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黑暗中,一点破晓之光渐渐亮了起来,在那片白色的光芒中,久违的熟悉声音传了过来——

“呀~你可真厉害啊,很久没有遇上像你这样的高手了,只要把后背交给你,好像就连魔王我也可以击败,有机会下次我们再合作吧。”

那是让人极为不爽而又生不起气来的声音,恍惚中,眼前是完美无缺的英俊脸庞,还有满是太阳光辉的金色秀发,那个人宛如世间美德的集合体,他就这样微笑着向我伸出了手掌。

“琉缘兄,和我一起消弭战乱吧!”

被那份光辉所感染,我犹犹豫豫地伸出右手,然后猛然惊醒,瞬间一股怒火立刻就充斥了胸膛。

嗯?!

靠!这不是勇者嘛!

你这死自恋狂萝莉控,难道还想再坑我一次吗!?

双眼一翻,死死地盯向这坑货,用表情很坚定地表达出自己的抗议。

但是眼前的他不曾言语,只是耐心的笑着看向我,那期待而自信的眼神既像是等待着我的回应又像是在催促我。

喂喂喂,怎么又是这种眼神?

拜托,你这是笃定我一定会答应你了?你哪来的自信?

——因为你是被我选上的人,我选上的人就一定是值得信赖的好人。

切……

还是老样子。

虽然自我中心却又无时不刻关心着他人,虽然圣母得让人以为那是洁癖却又爽朗得让人心生好感,唯有那股清澈的善意至始至终常伴左右,那是我理想中的英雄,那是我怎么也无法成为的存在。

其实,比起怒火,更多的是哭笑不得的无奈。

其实,在心中的某处,不得不承认,那是独一无二的旅行,那是值得珍惜的伙伴。

微微轻叹,嘴角露出无可奈何的苦笑,再度向着那只手掌伸出右手。

握上勇者手掌的瞬间,周围的黑暗被一口气吹散。

缓缓睁开双眼,短暂的梦境再次回归现实,周围是昏暗的地穴,虽然光线不佳但倒也不至于目不视物,可以隐隐约约地看清周围的轮廓。

身体倒在了一片崩落的碎岩之中,想要起身,却发现双腕上似乎被压着什么,全身上下到处是被灼伤的痕迹,体内的真气自行运转着,冰冷的剑气试图修复受创的经脉。

看来暂时是无法行动了。

啊……好狼狈,真的是好狼狈啊,像这样的窘态有多长时间没有品尝过了?

不愧是被誉为媲美第六位阶的龙核爆炸,为了消除这爆炸,全身就像是散架了一样,也不知道地面上的狄斯缇他们有没有受到波及?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是被什么东西压着,但这个触感意外还挺柔软的,这手感有些似曾相识啊,就像是那时被贝莉雅抱着肌肤相亲的感觉。

……

……

哎?肌肤相亲的感觉?难道?!

为了确认一下实际情况,手上用力一握。

“呀!”

娇羞的少女叫声瞬间响了起来,压在身上的不明物体一个抖动。

好、好软,难道这个柔软又富有弹性的手感是臀……

“你做什么呀!死变态!”

啪!

猝不及防,清脆的掌掴声在脸颊上响了起来,那个声音在空洞的地穴中显得格外响亮。

“……对、对不起。”

意识到了自己做了什么,我急忙道歉。

同时,还能行动的左手并指成剑放出一道剑光,在那微弱的光芒中,弗兰卡大小姐瞪大了眼睛狠狠地盯向我,她就这么被我公主抱的抱在怀中。

呀~好感动啊~这可是剑圣王琉缘在异世界值得纪念的第一次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