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绝尘而去的盗贼们,我们除了愕然外,更多的是松了一口气。

我和金发剑士对视一眼,同时松下紧绷的神经,或许是因为共同作战而心生默契,我们不约而同的扬起微笑。

夕阳下,他走到我的跟前,动作优雅地脱下手套并向我伸出右手。

不需多言,毋须解释,我回剑入鞘,自然而然地伸出右手和他握在一起。

“多谢了。”

“没什么。”

轻轻吐出一口气,没有多余的语言,虽然不知道彼此的姓名,但就像是多年的好友,我们就这样握着手站在那里,彼此间露出放松而信任的表情。

时近夕阳,金色的光芒照耀着他俊美的脸庞,那完美无暇的容貌甚至比女性还要美丽。

…...这货不会是女扮男装来的吧?

冒险士们发出劫后余生的欢呼,远处,路易老爹他们也赶了过来,两个商队会合在一起。

因为应对及时,所以在这次的袭击中,并没有人死亡,但受到重伤的人却不少,这样的情况相比处理亡者更为糟糕,因为在野外并没足够的医疗器材以及药物。

在受伤的人中,最为严重的是那名被砍断右手的冒险士,虽然有伤口处有及时止血,但是因为失血过多,他已经陷入了昏迷,若是救治不及只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其他还有一名冒险士被那名盗贼首领重创,胸口上的刀伤深可见骨,所幸这并不威胁到性命,而一名冒险士则因为救援那些随从而被弓箭射中腹部,他虽然虚弱,但神智却很清醒,算是受伤最轻的一个了,另外几个受外伤较为严重的随从此时情况也稳定了下来。

那一行人中的领头者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女,她穿着一身类似十二单衣的衣装,说是十二单衣,但那形制又并不太过繁重,反而给人一种比较贴近现代服装的感觉,硬要说的话,嗯…...像是乙女游戏中战斗巫女的Cosplay服?

在那服装外她还披着一件类似研究员的白色大衣,过肩的黑色长发在后颈稍下处束成一股,有些锐利的五官配合这一身打扮给人一种精英高材生的感觉。

她率领着冒险士们来到我们面前,先是向路易老爹微微行了一个绅士礼,然后道谢道:“多谢各位此次的援手。”

“不必言谢,为所当为,老朽等人不过是遵守了这条商路上的默认原则罢了。”

路易老爹微一摆手,笑着回答。

“即便如此,我仍要谢谢你们,还请收下我的谢意与这份谢礼。”

少女微微一鞠躬,然后递过一个木盒。

“这…...”

路易老爹面露难色,确实如他所说,他做出这个决定只是本着良心去遵守这条商路上的默认原则罢了,并没有奢望得到什么谢礼。

“还请务必收下。”

但眼前的少女却很是认真地再次说道。

路易老爹正要再次推辞,一旁突然闪过雷德,他手脚迅速地接过盒子,然后不失时机地向老爹说道:“老路易啊,既然人家盛情难却,你还矫情什么收下就是了。”

说完,雷德忙不迭地翻开盒子,打算看看里面有些什么。

路易老爹僵在原地,脸色有些尴尬地看向那名少女,而那名少女的表情则不甚介意。

她小声嘀咕道:“这条商路上的默认原则吗?但实际上并没有几个人能真正会去做吧?”

见此情形,路易老爹轻轻咳嗽了一声,他自我介绍道:“老朽名叫路易,是这一行的领头,在王都开有一家武器铺。”

“嗯,是的,我知道的。路易老先生出售的武器,以质量、实用性来说都相当高。至于这位大个子先生是在紫罗兰12号开杂货铺的雷德先生吧,许多新鲜物品都能在他那里买到,剩下的几位是许先生、安德烈先生以及吕贝克先生吧,各位在王都或多或少都有些名气。”

少女不疾不徐地说道,她一一向商人们致谢。

一时间,商人们目瞪口呆,老铁凑到我的身边小声问道:“这位漂亮小姐难道是开情报屋的吗?还是委托咱们的都是大人物?”

这少女是怎么认出我们一行人的,我是不清楚,但绝对不是因为我们这一行商人都是大人物,你见过有成功商人像雷德这样一幅葛朗台老爷吝啬像的吗?还是如许天一这般无心亏盈,一门心思扑在琴棋书画上?

不可能!依我的眼光,要说在王都商圈有些名望的话,也只可能是路易老爹或是那位保养得很好的吕贝克先生了,但路易老爹收购的那些铸造材料不管就数量还是质量上来说都不是很高,顶多也就是中上商人的水准。而看吕贝克那一身洗得都快褪色的衣服和时不时表露出的闲操心,就知道他平时都在做一些免费送药的亏本买卖。

眼前的少女究竟什么来头?

我向她投去好奇的眼神,而那名少女在察觉后,只是礼节性地向我点了点头,在那眼光中透露出一股瞬间捉住别人本质的意味。

这时,那边的雷德突然捧着盒子大叫起来:“哎哟!这个徽章是弗兰卡商会的标志!”

路易老爹微微一惊,他向那名少女问道:“小姐,你是弗兰卡商会的商人吗?”

他那样子像是那个弗兰卡商会很了不起一样。

“…...是的,我的名字是咲·弗兰卡,里尔特·弗兰卡是我的父亲。”

少女在片刻的停顿后承认道。

“哎哟!不得了了哦!”

雷德失声惊叫道,他都不再看盒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就将盒子珍而重之地收好,然后吩咐随从将之藏了起来。

喂喂喂,雷德老板,这是人家小姐给大家的谢礼好吧?你怎么一副理所当然占为己有的样子?

不过,好在意,看雷德那副捡到宝的样子,看来这个弗兰卡商会来头不小啊。

于是我低声向老铁不耻下问道:“老铁,弗兰卡商会很有名吗?”

“啊?弗兰卡商会?俺不知道啊?”

他一脸比我还莫名其妙的样子。

“…...”

好吧,向你提问是我太蠢了。

“弗兰卡商会是王都安利夏牧三大商团之一,拥有开发王都所属荧石矿的权利,除此之外王都绿茵城侧三分之二的珠宝行都是他们家的店铺。嗯?你们怎么一副见鬼的样子?”

“就是被你吓的啊!”

我和老铁异口同声喊道。

…...劳伦斯拜托你下次出现的时候能不能事先说句话?

 因为这名自称咲·弗兰卡的大小姐的自我介绍,这边的商团陷入了短暂的混乱。

但是这并不影响弗兰卡大小姐的步调,她在道谢后,转而向身边的金发剑士问道:“狄斯缇,我们这边的受损情况如何?”

“放心吧,咲,你购买的货物基本没有受损。”

“白痴!谁问你这个了?我是问你冒险士与随从的伤势严不严重!”

面对跟前的美少年,这位大小姐毫不留情的教训道。

金发剑士被她一吼,居然有些畏缩,他连忙回答道:“啊!是这、这个啊,大多数人没事,但是科尔泰他们的情况多少有些不妙,还有几个随从因为炎症和惊吓有些发热…...”

“嗯,是吗。”

大小姐在微一点头后,立即果断的走到吕贝克跟前向他询问道:“吕贝克先生,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但是我希望在这里向你临时购买一些药材,除此之外,雷德先生你若是有医疗器具也请一并卖给我,我会出比市价高出二倍的价格。”

“没有问题,另外我也精通一些医术,治疗外伤我或许帮得上忙。”

吕贝克毫不犹豫地答应道,不过按照我对他的影响,这时候他不应该说一句“救死扶伤本是我辈当为,药材价钱不谈也罢”吗?

“那就拜托您了。”

吕贝克也不多言,他立即回头指挥他的随从将可以派得上用场的药物一一取出。

“咲小姐,很遗憾,医疗器材这次进货我并没有没购置,但是冷却剂我倒是有一些,这样吧,我将这些都给你,价格二倍什么的就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雷德在稍稍犹豫后,为难的向她说道。

咦咦咦?反倒是雷德没收二倍的价格吗,你今天怎么转性了,是吃错药还是撞昏头了?

但是大小姐并不领情,她斩钉截铁地回绝道:“不,还请你务必以这个价格卖给我,毕竟这是临时向你购买的,这些货物原本都有安排吧?若是因为我的购买而打乱了各位的计划,或是使得原本的买主无法拿到商品,就算得上是贸易妨害了,交易的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见到对方坚持付出二倍价格,雷德唯有一声叹息。

奇怪?你明明多拿了一倍的钱,怎么还一脸遗憾的样子?

“也让我帮忙治疗吧,我是一名外科医生!”

劳尔医生这时也走了过来主动请缨,他提着医疗袋,一脸着急的样子。

“那么就请您和吕贝克先生一起进行治疗,关于出诊费…...”

“这个稍后再谈,伤者在哪里?”

劳尔医生打断大小姐,他一脸急切,出于医师的本能他此刻更关心的是伤者的情况。

“明白了,出诊费我们稍后再谈,带两位先生去伤员那里。”

弗兰卡大小姐她对身边的随从吩咐道,她再次向两人致谢道:“这次真是多谢二位先生了。”

劳尔医生并不多言,他只是微微颔首,然后与吕贝克会合,两人带着从雷德那里拿来的冷却剂与药物在随从的带领下匆匆忙忙向伤员跑去。

这时,自丘陵的北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接着伴随着扬起的飞草,一支二十人的骑兵部队在视线的彼端出现。

“狄斯缇!”

人未至,声先到,一个紧张的女性声音在骑兵队的最先端响起。

那是一名红色长发的少女,她有着兼顾凛冽与秀丽的容貌,以白色为底的绿边军服包裹着没有任何余赘的身体,穿着黑色长裤的修长双腿紧紧夹在马背上,配上那在空中摇曳的马尾辫,更显得来人英气勃发。

不一会,她就带领着一队骑兵赶到了我们面前。

不等我们反应过来,那名红发女性已经一个飞身从马上扑到了金发剑士身边。

“你没事吧?有哪里受伤没有?”

她焦急地上下检查着他有没有受伤。

“爱丽姐,我、我没事的,你不用这么担…...”

“呼——太好了!”

红发女性不等金发剑士说完就一把将他抱住。

“唔、唔——!请你放开我…...”

被埋进她丰满谷间的金发剑士发出沉闷的抗议声。

但是红发少女全然无觉,她甩着马尾辫,用那不符凛冽外表的天真表情问道:“真是的,为什么不打招呼就离开王都了?姐姐我都担心死了!”

“要被闷死了…...”

“下次可不能不告而别了哦!”

“呼、呼吸…...”

“…...狄斯缇?”

“咕…...”

在一片羡慕以及同情的目光下,金发剑士彻底失去了声响。

“咳!爱丽儿,表示关心也要适可而止啊。”

一声咳嗽,弗兰卡大小姐适时出现,她与眼前的少女保持着一个微妙的距离,看来这三人是旧识。

“啊啦?咲,你也没事吧?太好了!里尔特叔叔和安东尼奥都很担心你呢。”

“…...嗯,我知道。比起这个,我觉得你还是先放开狄斯缇比较好。”

她一脸冷汗地指了指在红发少女怀中的同伴。

“哎?”

红发少女一脸不明所以的看向自己的胸口,在那里的是一脸铁青几乎要晕过去的美少年剑士。

“咦——?!”

意识到快要阵亡在自己谷间下的金发剑士,她急忙松开对方。但是这个动作却因为她胸部的弹力而将金发剑士给弹了出去。

一个起落他的脑袋撞上路边的石头。

“唔咳!”

遭到二次伤害的金发剑士发出疼苦的呻吟。

“哇哇哇!狄斯缇你没事吧?!”

红发少女手忙脚乱地扶起金发剑士并晃动着他试图将他弄醒,但这只能适得其反。

所以说啊,你这样来回晃动只能让他死得更快…...

周围的人脸上都浮现出“天然呆”这三个肉眼可见的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