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弗兰卡大小姐充满善意的警告,我当时就是一个冷战,我相当明白这小妞说过的话就一定做得出来!而且还是那种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照样不放过你的模式。为了不增添不必要的麻烦,于是我很明智地选择了闭嘴。

见我如此识相,弗兰卡大小姐也不再追究,她收起怀表,默默开始休息, 大概是因为不适应这幽暗寂静的地下环境,她将身体稍稍向我这边靠近了一些。

喂喂喂!你又不是第一次出门的雏儿,有必要这么怂吗?刚才还威胁我的气势去哪里了?这种情景,要换了平时我早就大臂一张把你给揽入怀中了。

唉~!无奈,如今大爷我是身负重伤,身体不能动弹。啧啧啧......真是令人扼腕叹息啊!

不过,话说那啥能不能请你别离我这么近,男女授受不亲啊,你这样严重妨碍我集中精神恢复功力啊......

现场就这么陷入了沉默,微弱的距离留在了我们两人的肩膀之间,幽静的地穴中唯有彼此的呼吸声清晰可闻,大小姐蜷缩在那里,白色的研究服就像是一层保护膜一样将她整个人给包裹了起来,看她的神情似乎相当沮丧,不过这也难怪,我们现在的处境确实不妙,不说不知道身在何处,就连头顶上那个将我们炸进来的空洞也因为龙核爆炸的缘故而被完全封锁了,就算想要寻找出路,可谁也不知道这个地穴里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未知危险,现在我们面临的情况正可谓是名副其实的走投无路。

“源柳皇,你说我们会不会是掉进了地龙的巢穴?”

过了一会,大小姐语气低落地向我问道。知道她是因为有些害怕周围幽静的气氛而在寻求慰藉,于是我想了想,故意回答她道:“不知道,但如果是那样,我反而就不担心了。”

“噢,为什么?”

大小姐连头也没有抬,只是机械地再次问道。

“拜托,大小姐你怎么会问出这种毫无水平的问题,难道你忘了之前劳伦斯说过这里有人在进行地龙狩猎吗?联想到那头暴走的地龙皇,我估计这里的地龙八成已经被狩猎得一干二净了,就算咱们是掉进了龙巢,哪还有什么威胁?而且就算有什么危险,不还有我这大冒险士在吗,管他什么魔兽,我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保管不让你受到半点损伤,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这时为了故作轻松,我本想很有气势的拿起拳头在自己的胸前来一下的,但刚抬起手,一阵疼痛就从背后传了过来,我连忙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声来,可惜这一幕早就被弗兰卡大小姐给收入眼中了。

见我一副嘶牙咧嘴的模样,大小姐不由笑出了声来,她总算是恢复了一些精神。

“还大冒险士呢,有你这么爱逞强的大冒险士吗?”她直起身子,拿出一块手帕帮我拭去额头上的汗水,让人遗憾的飞机场就近在眼前。

要不说女孩子爱干净呢,这种时候居然还能掏出一块雪白如斯的手帕帮你擦汗,就冲这个暖心的举动,我对大小姐你的好感明显就从负数转正了!

“身体伤的严重吗?”

“放心放心,像这种伤势对我来说是小事一桩,等一会就好了。”

就这种程度的伤势跟黑骑士那老王八蛋的互殴比起来,那真是连屁都算不上是回事!

真的,我当时心里真的就是这么想的,但弗兰卡大小姐却不这么认为,她一边继续帮我擦着汗,一边邹起眉头有些责备地向我说教道:“真是的,都伤成这样了,你还这么没正形,就算是为了安慰我,也不用死撑啊。”

“我没骗你啊。”我回过头向她苦笑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那伤的不严重的源大冒险士现在能站起来吗?”

“额......这个嘛,大小姐你这就有点强人所难了......”

“所以啊,我不是说了吗?不要故意逞强啊。”

弗兰卡大小姐帮我擦好汗,再次回身坐下,或许是我的错觉,但两人间的距离比刚才又接近了。

“就爆炸的地点来说,我们落下的位置应该就在溪谷的下方,但因为龙核爆炸的熔岩反应,我们顶上的那个地层只怕是没有这么好挖。与其在这里等待救援,我觉得我们不如先探索一下这个地穴有没有别的出路。”

“大小姐你心中有计划了?”

“嗯,只要这附近有地下水脉,就应该有出路,等你的伤势好转,我们就出发。总比我们这样坐以待毙要来的强吧?唯一的问题就是在这个地下空间到底有什么危险,若是一般魔兽那还好,但要是B级以上的魔兽就麻烦了......”

大小姐话头一停抬起头向我看来,她的神情显然有些担心。

“源柳皇你老实告诉我,你究竟有多少实力,不许和我开玩笑,我不想让你再冒险了。”

咦?你今天难道真的转性了?居然会这么担心我?虽然这举动让我很感动啊,但又不能真告诉你我有第五境的实力,该怎么办呢?

见我沉默不语,弗兰卡大小姐也不催促我,她就这么靠着石壁抬头看向头顶上方的岩层,虽然在那里的只有一片黑暗。

过了一会,就在我打算敷衍了事的时候,弗兰卡大小姐整个人就像是突然颤抖了一下,她猛然站了起来。

被吓了一大跳的我,连忙向她看去,只见她面色铁青地仰着头,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喂!搞什么呀!大惊小怪的,你这表情是见到鬼了啊?可别告诉我你怕鬼来着,就这破地穴哪怕真有鬼,在我大仙宗的招数下还不都是白送经验的低级怪?不对,要不是鬼王级别的灵魂系怪物,那对我来说就连经验值都算不上是!

我沿着她的视线向那片黑暗看去,凝神中,一个狰狞的轮廓渐渐浮现出来,那个位置正好是我们掉下来的洞口,我下意识的就觉得不妙!

那个位置难道是!?不好!

意识到了大小姐是看到了什么,我急忙向她大喊道:“千万不要看那里!”

急切的话语刚刚出口,可却已经太迟了。

一滴赤色的结晶自那里滴落,晶体落地粉碎的声音响起,接着弗兰卡大小姐就这么蹲下身呕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