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了这次袭击,之后的路程就平安多了……虽然我很想这么说,但事实却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就像是开启了某种开关一样,迷宫里的各种陷阱、机关开始隔三差五向我们袭来。这其中包括:触动式的地面枪阵、从天而降的大刀巨斧、就像是触手Play一样的妖异树枝以及藏在地板下充满能够溶解衣服的液体陷阱(可惜咲没掉下去╯▽╰)。

除此之外,出现在我们眼前的迷宫居民更是层出不穷,像什么突然从墙壁里衍生出来的树人、前一刻还静止不动的石像怪、躲在水塘里的水精灵之类的自然系魔兽,这些都已经不知道被我击退了几波了。

它们的强度并不高,但那个出现的频率实在是有够烦人的,频频出现后确实也让人有些措手不及,但绝不到危险生命的程度,托他们的福,咲大小姐这一路上都没怎么无聊,仗着有我保护,她不时的对那些魔兽和陷阱评头论足,偶尔有什么新鲜事物,还会跑过去研究一下,全然不顾我累得气喘吁吁。

有好几次我都忍不住吐槽了,但是咲是不会管我这些抱怨的,她一如既往的我行我素,甚至在我看来在那之上还多了些任性,难道经过这次生死劫难让你放飞自我了?

拜托,我们这可是在逃生哎,你以为是在远足吗,还有没有一点自觉了?!

而且在这个迷宫行进了一段时间后,有些地方着实让我颇为纳闷,眼前的这些障碍,不管是那些陷阱机关还是野生魔兽,数量虽多但就危险性来说委实是上不了台面,若说这是这个迷宫的自我防卫机能,实在是太没威胁了,在我看来这些行为比起袭击来更像是恶作剧,而且攻过来的魔法其实也没有什么威力,要论危险的程度,这里和巴哲尔迷宫相比,简直就像是在过家家。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这个入口的迷宫只是一个摆设?还是因为我们并不是从入口进来的?

不过现在的我并没有功夫细想这些,为了应付那些小学生级别的陷阱已经够烦的了,顺手一个横斩,将一头刚要从树墙冒头的树人拦腰斩断。

不管是树人也好、石像怪也好,都是没有太高智能的种族,自然系魔兽顾名思义,全都是由自然坏境衍生的生命物种,它们依附着诞生自己的坏境而生活,基本不会踏出那里,因为不具备语言能力与复杂的思考能力,所以相比其他魔兽,它们相对安全,就好比是素食动物与食肉动物之间的区别。

麻烦了,虽说就这么一路平碾过去并不是什么问题,但是实在是太耗精神了,果然还是直接把这里的中枢系统给破坏了吧,反正神策王陛下的心血什么的,和我可是完全没有关系,就算防卫秘密工坊的迷宫被摧毁,又关我什么事。

嗯,倒是那头躲在潭底的吞雷魔蛟有点麻烦,让它逃出这个地穴,八成会到处作乱吧,毕竟被镇封了近百年,怨气肯定不小,不趁机兴风作浪发泄一番才有怪呢,要不找个机会打晕咲回头宰了它?

不,等一等!要是这里的秘密一旦被发现,那圆桌议会那帮山寨王前辈的孝子贤孙还不为了那五套神武铠打破头了?这样,整个王都岂不是有可能再次上演一次王都内乱?!

呃……还是算了吧,这地方的秘密还是不要曝光的好。

既然不能暴力拆迁,那么只有一步一步跳格子了,就是不知道等走出这个迷宫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源柳皇!”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尖叫,急忙回过头,却已经不见了咲的踪影,只见身后的草地一片空荡荡的。

“你在看哪里啊,我在上边啊!上边啊!别愣着,快救我呀!”

寻声抬头,只见咲正被数根蠕动的树枝绑住给吊到了半空,她整个人连手带腰被捆卷,那个样子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是名副其实的捆绑Play,咲拼命地按住裙子,向我大声求救。

那些带有花蕾的黄色树枝缠绕着咲的四肢,迫使咲摆出了一种非常惹人遐想的姿势,而其尖端部分则像是手法娴熟的痴汉,很快的就悄悄探入了咲的衣服,她那纤细的腰部,还有那有点遗憾的胸部这时已经半露了出来,白皙的肌肤暴露在了空气中,由于捆绑得有些紧,因此这让咲的脸色有些潮红,那个样子有点色情呢,简直像是被凌辱的魔法少女在诱惑我一样。

……咳!我这是在想什么呢?怎么脑洞又开了?!

真是的,谁叫你一看到未知的东西就老是东摸西抓的,以为走在我后面就很安全了?剑气感应虽然可以感知所有剑气圈里的生物,但我总不能一概而论全部防范吧?你就给我惹祸吧!到头来还不得我来救你?

脚尖一点地面,正当纵身准备跳起时,眼前的大小姐却又大叫了起来——

“你现在别看我!哎呀!我的裙子!讨、讨厌,不要碰奇怪的地方啊……喂!源柳皇你不要转过头去呀!救我啊——!”

喂!你到底要哪样?!又让我看你,又让我别看的。

那些树枝源于一棵高出迷宫墙壁的大树,它位于我们隔壁,树冠部分却探过了这边的树墙。用剑气斩断那些“好色”的树枝,一把抱住咲落回原地。

“呼、呼、呼……”

咲用手死死抓住自己的衣领,一脸受到了极大屈辱的样子,过了一会,她抬起头,用凶恶的眼神瞪向我。

“知道了、知道了,我什么也没看见总行了吧?”

摊开双手,我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你以为这趟地底之旅你暴露给我的羞耻点还少吗?

再度整理好心情(当然,还有衣服)的咲站了起来,她这次再也不敢乱来了,乖乖抓着我的衣服跟在身后,咲一副幼稚园小朋友拉着家长的样子,就在这时,一阵窃窃私语的声音在不远处的花丛那里传来,那并不像是野兽或是草木精怪的低鸣吼声,而是类似人类语言的声音。

咲悄悄地点了点我,但我示意她不要打草惊蛇。

稍稍又向前走了一段路,妨碍的机关再度出现,这次出现的是一组等人高的石像傀儡,伴随它们袭来的还有一处触发式的地坑,里面依然是让哭笑不得的恶作剧陷阱。

轻松解决了这些后,那个声音又再次出现,竖起耳朵倾听,那些声音似乎离得更近了些,而且明显有些焦急。

如此这般,连续捣毁了三次障碍,暗中分布的剑气就像是捕捉野兽的绳索那样一点点向那个声音的来源慢慢收紧,就在第五次再次解决了一堆溶解性史莱姆后,剑气精准无比地锁定了目标,我猛然转过身向身后一处花丛喝道:“给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