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晨迎来觉醒的是胸口沉重的压迫感,勉强睁开眼睛往胸口一看,弥蕾尤正用脸蹭着我的胸脯睡在我身上,她手脚并用地抱住我,看样子是昨晚睡得迷糊自己跑到我床上来了。为了节约为数不多的旅费,我们选择的是有着两个床铺的双人间,我独自睡一张床,而怜月则和弥蕾尤一起睡另一张床。往右手边一看,此时怜月正姿势端正地睡在另一张床上,与熊抱着我的弥蕾尤一比,真是让人搞不清楚到底谁是大小姐、谁是女仆了。

想要起身但是又怕吵醒趴在胸前的弥蕾尤,于是我只好百无聊赖地盯着天花板数数。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嗯,说来也有很长时间没这么正经的睡在床上了,拜那群双足飞龙所赐,这二个月几乎没怎么好好休息。那群飞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有组织的进退,还有如同正规军队一般的配合,实在让人无法想像这是事出偶然的意外,难道背后有人操控?但这怎么可能?在这个大陆上但凡驰骋在天空中的龙之眷属都归属于龙之公国的统辖,根据我的记忆,我好像从没得罪过龙族啊?就算是在香榭丽斩杀冰龙那时,也有向公国圣峰那边的报备。

谜题啊,这真是谜题。不过算了,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事到临头到时再说呗。我还是接着数数打发时间吧。

正当数到1034的时候,耳边蓦然传来脚步声,转头一看只见怜月正一手拿着枕头站在我的床头。

哟西!来得正好,连忙向她打眼神,示意她赶快将胸前的小萝莉弄走,但是怜月却没有任何反应。

“…...控。”

“嗯?”

你说什么?

正当想要再问时,尖锐的声音一下子就从她喉咙里爆发了出来。

“你个变态萝莉控——!”

“哈——?!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不明就里地看向她,只见她此时正脸色铁青,双肩颤抖地站在那里,不由分说地就将枕头一下子扔在了我的脸上。

瞬间血压飙升,我立即和这小笨蛋爆发了激烈的口舌战争。

“你是白痴吗!没看见我是抱的那一方、是被害者啊!”

“吵死了人了!变态、萝莉控、人形猥亵器!”

“我擦!你见过我这么美型的变态吗?!我这是恶心帅啊!不对!丫的我是正常人啊!”

“没错!你就是恶心啦!不过没有帅字!自走炮猥琐萝莉控变态绅士!”

“喂!你哪来这么丰富的专业用语词库的?!”

“吵死了、烦死了、你去死吧!”

在一片充满吵闹的环境中,弥蕾尤慢慢睁开了眼睛。

好不容易才安抚了暴走的萝莉小笨蛋,我一脸疲惫地走下楼来,为她们点过早餐后。我打算到镇上的冒险公会收集一下周边的情报,若是有顺手的任务也可以为快干瘪的钱袋增加一点重量。

向酒店老板问过地址后,我便匆匆向那里赶去。

卡尔托小镇的冒险公会位于镇子的北部,就位置而言相当靠近两国关所,这恐怕也是考虑到便于来往商旅委托的关系吧,毕竟在这种商路要冲的公会相当一部分收入都是来源于护卫工作。

从外观来看卡尔托的冒险公会已经有些上了年头,老旧的木墙时不时可以看到一二个破洞,不少玻璃窗也出现了裂痕,而挂在中央的公会标志则被灰尘蒙蔽了表面,让人无法清楚地认出它原来的文字。但这些并不影响到这里的人流,在建筑四周都是各式各样的商旅,他们或是围坐在一起,或是单独等待着有人接受自己的委托,还有一部分人则在高台上大声招揽着愿意护卫自己的冒险士。

走进公会大厅,发现在这里并没有公会的工作人员,在人来人往的大厅里只有数个任务板立在那里,上面贴着琳琅满目的委托。原来如此,这里是无人站啊。

在这个大陆上并不是每个冒险公会都有工作人员常驻的,有些偏僻或是归属权争议较大的地区就会设置这样的无人站,在这里虽然同样可以委托到冒险士,但是就正规程度来说就不怎么值得信赖了。有委托就可以随意贴在任务板上,若是有人愿意接下任务则会撕下它并和委托者接头。至于对方是不是正规的冒险士则全靠运气和你的眼光了,毕竟冒险士证也是可以伪造的。在这里,每隔一段时间才会有公会的专业管理员前来做定期的保养与维修。

看来到这里向管理者打听情报的计划是落空了,那就看看有没有可以接的任务吧。

在冒险士登记目录那里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快步走到任务板前开始找寻有什么短期任务或是同我们目的地一致的任务。

至帝国边境律克贝关所,酬劳30银币。

目的地不同,这个不行。

狩猎地龙,日程3天,酬劳50银币。

耗时太久,这个也不行。

征收赤虎犬牙30,酬劳100铜币。

嗯嗯嗯嗯,看来没有适合的任务啊。

正在那里犯愁的时候,身后传来粗犷的声音:“前面的小哥稍稍让开一点行不,你这样把脸贴在任务板前,可是会影响到其他人的。”

不好、不好,一不留神居然妨碍到其他人了。

我连忙转过身来向来人道歉,只见对方是一名三十岁上下的男子,精练的短发配上那轮廓明显的容貌给人一种硬汉的感觉。在他的身后挂着一把枪斧,便于活动的轻型铠甲则宣示着其主人是一名进攻型的战士而非防御型的铠甲士。

嗯——这家伙有些眼熟啊…...

“小哥,你是正规的冒险士吧?”

还不等我想起关于对方的线索,眼前的大汉就大大咧咧地向我问道。

“啊?是的,我是魔王战争结束才加入冒险公会的。”

我掏出怀中的冒险士证在他眼前晃了晃,回答道。

“看你的样子好像是在找什么有特别条件的委托,不介意的话和俺讲讲吧,说不定俺可以帮上忙。”对方拍了拍肚子豪迈地说道。

看那样子应该是个没心机的家伙吧?于是我向他询问道:“我在找目的地是安利夏牧的护卫任务,这位大哥你有头绪吗?”

“哈哈哈,你这样找要找到何年何月去,在这种无人公会你要找任务还得去外面找。”

他豪爽地一拍我的肩膀,然后也不问我的意见一把就将我往外拉去。

“像你这样的正规冒险士,若没有在无人公会待过,只怕是容易被人骗了。”

我的样子看起来很像任人宰割的小白吗?

“话说这位大哥你是怎么知道我是正规冒险士的?”

“这你就不懂了,在这种地方会认认真真去任务板前确认委托的,除了新人菜鸟外就只有你这种初来乍到不明行情的正规冒险士了。你若不嫌弃就和我一起组队去找找有什么合适的任务吧。”

“那就多谢你了。”

“说什么呢,在这种龙蛇混杂的无人站,俺们这些正规冒险士才更加要团结一致互相帮助啊。”

两人边闲聊边走向公会前的广场,说是广场但在正方形的场地里既没有喷泉也没有什么精致的亭子,只有一个土制的高台和数个简单搭建的摊位,四周是在严苛环境下也能生存的龙血树,就美观程度和圣都的圣彼得广场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但与这煞风景的外观相反在树下和摊位上的商人们则神采奕奕。

男子带着我在这其中穿行,时不时上前打听消息,看样子是相当熟悉在无人站寻找任务的法则了。

“招募冒险士了!前往安利夏牧,基础酬劳25枚银币!”

差不多过了两刻钟的时间,我们终于找到了比较合适的委托。

对方是相当常见的商人集团,加上随从雇役总共二十人。为首之人是一名上了年纪的老商人,他们开出的报酬并不是很高,但目的地和我们一致,反正都是顺手的事,我倒是相当乐意接下这个任务。不过与我同行的男子却不这么认为,他在问清楚相关细节后开始和老商人讨价还价,这种光景在大城市的冒险公会根本不会出现,让我有种新奇而荒唐的感觉。

“所以老丈你们的报酬会根据之后任务的难易度而增加喽?”

“没错,但我们也有附加要求,招募的人必须是持有正规证书的冒险士,即使是战斗力不高或是新人也没关系,但只有这点是必须的。”

“那就没问题了,俺和这位小哥可是正正经经在公会登录过的冒险士。”

男子摸了摸下巴,稍微思考了一下决定接下这个任务。

“口说无凭,还请你们出示一下公会的证书,若是属实无疑,我们再行订下契约。”

看起来他们相当慎重,而且比起战斗力更注重护卫者的可信性。我和男子互相点了点头,然后一起拿出冒险士的证书交给他,那位老商人则示意与他同行的另一个年轻人过来检验,只见那名年轻人拿出一个单片眼睛戴上,接着开始仔细地检查证书。

趁着这会男子悄声对我解释道:“在这种地方发出委托的人只要不是自己也走黑路子的商旅,一般都会比较注重护卫的诚信,毕竟万一所托非人在旅途中雇佣人员心生歹意就真的血本无归了,而且如果接受委托的人本领高强那就更加要小心了,说到底…...”

“要是护卫真起歹意的话,比起老手菜鸟更好收拾?”

“你懂就好,俺也不多说了。”

见我七分调侃三分讽刺地接上他的话,男子笑着点点头。

正说间,那边的商人们已经鉴定完了证书。老商人舒展开之前谨慎的眉头,将证书还给我们说道:“好了,两位的证书已经确认过了,请原谅老朽之前的无礼,不知两位怎么称呼?”

这位老人面露笑容,就连语气也缓和了下来。

“俺叫铁穆德,您老唤俺老铁就得了。这位小哥叫…...嘶——你叫什么来着?”

男子挠了挠头发露出尴尬的神色向我看来。

你都已经跟我聊了这么久就没想过问我名字吗?铁穆德老兄看来你也算的上是粗神经了。

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我明显感觉到了那群商人怀疑的目光,

“两位不是一起的?”那名老商人问道。

我连忙解释道:“我的名字是源柳皇,和这位老兄也是刚认识,因为初来乍到所以才偏劳他替我一起寻找合适的任务。至于我们的身份各位请不必怀疑,证书绝对是货真价实的。”

“这倒不会,老朽的这位朋友在鉴定上从未出错,两位的证书我们是信得过的。”

老商人语带斟酌的打量着我们。

意思是信得过证书,但不一定信得过我们的人咯?话说证书上不是有名字吗?老头你这是在找茬吧。

“路易老爹你就放心吧,这大块头看着可疑,但确实是正经的冒险士,他就是缺脑子。”

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插了进来,我们回过头寻声音的源头看去,只见一名将全身包裹在灰色披风里的男子缓缓自摊铺的阴影里走了出来,他腰间别着一把机关弩,自帽兜的两侧露出一对尖耳朵。

嗯——这个精灵貌似我也有印象的样子…...

但还不等我反应过来,身边的铁穆德就勃然大怒道:“靠!长耳朵的你才缺脑子呢!你们全家都缺脑子!”

而那名精灵则充耳不闻,仅仅是给了他一个冷哼。

铁穆德怒气冲冲地冲到那名精灵的跟前,怒吼道:“哼什么哼?劳伦斯你丫的是专门来拆台的是不是?”

精灵无视他的怒吼,拉了拉帽兜盖住额头并没有回应对方的打算。

这个行动让铁穆德更加愤怒了,他涨红着脸戟指着眼前的精灵。

见气氛紧张,老商人只得出来打圆场,他挡在两人中间并向精灵问道:“劳伦斯你们认识吗?”

“算是吧,路易老爹。”精灵顿了顿然后说道:“这大个的人是智障了一点,但本领还是有的。你要雇佣他的话,我可以担保。”

“那是!俺可是和剑圣过过招的人啊!”

“…...拜托你要点脸行不行?”

“你说啥?”

面对铁穆德凶神恶煞的表情,精灵翻了个白眼再也不搭理他就这么转身离开,只留下暴跳如雷的枪斧手。

唔——这对话好强的即视感啊…...

再加上那个一高一瘦形象鲜明的对比…...

…...

…...

对了!这两二货不就是之前我在警备队当队长时逮捕的倒霉蛋吗!?