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咲的嘲讽我憋了半天话也找不到借口解释,只好扯开话题向她问道:“那么说来,你可以确定这里是神策王的魔导工坊了?”

“差不多吧,虽说也有可能是五旗封印某种危险存在的可能,但就这规模和手笔,五旗要有这能耐,也不至于被图那德爷爷他们打得大败了。”

“那也有可能是五旗在战败后,一些残党逃到这里为企图东山再起准备的东西啊?”

我有些不服气地再次提出疑问,但面对我的问题,咲她只是竖起一根手指,胸有成竹地回答道:“不可能的,五旗全是专司战斗的家族,根本没有这种技术。先王在世时就规定在十二王室中每个家族各司其职,绝无一族兼顾两者的道理。只有坐上王位的那个人才有权利浏览所有的技术。”

“听你对王室秘闻如此耳熟能详,只怕令堂的家族就是专司记录的吧?”

“哼哼,这次你倒是挺聪明的嘛。”

“那么说来我猜对了?”

“嗯,北条家确实是专司记录的一族,不过在我母亲那一代因为没有男子继承家主之位,所以已经算的上是合族退隐了。传说神策王陛下神思清明、才智无双,常常会制作出一些超脱世人常识的魔导道具,之前在外面看到那些刻在玄钢上的王室密文时,我多少就有些猜测了,现在又有五旗封印为证,基本可以确定这里就是先王陛下所建造的秘密工坊。不过我还是有些疑问……”

“哦?什么疑问?”

面对我的问题,咲罕见的有些迟疑,她踌躇了片刻,然后就这么盯着我看了一会,那带着审视意味的直愣愣眼神委实让我有些不适应。

啊勒?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你的疑问难道跟我有什么关系吗?难道说你猜出了我穿越者的身份?

怎么可能?这种毫无剧情铺垫的发展,根本就毫无道理嘛!哪有没有证据就直接指定犯人的发展,就算这本书不是推理小说,也没可能发生这种事情的啊。

不过等等,就我以往那种大大咧咧、自作聪明的行事风格,在不知不觉中暴露身份的可能性好像也不是没有啊……

哎呀!话说我原本智力就不足啊!

“咲小姐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关于魔导学的问题我可是门外汉啊……”

不知不觉间就用上了敬称,或许是因为心虚的关系,脸上甚至留下了冷汗。

“源先生你是教国人吧?”

她风马牛不相及地问了一句,这种诡异的展开更让我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但我又不能不回答她的问题。

“是的,虽然我有东方诸国的血统,但是从小就在教国长大……”

那张假冒险士证明上的资料是这么写的吧?我没搞错吧?!

“哦……?那我可就要恭喜你了。”

恭喜我?恭喜什么?你这对话前后完全联系不起来啊!

看到我一脸的莫名其妙,咲移开视线,有意无意地玩弄起了自己的发梢,她看似不在意地说道:“我想你可能不知道,但是在这个露德兰王国有着这样一个传说哦?在先代圣王神策王陛下去世前夕,曾召集重臣宣布自己在王都安利夏穆的‘某处’留下了一笔遗产,那笔遗产据说拥有可以匹敌一国的力量,陛下他这样说道:‘朕观诸王子各有所长,皆可承接大位,然守成有余,进取不足,才满而器溢,是为无有王器。今日留此遗泽,日后社稷若有倾覆,凭此可相安也。然,国家太平时,持国者气量不足,亦不可善动也。’陛下在位时发明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其中不乏威力巨大的兵器,他在离世前很是忧心这些东西会引发争端,因此虽然留下了关于遗产的遗嘱,却也阻止后人擅自开启,但多年后,第二代的露德兰王室还是因为那些遗产而爆发了内战……”

咲停下话头,再度看向我,而我则接上她的话头说道:“这便是二十年前圆桌内乱爆发的导火索吧?这件事我知道,狄斯缇也跟我说过,然后呢,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该不会告诉我这里就是那个遗产的所在地吧?”

别开玩笑了!这还得了?随便掉下一个地穴,居然就掉进了这个北方国度的事件中心?难道在勇者离开这个世界后,世界线的主轴终于转到我这边了?!

我这是该高兴呢?还是该骂娘呢?

但下一刻,咲很轻易的就扑灭了我那微微骚动的内心。

“不是哦?先王留下的遗产并不在这里哦。”

咲一甩发梢,转过身走到那五块岩石的面前,她背对着我说道:“上面那些故事说到底只是民间流传的删减版本而已,其实先王驾崩前所留下的遗诏中还有这样一段内容——‘朕行国五十又三年,自忖奇缘无数、得惠众多,功法宝器如恒河沙数,今留世者有七,皆朕之心血,此为不可传世之秘,除前诏所提者,纵吾子吾孙亦不可得,此七者日后自有有缘者得之。若有人得此机缘,则王室当视其为朕之同胞,当以礼相待,敬之重之。若可,则迎入王室,称位登王亦非不可!然,若得此机缘者,为虎狼之徒,则必倾全国之力以灭之!慎之、慎之!’”

当咲说完这段话后,我瞬间就毛骨悚然!

这山寨王还真不是盖的,他来这么一手,岂不是把日后可能出现的穿越者同行给强行绑上了自家战车?至于得到他遗产的人到底是不是好人,要怎么解读还不是圆桌议会说了算?我才不信那些王室成员会老老实实的遵守神策王那道颇有深意的旨意呢!

这时,我就突然想到之前逛安利夏穆时遇到种种不和谐的地方,诸葛武侯的雕像、刻有英文的方尖碑还有那座位于王都城西灵力异常浓郁的【翡翠之森】,难不成那些都和神策王的遗产有关?

“咲,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这些可都是王室的秘密啊?你该不会是想……”

我战战兢兢地向咲提问,生怕她下一刻就一口咬定我就是那个神策王指定的“有缘人”。

“源先生你流了好多汗啊~?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咲凑到我面前,答非所问的说道,她从斜下方打量着我。

喂——你别这样盯着我啊!我可不想惹上麻烦啊!话说你为什么突然满怀敬意的叫我源先生?跟之前一样直呼其名不好吗?

就在我快要绷不住的时候,咲突然大笑起来。

“噗!哈哈哈……源柳皇你干嘛这么紧张?你担心我会说你就是那个先王陛下所说的有缘人吗?放心啦,就你那个凡事留三分又自作聪明的行事风格怎么可能是陛下指定的继承者呢?我就是想逗逗你而已啦~”

愣了一会,我就这么目瞪口呆地看着在原地忍俊不禁的咲,心中恼羞成怒的同时,又莫名地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