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商队吵成一堆,而另一边弗兰卡大小姐那边也不见得有多轻松。

在城门迎接我们的两支队伍,其中明显有一支是冲着她来的。那支队伍是由一群疑似商会工作人员打扮的人所组成的,带领着他们的则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

那名男子一身成功人士的打扮,黑色的西装配上那风流倜傥的仪表,给人一种英国绅士的感觉。虽然他的发色与弗兰卡大小姐明显不同,但从五官和瞳孔的颜色可以看出他们有着血缘关系。

在见到了这名男子后,这位性格强势果断的大小姐居然开始踌躇起来,看这态度我想男子应该是他的长辈吧,只见她不情不愿地走到男子的跟前,撇着嘴问道:“安东尼奥哥哥你怎么来了?”

哥哥?唔…...这年龄差距有点大啊,怎么看弗兰卡大小姐都是花季少女十六七岁的年龄,而这位仁兄至少也有三十岁以上的年纪了。难道这两人是同父异母之类的设定,还是大小姐其实是弗兰卡大老爷晚年得子来的?

“我怎么来了?这话你还好意思问吗?和父亲大吵了一架就离家出走,你是三岁小孩吗?还有狄斯缇你也别躲,这丫头疯,你也跟着起哄吗?”

这位商会的大少爷摸了摸八字胡,三分愠色七分调侃地质问道。他那神情可说是恰到好处,既让人真切的感受到了话语中的责难,又不至于太过难堪。

面对这样的态度,狄斯缇只好不好意思地走上前去,向他未来的大舅子微微致歉,而弗兰卡大小姐则不以为然。

“我无心经商,哥哥你又不是不知道,父亲老是强逼着我接手商会的工作,我能不反抗吗?强扭的瓜不甜,与其让我心不甘情不愿地在商会工作,不如让我专心在魔导学方面,说不定还能在这方面为弗兰卡商会做出点贡献呢!”

“这事是你能决定的吗?家里从小供你衣食无缺、接受高等教育,难道就是为了让你惹父亲生气的吗?!”

面对气势汹汹的责问,大小姐显然早就摸透了自家兄长的性格,她压根没把这话放在心上,反而竖起眉毛反驳道:“我也不想惹父亲生气啊,但是这次父亲居然扬言要封杀我所有在王都的研究活动,我能不提早做准备吗?反正从一开始我就没寄望过家里的资金援助,这次不过是提早实行计划罢了。”

一见自己的妹妹如此态度,安东尼奥大少爷居然不生气,他叹了口气不无头疼地说道:“听你的话,这事敢情是早有预谋的啊…...看来这次你是打算和家里对抗到底咯?唉!真是父亲女儿一个脾气,这事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是没法管你了。但你记得回去跟鲍西娅道歉啊,因为你离家出走害得她被父亲大发雷霆大大的责难了一番。”

“鲍西娅被责难了?怎么回事?!”

大小姐瞬间露出担心的表情,似乎她与这位名叫鲍西娅的女子关系相当要好。

“怎么回事?这是最理所当然的结果!鲍西娅是弗兰卡家的女仆长,又负责你的日常教育,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以为她有好果子吃?我的好妹妹,你下次做事顾着点家里好吧?”

“哥哥!你就没替鲍西娅说情吗?!”

“这个你不用担心,但凡有我在,能让鲍西娅吃亏吗?她这些年为了替你擦屁股,真是没少受罪,这些我可都是看在眼里的啊。”

听到兄长的保证,弗兰卡大小姐轻拍胸口淡淡地松了一口气。

随即她看了看自家兄长的身后,抢在安东尼奥大少爷开口前说道:“鲍西娅没事就好,那哥哥我今天就不回去了,父亲那里你替我报一声平安。我去安妮那里暂住一段时间。”

“啊?你不跟我回去?”

“父亲看到我生气,我看到他心烦,相见不如不见啊,安东尼奥哥哥。”

“哦——?那敢情好,你省事、我也乐得清闲,不过就是苦了我家能干的女仆长…...”

“…...什么意思?!”

安东尼奥大少爷见自家妹妹紧张起来,于是便拿起一把扇子在胸前轻轻一打,悠然说道:“这还用说?咲,今天这阵势你也看见了。父亲让我带着这么一大帮子人等在这里,其用意不言自明,到时候我没法交差,只怕父亲是要龙颜大怒的。鲍西娅现在可是戴罪之身,你要是一意孤行不肯跟我回去…...哼哼,那到时只怕她就要露宿街头了。现下这快要入冬的季节,王都街头岂是人待的地方?哎呀,可不要冻坏了我可爱的鲍西娅啊…...”

他潇洒地轻摇香扇,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却让弗兰卡大小姐脸色一僵。

过了一会,大小姐烦躁地大声喊道:“我知道了!我回去还不行吗?!”

计谋得逞,安东尼奥大少爷将扇子一收得意的说道:“嗯,这就好,这次雇佣冒险士的委托金是多少,我让人打给冒险公会。”                             

“哎?不用了,这次是我个人的委托,没有理由让商会付钱的。”

“你那点私房钱还是留着点吧,你不是有自己的计划吗?能省则省,而且我也没说是这钱是由商会出啊,你哥哥我这点闲钱还是有的。”

“哦,既然是你出钱,那就这样吧。”

“…...喂!你都不客气一下吗?!”

“好了、好了,我去和冒险士们打声招呼,安东尼奥哥哥你也收拾收拾带着人回去吧。”

说完她就转身向我们走来,也不顾身后气得满脸黑线的安东尼奥大少爷。

她走到狄斯缇那一行冒险士的跟前,向其中一名女弓箭手说道:“维吉妮亚,转告科尔泰,他的手臂我一定会想办法的,在这段时间内他的生活费我会定期转给公会的。还有佛拉尔也是,在他胸口前的伤势恢复前,一切费用由我来负责。”

“我知道了,这事我会向公会报告的。”

这名回答大小姐的金发姑娘叫做维吉妮亚,之前在和盗贼团的战斗中,她有跟劳伦斯一起联手负责过后方支援,那射击水准相当出色,因此我对她有些印象。

此时她爽朗地一拍大小姐的额头,苦笑道:“咲,你其实不用这样的,科尔泰和佛拉尔都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毕竟冒险士是危险工作,大家在做这份工作前都是有心理准备的。”

“谢谢你的安慰,维吉妮亚。”

她们互相拥抱了一下,算是作别。

接着弗兰卡大小姐走到我和老铁以及劳伦斯(你什么时候出现的?)面前。

“源先生、铁穆德先生、劳伦斯先生,这次有赖你们出手相助。之后,我会向冒险公会交出一笔奖金的,你们到时可以去公会领取。”

“见义勇为嘛,这是俺们该做的,小姐你不必这么多礼。”

老铁一副急公好义的模样,他转着眼珠小声向大小姐问道:“那个啥,奖金具体有多少。”

“切——”

早料到他有此一问的我和劳伦斯不约而同不屑吐槽。

但弗兰卡大小姐却不以为意,她微笑着回答道:“120枚银币,数量不是很多,还请铁穆德先生不要见怪。”

“哎呀!小姐你真是太客气了,不过既然你这么坚持,俺就勉为其难收下了,咔哈哈!”

老铁,你要点脸吧…...

见老铁意气风发,弗兰卡大小姐于是微微向我和劳伦斯点头告别。

最后,她走到怜月和弥蕾尤面前。

“怜月,你们的经历我有听路易老先生说起,若是没有找到可以投靠的亲戚,可以随时来找我。”

她边说边拿出一支笔在羊皮纸上写下了一个地址,在准备递给了怜月时,这位大小姐犹豫了一下,她将那个地址划掉又重新写了一个地址。

“到时你就到这个地址去找一个叫安妮的姐姐,她会帮你安排的。”

“谢谢你,咲。”

怜月拉着弥蕾尤收好那张纸条,她向眼前这位兴趣相投的大小姐露出感激的微笑,而弗兰卡大小姐则表情温柔的摸了摸两个小脑袋以示告别。

这时,一直在一旁笑眯眯等待的安东尼奥大少爷突然面色大变,他急匆匆地走到两个小姑娘的跟前,然后居然不顾体统的凑近身来死死的盯着她们。

这个举动明显让怜月吓了一大跳,她被吓得后退了几步并同时将弥蕾尤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喂!这个大少爷不会有恋童癖吧?!你要对我家的小萝莉做什么?

 “怜月、弥蕾尤来这边。”

 “哥哥!你要做什么!”

我和弗兰卡大小姐几乎在同时围了上去,将他与两个小丫头隔开。

两个小丫头一溜烟逃到了我身后,她们分别躲在我的左右两边,只留出一个脑袋,她们一个警戒一个好奇地盯着眼前的这位萝莉控大少爷。

这位卖相不俗的大少爷别是高衙内一类的人物吧,所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像这类有权有势的上流社会人物中还真有不少人渣,要是你真敢做出网络小说上常有的经典调戏桥段,到时候可别怪我不给你面子。哼哼,打人脸、削人逼格这种事我已经很久没干了,你可别逼我重操旧业啊。

我眯起眼睛,冷冷注视着他。而弗兰卡大小姐更是不明所以地瞪着自家的哥哥,看她的样子像是很疑惑为何这位大少爷会做出这种事。

不料他虽然被两道目光狠狠盯着,却是毫无所觉,他无视我和弗兰卡大小姐,继续凑近怜月和弥蕾尤。

哟?真有见色起义不要命的?

右手并指成剑,准备随时出手教训一下眼前这个登徒子。

但谁知这时,安东尼奥大少爷却语出惊人的说道:“弥蕾尤酱、红酱,你们不认识我了?我是黄胡子叔叔啊。”

“…...哎?!哎哎?!”

随着他的话语,怜月大吃一惊,她不可置信地从我身后探出身来,然后慢慢接近安东尼奥大少爷,她试探的问道:“…...你是黄胡子叔叔?”

“没错!对了,我们上次分别的时候你们还太小,所以记忆不是太清楚。”安东尼奥大少爷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亲切样子,他见怜月尚有疑问,于是继续说道:“那年圣教纪念日,我去你们家不是还送给你们各自一双手套吗?”

咦?难道,弥蕾尤的双亲与这位弗兰卡商会的大少爷真有什么交往吗…...?

不过,想想也是啊,弥蕾尤的老爸私奔前是赫兹商会的大少爷,都是王都的商会、又都是大少爷,那会有交集也不奇怪啊。

…...不会那个什么赫兹商会也是大有来头的家族吧。

“对了,这样你们是不是就有印象了?”

安东尼奥大少爷突然灵机一动,他变戏法似的从衣兜里取出一副毛皮围巾,将之围在自己的下巴下。

“——啊!”

“…...是叔叔!”

看着他露出的和蔼笑容,怜月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一样恍然出声。接着弥蕾尤居然踏着小跑奔到他的面前一把抱住了他。

任由弥蕾尤抱着自己,这位大少爷向怜月问道:“红酱,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单独来到圣都?可别跟咲一样是离家出走吧?”

他或许是想开个玩笑,但沉默起来的怜月与怀中安静下来的弥蕾尤却让他本能地感到不妙。

“这事让我来说明吧。”

这种时候还是我来吧。让两个小萝莉自己说出亲人被害的始末,实在是为难她们了。

随着我的说明,安东尼奥大少爷的脸色渐渐沉了下去。

“是吗,那个爱妻家就这么走了…...”

他默然地放下弥蕾尤,并向我道谢道:“源先生,十分感谢你救下亡友的女儿与仆从,这份恩情我会替亡友向你偿还的。”

“哪里的话,能力所及、份所当为罢了。”

安东尼奥大少爷深深向我鞠了一躬,这位大少爷确实很会待人接物,他姿态优雅,措辞得体,风度翩翩之余,让人顿生好感。

虽然还有些疑惑他与弥蕾尤双亲的关系,但是看到他那眼神中出自肺腑的叹息,再加上两个小丫头也对他很亲近,我想应该可以相信这位大少爷吧。

“这是怎么回事,哥哥?”

见我们谈完了,弗兰卡大小姐从一旁走过来向安东尼奥大少爷问道。

看样子她很想搞清楚怜月和弥蕾尤是怎么跟自家哥哥扯上关系的,而安东尼奥大少爷则在片刻的沉默后,斟酌着言辞解释道:“…...咲,你还记得赫兹叔叔家的长子吗?”

“小赫兹先生吗?是的,我依稀记得。但赫兹商会不是早就公开宣布说他在一次行商中失踪了吗?嗯…...对了,我要是没记错的话那年我正好六岁。”

“咲你的记性真好,没错,那是发生在十一年前的事了。不过小赫兹并不是失踪了,而是带着人私奔了。”

“什…...么!私、私奔?”

弗兰卡大小姐大吃一惊,不明白她为何这么惊讶,我向她投去奇怪的目光,但她却浑然未觉。

不就是私奔嘛,搞得没见过一样,切,所以才说千金大小姐就是没见识。

“居然是私奔,那个小赫兹先生居然会…...怪不得赫兹叔叔那时没有大肆悬赏…...”她小声嘀咕道。

随后她突然想起了自己这位兄长的德性,不可置信的问道:“哥哥你和怜月还有弥蕾尤认识,难道说你有帮着小赫兹先生准备私奔计划?!”

“哎——咲你没证据可别乱说哦,赫兹商会可是和我们家同列三大商会的家族,虽然我和小赫兹交情匪浅,但事关两个大商会的合作关系,这种事我可是不会做的~”

安东尼奥大少爷虽然嘴巴上这么说,但他那表情分明是在撒谎。

“哥哥你在搞什么呀!那可是赫兹商会啊,不但是三大商会之一,还是神策王仅余的六个血嗣之一,他们虽然和图那德爷爷、千惠姑姑一样退出了政坛,但在这个王都一样有着不可低估的影响力!你居然会帮着做出这种荒唐事!”

“停、停、停,咲,你不要乱给我扣罪名啊。小赫兹私奔这事我可是事先一点都不知情,之后也没有见过他,怜月和弥蕾尤遇见的那是一脸络腮胡的‘黄胡子叔叔’,你看为兄这英俊潇洒的样子,像是络腮胡吗?”

“少骗人了!你就不怕赫兹商会向我们宣战吗?”

看着自己的妹妹怒上眉山且说得严重,安东尼奥大少爷非但没有丝毫惧怕,反而无所谓的打开扇子摇了起来,他怡然自得地说道:“真是静不下心来的丫头,你学学人家源先生,看看人家那个泰然自若的样子。”

他拿着金骨扇向我一点,而我则很配合地点点头。

不就是胡说八道吗?这个我是早被阿斯特给锻炼出来了。

我跟着说道:“安东尼奥先生为人坦荡,说了没做,想必就是没做了。哦?安东尼奥先生你这把扇子倒是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扇子的扇骨由鎏金而成,其制式并非是东方的纸扇,反倒接近西方的风格,扇面上不见纸张而是通体由香木黄金所制,当真是稀奇。”

“哎呀!源先生真是好眼力,这把金骨扇乃是制扇大师归不烦晚年所制作的精品,为了它,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一位藏友手里买来的。”

“哦?这可真是难得,想来那位藏友出手这把扇子时必定痛哭流涕吧?”

“哈哈,极是、极是,那老扒皮当时一脸的哭笑不得、痛不欲生,真真是笑死我了。”

“呵呵,安东尼奥先生当真是性情中人,在下佩服。”

“哪里哪里,源先生过奖了。”

看着我们居然把话题给聊得歪楼了,弗兰卡大小姐一时气结,她指着我说道:“你没听到我的话吗?那可是赫兹商会,神策王的后裔啊!你知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我眨了眨眼,回答道:“不巧的很,在下不是露德兰王国的人,所以不知道。”

不就是私奔吗?什么样的私奔我没遇见过,不就是一个落魄的神策王后嗣吗?勇者和魔王、少年盗贼和一国公主都在我面前私奔过,我还在乎这个?

弗兰卡大小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安东尼奥大少爷,瞬间她像是明白了什么,她向她的兄长负气问道:“那你打算拿怜月和弥蕾尤怎么办?要把她们送回赫兹家吗?”

“这个嘛…...”

安东尼奥大少爷沉吟了起来,他回答道:“自然是让弥蕾尤认祖归宗了,赫兹家就小赫兹这么一个儿子,于情于理,我都该把弥蕾尤送回去,而且怜月她们当初委托源先生的任务也是将她们送到赫兹商会。”

“怜月呢?”

“怜月若是愿意留在赫兹家,那是最好,要是不愿意,我们家也不介意多一个能干有前途的女仆。”

“那好!咱们一言为定!”

他们三言两语就决定好了两个小丫头的去留。

喂喂喂,你们在那里擅自决定什么啊?有问过我的意见没有?!两个小笨蛋可是我的…...

…...

…...咦?我在那里郁闷什么?两个小丫头不过和我萍水相逢,是委托人和雇佣者的关系,按照委托内容,把她们送王都,我的使命就结束了。这不就是我本来的目的吗?送走两个烦人的小萝莉我就解放了!这不是很好吗?我烦躁个屁啊!而且以我的眼光来看,这位安东尼奥大少爷确实是个好人,不用担心他会卖了两个小笨蛋什么的,我完全可以放心地把她们托付给他。

似乎是察觉到我的神色有异,安东尼奥大少爷蹲下身向向两个小丫头问道:“弥蕾尤酱、红酱你们想怎么样?是想回去你们爷爷那里,还是有其他什么打算?作为叔叔,我是想你们认祖归宗的,但你们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们想怎么办?”

只见怜月和弥蕾尤互相看了看彼此,她们求助似地向我看来。

…...看我做什么?!你们难道想继续跟着我吃苦?在这个王都有你们的亲人,有充满光明的未来,从此之后就可以过上安稳的日子了,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有必要犹豫吗?

我深呼吸了一下,然后走上前去,轻抚着她们的小脑袋低语道:“去吧,旅途结束了。回去你们该回去的地方,那里有你们的亲人、有你们该拥有的生活。”

“源先生…...”

咚的一声,弥蕾尤一把抱住我,她把脸埋进我的腰间,两只小手紧紧抓住我的裤子。我似乎看到了她那无声的眼泪,但旅程真的已经结束了,我不能在这里挽留你们,你们的亲人还在那里等你们。

“小笨蛋,做什么?又不是见不到面了?这段时间我会暂时留在王都,你们想见我,就来找我好了。”我笑着拍了拍她的头。

注意到一边的怜月,只见她红着眼睛向我看来,张开有阖上的小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我摇摇头,示意她什么也不用说。

片刻后,弥蕾尤慢慢离开我,怜月牵起她的手,她们强忍着泪水,毕恭毕敬地向我鞠了一躬。

“源先生,这一路辛苦你了!”

她们脸上浮现出闪着晶莹的笑容,在这个清晨格外的清晰,我想我大概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会记得这个笑容。

真是的!搞得这么煽情做什么?老子可没什么眼泪好流,两个小萝莉快点走人就是了…...哟哟哟…...

有些模糊的视线中,安东尼奥大少爷向我再次道谢,并表示相关的酬劳会由他来付,怜月和弥蕾则被弗兰卡大小姐双手牵着站在他后。

“源先生,这次真是多谢你了,我再次代表亡友向你道谢。”

“不用了,照顾好两个小丫头,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

“是吗,那么弗兰卡商会随时欢迎你的来访。”

他将一张名片递给我,然后在施了一礼后与我道别。

整齐的队伍簇拥着他们向城区走去,怜月和弥蕾尤当然也在其中。

但就在这时,却见弗兰卡大小姐突然向我大声喊道:“我先告诉你,别看我哥哥待人亲切,实际上他腹黑得很,算计起人来完全不留余地,你最好小心一点!之后出了事,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哼!”

她嘴巴上虽然说的厉害,但在走时却不忘提醒我。

嗯?看来你也是有可爱一面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