剑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准它们迅速的敲打了过去。总觉得这三个不知底细的家伙不是什么坏人,因此多少有些手下留情。

啪、啪。

“好疼!”

“啊唔……”

一击得手,那两个细小身影也一起掉落到了地面。

哟西,趁胜追击!把它们都抓起来的话,接下来的路途多少应该会顺利一些吧,毕竟从刚才的对话来看,它们八成是类似这个迷宫的守护者之类的存在。

正准备打算一口气搞定战局的时候,那三个光点中的蓝色光影却突然发出了强烈的光芒。

“哎咿!”

伴随着可爱的声音,一阵白色的水雾瞬间爆发。

糟,大意了。

身体向后轻跃数步,但却没有迎来想象中的突袭。

水雾中,传来那胆小的声音:“沙拉曼、谢尔芬,我们打不过他的,还是先逃走吧。”

“嗯,也好,温蒂尼,和我一起背起沙拉曼,我们撤退。”

“我、我还能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们这是战略性撤退总行了吧?”

“唔唔唔……”

一片朦胧中,可以清晰的看见红、绿、蓝三色的光芒向远处遁去。

白痴吗?难得的烟雾弹,居然还特意把自己的位置暴露给敌人?果然这三个家伙是笨蛋呢。

这次根本就不用剑刃,只是有些恶作剧的将左手比做手枪的样子,向那三个很亲切地标出自己位置的目标射出三道剑气。

砰、砰、砰!

“哎哟!怎么又来了?!而且这次居然是臀部?H!色狼!”

“卑、卑……鄙……”

“呜呜呜,要是被打成了笨蛋怎么办……”

三种色彩的光点再次落地,周围的水雾渐渐散去,与此同时,周围的树人和石像怪也停下了动作,而那些水精灵则像是被溶解了史莱姆一样消失在了水面,可以确认它们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有些好笑地走进那三个小笨蛋,打算将它们生擒,却不料那个蓝色光点却自投罗网的拦在了我面前。

“住手,请不要对我的同伴出手!”

流光的轨迹下闪烁着一阵雪花般的星光,它,不,应该说是“她”,停留在了离我不远处的空中。

之前包围着她的朦胧光芒渐渐消失,那个小小的身形露出真容,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袖珍版的女孩子,她的个头只有手掌大小,却套着一件宽大的长袖舞袍,因为这个反差使得原本就很小巧的体形显得更加惹人怜爱,她有着一头蓝色的披肩长发,在那之下的是精致犹如玩偶的可爱容貌,而在她的背后则长着一对透明的昆虫羽翼。

咦,居然是妖精?

我稍稍吃了一惊,而身后的咲瞪更是大了眼睛,她小跑着凑了过来。

所谓妖精,是一种带翼种族,其数量非常稀少,几乎不会出现在人前,他们喜爱亲近其他种族的小孩。据说他们是于圣树【龙格维】花朵中诞生的神之使者,能够听到【神旨】。

眼前的小妖精捂着脑袋有些胆怯地挡在了我面前,似乎是因为之前被我连续敲打了两下,她这时有些害怕地看着我们。

视线向后瞄去,只见此时另外的两个光点也露出了真容,红色的光芒下是一名扎着马尾辫的红发少女、绿色的光芒下则是一名双马尾的金发小姐,她们同样穿着宽大的长袖舞袍,只是款式稍有不同,红发少女身上的舞袍更为紧身一些,看起来有点像是战斗服,而金发少女的舞袍则更像是贵族晚礼服一样。

她们两人一个揉着屁股勉强站着,而另一个则晕倒在地,那名红发少女的双眼已经成了两个蚊香圈,头上几乎可以看到星星在打转。

咲相当好奇地围着那个蓝发的小妖精打转,一脸发现了新大陆的表情,根本不顾对方已经被吓得瑟瑟发抖。

“快看快看!源柳皇你快看,是妖精哎!而且还是活生生的妖精哎!”

她一边用手拍打着我的肩膀,一边对小妖精动手动脚。

什么叫活生生的妖精?你难道还见过妖精的标本吗?丫的就不怕被大陆妖精协会声讨吗?!

“呐呐呐!我说你难道是水属性的妖精吗?那个光芒是怎么发出来的?还有你平时是怎么维持生命的?吃东西?还是摄取魔素?”

无视我送出的白眼,咲继续着她的痴汉行为。

“呀!你你你要干什么?请不不要乱摸我呀!”

“嘿嘿嘿,有关系嘛?摸一下又不会少一块肉,这么细小的翅膀居然能支撑身体飞行,到底是什么原理呢?叽噜哩(擦口水)……”

“不要!我不要这样啦,你快放开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啊!”

“咕嘿嘿,就算你叫破喉咙也没人会来帮你的……”

“呜呜呜……谁来救救我呀……”

“哈——哈——哈——不要再挣扎了,让姐姐我好好地研究一下你吧!”

喂!不要发出这种不成体统的喘气声好不好?你是发情的中年大叔吗?!

咲双眼通红地盯着蓝发的小妖精,她一脸荡漾地抚摸着小妖精的身体,就差脸没贴上去了,那样子简直就是名副其实的变态,换在现代社会毫无疑问肯定是那种被抓住后直接蹲监狱的犯罪者。

“还不给我住手!”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我直接一个手刀向咲的脑袋打了下去。

“好疼!”

毫无防备被我一刀劈中的咲疼得蹲了下去。

而另一方面,那个被骚扰得哭了出来的小妖精见状连忙飞到了我身后,她将整个身体藏了起来,只露出一个脑袋。

“呜呜呜……”

她哭丧着脸,用手抓住我的肩头,害怕得不敢再看咲一眼,为了安慰她,我只好用手指轻轻地抚摸她的脑袋。

看来和眼前的这个“大变态”比起来,还是和她们战斗过的我比较让人放心一点。

好不容易才平抚了小妖精的情绪,那边咲也重新站了起来,她带着抱怨的眼神看着我,因为多少也有些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所以这时咲倒是很罕见的没有向我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