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利夏牧的冒险公会位于东城区的科尔斯大街,它坐落在这条街道的中心位置,门牌号是科尔斯大街的最后一号,隔壁的商铺则是商业街的起始号,这个地点有着极好的视野,背后则是贯穿整个东城区的河道。顺着地图上的指示很容易就找到了这里,沿着旷阔的街道一路走来,在经过一个巨大花坛后,就可以看见那座在周围建筑中格外突出的房子了。

与周围清一色红色尖顶的屋子不同,冒险公会的房子是一座总共三层的圆顶欧式洋房,蓝白相间的颜色让它在这座街道的建筑中显得格外显眼,大概是因为时近正午,公会前来往的人数并不是很多,缓步走至正门前,只见在门梁上挂着一块胡桃木制作的门牌,上面镶嵌着一个白色的徽章——“衔桂狮鹫”那是冒险公会的标志,在这个徽章下面则标注着王都冒险公会的名字。

 确认了地点并没有搞错,我收起地图,走了进去。

与外表相比,公会内部的摆设相对要简朴一些,饶是如此这里的环境也比其他公会要好上许多,四周的墙壁并没有多余的挂饰,空旷的一楼大厅里只有几处放着供人休息用的桌椅,在靠近河道的窗口处摆放着一块巨大的公示板,在那旁边的墙壁上则贴满了委托,数名冒险士打扮的人正在那里商量着什么。而在大厅的左侧则设有一个服务柜台,在那里可以进行委托和领取报酬。

因为这个时间段并没有什么客人,而冒险士们也大多在出任务,于是我的到来就显得格外的醒目了,一个人走进门口的霎那,柜台的服务人员与为数不多的冒险士们一齐将目光向我这边看来。

哇——这个注目礼实在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好在早在讨伐魔王凯旋时就已经习惯了这种被集体旁观的感觉。

镇静地向柜台走去,在那里负责接待的人总共有三个,她们清一色穿着类似女仆装的工作服。第一位是扎着马尾的人类少女,大约十七八岁的年纪看上去却十分稳重、中间的那位一少女有着橘黄色的短发和稍稍露出的虎牙,这让她给人一种充满活力的感觉,从头上的狐耳可以看出她是一名兽人、最后的那一位则是一名成熟美丽的大姐姐,看上去既端丽又奔放的气质让人捉不准她的年龄,她处在最靠近大门的位置。

是清一色的美女呢,不愧是一国首都的冒险公会,和边境小镇的无人公会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但是走到一半时,我就突然停了下来,因为这时服务柜台前一个人也没有,所以就变成了我三选一的情况。

安静的大厅里,三名服务人员就这样微笑着看向我,这种情况简直就像是三位少女向你告白,然后等着你选择谁。

这下难办了!这种情景我完全没有经验啊!感觉这时候好尴尬啊。

到底选哪个窗口?

向那三人看去,虽然她们都一脸笑容,但却给人不一样的感觉,第一位人类少女在一团和气的表情下隐隐散发出黑色的气息,在她的背后出现了黑色的死神。而第二位兽人少女一脸的灿烂,但给人的感觉却像是身后跟着一头巨龙。只有第三位的大姐姐什么也没有,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

啊嘞?我这是因为太过紧张,所以出现幻觉了?

摇摇头,揉了揉眼睛再次仔细向她们看去。

…...果然还是死神、龙。

脸上流下一滴冷汗,非常明智地将脚步迈向第三位大姐姐所在的柜台。

“非常高兴为您服务,不知您今天是有委托,还是确认正在进行中的委托进度?”

眼前的这位大姐姐亲切地向我问道,她有着粉红色的波浪长发与引人遐想的巨乳。

“都不是的,我是作为冒险士来这里登记的。”

我直言来意,并取出冒险士的证明放在柜台上。

“哎呀!那真是太好了,现在王都正是缺少人手的时候,有新人补充可是相当欢迎呢!”

她一拍双手高兴地说道,那个巨乳随之一个波动。

好厉害!简直是波涛汹涌,这个罩杯莫不是有G?!这个形状、这个尺寸就连妃莉德、贝莉雅也要甘拜下风,和西尔维娅有的一拼。

脸上不觉一红,连忙清咳一声,向她问道:“那个,有什么手续要办吗?”

之前虽然有过白金冒险士的经历,但毕竟是在别的国家,冒险公会的规矩各地都有所不同,在这里还是问一下比较好。

“是的,请先让我检查一下您的冒险士证明。”

她俯下身开始仔细审核证明书,从我这个角度可以清楚地看见那个深不可测的谷间。

片刻后,她拿出一枚印有“衔桂狮鹫”的纹章,那是冒险公会专有的魔法道具,用来验证冒险士证书的真伪。

这位大姐姐将纹章悬在证书右下角的上方,随后金色的光芒在她手上亮起,一道光线映射到了那里,同样的“衔桂狮鹫”图案在证书上的那个位置浮现了出来。

“确实是真正的冒险士证明,那么还请您在表格上登记一下自己的信息,请稍等片刻。”

她转身向柜台里走去,看来是去拿相关的表格。

看着那娉婷袅娜的离去身姿,一时不经想要吹起口哨,但这时却发现隔壁的那位兽人少女正一脸有趣地看着我。

“有、有什么事吗?”

被这样看着,稍稍有些不自在呢。

“美惠姐的身材很棒吧?”

“什…...?”

这家伙突然说这些干吗?

“少装了,你刚才有盯着美惠姐的胸部看吧,怎么样,相当雄伟吧?”

她捂住嘴发出“嘿嘿嘿”的笑声。

“哈?你可别乱说啊!”

“哈哈哈,别否认嘛,来这里的男人十个里九个会这么做的。呀~琥杏也想有这样的巨乳啊~”

她说着居然自己挤了挤自己的胸部。

喂!你在做什么呀!还有没有少女的矜持了?!还有说什么十个男人有九个会看那对巨乳,那剩下一个是贫乳派是吗?!

“琥杏,在客的人面前不要说出这种有失检点的话。”

正在进退两难的时候,位置最靠里面的那位少女适时出言阻止了同伴。

“哎~有什么关系嘛,还有这个人是要到这里登记当冒险士的吧,那以后就是自己人了,大家随意一点比较好相处嘛~”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该当着人的面说出这种不检点的话,还有别一边说话一边揉胸,太不像话了。”

那名少女面色沉静地说教着,瞬间一板一眼的班长形象浮现在了眼前。

“你思想太保守了啦,柯丽酱。说到胸部,听人说揉揉就会变大哦。”

她毫不理会马尾少女的劝告,还一个劲地继续揉着自己的胸部,这个行为让人数不多的冒险士们一齐向这边望了过来。

停停停!你怎么反而还来劲了?你这小丫头到底有没有羞耻心啊?话说柯丽酱?就眼前这位委员长角色,亏你能叫得出口这种昵称。

“啊啦,你们在聊什么这么开心?”

就在这个时候,那名大姐姐从柜台里面走了回来,她手上拿着一张表格。

“嗯?我们在聊美惠姐你的…...”

“琥杏!”

那名马尾少女冷然一喝,声音虽然不是很响,但那个威压却让狐耳少女一时噤声,黑色的死神仿佛再度浮现在她身后。

“美惠姐,没什么,这位先生只是好奇王都的冒险公会为什么会有美惠姐这样青春美丽的女性职员。”

她一脸正经地胡说八道,但那神情却让你找不出一丝破绽。

呀嘞、呀嘞,所以说黑色马尾辫的女性真是可怕啊…...

我向那名马尾少女投去感激而钦佩的眼神,但她只是稍稍看了我一眼,然后就转过头去了。

“哎呀、哎呀,青春美丽什么的,您真是爱开玩笑。”

那名叫做“美惠”的大姐姐微笑起来,她将一张表格递给我。

“请在这上面填写必要的信息,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请尽管向我提问。”

“好的。”

向那张表格看去,上面除了姓名、性别、出身地之类的基本信息外,居然还有过去的经历、得意的特技、擅长完成的任务等等项目,相比其他冒险公会这里需要填写的资料可谓详细过头了。即使是在圣都也只要填写一些基本信息就可以了,而在这里感觉就像是在写就职简历一样。

别误会,并不是说冒险士这个行业管理得很宽松,而实在是在这个大陆,冒险公会其实并不是一个有着完善规范的组织,鉴于冒险士工作的危险系数,这一行的死亡率其实还蛮高的,在没有保险的情况下,很少会有人会在乎公会里今天或明天少了几个人,因此在资料管理上并不是很严格。

小城镇不说,就连一些大都市都不会要求冒险士详细登记一些资料。相形之下王都冒险公会的管理就显得相当正规化了,这难道也是那位神策王的遗惠?

耐心填写着表格的时候,那位大姐姐突然凑近身来小声向我问道:“那个,不介意的话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

因为是凑近前来的缘故,她隔着柜台微微前屈,双峰间的深谷再度出现在我眼前,我眼皮一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答道:“我不介意,请说。”

“刚才进门的时候为什么选择到我这边来?”

“啊——这个嘛——”

难道要告诉她,因为感觉她的另两位同事太过危险了,所以才选这边的?

这样就太失礼,不管是对这位大姐姐,还是另外少女,怎么办呢…...

微微抬头,沿着丰满的双峰移动到她那美丽的脸庞,我灵光一闪反问道:“如果我实话实说你不会生气吧?”

“是的,请您直说。”

我并不回答,只是将视线再次移向她雄伟的巨峰。

瞬间,她脸上一红,抬起右手挡住胸部。

“实在抱歉,如果惹你不快的话,我道歉。但是那个真的很吸引男性。”

我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的道歉。

“不,那个,被人这么直接的回答,我还是第一次,这样反而觉得比较清爽。”

她露出难为情的表情,但眼神中却没有不快。

呼——蒙混过去了,将写好的表格递给这位大姐姐职员,她拿过表格后,很仔细地看了一遍,那认真的模样并不像是敷衍了事而是很认真地一一记住这些资料。

过了一会,她将表格收好,然后微微一鞠躬向我说道:“那么,欢迎您来到王都安利夏牧冒险公会【白菊亭】,源柳皇先生。如果以后有什么委托上的疑问可以尽管向我提问。”

“这样的话,我是不是现在就可以在王都接受委托了?”

为了早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是打算尽早筹集旅费的。

“非常抱歉,这个恐怕暂时不行。”她露出为难的表情,接着解释道:“因为本公会的负责人有事外出,关于新手的登记只有负责人才能进行入档,所以要等到她回来才行,不过请放心,刚才已经有联络过负责人了,她会在午后回来。”

“是吗…...”

现在是午前的十一点钟,说是负责人午后回来,但时间并不是很明确,那从现在算起至少还有二三个钟头,这段时间去哪里打发呢?是去城里继续观光、还是先去找一个落脚的地方?

像是看出我的纠结,那名大姐姐美女向我提议道:“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以利用公会二楼的冒险士专用休息室,若是有什么需要也可以向我们提出。”

咦?冒险士专用的休息室?居然还有这种东西,王都公会的设备也太完善了吧?

可恶!为什么教国和其他家国就没有这种福利?接待员是粗犷的大叔不提,那跟酒馆混合在一起的恶劣环境,休息场所更是想都别想。

这难道就是先辈穿越者带来的福利吗?

哈雷路亚!我第一次感受到你的伟大了,山寨王…...呃,不是,应该是神策王。

“那我就在上面待一会了,谢谢你的建议,那个…...”

我向这位大姐姐道谢,然后露出一个询问她名字的表情。

“我是美惠·弗鲁瓦,我的母亲和源先生一样是扶桑族的人。”

“是吗,美惠小姐原来也有一半的扶桑血统啊,那么,作为老乡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了。”

虽然实际上这是我的假名,算起来我应该是九炎人才对。

“好的,这边才是请您多多关照了。还有请您称呼我美惠就好了。”

“嗯,那美惠你也不用老是您啊您的了,直接叫我名字好了。”

“那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就叫你柳皇好了。”

她微微倾斜着脑袋,一拍双手如此说道,那表情就像是恋爱游戏里的邻家大姐姐角色。

“美惠,多谢你。”

“哪里,能帮上忙,我很荣幸。还有…...”

她的身子探出柜台,将红唇凑到我的耳边低声说道:“下次遇到女性的时候可千万不要盯着别人的胸部看了,这样人家会很困扰的。”

面对她这有些像恶作剧的建议,我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笑,挥挥手和她作别向着二楼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