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让你小心别伤了它们了!”

咲跳着脚指着我鼻子,恼怒非常,她现在这个样子简直就像是变成了一个不讲道理的幼稚园小女孩。但是我才没功夫应付乳臭未干的小鬼,我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耸了耸肩膀解释道:“啊~抱歉,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你看都是因为对手实在是太强了,所以我才会没有这个余力嘛~☆”

“少说谎了!你说话连星号都带出来了啦!我都那样叮嘱你了!”

“哎~~~?我可是经历了一番苦战啊,你这也太强人所难了~”

“什么强人所难,你明明就有这个实力的说!别也为我是外行人就看不出来!哪会有身上一点伤都没有的苦战!”

“别这么大惊小怪的,真真正正的战斗可是瞬息万变的,刚才的情况我也是蛮危险的,嗯,没错,相当危险,呀~~~差点小命就没了呢(棒读)。”

“唔吱!欺负我不懂战斗就满嘴胡说八道,你个没心没肺的黑心冒险士——”

“喂喂喂,身为王都三大商会的大小姐,麻烦你能不能别发出这种丢人的助声词?又不是猴子,都不嫌丢人吗?况且那边不是还剩下三台吗,我觉得我有好好完成大小姐你的委托哦?”

话说你这句话有语病啊,都没心没肺了,哪来的黑心?果然是因为涉及自己心爱的东西,所以连带着你那引以为豪的智商也下降了吗?

她挥舞着手臂,一副气呼呼的模样,让人有种不经想要戏耍她一下的感觉,于是——

“啊~对了,为了避免这些魔导傀儡再次行动,我觉得我还把它们彻底毁掉比较好。”

“哇啊啊啊——!千万不要啊!”

话音刚落,咲就拦住了举步欲走的我,她神情紧张地将那三台超负荷的“扎古”护在身后,就像是在保护一群自己孩子的母亲。

“……”

“……”

丝毫没有察觉到我向她投去戏谑的眼神,咲就这样万分警戒的和我僵持了起来,过了片刻,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咲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那啥,其实我是逗咲你玩的。”

“唔唔唔……虽然是真相,但是你别说出来啊!啊……真是的,为什么我老是一扯上魔导道具就会变成这样,真是讨厌……”

忍着笑意,看着眼前因为害羞而变得有些手足无措的咲,没来由的就觉得很愉快,这种相处方式,莫名的有些熟悉。

是了,在不久之前,还和怜月、弥蕾尤她们这么打闹呢,那段日子虽然不长却非常开心。也不知那两个小丫头现在过得好不好?等和咲一起脱困后,再去看看她们吧。

一想这里,我于是就向咲问道:“对了,咲,怜月和弥蕾尤现在过得还好吗?”

“怜月和弥蕾尤?放心,她们过得很好。”

咲捂着脸向我看了一眼,她整理了一下情绪再次冷静了下来,只见她悄悄移动了一下挡在魔导傀儡前的脚步,将我的视线挡住,对于她那点害怕我声东击西破坏傀儡的小心思,我是根本懒得理会,只是给了她一个白眼等着她说明。

过了一会,见我真的没有毁掉她那些宝贝的打算,咲这才舒了一口气继续回答道:“哥哥已经把她们送回赫兹家了。赫兹爷爷相当高兴,他不但将弥蕾尤正式接入了自己的别馆,而且连怜月也一起留下了。”

“是吗,那样就好。”

“你好像很关心她们两人呢?”

咲有些好奇地看向我。

拜托!你那一副好像我很冷血无情的表情是怎么回事,那两个小丫头可是我一手救下的,也不想想是谁一路跟她们朝夕相处的?要不是我身上还背着帮助教国公主私奔的案子以至于没个地方落脚,说不定就算要我一直照顾她们到成人也不是没可能的 ……嗯,大概!

“赫兹家不介意弥蕾尤是私奔所生的孩子吗?”

“没有哦,毕竟赫兹家只有小赫兹叔叔一个直系继承者,若是弥蕾尤不出现,就会由其他旁系亲属继承家主的位置。所以当我和哥哥将弥蕾尤带到赫兹爷爷面前的那一刻,他几乎是喜极而泣,他并没有介意弥蕾尤是小赫兹叔叔私奔所生的女儿,我想能在有生之年见到自己的孙女,甚至能从弥蕾尤的身上见到小赫兹叔叔的影子,他已经没这么介怀了。”

“是吗……”

那我就放心了,看来不管是出于家族利益的考量,还是从感情的角度来说,那两个小丫头日后都不用我担心了,等这次任务结束了就去看看她们吧。

“源柳皇你笑得猥琐呢……”

“哈?瞎说什么呢?我这正气凛然的样子哪点猥琐了?”

“哪点猥琐?当然是全部了!你该不会有恋童癖吧?!”

“你才萝莉控呢!”

“哇——!离我远一点,死变态!”

死、死变态!?喂!你这已经是掉进地穴以来已经第二次骂我是死变态了!小心我真的一剑把你身后那些宝贝给劈烂了!

“机体损伤超过70%,战术程式无法续行,近战模式出现故障,判断警备任务不能执行,启动紧急模式。”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电子合成音似的声音。

我和咲顾不得再继续打闹,急忙向那三台瘫痪的傀儡看去,只见红色的圆形光点在它们头部不停闪烁,渐渐的那光芒转为蓝色,它们体内发出一阵阵机关转动的声音。

“警告在场人员,歼灭模式即将启动,无意试练者、不想死亡者,请立刻离开该领域。重复,歼灭模式即将启动,无意试练者、不想死亡者,请立刻离开该领域。出力限制即将解除、三连星系统开始启动,倒数计时——Ten、nine、eight、seven……”

三连星?丫的神策王居然还是个高达迷?

心中呆然的同时,那三台傀儡已经开始了变形,自它们的核心处爆发出一阵魔力的波动,绿色的盔甲不知出于何种原理居然开始变色,黑与紫的颜色慢慢从内部开始侵染开来,不消一会,那三台傀儡就从“扎古”变成了“大魔”。

“三连星系统开启完毕,开始执行歼灭模式,当前领域尚存人形目标两名,最后警告,无意试练者、不想死亡者,请立刻离开该领域。”

它们站起身来,将手中的战斧一个倒转,用斧柄对准了我们,咔嚓一声,一个形似手枪把手的黑柄从战斧中央的斧柄弹了出来,它们一把握住那个把手,那个握法让我相当熟悉。

这该不会是火箭炮吧?!怎么会有这种事?坑爹呢——!

还来不及惊讶,身旁的大小姐已经兴奋地连连拍打着我的肩膀说道:“快看快看!源柳皇你快看啊!那些魔导傀儡居然变形了!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简直就是太神奇了!还有那个武器究竟会有怎么样的威力呢?啊啊啊!忍不住了,真想现在就把它们给分解了!”

完了!咲大小姐算是彻底智商归零了,面对这样的变故,你居然还在纠结这个么?!

不,或许也不能这说,从某种的角度来说,身处危机还惦记着该怎么拆掉眼前的敌人,大小姐你也算是奇人了!

向前一步挡在咲的身前,同时摆出迎战的架势,就算眼前的这三台“大魔”真能发出火箭也没关系,看它们手上的山寨火箭筒顶多也就两三发的存货,更何况以我的直觉那三支火箭筒不过是虚有其表。

沉着的盯着它们,这时——

“确认敌方目标没有撤退意图,再次分析敌方战力,目标一判断没有战力。”

眼前的魔导傀儡开始用像扫描仪扫描的视线看向我们,在盯着咲一会后,它将蓝色的光点转向我。

“目标二敌方战力测试、测试……战力无法正常测试,对比过往数据库,应为【转……”

……哎?难道你这货能分析我的战斗力?

糟了!快给我住口!

心中一惊,哪还顾得上什么留手,手中长剑猛然掷出。

轰隆!

如同被白色的闪电轰中,那台为首的“大魔”应声而倒,毫无悬念,在我的全力之下,那台企图分析我战力的傀儡,当场就被轰了个稀巴烂!

“呀啊——!我的魔导傀儡!!!”

身后,咲发出了心爱玩具被砸坏的尖叫。

同时——

“检测到敌方目标巨大敌意,检测停止,直接进入攻击模式,攻击开始,Fire。”

火炮齐射的声音响起,并没有想象中的导弹从斧柄中弹射而出,取而代之的是六枚赤色的巨大火球。

是能发射炎属性魔法的魔导道具!

瞬间就明白了那三把战斧的真相,但这并不意味着眼前炎弹的威力比火箭筒要小。

因为身后站着咲,所以我并不能移动,唯有在原地接招。

“壶中天·冰封山河!”

真气倒灌将举掌向地面轰去,以自身为中心数道寒气扩散而出,六枚火球瞬间被气流凝固,然后被吹散为冰屑。

“给我去死!噫呀——!”

害怕留下祸根,我心虚的怪叫一声,身形一闪已经临空跳起。

不能留下这三台山寨“大魔”!企图分析我战斗力的东西一个都不能留!

掌气连环劈出,根本不留给剩下的两台反击的机会。

战斗毫无悬念,没过几秒钟,那两台“大魔”还没来得及发动第二波攻势就这么被我打成了破铜烂铁,没错,是名副其实的被“打”成了破铜烂铁。

心虚地擦了把冷汗,我松了一口气从一旁的“大魔”残骸中拔出长剑。这才发现咲大小姐此时正双眼泪目地跪在那堆破铜烂铁前凄凄呜呜。

“呜呜呜……做什么呀!哟哟哟~这可是从未现过世的魔导傀儡啊!这些孩子了有什么罪过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